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豬出城》的愛國 , 白人至上/右翼政治與現代文明

在陰雨鬱悶的日子,看了Michael Moore 的《美豬出城》(Where to Invade Next),感受良多。這位以不客觀、不中立、不平衡,不避宣傳說教見稱的美國左翼紀錄片導演,以批評美國政治、社會現狀為己任,但骨子裡仍是一個「愛國者」。

Michael Moore的紀錄片批評自己的國家對外到處侵略(包括形象討好的奧巴馬其實也是一個劊子手),對內踐踏人權(主要針對黑人族群)、壓榨勞工及窮人,逃避提供福利保障如免費教育、免費醫療等的責任, 雖云世界第一強國,但政策卻比很多國家落後(影片對香港自以為是的官僚、刻薄成性的老闆、把教育兒女看成自己的投資的家長也是很大的衝擊,如果他們願意虛心參考人家的經驗的話)。中國的民族/黨國主義者大概會很喜歡他的影片, 罵老美就是對的,這是中國民族/黨國主義者的邏輯,中國要趕過老美成為世界第一,也是這群人的心結。

不過,這群大中華復興主義者如果只為看到美國的陰暗面和邪惡而沾沾自喜,其實沒有看懂Michael Moore的電影。他的影片至少在闡釋「愛國主義」時對中國的民族/黨主義者當頭棒喝,批評自己的國家,即使如何尖酸刻薄,都是為了「愛國」。Michael Moore在《美豬出城》裡拿著一枝又一枝美國旗出訪歐洲各國(唯一非歐洲國家是北非的突尼斯)取經,雖有戲謔美國侵略他國之意(影片英文原名直情是戲謔美國恣意侵略他國的專橫),但看得出他對星條旗的感情,以及希望這支星條旗不是伴隨戰機導彈,而是伴隨善意的溝通而飄揚他國-他作為美國的親善大使肩負此重任(其中他獲斯洛文尼亞總統接見的一幕最具象徵意義)。

事實上大家把影片看成尖銳批評美國社會的同時,也可把它看成Michael Moore作為美國民間代表,向全世界伸出友誼之手之作,是比美國官方宣傳片有效百倍的宣傳片。他在片末與當年自己在柏林圍牆倒塌時相遇的一個美國人重逢時(他們兩人有份錘打圍牆令其倒塌),強調很多事情看似沒可能,但簡單而持之以恒的動作,集合眾人之力便有可能的同時,也慨嘆不少在外國行之有效的先進政策和意念,如免費大學教育,如婦女平權,如反酷刑(美國的立國精神)等都曾在美國先行,是美國的偉大傳統,現在卻落後於人前,在擁抱世界(參與推倒阻隔東西德的柏林圍牆)的同時,不忘重申美國一些先進、正面的理念和價值,並以此自豪。

Michael Moore影片的「複雜性」,相信會令很多中國民族/黨國主義者吃不消(還是有所感悟?)如果他們看得懂的話。無他,在他們心中,中國的異議者就是外國勢力的「走狗」、「賣國賊」,那會是愛國。在他們心中,走到外國取經,在外國人面前對自己的國家說三道四,就是「崇洋媚外」,甚至是「叛國」行為,我們不搞西方的那套,我們中國文化「博大精深」云云,實際上是思想狹隘,不能放眼世界,所有的民族主義者皆然(當然也包括一些「香港民族主義者」,不過因為他們仇中戀殖,所以在「中西合壁」的香港只能選擇崇拜歐美,甚至成了白人至上的美國新總統Donald Trump的支持者)。

這種狹隘的思想,當然也看不到自己社會的陰暗面與邪惡。當Michael Moore在德國見證他們如何利用課堂,利用歷史遺跡等教育公眾,教育年青一代,不要忘記德國曾奉行的納粹主義在二戰時所犯下的反人類罪行時,他藉機重提美國也曾犯下販賣非洲奴隸、對美洲原住民種族清洗的反人類罪行。而美國到了2015年(?)才有第一所奴棣博物館,在美國黑人努力不懈爭取平權之後,美國統治階層又以war on drugs之名,建設大量監獄,外判監獄「服務」給私人保安公司,監禁數以十萬計處於社會底層的黑人,剝削他們的勞動力,是為奴隸制度的復活(美國著名異議學者Noam Chomsky也對這現代奴棣制度著墨頗多)。

Michael Moore深切的反省相信不會「喚醒」那些中國民族/黨國主義者,在「發現」美國苛待奴隸和殘殺原住民等種族主義罪行的同時,反省構造中華民族過程中不下於美國立國的血腥與暴力。黑人受苛待,黑白種族衝突在美國經常成為新聞焦點(相信白人至上的Donald Trump上台後,情況將更為嚴重),人數少得多的美洲原住民的遭遇卻已很少被提及,至少在美國以外。

imag0366灰記最近在Facebook偶而看到一些美國原住民製作的網頁,看到一張海報,前面是四名原住民族長,背景是一個雕有美國眾立國之父(當然全是白人男性)巨大面孔的景點,然後用大寫英文寫著:FIRST YOU TOOK OUR LAND, NOW YOU WANT OUR WATER. HAVEN’T YOU ALREADY TAKEN ENOUGH YOU GREEDY BASTARDS。

這些被稱為「紅蕃」的美洲原住民頭像的出現,勾起灰記不少回憶。現在青年一代大概很少知道「牛仔打紅蕃」,因為美國荷李活現在已經很少拍西部片,即使拍也不會以拓荒與「紅蕃」的衝突為題材,避免傷害原住民的感情(也可能避免揭歷史瘡疤的尷尬,其實是一種逃避)。不過,古典荷李活時代直至60年代,以拓荒為題材的西部片是一重要類型,影響遍及全球。以香港為例,無論電影還是電視,美國西部片都曾影響成長於五、六十,以至七十年代的香港人,灰記童年不懂美國,但就懂得「牛仔打紅蕃」,cowboy vs savage,「牛仔」是正派,是英雄,「紅蕃」是反派,是野蠻人。連一個千里以外的小孩都把「紅蕃」看成反派,美國的孩子就更不用說了。

說到這裡,灰記又想起一件往事,想起留學時左翼電影教授Robin Wood(09年逝世)所授美國電影的一堂課。他曾經在該堂課放映了荷李活1956年出品的經典西部片,The Searchers,由西部片大師John Ford執導,擅演牛仔的John Wayne尊榮主演。此片被譽為美國最偉大的西部片,講述尊榮往㝷找被「紅蕃」擄走的姪女的故事,比較複雜地描述白人殖民者與原住民的關係,例如被擄走的姪女變成少女(由Natalie Wood妮坦莉活飾演)時已經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紅蕃」女,成為原住民的一員。不過,影片結局難免落入主流俗套,最後尊榮和同行的牛仔軍隊,摧毀「紅蕃」營地,殺死他們的族長,「解救」了妮坦莉活,然後尊榮把她舉起說回家去。灰記還清晰記得教授說這個結局是荷李活的失敗,教授大概感嘆電影不能突破類型的局限,突破原住民被描述為野蠻他者,原住民的營地是蠻荒之地,必須劃清界線的框框。

所謂野蠻他者,都是殖民當權者的話語霸權吧了。所謂哥倫布在十五世紀發現新大陸是歐洲白人視點下的世界史,美洲早有住民和偉大的文明(例如馬雅文明),在白人踏足美洲前已有約五千萬原住民,他們在美洲的祖輩可追溯至數萬年前。哥倫布誤把美洲大陸當成印度,誤稱美洲原住民為Indians,結果對原住民而言是一場浩切。北美約一千萬原住民,九成被歐洲人帶來的疾病所殺,雖然大部分都是沒有預謀,但亦有人從殖民者的通訊,發現故意利用疾病以減少原住民人口的證據。

歐洲殖民者以自己「優越」文明作藉口也好,「真誠」要教化「落後野蠻」民族也好,總之原住民的傳統生活,以至生存方式受到無可挽回的摧殘和破壞。歐洲殖民者認為基督教上帝賦予他們教化「落後野蠻」民族的權利,這些權利包括殺戳不「受教」的原住民,驅趕原住民以霸佔他們的土地-即所謂拓荒和開發,強行把他們的子女擄走,灌輸基督教清教徒教育等,不但如此,還要經常被抹黑為野蠻民族。而北美的原住民,要到二十世紀中後期,才與其他族群,如奴隸之後的黑人,如男性的「附屬品」女人,逐漸享有較全面的公民權。

imag0369不過,原住民雖不再面對種族清洗,但生存仍受威脅,近年因建油管而污染他們居地的水源,引發他們的持續抗爭,但與其他抗爭者一樣,他們受到警方的暴力鎮壓。

回首歐洲近代的啟蒙,所謂民主、人權、自由、平等等價值,起初其實只惠及男性白人/有錢人,後來男性白人/有錢人以外的勞動階層、婦女、由殖民地移民宗主國的「子民」-非洲人、阿拉伯人以至亞洲人之後⋯⋯等不斷的爭取和充實,這些價值才能算貨真價實的普世價值(如果「香港民族主義者」不是戀殖戀上腦,當知英國殖民者早期在香港亦是實施種族隔離,華人不准住中環山頂,後來華人有錢有影響力了,才逼使殖民者放棄此一明顯的種族主義政策,但英國人的種族優越感在整個殖民香港史從沒有消失)。美國的立國宣言說得如何漂亮,如果不是奴隸之後--黑人為主的種族平權運動,原住民的抗爭,被剝削的婦女及勞工階層,以及其他邊緣弱勢群體的不斷爭取,美國的憲法不會逐步完善,成為全民共有的憲法。

不過,雖然由西方啟蒙的現代價值逐漸在各方努力下成為普世價值,白人至上主義的陰魂不散,最近美國由鼓吹白人至上,鼓吹種族仇恨的極右Trump當選總統,納粹主義者、反伊斯蘭主義者、反黑人、婦女平權者,反性權者等受到鼓舞,而歐洲同樣受到極右種族主義/白人至上主義的衝擊,法國大選極右派有可能上台。面對一種白人因為不安全感,要重申他們是主流多數及佔支配地位(其實從來都是)的白人民族主義,過去不同族群的人類的共同努力正受到嚴峻的挑戰。

最後要回到中國和香港,Trump的當選,多少有點自由主義/ 左翼傾向的人都會感到沮喪(雖然很多人對希拉莉的偽善同樣感到憎惡),但偏偏兩個相互仇恨的族群卻不約而同的歡呼,他們是香港的「香港民族主義者」(即本土右翼)以及內地的中國民族/黨國主義者。這意味著全世界不同的右翼政治正挑戰人類的普世價值。

中國民族主義者支持白人至上的Trump其實也不難理解,因為他們就是漢人至上主義者。漢人至上主義者在中國的所作所為其實與美國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十分類近,而且前者的官方色彩更濃烈,反省更少。從清國以毀滅整個準葛爾族以奪取新疆,到晚清對藏人大屠殺的「改土歸流」,到中共建國後違反對蒙、藏、疆等民族的民族自決承諾,實行新的殖民政策和血腥統治(民國政府因過於積弱無能和過多戰亂而自顧不暇),中共從沒有半句歉意(可能除了胡耀邦在80年代對西藏「撥亂反正」,實行較寬鬆的民族政策時,講過一些歉疚的說話),更不會出現一齣如《美豬出城》批判主流意識型態的影片。其邏輯都是中共「拯救」/「教化」落後民族,像大哥哥一樣愛護小弟弟(看看中共有關西藏的官方劇情影片《農奴》便知),與美國的基督文明「拯救」/「教化」「野蠻民族」如出一轍。但實際上是對西藏、新疆、內蒙天然資源的恣意掠奪,對三地傳統文化的恣意破壞,對三地人民的恣意支配,必要時對不從命者鎮壓,甚至屠殺。

一些學者為中國的殖民主義辯護,說中國之所以要放棄邊界糢糊的天朝朝貢制度,建立講求主權和邊界完整的(多)民族國家,是回應近代西方列強對中國的逼迫和影響。鬼唔知咩!但你中國要建立講求主權和邊界完整的(多)民族國家,有否取得別的民族的同意?你中國受到西方現代文明的衝擊,其他民族如西藏、新疆、內蒙就不會?其他民族就沒有權建立主權和邊界完整的國家?西方現代文明除了殖民和霸權主義,還有民主、人權、自由、平等等價值,為什麼你中國又不對這些價值積極回應?而這就是為何中共統治下百萬計人被政治逼害而死,千萬計被錯誤的糧食政策害死,共產黨沒有半點歉疚,不需要向人民問責的根本原因--普世價值的未能落實。

漢人至上的中國民族/黨國主義者喜歡Trump的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他的反民主傾向和人權意識較薄弱,以及他的孤立主義,他們預期Trump不會對中國的人權狀況「說三道四」,不會關注中國抗爭者的死活,果真是右翼的惺惺相惜!不過,美國好歹仍是一個享有言論自由的民主社會,原住民可以在網上罵美國的眾立國之父為bastards,人民可以在Trump當選後燒國旗洩憤,加洲有人高喊要獨立,都沒有以「危害國家安全」、「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而被問罪。如果這些事情發生在中國,即一個藏人或新疆維吾爾人罵毛澤東、周恩來以至習近平是雜種或要求西藏或新疆獨立,一個異議者燒五星紅旗,他們會有什麼下場?不敢想像。這證明美國怎樣也好,人民辛苦爭取得來的民主、人權、自由和平等始終值得珍惜和捍衛,中國的民族/黨國主義者說中國不行西方那套(實際已不是西方獨尊的那套,當中包括很多不同族群的血淚的普世成果),為獨裁專制護航罷了。

至於那些「香港民族主義者」,他們一開始便鼓吹仇恨政治、族群政治,民主、人權、自由、平等這些普世價值並不是他們要「捍衛」的,他們要「捍衛」的是一個虛無飄渺的「香港民族」。他們之所以喜歡Trump,就是Trump也鼓吹仇恨政治、族群政治,如排外反移民。現在Trump以勝利者姿態出現,會否因為反共而特別要「對抗」中國,甚至更關心香港,給「香港民族主義者」送暖?相信只會是某些人一廂情願的想法。雖然作為帝國,美國不會輕易撤離亞洲,但Trump的孤立主義思維,只會令他比奧巴馬更不欲engage China ,更不關注中國(包括香港)的人權狀況。而「香港民族主義者」在中共強權壓境,特區政府威權化下,則只能以受害者的姿態繼續搏取同情。至於他們能否在受壓迫的同時,設身處地想想其他受壓迫者的苦難,例如中國的抗爭者,從而對不分種族/民族的民主、人權、自由和平等有所認識和領悟,擺脫民族主義的虛妄和束縛,只能看他們的造化了。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美豬出城》的愛國 , 白人至上/右翼政治與現代文明

  1. 拜讀了你的鴻文。雖然我沒有你對民國和國民黨那樣有寄託,但亦深感你願意為理性討論所作的努力。無論如何,現在的確好像是不同形式民族主義狂熱操控一切的時代,能做的就是堅守民主、自由、公義,以人為本的價值,與之對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