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閣諸島「亂舞」

蘋果日報照片

九月十九日《蘋果日報》到登了本地一些反日照片,不知怎的,灰記看後感到有點滑稽。特別那張在中環行人天橋紅旗及紅橫額飄揚的照片,令人想起日前於大陸,由官方引導及操控的反日示威,那些紅旗及紅橫額何其相似。然而,正正是那支五星紅旗,令日來的「保釣反日」活動,變得不淪不類。

灰記真不明白,為何日方到現在仍不公開反駁,說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不擁有尖閣諸島主權,其已故總理周恩並曾莊嚴表示,琉球群島,包括尖閣諸島未曾脫離日本。灰記要說的,是最近重新被發現的兩篇大陸官方傳媒文章,反映中國官方對尖閣諸島的態度,簡單地說,就是中國承認尖閣諸島(釣魚台/島)屬於日本。「琉球群島散佈在我國台灣東北和日本九州島西南之間的海面上,包括尖閣諸島。…」,這是一九五三年一月八日官方《人民日報》寫的,題為「琉球群島人民反對美國佔領的鬥爭」,白紙黑字,清清楚楚。

一九五三年一月八日《人民日報》(互聯網照片)

如果嫌這篇官方文章不夠直接,《人民日報》另一篇刊於一九五八年三廿六日,題為「無恥的捏造」的文章,則直認琉球群島以至尖閣諸島不是中國故有領土。「美國佔領者(灰記按︰美國於二戰後一直佔領琉球群島,直至七二年將之「交還」日本,但在沖繩島上仍駐有美軍。)為了破壞沖繩民主勢力的競選活動和緩和選民的反美情緒,曾策劃各種陰謀,並採取了多方面的手段,其中最卑鄙無恥的,就是在選舉前夕假冒北京電台名義對沖繩的廣播。這條冒名頂替的消息說,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發表談話,表示『中國絕不放棄對琉球的主權』。這顯然是惡毒的挑撥,目的在於打擊沖繩人民要求把沖繩歸還日本的強烈情緒…。」

文章還證實周恩來早在一九五一年八月十五日在「關於美英對日和約草案及舊金山會議的聲明」中,駁斥美國對琉球群島、小笠原群島等保有「託管權力」說法的時候,就曾指出「這些島嶼在過去任何國際協定中均未稱被規定脫離日本」。(《戰後中日關係文獻集(一九四五—一九七零)》載田桓主編,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一九九六年版第348至350頁)

換言之,中華人民共和國無論基於尊重歷史,還是出於對美國長期佔領琉球群島的憂慮,早在一九五零年代已承認日本對琉球群島,包括尖閣諸島的主權,這是鐵一般的事實,沒有人能竄改。至於為何五十年後同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會反悔,只有他們才知道。現在中國政府說要向聯合國提交領海的基線報告,日本亦會提交相關資料。但看來,無論從地理位置或從歷史資料,中方似乎都理虧。

不過,灰記對美方的立場也很疑惑。既然中國早在一九五零年代已承認尖閣諸島屬日本(美國不會沒有這方面的資料),為何今天會說對尖閣諸島的主權爭議不持立場,莫非美國依然對沖繩有野心,或不希望中日解決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進一步發展友好關係,所以挑撥好,製造矛盾好,希望中日之爭,漁人得利?

無論如何,毛澤東時代的中國雖有種種的不是,但在支持沖繩人民反對美國佔領時,沒有戀棧大清帝國時代的「風光」,願意接受琉球以及其周邊群島已非中國的藩屬,而是從屬日本的事實,值得肯定的。當然,一些左翼人士可以繼續支持琉球地位未定論,支持沖繩人自決。事實上,現在沖繩依然有琉球自決運動,但都是訴諸和平方式,日本政府亦容忍。可能日方認為沖繩人已「歸順」,要求自決的人不多,所以放心讓他們「鬧」。但即使出於這種種心態,日本政府仍值得一讚,所謂民主、自由,不外乎能自由表達意見,包括獨立分離的言論。這一點,一黨專政的中國政府恐怕永遠學習不到。

回到尖閣諸島/釣魚台的爭議。今天的胡溫政權,以至明天的習李政權,都是承襲毛周政權,既然是承襲,自然也要承襲中共以往對外的宣告和承諾。因此,在沒有任何新的理據撤回《人民日報》一九五三及五八年的文章前,中國政府聲稱擁有尖閣諸島/釣魚台其實站不住腳,甚至是予人為了一黨之私,企圖利用「保釣」事件的感覺,如利用反日情緒轉移國內對中共統治不滿情緒。而日本希望盡快把尖閣諸島國有化原來是合情合理,並非一定甚麼軍國主義反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任何國民前往尖閣諸島進行所謂「保釣」行動,都是擅闖人家國境,日方驅趕「保釣」人士原來也是合理合法的。現在大陸官方引導又局部失控的反日示威,有時事評論員說可以向日本施壓,但如此充滿暴力和仇恨的表達,相信只會令日本政府更理直氣壯,甚至助長日本的右翼勢力抬頭。

蘋果日報照片

再回到《蘋果日報》的那些照片。那兩位痴情的「保釣」者阿牛曾健成和羅就又蠢蠢欲動,先是前往北京入稟法院,控告日本政府非法禁錮及要求賠償。阿牛因沒有回鄉證被拒登機,羅就抵埗後被國保接走。相信這場入稟戲應該不了了之,中方不會受理,日方也不會就範。

然後香港的「保釣」船啟豐二號又要再度出發,「阿牛」要求到時港府放行,警告梁振英不要當「漢奸」。現在兩岸休漁期結束,加上中共仍要繼續利用民族情緒,放幾艘漁船前往尖閣諸島海域可算順理成章,阿牛他們聯同兩岸「保釣」人士的行動看來可以落實。當然,不排除國內外局勢的變化,令中共煞停「反日」操作,例如國內的示威活動變成針對本國政府。但即使如此,香港的「保釣」船的出海機會還是不低。

沒有人質疑阿牛他們動機單純。問題是,他們是「死牛一邊頸」的盲目「愛國」,還是願意面對歷史的人?既然中國已於一九五零年代透過官方傳媒宣布尖閣諸島屬於日本,阿牛們是否應該反思一下自己「保釣」行動的意義?要知道,上月阿牛們登島唱的是《義勇軍進行曲》,即承認自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身為中國國民,如果政府早已說了那個些島不是中國的,還到島上胡鬧甚麼。如果他們堅持「保釣」,唯一的理由就是認為毛澤東和周恩來他們當年「喪權辱國」,「罪既萬死」!這樣的話,只能是發起全國運動,推翻這個「賣國」政權(即使推翻了中共政權,也不表示釣魚台一定屬於中國)。否則的話,一方面現政權繼承毛澤東遺產,天安門仍掛毛像,「保釣」人士繼續帶著五星旗,唱著《義勇軍進行曲》,卻無視一九五零年代發生過的事,只會貽笑大方。

如果認為要推翻中共政權才能過「保釣」癮成本太高,就請不要再携帶五星旗和唱《義勇軍進行曲》。但不帶國旗怎樣宣示主權?就帶青天白日旗吧,因為中華民國仍聲稱擁有釣魚台的主權。只是,那位阿Q馬總統早前就去過離釣魚台百多海浬的彭佳嶼「宣示主權」,不敢靠近釣魚台,便知台灣政府只是口頭說說罷了。他們擔心被大陸吃掉多於這些個原應屬飛鳥和海魚的小島之地位問題。況且香港主權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後,香港人已沒有資格當兩蔣時代的「僑胞」了。所以灰記橫看豎看,「保釣」行動都不再有正當性,而只是「愛國主義」的盲動。

在中港示威抗爭此起彼落中的絮語

喜劇演員上載

facebook有人上載內地保釣和香港反國教的照片作對比,以顯示「洗腦」國民教育的禍害。灰記也屬反國教一分子,這張照片照道理也可以成為反國教的「武器」,好顯示一下國教的禍害,以及香港在未有中共式國教下仍保有的一些「優秀傳統」。

不能說照片反映的不是事實,內地每逢有大型示威,不止於反日,也包括反徵地等維權活動,往往以暴力收場(暴力出現有很多成因,灰記雖然擁抱非暴力,但不會把暴力現像等同不文明。無他,那裏有壓迫,那裏有反抗,暴力不會只來自一方)。相反,香港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文化已成了圖騰。這種有別於全球大部分地區的抗爭行為,香港人十分自豪。但不知怎的,灰記沒有這種感覺,反而心有戚戚然。

除了參考在曾在內地受教育人士的留言,如王丹︰

「中國發生暴力反日行為,外界紛紛評論中國人的民族主義狂熱,我不​能苟同。

我認為,畫面上那些採取暴力行為的人,不能代表大多數中國人。我​相信大多數中國人還是能比較理性地展現愛國主義熱情的。

而那些街頭上的人,其實背景非常可疑。不要說已經有網友揭示出領​頭者有派出所長,交警支隊長,我們就來簡單想想:連一個人在天安​門廣場展示橫幅都可以被迅速控制,這樣嚴密強大的維穩系統,怎麼​可能控制不了暴力蔓延的局勢?當局在背後操縱的痕跡太明顯了。

既然是中共操縱的抗議行為,就不應當把那些打砸搶的人跟大多數中​國人混為一談。」

也看了內地一些網站的懷疑中共背後操控示威行為的報道,譬如《參考》的「网友爆料称中共警察组织了反日打砸抢」

灰記之所以心有戚戚然,是這照片所代表的一種更深層的心態,就是強調兩地差異之同時,那種劃清界線,內地人的「不文明」遠離我們的心理。灰記絕對明白港人在中共強權逐步「君臨」下的焦慮,但這種焦慮把香港人從來把內地人看成「次一等」的意識激化。

灰記並非要批評反國教大聯盟,相反,大聯盟不讓把反國教變成反蝗反內地人的運動,絕對是一種功德。但打從反蝗反雙非所造成進一步的族群分裂,中港人民的關係嚴重惡化(99年由港府帶頭要求人大釋法,剝奪已在香港的港人內地子女的居港權,是第一波的族群分裂。當時港人內地子女成了「過街老鼠」)。所謂 harm is done,反國教的「純潔」尚且惹來不少香港的內地生質疑,認為反國教者誇大其詞,覺得香港以至西方教育也有洗腦成分,關鍵是如何超越,自己不覺是洗腦教育的犧牲品,而是內地的精英,能在激烈競爭的脫穎而出,懂得如何應付政權的愛國操作,譬如陽奉陰違,譬如不受鼓動…。

灰記未必認同這些內地生的「犬儒」心態,但有一點卻是值得反國教者思考,黨國教育固然是明顯的盲目灌輸,甚至非常粗糙,對兒童心理可能是一種扭曲和損害,然而現在很多人認為理所當然的自由經濟,人人為己的競爭和自私意識,未必不是單方面灌輸和意識型態的產物。香港教育被人詬病的地方甚多,填鴨和考試的方式,貽害了多少莘莘學子。有自由左翼人士批評那些身為家長的反國教者保守,只為了孩子不接受愛國主義教育,卻不理香港教育的不濟和禍害,不是毫無道理。

有對中共統治有徹底認識的內地生,深感處於中港矛盾的夾縫中而感到不安。他們希望可以說服那些精英,至少多些從香港的角度看中共的統治,但他們亦受反蝗的困擾。只是那些鼓吹反蝗,鼓吹城邦自治的人,並不珍惜中港民間難得的溝通,看不到中港人民的共同命運,只覺得香港自保高於一切。

內地不乏有素質的人民。方俊生上載

灰記指的是人民vs人民,這是統治者一般而言樂見的情況。當大家高呼反對中共權貴政治,以專制強權干預香港一制時,為何會對直接被這專制強權壓迫的大陸民眾,如此缺乏寬容及同理心。例如把中共治下的人,統統看成被洗腦,完全缺乏任何思考能力的人,甚至以「蠻夷」形容之。這是灰記在一個「研討會」親耳聽到的。說這些話的人以「真正」中華文化捍衛者自居。然而,這些鄙視中共治下中國人的人,其實也擺脫不了大漢沙文主義的語言邏輯,把一切「非我族類」者都看成「蠻夷」。

無論把香港看成「真正中華文化保育區」,或「中英文化融合保留區」,灰記都不感興趣。灰記情願把香港看成有點雜亂,有點不倫不類,但開放、自由,包容彌補一切的不足。這個世界是不斷變動,傳統也不斷在變,保守式自保其實就是默認既有秩序之一成不變,默認既得利益千秋百世。當然,有人會說,面對中共干預香港的步步進迫,除了自保,香港人還可以做甚麼。但如果自保排斥一切,排斥內地人,排斥可以對抗中共更強大的民間力量,這種自保又有多少實質意義?要知道,香港市民當中,有相當一部分來自內地,操不流俐/有「口音」本地話。

而灰記也看不出這種自以為「真正」中華文化捍衛者,在排拒中共同時排拒內地人時,會對民族主義/排外主義有更多的反省。當然他們可以說,要自保當然要排外,不能自保的話,談何包容。但這種極端的心態,會引領香港到那裏?

所以,還是那一句,面對中共專制強權,香港可以完全獨善其身嗎?灰記支持捍衛香港一國兩制,捍衛香港自治,反對香港官商與內地官商的融合計劃,但看不到排斥內地人有何「戰略價值」。因為灰記仍然相信,那裏有壓迫,那裏有反抗,包括內地一些人把官方容許的保釣示威,悄悄變成針對中共政權的示威,而內地有素質的人還多著。至於有人說中國有民主對香港未必有利,灰記只能說一句,凡事不能太香港中心主義!

釣魚台/島「痛症」

類似的劇情應該發生過好幾次。香港的「保釣」船隻駛近釣魚台/釣魚台/尖閣諸島,必受日本保安船隻監視、攔阻,甚至發生碰撞,結果都是弱小的「保釣」船隻遭秧。間中「保釣」人士能夠登上小島,甚至插上五星紅旗,最終還是被日方驅趕。這次香港「啟豐二號」到達釣魚台附近,與監視的日方艦隻發生碰撞,船身損毀嚴重。而日本新聞網8月15日報道,有七名船員士於香港時間四時三十分登陸尖閣諸島,日本保安人員正抓捕。

而中國官方《人民網》對此亦有報道,題為「專家解讀︰此次保釣人士為何能成功登島」。文章開首報道,五名保釣團體人員被沖繩警方以「非法入國」罪「逮捕」。然後以引述媒體及訪問日本華僑報人的形式,「解讀」保釣人士為何能成功登島。

「…據悉,两岸三地保釣船此前多次計劃登上釣魚島,均遭到日方阻撓。此次保?船在進入釣魚島海域後,即被日本海上保安廳9艘巡邏船包圍,並遭到多次衝撞。

此前媒體曾分析,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船如果决心阻攔保釣船登陸,是完全有能力的。此次"放水",意欲何為?

日本新華僑報總編輯蔣豐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認為,此次日本方面採取相對讓步的做法,背後有更大的陰謀。目前有報道指出,香港保釣人士被島上的上的日本海上保安人士逮捕,表明日本的海上保安人員已先期登島,日方實際上突出強調了對釣魚島的實際控制。另外,日本海上保安廳用示弱的方式向國民釋放訊息,今後日本國內呼籲自衛隊守衛釣魚島,或者進駐釣魚島的聲音會越來越高。

蔣豐認為,保釣人士成功登島後,如何妥善處理事件後續是兩國政府要考慮的問題。一方面要保證保釣人士的安全,另一方面也要明白這件事是象徵性的,不應該讓此事影響中日關係大局,如何避免走向極端,是中日两國政府都需要考慮的重大問題。…」

讀賣新聞照片

不知大家看了《人民網》此則借助別人的口的「解讀」有何感想?灰記以為,「解讀」的「核心主旨」或曰潛台詞就是「勸喻」「保釣」人士不要再「輕舉妄動」,其實是不想中國政府一再尷尬。

而日本政府對待「保釣」人士歷來如此,這次並不例外。《人民網》貼上日本《讀賣新聞》的照片顯示,兩艘日本海上保安廳艦隻左右夾擊「啟豐二號」,看起來是夾著那只細小的船隻,跟對付過去保釣船隻(主要是香港船隻)態度差別不大。而8月16日《蘋果日報》引述有份跟隨「保釣」人士到釣魚台的鳳凰衞視記者蔣曉峰報道︰「保安船正在不斷地鳴笛,試圖要靠近,最近的距離差不多只是10米、20米的這個樣子。如果不發生刮蹭的話,日本人有可能試圖來登上我們這艘船隻來進行執法的工作。」

《蘋果》續報道︰「到下午4時許,離釣魚台3海里,日艦不顧一切撞向啟豐二號,令船頭嚴重損毀,駕駛盤也被撞毀,要靠電腦導航。保釣人士用一早準備的磚塊擲向日艦還擊。日艦又派出多隻快艇試圖強行登上啟豐二號,但都失敗。啟豐二號與日艦且戰且走,艱難地慢慢駛向釣魚台。

下午4時半,啟豐二號直駛到釣魚台的淺灘擱淺,日艦由於吃水深,反而再無法阻截。七名保釣人士跳下海,邊高唱國歌,邊涉水搶灘登上釣魚台,到岸上撿釣魚島石塊,以宣示主權。但島上原來早已佈滿了40至50名日本警員在戒備。」

以往「保釣」船隻也曾埋岸/擱淺,有保釣人士成功登陸,例如零四年中國「保釣」人士就曾成功帶同五星紅旗上岸。不過,大多數情況是基於安全理由,「保釣」人士放棄登陸。這次是否日方「放水」,以達至陰謀很難說。事實上,阻撓「保釣」船隻最力往往是中國和台灣以至香港政府,香港海事處就曾成功阻止香港「保釣」船隻出海,這次「啟豐二號」出海亦曾受香港水警干涉。

總之,同時聲稱擁有這個小島主權的中、日、台三方,以日本政府最「認真」,長期派海上保安廳艦隻巡邏,「捍衛主權」。當然,由於小島離沖繩相當近,日本佔有地利。但小島離台灣也不遠,只是台灣只求自保多於一切。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強國」,則經常一句「中日大局」而不作為,甚至禁止民間任何「激烈」行動,如到釣魚島「宣示主權」。這是為何香港這群「痴情」的「保釣」人士不斷要延續這「 宣示主權」的劇情的背景。

根據最新消息,14名坐船到釣魚島的包括兩名記者及來自港、澳和廈門的「保釣」人士,全部被日方拘捕,陸續帶往沖繩那霸。中國外交部正在緊急聯繫日方,就事件提出交涉。 日本外務省事務次官佐佐江賢一郎,晚上傳召中國駐日大使程永華,提出抗議。 日本首相野田佳彥回應事件,表示要根據法令,嚴正處理。中國駐日大使館人員聯同港府入境處亦派員到那霸,協助被捕人士。消息稱,被捕人士會被強制遣返。

「保釣」運動源自七十年代初美國華人留學生,不滿美國把沖繩、尖閣諸島(釣魚台/島)一併「交還」日本,起來抗議。美國最終表示對尖閣諸島主權誰屬不抱立場,但實際上日本把沖繩及尖閣諸島接受。而當時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和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美日的「私相授受」,都採取「忍讓」的態度。中國大陸更曾多次表示應暫時擱置釣魚島的主權爭議,以免影響中日關係。

當年風雨飄搖的國民黨蔣介石政權,雖然被美國「出賣」,失去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但仍然要依靠美國;而剛取得聯合國席位的「社會主義」中國,為了對付由「社會主義」老大哥變成「社會帝國主義」的蘇聯,密謀與美國修好。改革開放後,更需要日本的投資及援助,釣魚台/島這塊小土地變得不重要。

美國華人社會的「保釣」運動,亦激發香港人的民族情緒,青年學生自發「保釣」。當中當然有香港傳統「左派」藉青年港人萌生的民族意識宣揚親中共的「大一統」思想,不過這種民族意識亦後來演化成要求殖民政府改革,甚至反殖的學運/社運,有其歷史意義。但時至今日,灰記對釣魚台/島,南沙/西沙群島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這些說法十分保留。

這些無人居住的島嶼,自古以來都是三不管地帶,極其量是主權有爭議的島嶼。老實說,如果不是發現海域潛藏能源,主權的爭議未必會如此「激烈」。現今世界無可避免逐步一體化,這些無人地帶,如果發現利益,各方如何磋商「公平」分配利益,同時要盡力保留飛島魚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生態,這些機制應逐步建立。

亦有人,包括四十年曾參與「保釣」運動的人如莫昭如認為,類似釣魚台這些只有飛鳥棲息,應該屬於飛鳥,屬於大自然,人類國族的紛爭不應影響小島的寧靜。只是,現代社會民族主義仍興盛,這些「浪漫」看法,不會被掌權者及社會主流接受。

中日兩方都站在民族主義立場看這個小島,中國民族主義者指摘日本挑起釣魚台事端,例如由強硬右翼人士石原慎太郎任市長的東京都,提出「購買」小島,跟日本右翼軍國主義勢力擴張有關,並指摘美國是幕後黑手,利用這些島嶼主權爭議,慫恿其「附庸」國日本、菲律賓,甚至越南等,挑起爭端,一旦爆發衝突,便能測試中國的軍力/國力。

美國要發揮影響力,甚至要圍堵中國,都是可能的事。冷戰時期,由日本、南韓、台灣、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等美國「友好」國家所組成的圍堵線相當明顯。當年北越和越共戰勝美國,打開「社會主義」缺口,是美國的一大恥辱。至於越南和中國這兩個「社會主義」兄弟反目則是後事。美國偏幫日本也是事實,口說對中日領土爭議沒有立場,但四十年前卻把日本人稱的尖閣諸島「歸還」日本。現在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亦稱小島為尖閣諸島,叫中日雙方克制,不要作出挑釁行為,暗示維持現況。但現況就是日本實際上把小島的海域納入日本領海,由海上保安廳艦隻執行巡邏任務。換言之美國的無立場是有立場,是暗撐日本。

冷戰結束後的今天,這些國家向中國說不是否就是聽命於美國,甘心幫美國人當打手?就以越南為例,曾經擊退美國人的越南會是美國的「附庸」嗎?儘管灰記一向討厭美國霸道,但認為這些中國民族主義者如此說,其實也是看不起這些國家和人民,總之跟中國有領土糾紛就只是因為有強大的美國在背後慫恿,因為美國不願看到一個強大的中國。總之其他國家和人民就沒有他們獨立的想法,例如真的對越來越強大的中國有可能企圖支配地區事務的憂慮。而這種「大國思維」再加極端民族主義其實有一定的危險性,就是希望中國人有朝一日取代美國人,而不是希望世界秩序可以平衡一點,大國與小國的地位平等一點。

中國政府對日本的忍讓,看來也是「現實主義」考慮,因為美國暗撐日本,對軍力獨大的美國有所避忌吧了。至於中國政府是否也是一種「大國思維」,暫時還是「韜光養晦」,待大國完全崛起,勝過美國才算帳?

釣魚台/島的確是中共和中國政府的「痛症」,特別今天中共政權只能售賣民族主義,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論,偏偏感染民族/愛國意識的民眾眼光光看著中國聲稱擁有主權的釣魚島,「執法」的日是本政府及軍方人員,被「執法」的是中國人,而中國政府除了口頭抗議,沒有任何意願「行使主權」。雖然預期日本政府很快釋放「保釣」人士,但把五名登陸者當罪犯看待,鎖上手扣,是再次對中國人的侮辱,也再次顯示中國政府「捍衛主權」的「缺席」。

以共產國際主義起家的中共及其境外組織,四十年前曾透過「保釣」運動,鼓動香港以至海外華人的民族意識,從而「誘導」他們認同「祖國」大陸—中共政權,卻意想不到四十年以後,有此後遺「痛症」。

中國官方英文環球時報為了替中國政府「捍衛主權」不作為「解圍」而寫道,Meanwhile, Chinese need to be clear that China cannot retrieve the Islands now. This would mean a large-scale war, which is not in China’s interests.(現在中國民眾須明白,中國不能收回那些島嶼。因為這樣意味大規模戰爭,這並不符合中國利益。)

不但如此,還要把香港「保釣」人士的自發努力說成背後有中國政府支持(Chinese society needs to understand that grass-roots activists for Diaoyu are being backed by the State. )

還說官方雖沒有公開支持「保釣」人士登陸釣魚島,但不代表他們是獨自行動,他們安全登陸釣魚台及最終安全回歸,都是中國國力的體現(While there is no open official support of the activists landing on Diaoyu, that doesn’t mean these activists are acting on their own. Their safe trip to Diaoyu, and eventual safe return, are both the result of China’s national strength. )

諸位看到中國官方傳媒的「解釋」,又有何感想?是否「認真」一點對待自己聲稱擁有主權的地方就一定引起大規模戰爭?為何西南沙群島之爭,中國態度強硬得多,「宣示主權」認真得多?是否中共緣於中日戰爭令中共有喘息機會,因而對日本有特殊情意結?而相信香港「保釣」人士不會感受到「國家」對他們「默默的支持」。其實一直以來,中共極力壓制大陸的民間「保釣」運動,台灣政府亦然。近年香港政府亦多次阻撓「保釣」船出海,這次「啟豐二號」能夠出海,連船員都感到有點意外。

諷剌的是,大部分香港「保釣」人士都是「老反共」,並非中共心中的「老愛國」,如「阿牛」曾健成、古思堯、羅就。這些人士屬「邊緣」人物,平時即使希望吸引傳媒目光也沒人理睬,這次忽然成了「左中右」報章頭條的「壯士」、「勇士」,也道盡傳媒「跟紅頂白」的特性,以及中共及港共實用主義至上的思考方式︰九月九日立法會選舉即將來臨,即使這些「老反共」經常到中聯辦「搞事」(抗議內地不公事件),現在也要忍一忍,順應一下香港人被鼓動起來的民族情緒。於是乎原先對「保釣」不聞不問的民建聯等建制派,紛紛到日本領事館「抽愛國水」,相當難看。

有評論提醒,港府最終讓「啟豐二號」出海,而「保釣」人士亦完成登島的「壯舉」,掀起全港傳媒的民族主義熱,這對反國民教育運動並非好事。這點大家不能掉以輕心。

無論如何,這些「保釣」人士並非「聽教聽話」的民族主義者,他們回到香港必受大批記者包圍採訪,會說出中共和建制不中聽的話,例如批評中國政府沒有協助他們的「保釣」行動,甚至批評內地打壓民間「保釣」行動等。而「保釣」活兒也不會停止,因為在這些「真正」的民族主義者心中,中國必須「恢復」行使對釣魚台/島的「主權」,才會罷休。對中國政府來說,釣魚島依然是久不久會發的「痛症」。

附錄︰安徒的《勇士凱旋,反思保釣》

「小日本」,大帝國

如預期,大陸的反日示威活動,在公安如臨大敵下,勉強完成。大陸當局不敢高調打壓,因為如此「堂皇正義」的愛國活動,中共如高調打壓,不就等同當年的北洋軍閥。但絕不能「失控」,變成大規模針對政權的行動,例如北京的示威,便有上訪者高喊反日時,順便喊兩聲打倒腐敗。所以還是要沒收五星紅旗,抓捕一些示威者,軟禁一些異議人士,封鎖互聯網有關反日的討論,以收阻嚇作用。然而,今日中共當局的權威已大不如前,民眾還是要針對政權,北京市民被阻撓,便到外交部宣洩一下;你上海當局用大巴阻擋民眾走近日本領事館,反而激起民眾的憤怒,輕微的說對政府有意見,強烈的指中國外交缺鈣、國防陽痿。

「小日本滾出釣魚島」,這是大陸民眾叫喊口號之一。「小日本」當然是侮辱的稱謂,這是一種民族主義的表現,反映「大中國」VS「小日本」的想法。這種心態當然不是今天才有,當年清廷皇室在英國人船堅砲利的威脅下,仍要求人家的來使下跪,以顯示大清帝國的「天威」,這是沒有自知之明的表現。不過,今日中國「大國崛起」,跟當年積弱的大清帝國不可同日而語,這種小覷日本的心態自有其可滋養的土壤,特別是中共統治階層放棄共產黨的國際主義理想,轉移乞靈於民族主義,即所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之後,國人的目光自然變得狹隘,容易產生排外情緒。

灰記最近看完一本名為《何謂中日戰爭?天皇之言︰「日本輕視了支那」》的書(中譯本),作者是一名同情中共的日本人,叫纐纈厚。這些左傾的日本人士,敢於逆日本的主流,指出日本軍國主義的形成,與明治維新所發展出來的大日本主義—一種賤視亞洲諸國「落後」民族的極端民族主義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即是惟有佔領以中國為首的東亞諸國,加速軍事和經濟發展,才能跟歐美列強競爭。而這種大日本主義情懷並沒有因為日本戰敗而受到清算,反而在美國反共的盤算下得以保留,即由明治天皇早期防備歐美列強,到後來參與列強對亞洲各國殖民/半殖民的遊戲,即所謂脫亞入歐,戰敗後再在美國的「蔭庇」下,迅速發展經濟,成為與歐美先進國家平起平坐的經濟大國,卻沒有反省對鄰近國家人民所犯下的嚴重罪行。

在纐纈厚的筆下,戰後日本人的情意結是崇美輕亞,他們只承認被美國打敗,因為兩顆原子彈令日本即時宣告投降,卻不肯真心承認敗給中國(因為始終把中國人視為「低等」民族),更遑論真心誠意的向中國人道歉。所以在國際壓力下一邊口頭上表示一下歉意,一邊又參拜靖國神社,其實是一種不服氣的表現。作者批評日本人缺乏自省能力,不願面對歷史,依然沉浸於瞧不起亞洲諸民族的大日本心態,是日本不能跟亞洲諸國,特別中國,達成真正和解的主因。

已經有評論指日本軍國主義可能死灰復燃。不過,今日亞洲的局面跟上個世紀上半頁已大為不同。既然被中共描寫為黑暗、腐敗無能的國民黨政權統治下的中國,日本昭和天皇在1940年尚且意識到「支那的強硬出乎意料之外」,翌年又懊悔「輕視了支那」,今日中共軍力強大,日本自然不敢輕舉妄動。即使背後替日本撐腰的美國,相信也不會輕易同中共鬧翻。所以,依照纐纈厚對日本人情意結的分析,日本千方百計要在尖閣列嶼(釣魚台)宣示主權,執行國內法律,也許或多或少是一種補償心態。即其實心中對佔領「落後」的中國未逐依然耽耽於懷,所以在尖閣列嶼宣洩宣洩一下。

只剩下民族主義旗幟的中共政權,一方面嚴格壓抑民間的反日情緒,對日本的抗議舉動亦不奏效,造成現在相當「難看」局面,即中國漁船船長詹其雄依然受日方扣押。估計不久日方會釋放詹其雄(至於會否在釋放前再「玩嘢」,要求中國賠償巡邏船「被撞」損毀的損失,可能性應該不大,相信日本政府也不想進一步讓中共太難做吧),中共會以英雄式歡迎詹其雄歸來,但任何此類舉動,只會給人阿Q感覺。

香港的保釣行動委員會聲稱下星期會到釣魚台釣魚,相信中共(如不能透過各種途徑「勸阻」)求神拜佛香港保釣船別再出狀況。中共香港地下黨元老吳康民勸香港保釣人士配合中國的外交政策,否則淪為衝動的行為。其實在中共對釣魚台「國防」不作為下,此舉的確有點阿Q。但正如內地的保釣人士說,要配合「外交缺鈣、國防陽痿」的政策嗎?中共今日的困局,灰記以為,跟日本政府「如出一轍」,就是不肯直面歷史,深刻反省自己的過錯,甚至罪行,包括利用本是作為防衛用的軍隊,鎮壓手無寸鐵的本國平民。而中共最主要的過錯是防民甚於防外侮。

如果說日本的不肯直面歷史,是源於大日本思想所衍生對亞洲諸國人民的賤視,即「次等」民族論,中共的不肯直面歷史,是源於其把大部分人民,特別是絕大多數的基層看成不管不行的「愚/賤民」。前者是帝國主義思維,後者是獨裁專制思維。而這種獨裁專制思維產生的政治現況,恰恰容易被帝國主義者利用,即中國人民被自己的專制政權奴役,專制政權的強大軍事力量會對國際社會構成威脅。如果像纐纈厚所說,日本人必須放棄亞洲諸國人民是「次等」民族(即帝國主義)的想法,才有望跟亞洲諸國,特別中國達成真正的和解,促進亞洲以至世界和平,那末中共政府必須放棄普羅中國人民(包括「少數民族」)是「愚/賤民」(即專制主義)的想法,才能有望跟其管治的人民達成和解,促進社會和諧,才能對外更能理直氣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