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國特色「君臨」香港

獨立媒體照片

香港特區政府強行取締香港民族黨,實行黨禁,列出一大堆所謂理據,這些似曾相識的「理據」不期然,也很自然令人想到中國當局如何對待異見者/維權人士,想起中國特色的種種。

去年被監禁至死的劉曉波,是在2009年被中國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其中一個「罪證」,就是在網上發表「攻擊政府的煽動性」文章。於是中國憲法上公民享有言論、出版和結社自由的條文,形同虛設。中國公民實際上並沒有言論自由,因為公開發表意見的後果是會受到政權的報復,會被判重刑。

個人言論尚且如此,你要組織起來發揮更大的影響,所受的打擊報復更嚴重。當年徐文立等要籌組中國民主黨,政黨未正式成立已遭受當局全方位打壓,數百人被捕、被拘押、被判刑,最高刑期是15年。

因此,當中國聲稱自己是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聲稱自己的人民享有言論、出版、結社等自由時,大家都知道中國政府在開玩笑,都知道任何價值標準,在中國特色之下會變得面目全非。

近兩三年,因為709大抓捕而較多人關注的中國維權律師困境,更能說明中國特色的捩橫折曲。這些由中國大學培訓的律師,希望在中國的法律制度下履行律師的職責,替客戶當辯護人,便遭遇厄運。而只有中國特色(當然還有其他專制獨裁政權)的「法治」)才會令律師要冒人身安全風險去執行職責,只因為他們為政權不喜歡的人/社群辯護︰因為西藏人、維吾爾人,當局眼中的分離主義者/恐怖分子辯護,為法輪功、基督徒等,當局眼中的與境外勢力勾結的顛覆分子辯論,為堅決維護自已權益的訪民,當局眼中的尋釁滋事者辯護…。

律師們,你們可以自由執業,替客戶服務,但你要撇除分離主義者/恐怖分子、與境外勢力勾結的顛覆分子、尋釁滋事者…,否則後果自負。而後果是被喝茶、被監控、被失蹤、被拘押、被酷刑以至被判刑;百姓們,你們可以自由表達意見,但批評要有建設性,不能惡意詆譭政府、不能攻擊社會主義制度、不能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不能這樣不能那樣…,你們有結社自由,但必須在共產黨授意和領導下才能結社,否則後果自負。而後果就是被喝茶、 被監控、被失蹤、被拘押、被判刑。這些中國特色的自由,七除八扣後還剩多少?甚至如「文革」時被逼死的「大右派」儲安平所言,「在國民黨統治下,這個『自由』還是一個『多』『少』的問題,假如共產黨執政了,這個『自由』就變成了一個『有』『無』的問題了」!

在特區政府自動迎合下,中國特色步步進逼,香港的自由現在己進入了「多」「少」的階段,何時再進入「有」「無」的階段?相信不少港人感到焦慮。那個貎似九品芝麻官的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典型殖民地培養的官僚,特色是只懂聽上級命令,如今煞有介事的學習新宗主國中共官員的強詞奪理,把一般民主社會公民行使言論和結社自由的平常舉動,說成如黑幫、罪犯的犯罪活動,只能貽笑國際。

雖然灰記有點看不起陳浩天,覺得一個連非法集會也不敢的人如何推動港獨,也不認為只有獨立香港才有民主,但在人權、自由、法治的原則下,鼓吹港獨者有宣揚她/他的政治主張,以及組織政黨實現她/他政治理想的權利,只要不涉暴力,政府不能隨意剝奪她/他行使公民權。無論在網上或獲邀發表言論、組織遊行示威、接受傳媒訪問、參與立法會選舉,都是稀鬆平常的事,也是法治社會下的正常活動。西方社會都有分離主義者及要推翻資本主義的共產分子,以至鼓吹種族仇恨的極右分子進行政治動,以至參與選舉,甚少聽聞他們會受到禁制。這個博客也不只一次講到蘇格蘭、魁北克、沖繩、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這些國家都沒有因為有人/組織提倡分離主義就宣布違法要取締。因為這些民主國家會比口口聲聲為人民服務的中國,更懂得「群眾眼睛是雪亮的」,他們相信人民有權利和智慧對不同的言論和主張作出判斷,不用政府為他們操心,什麼言論有建設性,什麼言論影響,什麼可以聽,什麼不能聽。

當然,到了分離主義差不多要成熟時,英國政府和西班牙政府有不同的處理方法。前者與主張獨立的地方政權達成協議,容許蘇格蘭人就是否脫離英國進行公投,後者則禁止主張獨立的地方議會進行獨立公投。無論如何,兩國政府都沒有如中國般把「分裂勢力」「消滅於萌牙狀態」,沒有剝奪主張分離者的基本權利,否則加泰隆尼亞地方議會就不會主張獨立者佔多數。

所謂現代文明社會的核心價值,最重要就是公民權的確立,公民所享有的各種權利不會被輕易剝奪,也相信公民會合理行使權利。當然,在貧富懸殊愈來愈嚴重的資本主義社會,愈來愈多人批評分配不公、經濟權力和成果集中在一小撮富人/資本家手中,大部分人的公民權其實未充分體現。但中國社會既沒有克服資本社會的貧富懸殊和分配不公,顯示不了「社會主義」優越性(相反,財富更集中黨的手裡,貧富差距更大),更沒有資產階級社會「假惺惺」的民主自由,中國特色只是中共拒絕現代文明的捩橫折曲。

灰記不是戀殖者,不覺得香港人在英治時期享有多少政治權利。但你說老牌帝國也好,老牌民主國家也好,英國人的確沒有共產黨和中國人那種事事都要管的專制家長式心態。但在英國人後過渡期懷柔政策的「麻醉」下,香港人建立不起堅實的抗爭傳統,在中國特色「君臨」下,絕望、退縮、逃避…,不一而足。

因為認為上一代不濟,年輕世代很多選擇切割,與舊的爭取民主道路切割,以至與中國的一切切割。年輕人的燥動、焦慮可以理解,但有點灰記必須提醒,最懂與中國特色周旋,與中共鬥爭者,非被中共殘酷打壓的民運人士、維權人士…莫屬,除非堅決採取駝鳥政策,中國的一切都看不見,都唔關我事,中國「君臨」香港都唔關我事,否則,至少也留意一下人家的抗爭經驗,從中學習, 汲取教訓,如果你的抗爭是認真的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