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投白票很愚蠢

離立法會選舉投票日越來越近,選戰亦進入白熱化。其中一個討論的焦點是「超級區議會」的最後一席,即第五席應該由李慧琼還是馮檢基奪得(一般相信由他們兩人爭奪)。鄭經翰在他的數碼電台呼籲支持「泛民」投給馮檢基。大班的邏輯很簡單,他說自己很討厭馮檢基,但相比「保皇黨」李慧琼,無論馮怎樣令他厭惡,他當選也總好過李慧琼當選。又說即使他上次政改背棄過承諾,投入贊成票,這次如果「泛民」仍有「關鍵少數」,在選民的壓力下,他或不敢再次違背承諾。無論如何,即使他有可能再欺騙選民,也比一定「保皇」,一定「做盡壞事」的李慧琼稍微好一點。大班的講法有一定道理。

灰記的不少同行也作如是觀,說投白票是益了建制派,是愚不可及的行為。facebook上便有人如此留言︰「…如果誤信某政黨果套詭計,在超區投白票或唔投票,客觀結果就係建制派會得到更多議席,咁根本係做左建制派坐大的幫兇!! 如果唔係教徒,請諗清楚,究竟仁哥同阿涂討厭D,定李慧琼子篤眼篤鼻?…」

灰記剛在上一篇博文寫過,思前想後還是告別民主黨/民協,「超選」還是投白票。究竟如此做是否等同教徒,即呼籲「超選」不投票的人民力量的擁護者。灰記自問絕非「人力」的支持者,甚至對「人力」的「唯我獨尊」相當反感。而是否投白票的爭扎早在「人力」的呼籲前出現,是相熟的朋友和同行之間的話題。

不過,既然又有不相熟的同行提出投白票等同「人力」支持者行為,灰記也就唯有再「思前想後」一番。關於「關鍵少數」的問題,灰記在上一篇博文已有所論述,在此不贅。如果要補充的,就是所謂「關鍵少數」目前是想當然,因為「泛民」實際已經分裂,而「關鍵少數」只建基在政改投票上,而在平時立法會的議案,「泛民」永遠都是「不關鍵」的少數。很多時要依靠議會外的群眾運動施壓,政府才會把一些不得民心的議案/法案撤回。

至於與「關鍵少數」的政改,這次分裂了的「泛民」沒有如零八年選舉一樣,製訂爭取二零一二雙普選的共同政綱。成為「眾矢之的」的民主黨,其參選政綱是爭取2017年特首公開提名及一人一票普選產生和2020年取消功能組別,並沒有就2016年的選舉安排著墨。
不同「泛民」在政改問題上的立場,到了「關鍵」時刻隨時可以各自表述,即使有二十四位聲稱「泛民」的候選人進入議會,都不會有「絪綁式」的「關鍵少數」。

「超級區議會」議席最後一席是歸於「泛民」的馮檢基還是建制的李慧琼,是現在焦點所在。「泛民」的馮檢基如落選是否就必定沒有「關鍵少數」,或馮檢基當選又是否意味必定有足夠的「關鍵少數」?當然,有人會說爭得一席得一席。只是灰記從反對擴大功能組別立場看,覺得如果有相當數量選民,例如三數十萬選民在「超級區議會」投白票,向「超級區議會」說不,也是一種十分強烈的政治表態,令政府不那麼容易在2016年政改安排上隨便擴大「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令「超級區議會」成為揮之不去的怪獸。

至於投白票是否等同人民力量所呼籲不投票,由大家去比較。但灰記認為投白票抗議味道較濃。而「超選」「泛民」絕對不會全軍覆沒,預期最多「泛民」二建制三。為反「超選」功能組別而「犧牲」一個馮檢基(或涂謹申),是否值得?灰記站在支持「五區公投」立場,覺得不是值不值得的問題,而是支持「公投」的人有權表態反對擴大功能組別。而民主黨/民協,也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至於此舉是否換來建制派坐大,反而被「懲罸」?灰記只能說,建制派一向坐大,這次會比以前相差很遠嗎?呼籲投票給馮檢基的鄭經翰,不也樂觀地預計「泛民」可得廿五至廿七席嗎?所以灰記「思前想後」,還是覺得需要令民主黨/民協了解甚麼是政治代價,即使投白票很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