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港示威抗爭此起彼落中的絮語

喜劇演員上載

facebook有人上載內地保釣和香港反國教的照片作對比,以顯示「洗腦」國民教育的禍害。灰記也屬反國教一分子,這張照片照道理也可以成為反國教的「武器」,好顯示一下國教的禍害,以及香港在未有中共式國教下仍保有的一些「優秀傳統」。

不能說照片反映的不是事實,內地每逢有大型示威,不止於反日,也包括反徵地等維權活動,往往以暴力收場(暴力出現有很多成因,灰記雖然擁抱非暴力,但不會把暴力現像等同不文明。無他,那裏有壓迫,那裏有反抗,暴力不會只來自一方)。相反,香港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文化已成了圖騰。這種有別於全球大部分地區的抗爭行為,香港人十分自豪。但不知怎的,灰記沒有這種感覺,反而心有戚戚然。

除了參考在曾在內地受教育人士的留言,如王丹︰

「中國發生暴力反日行為,外界紛紛評論中國人的民族主義狂熱,我不​能苟同。

我認為,畫面上那些採取暴力行為的人,不能代表大多數中國人。我​相信大多數中國人還是能比較理性地展現愛國主義熱情的。

而那些街頭上的人,其實背景非常可疑。不要說已經有網友揭示出領​頭者有派出所長,交警支隊長,我們就來簡單想想:連一個人在天安​門廣場展示橫幅都可以被迅速控制,這樣嚴密強大的維穩系統,怎麼​可能控制不了暴力蔓延的局勢?當局在背後操縱的痕跡太明顯了。

既然是中共操縱的抗議行為,就不應當把那些打砸搶的人跟大多數中​國人混為一談。」

也看了內地一些網站的懷疑中共背後操控示威行為的報道,譬如《參考》的「网友爆料称中共警察组织了反日打砸抢」

灰記之所以心有戚戚然,是這照片所代表的一種更深層的心態,就是強調兩地差異之同時,那種劃清界線,內地人的「不文明」遠離我們的心理。灰記絕對明白港人在中共強權逐步「君臨」下的焦慮,但這種焦慮把香港人從來把內地人看成「次一等」的意識激化。

灰記並非要批評反國教大聯盟,相反,大聯盟不讓把反國教變成反蝗反內地人的運動,絕對是一種功德。但打從反蝗反雙非所造成進一步的族群分裂,中港人民的關係嚴重惡化(99年由港府帶頭要求人大釋法,剝奪已在香港的港人內地子女的居港權,是第一波的族群分裂。當時港人內地子女成了「過街老鼠」)。所謂 harm is done,反國教的「純潔」尚且惹來不少香港的內地生質疑,認為反國教者誇大其詞,覺得香港以至西方教育也有洗腦成分,關鍵是如何超越,自己不覺是洗腦教育的犧牲品,而是內地的精英,能在激烈競爭的脫穎而出,懂得如何應付政權的愛國操作,譬如陽奉陰違,譬如不受鼓動…。

灰記未必認同這些內地生的「犬儒」心態,但有一點卻是值得反國教者思考,黨國教育固然是明顯的盲目灌輸,甚至非常粗糙,對兒童心理可能是一種扭曲和損害,然而現在很多人認為理所當然的自由經濟,人人為己的競爭和自私意識,未必不是單方面灌輸和意識型態的產物。香港教育被人詬病的地方甚多,填鴨和考試的方式,貽害了多少莘莘學子。有自由左翼人士批評那些身為家長的反國教者保守,只為了孩子不接受愛國主義教育,卻不理香港教育的不濟和禍害,不是毫無道理。

有對中共統治有徹底認識的內地生,深感處於中港矛盾的夾縫中而感到不安。他們希望可以說服那些精英,至少多些從香港的角度看中共的統治,但他們亦受反蝗的困擾。只是那些鼓吹反蝗,鼓吹城邦自治的人,並不珍惜中港民間難得的溝通,看不到中港人民的共同命運,只覺得香港自保高於一切。

內地不乏有素質的人民。方俊生上載

灰記指的是人民vs人民,這是統治者一般而言樂見的情況。當大家高呼反對中共權貴政治,以專制強權干預香港一制時,為何會對直接被這專制強權壓迫的大陸民眾,如此缺乏寬容及同理心。例如把中共治下的人,統統看成被洗腦,完全缺乏任何思考能力的人,甚至以「蠻夷」形容之。這是灰記在一個「研討會」親耳聽到的。說這些話的人以「真正」中華文化捍衛者自居。然而,這些鄙視中共治下中國人的人,其實也擺脫不了大漢沙文主義的語言邏輯,把一切「非我族類」者都看成「蠻夷」。

無論把香港看成「真正中華文化保育區」,或「中英文化融合保留區」,灰記都不感興趣。灰記情願把香港看成有點雜亂,有點不倫不類,但開放、自由,包容彌補一切的不足。這個世界是不斷變動,傳統也不斷在變,保守式自保其實就是默認既有秩序之一成不變,默認既得利益千秋百世。當然,有人會說,面對中共干預香港的步步進迫,除了自保,香港人還可以做甚麼。但如果自保排斥一切,排斥內地人,排斥可以對抗中共更強大的民間力量,這種自保又有多少實質意義?要知道,香港市民當中,有相當一部分來自內地,操不流俐/有「口音」本地話。

而灰記也看不出這種自以為「真正」中華文化捍衛者,在排拒中共同時排拒內地人時,會對民族主義/排外主義有更多的反省。當然他們可以說,要自保當然要排外,不能自保的話,談何包容。但這種極端的心態,會引領香港到那裏?

所以,還是那一句,面對中共專制強權,香港可以完全獨善其身嗎?灰記支持捍衛香港一國兩制,捍衛香港自治,反對香港官商與內地官商的融合計劃,但看不到排斥內地人有何「戰略價值」。因為灰記仍然相信,那裏有壓迫,那裏有反抗,包括內地一些人把官方容許的保釣示威,悄悄變成針對中共政權的示威,而內地有素質的人還多著。至於有人說中國有民主對香港未必有利,灰記只能說一句,凡事不能太香港中心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