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on Drugs

雖然民間有保留聲音,但估計政府因為學校和家長最終會合作,中學生容易就範,看來會霸王硬上弓搞校園驗毒。不知中學生的人權意識有多高,九月又會有多少學生參與罷課抗議?灰記始終覺得,搞監控,搞標籤,搞威嚇,只會令「有問題」學生更疏離,更抗拒。整個社會有病,便把學生來開刀,這個政府真的有病。

灰記不知道,政府是否因為打擊毒品無能,才搞搞校園驗毒轉移視線?不過,打擊毒品確實是講容易過做。美國是最強調War on Drugs的國家,打毒品就有如當年打共產黨和今日打恐怖主義一樣,成為高調的國策。但打了這麼多年,毒品的品種可能不同了,但毒品貿易每年幾百億美元計,毒品的生產繼續增加。

根據美國政府異議學者喬姆斯基(Noam Chomsky)的觀察( http://www.chomsky.info/interviews/20020208.htm  http://www.chomsky.info/interviews/199804–.htm http://www.chomsky.info/interviews/20090401.htm) ,美國在尼克遜時代首次提出War on Drugs,當時美國政府的研究機構提出四個對抗毒品的做法,最低成本及最有效方法是預防和治療,這方法遠比其他三個有效;第二是利用警力;第三是邊境查禁;最高成本最小效果便是越境運作,如派軍隊到哥倫比亞「掃蕩」生產。結果美國政府多年來大部分金錢都用於第四個做法,而投放於預防和治療最少。

喬姆斯基打趣說,吸煙的害處遠比很多毒品大,但美國政府不會派軍隊去一些生產煙草的州份「掃蕩」,而美國生產的煙草害死不少哥倫比亞人民,哥倫比亞政府又可否派軍隊去美國「掃蕩」呢?

打擊哥倫比亞可卡因種植場,是否令可卡因產量減少?答案是否,全球可卡因產量繼續上升。原來「掃蕩」的目的不是禁毒,而是清除那些有價值的種植場,為美國財團的礦產和資源發掘,以及商業農作物種植清除障礙。至於哥倫比亞和拉丁美洲的農民為何要種可卡因,也和美國控制當地的商業農作物生產和貿易有關。農民在農業商業化下不能自給自足,美國進口的農產品他們負擔不起,種植的商業農作物收購價又低,為了生計,只有種植價值高一些的可卡因。

說美國無心禁毒也非信口雌黃。美國為了控制拉美「後園」,要依賴當地的地方軍閥,甚至黑社會,對毒品問題只能隻眼開隻眼閉。當年美國在中南半島要打擊共產勢力,也要利用地方軍閥等惡勢力,造就「金三角」的「黃金歲月」。至於歐洲,二戰以後,法國左翼思潮興盛,美國為了「協助」法國右翼政府打擊法國工運和左翼共產主義,竟然利用了法國黑社會勢力。當年荷李活名片《密探霹靂火》(The French Connection),講的法國馬賽毒品集團,就是當年美國縱容下的產物。而原本被意大利法西斯政權清除的Mafia黑手黨,也是在美國反共的需求下「復活」。

在美國國內,近十幾二十年大興土木建監獄,收的很多是吸毒及販毒小嘍囉,他們很多是來自窮困社區的非洲、拉丁裔美國人,被主流社會視為危險的低下階層人士。至於那些真正幕後主腦,每年在避稅天堂開曼群島、百慕達群島等「投資」數以百億計美元黑錢,美國當局卻不了了之。

據喬姆斯基的分析,這是近年興起的「監獄工業集團」與美國政府的「默契」,包括建造、保安、電子監察設備等,得力於美國警方大舉拘捕吸毒/販毒人士,造成大量在囚人士,高出其他先進國家十倍 。而這些在囚人士更是強制勞工,製造的產品包括廉價棉衫。「不要只怪責中國政府強制勞改犯勞動,這裡正發生同樣的事情」,喬姆斯基告訴國人。

寫到這裡,或者要「同情」一下特區政府,美國這個超級大國無心向毒品宣戰,區區的香港地方小政府又怎有能力向毒品宣戰。所以只能找中學生當白老鼠。喬姆斯基提到預防和治療是最有效方法,所謂預防和治療其實並非驗尿,而是關懷、教育、給予出路,在在都要投放資源,包括增加教師和社工人手。對「社會問題」慣於「諗縮數」的特區政府,又會否停一停,諗一諗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