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蔭權「淪落」的啟示

翻拍蘋果日報

翻拍蘋果日報

中共/梁振英政權藉港大校委會佔多數的校外成員阻撓陳文敏任副校長剛過,那些「識時務者」的醜惡、愚蠢面孔不斷曝光之際,調查了三年半的曾蔭權「涉貪」案,廉署忽然宣布以《普通法》的「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罪起訴曾蔭權,搶過了那些如盧寵茂、李國章、李輝、李天命、王晶、屈穎妍等的令人「哭笑不得」的表現,成了傳媒、網媒的新焦點。

網上對曾蔭權此刻被檢控有著不同,亦不一定相互矛盾的推測和解說,有人認為是特首爭奪戰前梁振英向有意角逐的各陣營的威嚇,並指出同屬「黨員」,一向被視為與梁振英不和,以往說話經常「單打」梁的曾鈺成,公開表示與梁振英關係良好,就是「買佢怕」。亦有論者如潘小濤把曾蔭權被檢控與李嘉誠被中國官媒「抨擊」一事聯在一起,指為對香港商人及公務員系統,即港英時代過渡過來的傳統權貴集團的「嚴重警告」:「香港的商場和政壇,再已不是你們主場,國家要全面接收香港。如果評李是向香港商界發出信號,則控告曾蔭權就是向公務員系統特別是高級公務員發出警告,要他們積極配合北京的政策和行動。」

曾蔭權這個「醒目香港仔」,被中共看中當「看守特首」,套用熟悉中共事務的劉銳紹的話,就是「因緣際會」為中共所用。可是曾蔭權這個「買辦特首」「自不量力」,以為「搭通天地線」,不知道自己是可用而非中共所信之人, 不懂得「自愛」,還習染了中共官場的不正之風(他因為「醒目」,一早懂得和中國官場打交道,懂得迎合「國家」的需要,不像陳方安生那樣「高傲」及「地方主義」而獲北京「垂青」)。

只是曾蔭權所代表的傳統資產階級(有份捧他上台的傳統資產階級)勢力今非昔比,例如昔日的江、胡較「尊重」香港傳統資產階級,現在中共權鬥勝利者習近平要做像毛澤東的「強人」,注定香港資產階級過往「呼風喚雨」的日子一去不返。換言之,曾蔭權的兩大保護勢力都「息微」,於是,習染了中國官場不正之氣的曾蔭權,做不了一個「超然」於利益瓜葛的特首,便無法退休後「遠離政治」,而是退休前被揭發與某些中港富豪過從甚密,當中或涉及利益關係而被廉署調查。現在正式被落案檢控,無論結果如何,作為首位當過行政長官的人被送上法庭,相信是曾蔭權始料不及的一生最大恥辱。

說曾蔭權不知「自愛」並不表示他的被檢控不涉政治(把幾個月可調查完畢的案件拖延三年半亦對他不公)。中共要香港非共的傳統建制「乖乖」聽話,要更加「政治化」,做生意不能只顧賺錢,要配合「國家」的需要,前朝公務員系統亦不能只按「行之有效」的「典章制度」行事,要配合「國家」的需要。而所謂「國家」的需要,說穿了是中共政權生存的所有需要。

在抵抗中共要香港人「改土歸流」之餘,「做生意只顧賺錢」、「行之有效的典章制度」,大部分香港人口中的「核心價值」,是否有檢討甚至「清算」的必要?

首先,香港是一個極端資本主義社會,從殖民時代開始,「老闆大哂」、「打工仔慘過做奴𡝯」已經成了被接受的現實,香港的勞工法例和福利制度莫說在發達地區,以中等發展地區的標準而言,也是非常落後。例如全球大部分地區實施了最低工資N年,香港權貴階層一直以「削弱競爭力」為由,拖延立法,有份拖延的當權者就是曾蔭權,當年他在工聯會和應下,以最低工資運動代替立法,拖延了幾年。而最低工資立法後,其實對老闆階層,特別那些大財團影響極輕微,因為最低工資實在太低之故。對「競爭力」影響最其實是「金融地產霸權」下的高樓價、高租金,這已是老生常談。

另外,香港打工仔女習慣了的超長工作時間,也是全世界罕有。超長工作時間剝奪了大部分勞動階層的生活和自我發展空間,沒有生活及自我發展的空間,所謂自由與人權也屬空談。可是,香港的權貴階層一直以來都阻撓標準工時立法,以為長工時就是生產力的保證,卻不知道這樣可能適得其反。而一如既往,新貴「黨員」出身的特首梁振英並沒有半點「無產階級感情」,因為他是紅色和親共資本的代理人,而中共參與全球化資本主義遊戲是「青出於藍勝於藍」,「奴𡝯主」的心態不下於那些「做生意只顧賺錢」的傳統資本家,甚至因為急於掠奪而更aggressive。於是人家發達地區早有標準工時,且每周頂多四十小時,香港紅白資本家的叫價分分鐘每周五、六十小時或以上,而且愈遲立法愈好。

至於福利制度,香港殖民政府在大部分時間都讓香港人自生自滅,不幸者大多由志願團體救濟。及至七十年代,殖民政府知道社會怨氣日重,市民對政府的要求日高,才開始推出極低保障的公援制度(綜援的前身),而打撃貪污的廉政建設也是七四年廉署成立後才開始。政權過渡前幾年,來自英國保守黨的末世港督肥彭想提出全民退保及改革一下福利,中共「左王」陳佐洱一句「車毀人亡」,「過客」的肥彭樂得收手。而共產黨員反對提高基層福利保障,亦可算「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了。

無論殖民、還是特區時代,香港的極端資本主義「特色」不變,偏幫老闆/財團的制度根深柢固,盲目發展主義病入高肓。因此,公務員系統所謂「行之有效的典章制度」是否沒有檢討的必要?香港那些不能觸動既得利益的所謂土地、環保、保育等政策及行事方式,那些殖民時代遺留的委任制度要行之有效到幾時?

當然,認清中共紅色資本主義「本質」仍然是首要,無論習近平如何高呼沒有放棄「共產主義」,如何高喊「中國夢」(兩者其實有矛盾),中共早已抛棄無產階級/普通百姓,兩者只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關係。中共式資本主義,因其更急於掠奪,更無視人的價值的「脾性」,因此中共對香港全面而強力干預無論如何都是壞事。

不過,幻想與資產階級及其代理結盟對抗中共則大可不必。無他,所謂資本無國界,有「國際視野」的資本家只會口頭「愛國」,那裡容易賺錢及對資本有保障便到那裡,李嘉誠「撤出」中港地區是明證。而那些沒有多少「國際視野」,長期靠香港,以至中國「搵食」的傳統資本家,也不會為了香港的「營商環境」而「捍衛我城」,他們不脫「買辦本色」,新主子上場便玩新主子的遊戲規則。而今沒有法治觀的中共要更強力更全面干預香港,「身嬌肉貴」的傳統資本家不撤資亦只會「明哲保身」(新鴻基郭氏兄弟及曾蔭權被檢控前車可鑑),必要時遠走他鄉,絕沒有與大部分香港人共存亡的「雅興」。

這的確是最壞的時代,舊殖民主義換上更劣質的新殖民主義,抗爭之路更崎嶇,現實更容易令人變得犬儒。而中共步步進迫,要歸邊的「政治要求」,只會「造就」更多「賣X求榮」,比前朝買辦更劣質的「愛國」機會主義者/「識時務者」。不過,他們也應該知道與「吃人的政權」共舞的高風險,隨時落得「曾蔭權的下場」,甚至更悲慘的遭遇,翻看中共的鬥爭史便一目了然。

而「曾蔭權的淪落」亦顯示沒有人民真正授權,即由真正普及而自由的選舉產生的特首,一個主要向北京及既得利益集團「問責」的統治集團,只會受中共官場及中港利益集團的影響以至不能自拔,曾蔭權的繼任人梁振英的「行為不當」(還有那個陳茂波)比前者更甚。梁振英會否有「害人終害己」的一天?以中共擅於內鬥的傳統,大家「拭目以待」。

 

廣告

4 responses to “曾蔭權「淪落」的啟示

  1. 灰記客和葉一知都不是年輕人吧,為甚麼一個把「潘小濤」寫成「潘少濤」,一個把「顧慮大局」寫作「顧累大局」,灰記客身為記者,沒理由不識潘小濤,葉一知閱書不少,怎會寫出「顧累」一詞?

  2. “潘小濤把曾蔭權被檢控與李嘉誠被中國官媒「抨擊」一事聯在一起,指為對香港商人及公務員系統,即港英時代過渡過來的傳統權貴集團的「嚴重警告」:「香港的商場和政壇,再已不是你們主場,國家要全面接收香港。如果評李是向香港商界發出信號,則控告曾蔭權就是向公務員系統特別是高級公務員發出警告,要他們積極配合北京的政策和行動。」"

    中共是不止於此,它是要把香港所有的富豪趕走,以便大陸的資本進佔,把港英時代的高官嚇退,以讓那些左X上任。

    那個天天在am730批評中共和特區政府的王永平應知所進退,立即閉嘴,他的長俸是中共給的,他竟「食碗面反碗底」,他幾十年的公務員生涯當中不可能沒半點差池,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詞,要他臨老在監獄度過,不是沒可能。

  3. 引用通告: 曾蔭權 | Trending Viral New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