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近了⋯⋯

8月2日下午風暴過後,梁天琦等被取消參選資格成了本地最火熱的新聞。網上罵聲四起,對中共和梁振英政府罵得聲嘶力竭。傍晚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的立法會候選人簡介會,「泛民」,以及其他非建制人士抗議篩選,有人到台前指罵選管會主席馮驊,有人被便衣警員弄傷,有人被逐離場。「主角」梁天琦則在台下用粗口問候馮驊。簡介會一片混亂下腰斬。

「香港一個朋友說:『連把話說到這地步的梁天琦都被禁選,他媽的中共真的瘋了!』

其實,它沒瘋,它很理性,正持續分化、激化香港的宏偉計畫。」

不過,遠在台灣的當地學者吳介民,則於同日在Facebook「冷眼旁觀」。

吳先生的冷靜提醒了灰記,不要老天真,中共和港府的胡作非為,愈來愈難靠法庭制衡。灰記又猛然醒悟,原來中共早有盤算,2014年8月31日悍然推出「一國兩制白皮書」,除了否決真正意義的雙普選,還預告北京對香港可以隨時有權用盡,連香港終審法院也莫奈何的「人大釋法」隨時可派上用場,成了閹割香港自由與法治的「港人頭上一把刀」。

兩名溫和的法律學者陳文敏和張學明都不約而同的提出警告,否決參選權事件,中方隨時有介入釋法的可能,甚至不等法庭判決,也可粗暴釋法,手起刀落。到時候,香港法院只有跪低一途,因為終審法院已確認人大有釋法的權力。

不過,後來張學明再發言指收到選管會的回覆,指否決梁天琦的理由只涉及選舉條例,應沒有空間讓人大介入釋法,所以收回先前悲觀的看法,他是否也是老天真?

由2014年「我係要篩選特首候選人,吹咩」到這次「我係連立法會參選人都要有篩選,你奈我乜何」,都涉及「國家安全」。不管是真心恐懼政權不保還是公權力擴張的藉口,當權者,特別是專制強權,經常宣諸於口的都是「為了國家安全,所以要⋯⋯」。

中共經常有兩種宣傳,第一種是針對自己直接統治的中國大陸:在外國勢力的支配/影響下,有人藉種種事件企圖顛覆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日前被判刑的709事件兩位維權人士翟岩民和胡石根,前者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獲罪,後者以「顛覆國家政權」獲罪。但查實胡石根是某家庭教會的長老,翟岩民是成員。他們只是堅持實踐中國憲法所保障的宗教自由(即使胡過去曾參與民運和秘密組黨,也是在行使表達和結社自由,並已受過中共長期監禁之災)被中共以「國家安全」之名逼害。從04年起便被嚴密監視、拘禁、酷刑的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則經常被施暴者指罵「漢奸」、「賣國賊」、「美國的走狗」。

而第二種是針對他們非直接統治的香港:在外國勢力的支配/影響下,有人藉爭取民主和自治,企圖把香港變成獨立的實體(針對的是「泛民」反對派,被罵「漢奸」、「賣國賊」最多的是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有人提倡港人自決,以至港獨的分離主義活動(針對的是近兩年興起的港獨/建國/「本土」思潮)。

其實「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政權的來來去去,國土的大大小小,隨歷史隨時代而變化,以往訴諸武力,往往弄至生靈塗炭,死傷枕藉。西方人經過沉重的教訓,終於悟出「人權至上」的道理。現在民主成熟的國家,很多已經有公平公開的方式處理「顛覆國家政權活動」和「分離活動」,就是普及而平等的選舉,以及公投,兩個制度都是由人民一人一票決定。

任何統治集團都有被選票合法地,和平地顛覆,失去執政權的可能,所以沒有所謂顛覆政權這回事,或曰顛覆政權乃家常,不必大驚小怪。灰記絕少聽過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政權會咒罵異議者為「顛覆者」、「賣國賊」,更少聽說政權敢於把異議者以「國家安全」的理由告上法庭(當然,911恐襲之後,英美政府等的確有藉「反恐」侵犯人權的惡行,但他們絕不能如中國政府般胡來,當地的制度和公民社會不會讓他們為所欲為)。

至於「分離活動」則比較複雜,例如英國卡梅倫政府與支持蘇獨的蘇格蘭首席大臣(蘇格蘭地方政府首腦)史特金(Sturgeon)達成協議,於前年容讓蘇格蘭就是否脫離英國獨立進行公投(只有蘇格蘭的居民有投票權,因為這是蘇格蘭人的事。英國人不會像中國人(其實主要是中共)一樣橫蠻,說你蘇格蘭要獨立,有否問過全英國的人)。最終多數蘇格蘭人選擇留在英國,蘇格蘭並沒有獨立。

而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地區,去年底幾個鼓吹獨立的中間偏右和偏左政黨組成聯盟,在當地議會選舉僅勝執政的人民黨,並通過推動加泰隆尼亞獨立議案。不過受到西班牙首相,人民黨的拉霍爾(Mariano Rajoy)強烈反對(拉霍爾曾於2014年拒絕讓加泰隆尼亞就是否獨立進行公投)。而西班牙的憲法法庭亦裁定新的執政聯盟通過的推動獨立議案違憲。不過,加泰隆尼亞執政聯盟並沒有卻步,今年初提出了為期十八個月的獨立進程,包括建立軍隊、法庭和中央銀行等國家機構。預計西班牙政府與加泰隆尼亞政府會就「加獨」繼續角力。而多項當地民調的結果顯示,多數加泰隆尼亞人並不真的希望脫離西班牙獨立,而是希望享有更多的自治權。

英國和西班牙的例子均顯示,中央政府不論是否容讓地方獨立,都沒有權力阻止有獨立傾向政黨/人士參與選舉。蘇獨公投和加獨進程都是地方政府由鼓吹獨立的政黨執政後的事。而即使由「分離主義分子」執政,蘇格蘭人和加泰隆尼亞人仍會就是否獨立作冷靜思考,前者否決了獨立,後者在民調表達了希望加強自治多於獨立。這就是民主可貴之處,這也是專制獨裁者痛恨、害怕民主的原因。

這裡灰記要將一下梁政府的軍,他們在否決提倡港獨人士參選時指因為港獨違憲,但獨立訴求是政治主張,政治主張是思想和表達自由,和參選權一樣,是受《基本法》和《人權法》保障的基本人權,不能隨意剝奪。西班牙憲法法庭不會裁定鼓吹加獨的人違憲,只會就有公權力的地方政府推動獨立是否違憲作出裁決。換言之,只有公權力的運作會被質疑是否違憲,無公權力的市民只要不犯法,他們的自由不能被剝奪,沒有思想是否違憲這回事。特區政府要作思想審查,是與獨裁專制的中共進一步同化的一例證吧了。

而政權以至社會的上層人士,為了維護自己的既得利益,愈來愈接受中共的邏輯,則是一個可悲可憤的現象。2014年,中共要違背承諾,要篩選候選人,「逼迫」港府把特首候選人的提名門檻提高至須最少半數提委提名,然後才能讓全港市民「普選」,惹起港人反彈。灰記就曾聽過一名已算是開明的傳媒高層說,港人都要理解「阿爺」的憂慮,俾余若薇做咗特首,到時佢聽美國話多啲,定「阿爺」多啲呢?即使開明,也難脫精英心態,不相信民主,不相信人民,也充滿陰謀論,並因為希望繼續坐在愈來愈要歸邊,愈來愈向北望的傳媒高位,也內化了中共的邏輯,替北京著想。

連民營的傳媒高層都尚且如此,特區政府的官員,特別有政治野心的就更不用說了。政治篩選立會參選人惹起國際關注,《金融時報》報道指,有不願具名的外國外交人員稱,曾多次對北京和港府官員說,強硬管治只會令市民和年青人更疏遠政府。他們的回應是指摘外國以民主和人權干預香港事務,製造混亂。該外交人員更感嘆,以往他把港府官員的這些說話理解為例行的官腔。現在看來,他們是真的這樣想。

IMAG0286既然口口聲聲為了國家安全,口口聲聲針對港獨,為什麼不全面封殺提倡港獨的參選人,而讓不少支持港獨的人依然可以入閘參選。這份參選政綱是東九龍社區關注組發言人陳澤滔的助選人員派給灰記的,裡面清楚明白表明獨立自決,而陳澤滔是表明支持港獨並拒絕簽署確認選仍能入閘的參選人。

這裡是否體現了吳介民先生所言,中共的理性,即有意識地差別對待不同的港獨提倡者,造成分化、激化的效果(而不少論者亦認為梁振英特別著力把港獨議題發酵,圖製造混亂以增連任機會,不知吳先生是否也計算在內),還是特區官員為了迎合北京「打擊港獨」的意旨,急就章推出確認書的「甩碌」表現?

日前「獨家採訪」「被取保候審」的維權律師王宇(去年709大抓捕的主角)而為「國家」「立功」的《東方日報》,以「禁港獨派選立會政府把關廢準則亂」為題,報道了8月2日禁梁天琦等人參選的新聞。當中提到「各區選舉主任同時批准了十多名支持港獨或提倡自決公投的人士參選,包括被港獨人士尊稱為『國師』的本土派學者陳雲(原名:陳云根)、表明在梁天琦被拒後接替他參選新東的青年新政梁頌恆,以及排在陳國強名單第二位、外號『金金大師』的本土派人士梁金成等,他們有些簽署了『反港獨』確認書,有些則沒有簽署。

梁金成表示,自己『由頭到尾都係港獨』,並曾被內地官媒點名批評為『港獨的推動者』,現在他獲准參選而陳國強被拒,反映當局持雙重標準。」似乎在抱怨特區政府辦事不力,章法大亂。

不過,灰記對封啲唔封啲是陰謀還是「行政失誤」興趣不大,反正中國近了是大趨勢,關鍵還是港人如何自處。政治與我何干的人,選舉與我何干的人是否繼續與我何干?抗爭者、反對派又何?

看來此事雖影響深遠,但大規模反彈的可能性極微。政治浪漫主義者黎則奮很早已提出反對派集體杯葛選舉,造成政治危機,以迫令政府收回成命。不過,主流泛民早已說過,杯葛選舉等同讓建制/保皇派全面掌控議會,更為所欲為,萬萬不能。上星期香港民族黨陳浩天率先被取消資格後,當晚一些港獨組織和「泛民」政黨分別到金鐘政總/特首辦抗議,都只是例行的表態,沒有任何杯葛選舉打算。陳浩天、梁天琦等會再於8月5日於添馬公園舉行和平集會(已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陳說到時有重大宣布,相信如何重大,都不涉杯葛選舉。

「議席寸土必爭」這點「泛民」和港獨/「本土」派,以至其他非建制派出奇地一致。被封殺的梁天琦雖說出了「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便變成義務」的「豪情壯語」,但被記者問到革命內容是什麼時,只回一句遲啲話你知。除揚言提出選舉呈請和司法覆核外,他沒有任何動員,更不會提杯葛不義選舉。而與他合作的青年新政,在8月2日已急不及待把三名候選人,包括代替梁出選的梁頌恒的候選號碼刊於網頁,其他非建制以至「泛民」的候選人亦陸續刊出自己的候選號碼,繼續打選戰。

只有「長毛」梁國雄委婉地呼喊:「⋯⋯政府用所謂港獨的理由禁制部分人參選,將來就可以用任何理由禁制所有人,這是香港人必須認清的事實,我希望香港人要明白一點,去選擇誰人做議員的權利是不能被剝奪的,我亦希望所有認為確認書是錯的市民,認為政治篩選是錯的市民能夠走出來,一齊支持參與我們抗爭,我們一定要走出來告訴梁振英,這個是任何市民、任何選民都不能接受的政治篩選。

希望所有候選人包括泛民主派的候選人能夠知悉,今日已經不是一個競選,雖然現在正值選舉期間,但我亦希望民主派人士能多出一分力,團結一致,否則即使能夠獲得議席,意義也不重要了。」

「長毛」結尾這幾句「我亦希望民主派人士能多出一分力,團結一致,即使能夠獲得議席,意義也不重要了」相信是「肺腑之言」。面對中港政府愈來愈赤裸的專橫,面對人權的不保,反對派還不知團結,從詳計議,還只顧各自各選舉,只有「死路一條」(這是灰記強加的解釋)。

長毛的「肺腑之言」相信注定「蒼白」。香港人如果懂得團結又何至於此。然而,中國近了,港人除了團結,還有剩什麼憑藉?

廣告

One response to “中國近了⋯⋯

  1. 隨着愈來愈多大陸人進佔香港, 港人逐漸成為少數, 新香港人則成為多數, 港人即使團結, 似乎也沒有多大作為; 當然, 不團結會死得快一些, 但始終沒有太大分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