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六四的距離

六月四日晚,在「國安法」的陰霾和公安惡法的威嚇下,成千上萬的市民走進維園足球場集會。不知中共和港警有什麼盤算(猜想人數眾多是原因之一),並沒有如日月常般出動防暴警暴力制止,市民自由出入維園。

說這是六四集會也不盡然,因為除了支聯會常委和他們附近的民眾(他們只站滿其中一個足球場的中央),仍然進行一些六四晚會的儀式,其餘坐了很多人的幾個球場,一直有人領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黑警死全家」……,後來更索性高喊「香港人建國」、「香港獨立、唯一出路」、「香港建國、民族自強」、 One Hong Kong One Nation,灰記和一些朋友就在這些聲浪其中,但不知怎的,灰記沒有心情追隨這些口號。

在一遍「革命」、「獨立」、「建國」聲中,有朋友忽然高喊「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這位朋友一直都不是支聯會的追隨者, 那一刻振臂高呼這些支聯會綱領,想必是有感而發,灰記和現場不少市民亦跟隨叫喊。然後到了默哀一分鐘,灰記亦禁不住高呼「大家靜一靜,默哀一分鐘,唔該」,不過,遠處仍聽到「香港獨立、唯一出路」等的口號,沒有理會大多數人的默哀。一分鐘後,這些新口號叫得更響亮,有點震耳欲聾的感覺,灰記和朋友也不得不避走。

不少朋友說當晚難得沒大台,不同的口號各有各喊,顯示了香港的多元精神。的確,支聯會的傳統儀式有點讓人吃不消,但何謂六四集會,紀念六四?那些高喊「香港獨立、唯一出路」、「香港建國、民族自強」的人,其實是怎樣看待八九民運以至之後中國國內的其他抗爭,以及那些六四死難者和31年來被酷刑虐待、被重判的異議者?若果他們的想法仍如某些本土派意見領袖一樣,「中國與我何幹」、「中國民主對香港無益」、「香港自己都理唔掂、仲理埋鄰國嘅事」,那為何還要參加六四集會?

現場有一種說法是,六四事件只是提醒香港人所對付的政權如何邪惡,「香港人應該擺脫中國人思維,以香港民族的身分進行革命」, 灰記不知道關注中國國內的抗爭,聲援中國的抗爭者是否「中國人的思維」,也不知道那些被軍隊殺害的平民百姓、民運義士,他/她們無數寶貴的生命是否只是用來提醒香港人中共政權的邪惡?現在香港的抗爭經常強調國際線,卻從沒認真想過去connect中國國內的異見者、抗爭者,而實情是中國一些抗爭者,雖然為數很少,甘願冒被拘留/坐牢的風險支持香港返送中運動,以至反對港版國安法,與香港人同行,這些人也因公開紀念六四而被公安帶走,如陳雲飛。中國這些孤獨的抗爭者,這些和香港connect的抗爭者,要承受的風險和代價仍然比香港的要大許多,灰記看不出對他/她們不聞不問的道理,不管「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是否關香港事,不管「香港獨立」是否「唯一出路」。

不去想明年是否仍有維園六四集會,不去想明年的香港會變成怎樣的光景,中國國內那些死難者、抗爭者依然活在灰記和很多香港人心中。

One response to “我們與六四的距離

  1. 引用通告: 我們與六四的距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