元旦的二三事

在地鐡站發現了這個標語,和這位正前往中環參與遊行的長者。

灰記對「共匪」二字,有過不同的感受。童年時聽父親說,伯父是給共產黨綁架殺害。家庭的反共教育令灰記恨共產黨而親國民黨。在外國留學時,接觸當地的左翼人士和共產黨,對共產主義有過嚮往,對共產黨人有過認同。回到這裡生活了近三十年,對中共的改革有過盼望,最終因為中共利用軍隊殺害自己培育出來的下一代,繼續壟斷政權,走上層權貴資本主義道路,而鄙視之。

不知這位長者是否國民黨的擁護者,還是不恥台灣國民黨「媚共」。「共匪」二字對灰記而言很懷舊,灰記也不是要中共滅亡,只要它願意接受人民授權及監督(亦即落實民主及法治)就是了。不過,灰記欣賞這些「忠貞」之士,在中共要越來越牢固的掌控香港的今天,依然沒有半點恐懼,公開痛罵共產黨,誓要顯示香港顛覆精神不死!

顛覆精神存在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心中,除了力撐五區公投,還有投入近期熱爆的反高鐵運動。

長者之外,還有這位小朋友,帶領一大批成年人高喊遊行口號︰「基層市民支持五區總辭…功能組別,政治乞兒…曾蔭權貴,不理民意…政改方案,欺騙市民…政制改革大事,人民有權自決…。」小小年紀,聲音鏗鏘有力,歷兩小時而不倦,佩服!

這個訴求,也是廣大遊行群眾的心聲,所以小朋友亦不時帶領眾人高叫︰「釋放劉曉波,支持零八憲章。」

看見了偶像盧少蔄婆婆,想起她力戰政府及財團,受盡偏見的傳媒侮辱,政客、市民的蔑視。但領匯今時今日的橫行霸道,更覺長者的非凡智慧和勇氣。

未到中聯辦,警方如臨大敵,守衛他們老闆的老闆的代表。中聯辦亦門高警察多,搞群眾運動起家的中共,現在已成了騎在人民頭上的統治者,絕對不容許群眾接近,只搞私相授受的枱底政治。群眾想起一批年青人日前聲援劉曉波,在羅湖港界被大陸公安抓走,港警卻「愛莫能助」,還諸多狡辯。因此,小朋友又帶領大家高叫︰「抗議跨境執法,吳家聲(警察公共關係科主管)可恥。」

除了如臨大敵的警方,遊行最碍眼之處是一些政客站在高處嗌咪,聲聲多謝市民支持,以為遊行者是受他們號召而來,心態十年如一日。特別那些斤斤計較議席的民主黨政客,當他們喊出民主黨爭取普選的決心時,身邊這群基層市民馬上還以顏色,高喊基層市民支持五區總辭。

到達中聯辦對面的「司令台」,灰記和身邊的好友更感不爽,這群政客是在「閱兵」嗎?萬計市民經過這裡接受你們的檢閱嗎?何謂新民主運動?新民主運動就是小朋友所高喊的人民有權自決,市民要當家作主,我們絕不是政客的FANS!

廣告

深層次矛盾的「和諧」社會

曾蔭權見老細,聽老細訓話。但訓話有兩種,一種黑箱作業,曾蔭權所服務的市民,永遠不會知道胡溫私下跟曾蔭權說了些甚麼,而那些說話往往關乎港人根本利益。因此,所謂港人治港,連half truth也不到。

至於公開的訓話,不只是衝著曾蔭權,港人亦在被訓之列。但作為堅決捍衛自己權利及尊嚴的公民,不會跟那些專家學者一般見識,揣摩當權者說話的含意,而是直接了當的回應當權者的說話。

中共悍然踐踏憲法,侵犯人權,無理將劉曉波判刑(還有無數異見及維權人士亦遭遇類似命運),沒有資格指指點點,要曾蔭權保持香港和諧。

香港大部份人要求盡快落實普選是眾所周知,只是中共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撓民主進程。最赤裸的一次是在零四年四月廿六日,由人大常委奉中共最高層的命令(人大根本就不是全國最高權力機關,而是聽命於中共的花瓶議會),釋法叫停香港政改進程。所謂地區直選與功能組別比例不變(五五之比),是公然違背自己在基本法循序漸進,最終達至普選的承諾。

很多所謂務實人士,專家學者,以至泛民中人,也一再為政制停滯不前而為中共開脫。「既然中央已定下這限制,政改只能在這限制內改動。」這不是妥協,這是投降。中共已經設了圈套,或稱鳥籠,要識時務者乖乖入局。

曾蔭權所謂「中央真心希望推動本港民主發展」其實說漏了嘴,即原來所謂政制發展是香港內部事務,其實是一個大騙局,中共必定要插手,而且手伸得特別長。因此那個為民建聯/建制派度身訂造的區議會方案,必定會修修補補,吸引按耐不住的泛民識時務者投誠。堅持真正落實民主的人,除了抗爭之外,已別無選擇。「五區補選、變相公投」是第一步。

至於溫家寶在繼續要曾蔭權搞金融(即無所事事)的同時,說了一些迎合香港基層市民的話,「(要)更加重視發展社會事業和關注民生,以增進港人對未來的希望。」不過,溫家寶首先要撫心自問,大陸在中共壟斷政權下,蛻變成權貴資本主義社會,經常作親民騷的他,如何解決大陸的深層次矛盾?

譚作人為四川地震災民依法追究「豆腐渣」工程責任誰屬,為何被關押審判?農民工沒有政府支援,自辦學校教育子弟也經常受無理干擾,甚至校舍被拆卸。這些弱勢群體的教育問題,政府為何坐視不理。捨下平民百姓的交通需求不顧,拼命興建只為富人服務的高速鐡路……。請問這些又是否關注民生的表現?

曾蔭權民望低落,市民對他的執政表現心中有數。但中共的執政何曾受過人民監督?

至於溫家寶所說的深層次矛盾,只要香港真正落實民主制度,由港人當家作主,官商勾結、貧富懸殊、大財團壟斷經濟的局面必定有較合理的解決方法,不用自顧不暇的溫家寶提點。如果中共繼續拖延香港民主進程,阻撓港人當家作主,這個深層次矛盾永遠也解決不了,曾蔭權不能,下任特首也不能。

大陸深層次的矛盾,也是因為人民未能當家作主,權力由共產黨壟斷所致。所以走遍大江南北做親民騷也解決不了深層次的矛盾。

元旦日,香港各路公民(也許會有部分內地人參與),會向胡溫揭示深層次矛盾的成因,以及顯示人民當家作主的決心!

元旦贈興

跟身邊的好友談起元旦大遊行,大家都深感必須參與其中。

最新的理由是聴了胡錦濤在澳門的講話,說澳門行政霸道,貪污橫行,利益壟斷是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壓制人權的廿三條輕易立法體現了維護國家安全及利益的高度責任感;壓抑民間社會,社會一元化是避免政治紛爭及社會內耗。這些家長式「訓話」, 簡直就要恐嚇我們這群真正相信民主及港人治港的普通市民。

胡錦濤的大學同學,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萬潤南,說胡是明白人,但缺乏魄力,做不了大事(大意)。作為一個普通公民,灰記從不會「體諒」位高權重的人的難處,只會看他做了些甚麼。胡溫「新政」曾經讓人對中國的政治改革有半分憧憬,不過,他們關懷弱小的形象,在中國權貴資本主義肆虐下,變得越來越蒼白。

而中共只著重與社會「上層」人士打交道的惡習,庶民是看在心內的。就好像早前來香港主持東亞運的國務委員劉延東,優先接見的就是那群地產富豪。這樣脫離群眾的中國共產黨,人民群眾還可以寄予厚望嗎!況且,覺醒的中國人/香港人,早已厭倦家長式的臉孔,不管是慈祥還是嚴厲。

而這種家長式思維就是容不得異見,只講求服從式的河蟹,但在民智漸開,中共道德權威盡喪的年代,這個政權只能動用國家機器,打壓異見人士,劉曉波的提審是其中一個例子。

元旦遊行往中聯辦,就是要向中共說不,說你們只有強權,失掉任何政治理想。如果要製作橫額贈興,灰記會寫上「胡錦濤豬噏」,寫上「釋放所有異見人士」。

除了向中共重富輕貧說不,還有的就是爭普選,至少要揭穿中共/特區政府的政改騙人遊戲。不過,不是為泛民,特別是民主黨,抬轎。民主黨要十分耐心的等待中共賜予民主,與越來越多的人民群眾想法不一。不過,正如一位資深學運前輩所講,民主黨已無足輕重,民主黨要作為泛民中流砥柱的時代早已過去,所以鬧都無謂。因此,如果還有興趣向民主黨贈興,灰記會寫上「別了,民主黨」。

一樣要顯示特區政府權威的高鐵大白象工程,即將通過撥款。在現行體制下,民間的抗爭未必能影響議員的投票意向,那群建制派、功能組別政客將如常投贊成票,但灰記不會如健吾等過早「看透世情」的人般犬儒,仍會儍儍的反高鐵,因為灰記只有香港一個家,因為事物不會一成不變,因為成為反高鐵的「我們」,並非都是因為不能成為既得利益者,正如也有測量師、建築師……等反高鐵一樣。因此,「反高鐵」的橫額必將在元旦大遊行中飄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