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層次的價值與人權

香港隊3月24日深宵作客卡塔爾,為這場九死一生的世界盃外圍賽盡最後努力,期望創造奇蹟。不過,灰記這次不是講足球,而是借港隊陣中來自不同國家的入籍兵,對近來被東方報業瘋狂炒賣的「假難民潮」,和伴隨之的南亞人和非洲人破壞社會安寧等帶有種族偏見「新聞焦點」,以及梁振英和部分港英舊臣乘機提出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抒發一下意見。

日前榮獲本地最佳運動隊伍的香港足球代表隊,自去年開始成為很多港人的「寵兒」。這支香港的national team,陣中除了土生土長的華裔港人,還有來自非洲、巴西、英國,以至中國大陸的入籍球員。因為去年中國足協宣傳中港之戰的海報,針對港隊球員有不同膚色而「出言不遜」,被香港傳媒視作種族歧視事件,加強了香港人對這支五湖四海,有層次的代表隊的關注和支持。香港人忽然間成了反種族歧視的先鋒。

當然,作為國際城市,香港理應是五湖四海、多元共融的地方,香港代表隊的「國際化」代表了真正共融的理想,即不管來自何地的人士,都可以平等地為香港出一分力,在香港找到人生的目標。至於說真正共融是理想,因為一般香港人的種族觀念其實仍然非常落後,最經典的例子是已經成為香港代表隊成員,來自非洲的法圖斯、基藍馬、艾力士,來自巴西有非洲血統的辛祖等,穿上香港隊球衣作賽時,依然會被在場的球迷「黑鬼」前、「黑鬼」後稱呼(儘管可能是稱讚「呢個『黑鬼』打得幾好」)。而當灰記在網上批評一下這些球迷時,竟有不少人留言,說稱呼「黑鬼」不算種族歧視。

黑人的膚色被無意識地調笑還有另一些「經典」:唯一曾奪世界足球先生的非洲利比利亞球員韋亞,被當年《蘋果日報》稱為「當紅非洲雞」,灰記曾致函《蘋果》抗議,說那麼多白人球員曾當選世界足球先生,又不見《蘋果》稱他們為「當紅白切雞」;最近東網的足球評述員,則在一場港超直播賽事,不斷把南區的黑人球員基奧形容為黑色物體,灰記在網上提醒評述員敏感一點。事實上,他們不會形容白人球員為白色物體,東亞球員為黃色物體,偏偏只會拿黑人球員的膚色來開玩笑,足證香港人的種族觀念落後。

老實說,灰記偶而也會政治不正確地稱呼白人是「鬼佬」,但絕對不會稱呼黑人是「黑鬼」。無他,所謂「鬼佬」、「鬼子」,foreign devil,是西方殖民/帝國主義興盛時代,中國人對欺壓者的稱呼。正如日本侵華時,中國人稱日本人為「日本鬼子」或「鬼子」,這些或多或少都是受壓迫者的語言。當然,今時今日這些帶有仇恨性質的稱呼可免則免。

至於非洲人,他們不單只不是殖民/帝國壓迫者,反而是西方殖民/帝國主義的最大受害者,不但非洲大陸被肢解,資源被隨意掠奪,非洲人還被賣往南北美洲當奴隸。資本主義全球化的今天,非洲人基本上是輸家,沒有多少得益,卻要為戰亂、資源掠奪、人為的、自然的災難付出重大代價,包括流離失所等。非洲人沒有欺壓其他人,卻仍要受偏見所累,某程度南亞人士的遭遇亦近似。當然,香港到目前為止還有一點「救贖」,就是香港人「把口唔修」,但不似其他地方,還不致出現針對個別種族的暴行。

不過,不知東方報業對非洲、南亞人士不斷的負面報道,會否改變香港主流華裔與少數族裔基本上和平相處,儘管大多互相不聞不問的格局?

再回到多元共融的理想。香港因緣際會,成為國際城市。之所以為國際城市,並不單只是貿易的自由,貨幣和股票的自由流通和買賣,還有是人員的自由往還,對人權、自由和法治的尊重等。難民申請者也好,酷刑聲稱者也好,反映的是當今世界仍有很多施行暴政的獨裁專制政權,人民為了逃避政治迫害,逃避不安全的生存環境,甚至為了兩餐溫飽,走到遙遠的他鄉。

國際人權公約、禁止酷刑公約,保障政治難民/酷刑受害者(很多時政治難民也同時曾受酷刑虐待)避免遣返原居地,難民更可獲政治庇護。提供庇護的主要是西方國家(香港並沒有責任接收難民,只由聯合國駐港的人權事務機構與港府協調審核資格)。審批標準其實相當嚴格,換言之,沒有獲批難民或酷刑受害者資格不一定表示他或她有心欺騙,濫用機制。

灰記幾年前曾為本地的酷刑聲請運作作過專題報道,無論人權組織或人權律師,都指不論難民還是酷刑受害者的資格審批,香港相比西方國家,成功率都出奇的低,特別是酷刑聲請,近乎零。接受採訪的律師說,他當然知道有虛假的聲請者,但絕不能相信真正的受害人比例如此低,一定是程序出問題。而相比西方國家,香港對難民申請者/酷刑聲者的支援也出奇的少,例如一些西方國家准許申請人工作,香港只提供比綜援更少的生活津貼又禁止工作,西方國家會提供較完善的翻譯,以及初步審核階段便提供法律支援,香港則只會提供基本翻譯,不會有法律支援等。

當然,尋找更好的生活,貧窮地區的人向富裕地區流動,都是很自然的事。特別現今全球的人蛇集團相當活躍,為了金錢而鋌而走險。強迫也好,利誘也好,很多「落後」地區人士,為了逃避各種逼害也好,為了經濟原因也好,被組織運往富裕地區,因而欠下債務也是經常發生的事。說得難聽一點,這也是全球化資本主義的一種經濟運作吧。

而西方資本主義向世界擴張,也是依靠武力,強迫其他國家或地區開放。鴉片戰爭也許創造了一個香港傳奇,但當年英國人強迫對英國貨沒有需求的大清帝國展開雙邊貿易,利用戰爭侵佔清國的這塊邊陲彈丸之地,其霸道作風絕不能因「紳士的語言」而被掩蓋。而所謂條約和合同,最終都是武力作後盾的運作。

說來說去,灰記都想指出,今日西方國家之所以願意接收「落後」地區的難民,當然有人道理由,說得難聽一點,美歐國家天天向全世界宣傳人權、法治和自由,並以此來干預其他地區的政局,如果「見死不救」,排拒尋求庇護的人,是百分百的偽善。而更重要的是,「落後」地區之所以有今日的亂局,西方國家,特別那些曾經有過帝國/殖民主義歷史的國家,脫不了關係。作為對過去所作所為的「救贖」,西方國家「義不容辭」,更何況今天世界的種種亂局,與仍然希望支配世界秩序的美國,以及一些緊隨其後的歐洲國家有著千絲萬縷關係,早前叙利亞難民潮就是一個例子。

或者有人會說,香港又不是西方國家,又沒有侵略別人的歷史,為何要受「假難民潮」所困。灰記必須嚴正指出,香港並沒有如一些西方國家般,有收容難民的責任。而作為稱得上富裕的國際城市,履行一些保障人權的國際公約也是應有之義。而人權、法治和自由也不是免費午餐,有一定的不便,有一定的麻煩,一定的負擔。東方報業那些有關非洲及南亞人士的歇斯底理新聞當然並非無中生有。只是以偏概全,為了對非洲和南亞人士的偏見,便隨便同意梁振英、葉劉淑儀和李少光「危言聳聽」,隨便聽任香港政府放棄一個國際城市的國際責任,則必定因小失大。簡單來說,禁止酷刑公約除了保障外國的酷刑受害者免被遣返,也同樣保障香港人不受執法機關的虐待。觀乎香港警察濫權問題日益嚴重,多一個保障人權的公約還是必須。

現在灰記又要舊事重提,可能有很多「本土」人士會覺得很不中聽。灰記要說的是1999年的居權案,特區政府為了自己的行政方便也好,為了香港終審法院堅持香港司法獨立令中共下不了台,要照顧北京的面子也好,明明《基本法》只列明法院才有權就中央與地區關係的法律爭議,向人大尋求釋法,董建華政府卻越俎代疱,不合憲地向人大尋求釋法。而香港主流社會則基於對內地人的偏見,漠視港人的大陸配偶及子女有來港團聚的人權,相信了會有167萬人湧港的謊言,支持董建華政府引領北京侵害香港自治的舉動。

灰記之所以重提居港權舊事,是因為在「種族」偏見之下,香港人也在剝奪自己的人權。基本法24條訂明香港永久性居民(土生土長的中國人或住滿七年的中國公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是香港永久性居民,擁有居港權。經過釋法之後,此類人士出生時,如其父母不是土生土長中國人,則其中一方必須已經成為永久性居民,釋法前終審法院的判決沒有此限制,即此類人士出生時父母即使不是香港永久居民,出生後只要父或母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此類人士即享有居港權 。

換言之,香港中國籍永久性居民無論在任何地方出生的子女都擁有居港權,現時每150單程證,其中60個配額是給港人內地出生的未成年子女。這60個配額並非特權,而是因為中國是人民沒有出入境自由的國家,港人內地出生的子女要來香港行使居留權,就需要中國當局批准他或她們離開中國。換言之,單程證配額是中港政府磋商,讓中港家庭有秩序來港團聚的措施。

若果香港中國籍永久性居民在中國以外,有出入境自由的地方如加拿大、澳洲、英國等(香港人熱門移民地區)出生,要回到香港居住便沒有單程證的問題。當然,一般而言,子女在外國出生的香港人,都已在當地定居,沒有在港家庭團聚的問題。但其實一直以來,都有很多入了外國籍,買了政治保險的香港人回流,回流時很多也帶同未成年子女,當中可能不少是在外國出生的,這些子女就是基本法24條所講,中國籍港人香港以外所生的子女。

如果說由外國回流的香港人帶同子女回來定居不是問題,為何港人內地的子女來香港定居又是一個問題?這都不是基本法賦予港人的權利嗎?

至於另外60個給予港人內地配偶的單程證配額,其實也是港人的權利。很簡單,港人如果與外國人結婚,可申請他或她來港定居,入境處不會有什麼原因不批准,配偶住滿七年就可以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當然,選擇在那裡居住是當事人的事,香港人也可以與外國人結婚移民他國,中港家庭也可以定居大陸。例如不少中港家庭在深圳定居,(通常)丈夫舟居勞頓到香港上班,子女走讀香港學校。只是,子女必須來了香港行使居留權後才能入讀本地學校,這亦是他們的基本權利。

灰記之所以不厭其煩的談居港權和單程證,是有感於愈來愈多香港人,包括一些左翼人士也把單程證看成中共「殖民」的「陰謀」,而不是港人的基本權利。當然港方要有審批權,隨著配額用不盡可否減少這類配額等,灰記都不會反對。但問題核心仍是保障香港人與外地人組織家庭的權利。不能動輒就說什麼返大陸家庭團聚。難道香港人與泰國人結婚便說返泰國團聚,與日本人結婚便說返日本團聚?香港人與香港人結婚才有在香港團聚的權利,香港人與外地人結婚便喪失這種權利,這樣說通嗎?

至於「殖民」的「陰謀」,正如中港家庭也可孕育一個鼓吹港獨的梁天琦,雨傘期間,灰記在佔領區也遇上不少父母或母親來自大陸的學生青年,單程證「陰謀論」未必成立。而自從終審法院判定新移民住滿一年可申領綜援後,內地新移民申領綜援的數字亦沒有大幅增加,也說明新移民是搶福利的「蝗蟲」是言過其實。

若果說人權、法治、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五湖四海,多元共融是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的理想,捍衛人權公約、禁止酷刑公約,捍衛香港人與外地配偶及子女家庭團聚的權利,才是應有之義。灰記不但認為中國籍港人,也認為非中國籍香港人香港以外所生子女有居港權,因為這樣香港才更多層次,更國際化,更多元。

當然人權、法治、自由也罷,多元共融也罷,非要經一代人以至幾代人努力不懈才有機會變成日常的現實,不能依靠奇蹟。不過,香港時間3月25日凌晨,灰記卻希望在「國際化」、多層次的香港隊身上看到奇蹟。

 

2 responses to “多層次的價值與人權

  1. 香港一日不收回「單程證的審批權」, 你的說法是毫無意義的 , 正如一個人先要能控制自己的荷包 , 自願的捐輸才叫做做善事 , 當任何人都可以從你的戶口提款 , 然後告訴你錢是扶貧的 , 你應該覺得好光榮好偉大好文明 , 你有什麼感覺呢 ? 只是被人撳住來搶而矣

  2. [港人如果與外國人結婚, 可申請他或她來港定居, 入境處不會有什麼原因不批准…] x

    事實上若未能證明有足夠經濟能力供養受養人 (eg 配偶, 子女), 是不會獲批的(http://www.immd.gov.hk/hkt/services/visas/residence_as_dependant.html). 即使有經濟能力的要求, 近年都已批准太多南亞人來港, 而申請他們來港的人其實並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

    至於申請大陸受養人來港更是無須經濟證明, 以致領綜援的老翁也可成功申請 (當然受養人可能已付巨款予大陸發放單程證的部門/官員)家眷(未必有血緣)來港, 來港後1年, 即可申請綜援 (香港政府根本無法查核新移民在香港以外是否有資產), 之後所有洗費 (eg 醫療, 教育) 全免. 所以先前所付巨款[值回票價].

    政府說新移民申請綜援的宗數沒有大幅增加, 因為新移民居港7年後已是永久居民, 仍領取綜援的已不屬於新移民群組宗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