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嚴一票

在政治低迷的時刻,迎來了內地的異議藝術/活動家艾未未。因為工作關係,未能親睹他如何演繹「尊嚴」。

是的,從最低工資的爭取,全民退休保障運動……以至五區公投的政治運動,無不和尊嚴二字掛勾。人活著就是要有尊嚴。中國無論如何強勢崛起,國民沒有起碼的尊嚴,不值得慶賀。

艾未未為自己,為不能說話的國人說話,為國人免於恐懼而努力。他的出身(身為艾青的兒子),可能讓他行事有一些方便(至少在目前為止)。但要維權,要表達政治信念,在這個極權國度依然風險處處。他在前往為被審判的維權人士譚作人作證時,被四川公安毆打。後來在訪問德國時昏倒,驗出是內部積有瘀血,差點送命。

艾未未來港,個別報章有報道。從報章得知,艾對香港這個還稱自由的特殊地方,港人沒有善用它的自由,為自己,為國人的尊嚴作出更大的貢獻,不無感慨。灰記對此感受特別深刻。一些傳媒編輯、管理階層揣摩政治氣候,避免觸碰,或碰到敏感題材時,那種動輒害怕得咎的心態,很「可憐」!

為「五區補選降溫」好像已成了各大主流傳媒的共識,要在主流傳媒看到有關五區公投有意義的報道,相信只能在個別專題節目尋找。對五區公投,艾未未就有如此直截了當的說法︰

「政府是人構成的,每個系統都是有改良空間的,只是我們要換多大的問題。比如說像政府合法性這樣的原則性問題,是不是由投票選舉來完成?香港現在遇到公投問題,這是原則性問題,基本上沒得商量的。但我們發現,政府在這些問題上是完全不讓步的。

「這樣的政府只有一條路,就是把它做掉?我覺得這樣說挺狠的,估計我回去之前就會被做掉。大家今天在這裏討論,說明你們也很關心,這的確是一個缺少理性和眼光政權。」(摘自四月十八日《信報》「政在生活」專欄︰艾未未 中國「草泥馬」)

對的,沒有人,再「偉大」的政黨,再「盛世」的政府都是虛幻的。向人負責,道理就這麼簡單。至於人,當然是平民百姓了。無論香港的政治、社會運動,內地的維權運動,莫不是平民百姓要討個公道,討個說法。在做掉這個政府前(當然最理想是用選票做掉它),至少要讓它知道我們是認真,不是認假,是草泥馬,不是和稀泥。

今天中共及特區權貴的說法是普選「可以」,但要依我們的方式,看你們聽不聽話。先聽話,先通過政改再說。但普選的解釋權卻由他們控制,而中共在政協《共同綱領》不是說過人民代表大會由普選產生嗎?這個普選在大陸執行得如何,大家心知肚明。

平民百姓有兩種,一種是順民思維,「主子」能夠如此作出「承諾」已不容易,我們就讓一讓,給他們足夠面子,也許他們會讓我們有機會普選。至於是甚麼樣的普選,也不要太「苛求」。一種是獨立思維,要有自己的說法,看穿了極權中共和特區權貴的把戲和說法,以五區公投作平台作出說法。

不是有要求對話的「終極普選聯盟」的說法嗎?灰記實在看不在出他們有何說法。既然覺得政改方案寸步不讓,無實質承諾而感到憤怒。如何表達這個憤怒呢?一方面遊世博,甘心與建制派,為拆五區公投平台大合唱,然後回來投政改反對票。「盟友」好,「對手」好,一片迷濛。這又是怎樣的憤怒,怎樣的說法?

灰記不厭其煩,要再作港式「五一六」通知,請出來投下尊嚴的一票。

廣告

世博統戰閙劇

建制派及媚北京權貴者,抨擊五區公投運動為鬧劇,因此,灰記只能把統戰活動–立法會議員遊上海世博,形容為胡鬧百倍的鬧劇。

其實建制派及媚京者甘當政治工具,實在沒資格批評辭職補選為鬧劇。特別是此次遊世博明明衝著五區公投運動而來。如果公投是鬧劇,中共以及其同路人不會如臨大敵,用盡種種方法將其滅聲。由高調地,如獲至寶般把「起義」、「解放」等字眼無限放大,塗上中共執政以來擅長的暴力色彩,恫嚇膽小的港人,到勒令建制派及附庸者冇得參選,消解對決氣氛,以期減低投票率。最後就是分化泛民陣營,與「終極普選聯盟」假溝通,與立法會泛民議員假和諧。假和諧的重頭戲正是遊世博的鬧劇。

部分還算有政治智慧的泛民議員,如李卓人、何秀蘭,加上五區公投運動發言人余若薇,已聲言拒絕參與遊世博鬧劇,因為明知這是衝著五區公投而來。民主黨的表現則屬可圈可點,首先是黨副主席劉慧卿以不願接受施捨為由,拒絕赴上海,除非被取消回鄉卡的泛民議員,可以自由出入大陸。但另一邊廂,李華明、張文光、李永達則樂於與建制派一起做騷。李華明更說︰「我係上海人,所以一定要去。」

灰記不去猜測這是否民主黨應付統戰的手段,但果如是,則這個政黨的政治水平可謂低下之極。從與民主黨有密切關係的「終極普選聯盟」提出容忍多兩屆功能組別的建議,被建制派一盆冷水照頭臨後,「溫和」泛民如民主黨應深知真正的溝通其實不存在,中共沒可能為了拉攏民主黨,放棄自己可以操控的政治制度。

既然對方的溝通完全是擺姿態,最乾脆的表態是拒絕進一步被利用。特別是遊上海與打擊五區公投有關,更應拿出一點骨氣來,全黨議員拒絕參與。在如今的形式下,不同意五區公投策略不要緊,最重要不應淪為幫閒,何況推動五區公投運動的人,好夕都是推動民主的同路人,更應適時顯示共同進退的決心。如果以為「一手硬」–劉慧卿的表態,「一手軟」–李華明等的表態,可以大小通吃,就是政治白痴。在中共眼中,一手硬、一手軟是他們的專利,被統戰對象只能to be or not to be.

灰記倒更認為,民主黨面對中共如此「凌厲」的統戰攻勢,招架不住,內部的分歧表面化。一向給人印象「硬淨」的劉慧卿,可能害怕晚節不保,下次選舉更乏支持,所以拒絕做鴨仔。但李華明是前匯點成員,這個組織的特性是不少人待價而沽,最終投向中共及建制懷抱,包括最早投身中共,撈了一個政協委員做的劉迺強,以及後來成為行政會議成員的張炳良。看來,民主黨的一些前匯點派成員眼見歲月磋跎,政治前途無寸進,是時候握向中共招降之手,以免一無所有。

至於屬主流派的李永達及張文光,可能從政黨利益看區議會方案,真的著意能通過政改方案,令民主黨可以多拿一、兩個議席。如果大家不善忘,零五年曾蔭權抛出差不多同一個區議會方案,李永達曾說過「有冇咁著數」(畢竟民主黨在區議會的勢力僅次於民建聯)。看來,以李永達為代表的一群民主黨人,也為了自己的實質政治利益,投向區議會方案,投向統戰機器。

至於其他更「溫和」的泛民議員如馮檢基、李國麟等,相信早己盤算如何為投政改贊成票提供理由。世博鬧劇為他們預訂了位置。

也許補選的投票率甚低而令公投運動宣告失敗,也許政改方案在部分泛民議員的支持下獲得通過,民主派正式崩解,也許中共及其同路人如願以償的操控香港的民主進程。自稱相信人民要當家作主的灰記,面對五花八門的政治操作,政客各懷鬼胎的盤算,只能一心一意的用選票,在五月十六日繼續向反人民的中共及建制派,以及功能組別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