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與陽光政治

母親節傳媒例牌報道,聊備一格,或刻意濫情。不過,看到《天安門母親沒有喜悅,只有悲傷》的標題(《蘋果日報》5月8日),還是有所觸動。這群內地母親,因為中共的極權以及賤視人命,子女在八九年「六四」镇壓時,無辜命喪軍隊無情的槍彈下,之後不但不能追究開槍者責任,更不能公開悼念。在中共堅持專制,拒絕尊重憲法所賦予人民的基本權利下,年邁的她們也許只能讓傷痛伴隨餘生。

不過,勇敢堅持真理,堅持公開「六四」鎮壓真相,堅持憲法賦予人民基本權利的她們,依然不畏強權,今年「六四」也將繼續她們的不肯遺忘運動,為紀念慘死的子女,為人民的基本尊嚴繼續抗爭。而「六四」的年青死難者,絕大部分都是為了追求民主自由,反貪污、反官倒,才遭毒手。因此,天安門母親的不肯遺忘運動,亦是對當年青年學生的肯定與「繼承」,期望陽光政治代表黑箱作業(「六四」鎮壓也是違反憲法,暗盤操作的結果)。

在內地,天安門母親在高壓下繼續堅持真理,表現出光明磊落的高尚情操,在香港,有權勢者缺乏誠信,有膽做冇膽認,表現出政客不能見光的陰暗面孔。

早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示,為了「公眾利益」,可能辭主席職投政改方案贊成票,因其競選主席時曾承諾不投票以示中立。泛民議員李卓人其後向傳媒說,曾鈺成就投票事件與泛民議員會面時,透露特首曾蔭權曾遊說他必要時投政改方案贊成票。有神職人員指李卓人「泄密」是為了重大公眾利益,並沒有誠信問題。灰記絕對支持李卓人「泄密」,因為此事涉及行政機關干預立法機關的秘密操作,性質極其惡劣。

曾蔭權於五月七日早上致電李卓人否認,特首辦更向傳媒發聲明,強烈否認曾蔭權與曾鈺成曾討論政改問題,對傳聞深表遺憾。至於曾鈺成,則對有否與曾蔭權討論政改之事不作評論,只否認在投票問題上特首及任何官員未曾施壓。

不過,從曾鈺成對傳媒的回應,可看出他的不作評論實際是在「陰」曾蔭權,即是不否認曾蔭權等曾與他接觸,只是否認曾向他施壓力(遊說他投票理論上可以不等於施壓)。然後他在上海指泛民違反見面時不透露談話內容的承諾。其實跟泛民這些聊備一格的見面,竟然也要神秘兮兮的不能透露談話內容,真是陰暗得可以,究竟有甚麼見不得光。如果是見不得光的秘密運作,又為何事先張揚。曾鈺成主動出擊,說出自己必要時投贊成票,又明知泛民不一定會為自己保守秘密,而透過與泛民接觸時放出曾蔭權曾遊說的消息,目的顯然是擺曾蔭權上台。

有分析指這是建制派不能見光的內鬥。曾鈺成身為中共地下黨員,與港英有過激烈的鬥爭,不會心甘情願與這位港英培養出來,適時向中共投誠的前殖民地高官合作。兩年後特首跑馬仔,「公務員治港」、「商人治港」、還是「幹部治港」,將在中共眼皮下一番明爭暗鬥。以曾鈺成的出身,自然會傾向「幹部治港」(即地下黨正式執政)。政改方案是曾蔭權的「政績」之一,通過的最大贏家是曾蔭權及他所代表的投誠公務員。曾鈺成等未必真心希望政改方案通過,所以事先張揚,促泛民「捉鬼」,以減少曾蔭權遊說成功的機會。

不過,作為堅定追求民主政制的市民,灰記以為這些黑箱「政改之爭」意義不大,因為建制派誰勝誰負都好,最終也是唯中共馬首是瞻。甚至泛民與神神秘秘的「中央來人」暗箱「溝通」也意義不大,而且被統戰利用的機會很大。

如果實際操控政制發展的中共,真的願意履行承諾,便不會搞這麼多大小動作,阻撓循序漸進的普選進程,不但不認可其實各大黨已有的「共識」,即零七零八年雙普選(民建聯以及自由黨均曾提過零七零八年雙普選,當然在北京一聲號令下,可以隨時打倒昨日之我),零五年更強行釋法,不准立法會在零七零八年的選舉,循序漸進地,順理成章地增加地區直選議席,以代替功能組別議席,粗暴踐踏香港民意,赤祼背信棄義。然後在直選功能比例不能改變下,貓哭老鼠的著特區政府搞出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政改方案,然後指摘不贊成方案的人是政制原地踏步的「罪人」。今年再度重施故技,繼續玩弄逐漸迷失方向的泛民主派主流,還加強暗箱統戰手段,目的是打擊「變相公投」的還擊行動。

在中共「安全至上」,不放心讓香港真正自治的思維下,爭取民主註定艱難重重。不過,灰記始終認為,香港人好歹多少還有表態空間,這是內地人所欠缺的,亦是內地人希望香港人充分利用的。

五月十六日的投票,是中共可以在大陸肆意扼殺,在香港暫時只能惡言相向,特區政府不得不讓它發生(舉行補選),但聯同建制派及主流傳媒全面打壓/杯葛,以減低其影響力的一次表態機會。灰記深信,這一票不僅為自己及香港未來,也為天安門母親及被剝奪公民權利的內地人,為驅走政客的陰暗黑箱運作而投,是一次光明磊落的政治表態。

廣告

從五四到五一六

五月四日,社民連搞了一個名為「由五四到五一六」的造勢晚會,估計有二千多人到場。

顧名思義,五四時代所追求的民主與科學,特別是民主,依然在中國缺席。五區變相公投,是在中共專制下,香港人民對民主追求的一次科學性表態。有甚麼比一人一票更科學,更全面,更具代表性?辭職議員呼籲一百萬人出來投票,顯示人民對落實普選,落實民主政制的決心。

另一邊廂,港區人代鄭耀棠,這個中共奴才,奉主子之名,搞了個「政制向前走大聯盟」(其實是向後走),聲稱有一百六十萬人簽名支持政制向前走,不知當中有幾多水分?其實甚麼叫支持政制向前走?盡快落實雙普選以及廢除功能組別算不算向前走?這個「向前走」真的十分吊詭,完全不講怎樣向前走,走到那裡,連贊不贊成政府的政改方案也不敢明言,如此「含糊」的表態,即使簽了等於白簽。不過,在背後操作的中共沒有白簽這回事。

同在五月四日,中聯辦副主任李剛,在一個毫無研討氣氛的研討會上說︰"政制向前走大聯盟"收集到的"支持政制向前走"街頭簽名和網上簽名總計160餘萬。日前,據最新民意調查顯示,有55%的受訪市民接受政府提出的2012年政改方案,有六成受訪市民認為立法會應該通過政府提出的政改建議方案。這些都充分說明香港社會主流民意是希望政制向前走的。

灰記不必去質疑,由中共外圍機構一國兩制研究中心那個八百多市民的訪問的代表性。灰記只想挑戰李剛及其所屬的中共,如果你們真的如此尊重民意,為何不就這個如此重大的議題,讓市民正正經經投票,看投票結果辦事?《基本法》沒有公投二字不等於不可以製定公投機制。

內地學者茅于軾原載於《同舟共濟》2010年第五期,名為「全社會必須恢復講理的風氣」的文章,講到政府必須講理才可以減少民怨及矛盾。灰記引述他的結語︰「的確,两派談判未見得總能達成協議,所以必須有最後的不動武的解决辦法,那就是通過全民投票解决問題。比如决定國家領導人,往往两派相持不下,那就由投票解决。有了這樣一套規矩,社会就能講理,就一定能穩定,民怨也就沒有了。」

灰記認同茅先生肯定民主政制的鮮明態度。若果不想訴諸武力,便只能透過選票解決一些關係每一個公民的問題,例如香港現在陷於死胡同的政制爭議。中共及特區政府沒有魄力提出讓全民投票解決問題,當公、社兩黨以五區辭職,推動變相公投,他們卻又出盡八寶,包括擺姿態與「普選聯」溝通,以達至打壓和杯葛變相公投的目的,如此不講理的態度,又怎會是尊重民意的表現。其實不尊重民意的人,不管她/他來自建制或甚麼陣營,歸根究底,是對人民的不信任。

中共及建制陣營經常掛在口邊的說法是,政制向前走一步,香港人便可以創造條件,達至最終的普選。但這種糖衣毒藥,明眼人不會受騙。正如著名文化人陳雲在五月五日《蘋果日報》標題︰公投解毒的訪談所言,「普選時間表不是掌握在北京手上麼?何解又要香港人「為普選時間表創造條件」?邏輯學上,條件是既定條件(given conditions),是毋須再「創造」出來。普選的既定條件就是《基本法》的憲法,寫明了的,還要創造甚麼?要創造條件,就是條件不存在了,《基本法》是一紙空文了,也許這才是中共對待憲法的心態。……」

這不是也許,是的而且確。中共通過第一部憲法後,便附加「說明」,謂法院不能解釋憲法,實際是中共說了算,即憲法上所訂明人民所享有的基本權利全屬一紙空文。

五四運動催生了民主意識和獨立思考精神,也催生了中共。中共掌權後背叛了五四精神(看今日大陸和香港官方如何藉紀念五四,貫輸「愛國」「思想」,實質是愛黨的奴化教育便知)。所以正如造勢晚會的短片所言,五一六是繼承五四運動,以至八九民運追求民主和獨立思考的運動,對香港以至中國大陸均有著深遠意義。

五一六

還有兩個星期,一個可能最強大、最科學化的民意會出現。不過,這個民意的出現其實一點也不易,中共的威嚇、特區政府的冷處理、主流傳媒的不聞不問、泛民「溫和派」抽後腿等,均令變相公投運動舉步維艱。公投運動是否能成為歷史創舉,便要考驗香港市民的民主意識,以及是否認命。

五月二日旺角補選論壇,支持五區公投的候選人解釋道,如果有五十萬,以至一百萬個選民,以選票清晰表達「盡快落實普選和廢除功能組別」的立場時,面對如此龐大的民意,中共和特區政府不可能繼續當鴕鳥,更絕不能再侮辱投票給提出「盡快落實雙普選及廢除功能組別」單一議題候選人的選民,說因為長毛的頭髮長、黃毓民聲音大、陳淑莊「豆沙喉」、梁家傑抑揚頓挫、陳偉業「大隻」,或者那五位大專生或青年面孔清新……等等的廢話了。

五月十六日會否有五十萬,以至一百萬或更多的選民願意站出來清晰表達自己的立場,拭目以待。灰記以為,在關係自己生活,以至對自己生存有深遠影響的政制問題的一次「科學性」表態,不管中共、特區政府是否視之為公投,選民實在無理由開小差,讓這個得來不易的表態機會輕輕溜走。

五月二日,「終極普選聯盟」只能號召二、三千人上街反對政改方案。灰記不禁要問「普選聯 」的大哥大姐又如何評價這次表態遊行?繼續自我感覺良好?還是埋怨市民不夠熱心?然後繼續去作沒有談判籌碼的一廂情願溝通活兒!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同一日發表民調結果,說55%市民贊成政改方案。即使一國兩制研究中心有既定立場,二、三千人上街並不能駁倒這個調查結果。「普選聯」可以怎樣自圓其說?

尤記得零五年下半年曾蔭權抛出一個差不多的政改方案,十二月四日,有數以萬計市民遊行反對保守的政改方案 。但政府依然堅持主流民意支持政改方案,還傳出泛民有五至六人被政府遊說投贊成票。最後可能群眾壓力令這些議員不敢「轉駄」,只有早已被統戰的劉千石含著淚投棄權票。

這次上街市民大大減少,「普選聯」必須反省及向公眾交待,是民意有所轉變,希望泛民贊成政改方案,還是不滿泛民「溫和派」的和稀泥做法,拒絕為「普選聯」抬轎?以灰記的愚見,市民不滿泛民和稀泥的表現才不願再跟著「普選聯」亂跑。即使參與了「普選聯」的遊行,也有提出了五一六公投的口號。市民的智慧和洞察力,往往比泛民某些主事人強。

關鍵還是對「五一六」的態度,如果「普選聯」真的認為政府的爛方案不能接受,真心希望盡快廢除功能組別,只能訴諸五月十六日選民毫不含糊的表態。要訴諸選民,便不能如中共、特區政府或建制派般冷待公投,要及時加大力度為公投宣傳拉票,期望更多選民清晰表態,加強「談判籌碼」。如果依然斤斤計較黨派利益,怕公、社兩黨「壯大」,或愚蠢地被中共傳話人的統戰技倆迷惑,以為離棄公投便海闊天空,那就是自尋死路,被中共利用完畢後,再被選民唾棄。

五月三日強烈親建制的《星島日報》報道︰

「港府更破天荒與普選聯成立政制工作小組,探討政改方案的具體訴求。港府仍未決定參與工作小組的官員層次,但不排除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相關)領軍。普選聯學者馬嶽認為,此舉顯示出特區政府通過政改方案的誠意,但最終政改方案是否能夠獲得通過,就要視乎雙方能否取得共識。」

這就是官方的誠意?即使特區政府有「誠意」,即使由林公公領軍,如此層次低的小組可以溝通些甚麼,特區政府又可以承諾些甚麼?曾蔭權的策發會一事無成不是前車可鑑了嗎?最重要是官方急急擺這些溝通姿態,就是避免公投升溫。「普選聯」的頭頭難道天真和懦弱得如此無可救藥,為了避免被定性為「敵人」就連丁點兒腰骨和腦筋都強硬不起來?連我們繼續溝通,亦全力支持五區公投的說話也不敢講,真是情何以堪!

至於公投結果可否扭轉困局?灰記雖然沒有一些公投運動中人那樣樂觀,但到了政改死胡同的今天,如果要重新推展艱難的民主運動,一次清晰無誤的表態是最起碼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