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安保與中共閱兵

IMG_0850中國專政共產黨於九月三日大事慶祝「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閱兵前,數以十萬計日本人於八月三十日舉行示威,反對安倍晉三所提的新安保法案(此法案於早前獲眾議院通過,現由參議院審議)。新安保法案最具爭議的地方是賦予日本有限度參與國外戰爭/軍事衝突的權利。而日本和平憲法規定,日本只在國土受侵略時才作出自衛,不會參與國際戰爭/軍事衝突,因而日本把戰後的武裝部隊稱為自衛隊。

日本於上世紀三十年代發動侵華戰爭,企圖征服亞洲,為中國、東南亞人民帶來極大的苦難,而日本人民亦為軍國主義瘋狂冒險,遭受災難,包括廣島、長崎原爆受難者,總共有三百多萬日本人死亡。經此教訓,日本人民普遍愛好和平,不欲被捲進戰爭漩渦。這次安保法案,日本民調多次顯示反對者比贊成者多一倍,而原本聲望頗高的安倍內閣,亦因提出新安保法案支持率跌至百分之四十。

一直以來,日本民間對戰爭的反省都比政府做得徹底和深刻。戰後美國因為其霸權之需要,當然也可以解釋為與蘇聯「冷戰」的需要,要壓抑日本本土的勞工及左翼力量,因而再次「栽培」被他們打倒的日本軍國主義戰爭販子,包括安倍晉三的外祖父岸信介成為執政者,並提出美日安保條約,在日本建立軍事基地,軍事上和政治上支配日本。因此,長期盤據日本政府的自民黨右翼思維陰魂不散,不願徹底反省戰爭罪行,與美國的「帝國需要」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而這次安倍所提的新安保法案,亦是美國主催。無他,美國「反恐」及很多軍事冒險,都需要更多「盟友」分擔成本,包括軍事人員的成本。

五、六十年代美蘇爭霸,形成了兩大陣營,即所謂「自由世界」對抗「共產鐵幕」或「社會主義陣營」對抗「帝國資本主義」的意識型態之爭(視乎講者的立場)。東亞方面,中國、北韓是蘇聯的「靚」,日本、南韓,以及敗走台灣的中華民國國民黨政權就是美國的「靚」。當然,中國自赫魯曉夫揭露史太林罪行,於五十年代末開始與蘇聯交惡,六十年代初決裂,毛澤東也要爭做「社會主義陣營」的「革命導師」,甚至中國人民「窮到燶」也要打腫臉皮「支援」阿、非、拉國家「搞革命」。於是乎美蘇爭霸多了一個反美又反蘇的中國。但大體而言,五十年代初的韓戰、六十年代的越戰等造成無數死傷者的殘酷戰爭,都大致反映戰後美蘇爭霸的局面。

而五、六十年代日本民眾不斷反對美日安保條約,比今次的規模更大,最多一次全國集會人數為六百萬人,亦反映不少日本民眾不願政府緊跟美國走。當然,當年反對安保條約的不少是左翼人士以至共產主義信徒,後來更有人組成赤軍等極端組織(不少受毛澤東思想影響),為了反美帝霸權進行暗殺及綁架活動,成了恐怖份子。但大體而言,反安保的日本民眾都是愛好和平的反戰人士。

九十年代初蘇聯及東歐「共產」陣營解體,即所謂「蘇東波」事件。蘇聯和東歐人民選擇了揚棄史太林式共產主義,美國在意識型態之爭似乎大獲全勝。中國的共產黨則在八九年六月四日利用來自軍隊的血腥暴力,選擇黨的絕對權力大於一切,拒絕人民任何政治改革的訴求,走另一個極端。但在經濟上,這個共產黨要與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世界共舞,搞「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去。

很多論者都講過,所謂「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中共則自稱「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黨權貴操控一切,一部分人富起來,貪腐、環境污染、資源無謂消耗、富貧差距、社會無道、人權受難等如癌細胞般擴散,在「大國崛起」的風光背後「百病叢生」,於是大力推銷「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的民族/愛國主義。

灰記在此博客已多次提出,共產黨人推銷愛國主義是一種墮落。為了「共產主義」理想,為了「解放全人類」,要不惜背叛祖國,這是當年很多信奉共產主義的人的座右銘。「保衛蘇聯」,當年多少歐美共產主義者的口號。當年中共不也是在國民黨的中國下,在江西建立了模仿蘇聯的「中華蘇維埃」政權嗎?當然,何以「偉大」的工人/無產階級祖國蘇聯,最終淪為史太林獨裁,以至蘇修/社會帝國主義,何以聲稱解放全中國的中共會淪為比國民黨更獨裁貪腐的政權,何以任何一個有「社會主義」之名的政權,都離不開獨裁殘暴統治,現在仍信奉馬列主義的人(主要是托派),的確要深刻反省馬列主義的「全權主義」根源,不能只歸咎社會主義革命發生在落後地區不在資本主義發達地區,不能只歸咎史太林、毛澤東、金日成,以至卡斯特羅的個人品質。

話說回來,所謂「解放全人類」的理想是否過時?因為資源虛耗、環境被嚴重破壞以至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全球憂患意識,愈來愈多人把自己看成世界公民,地球村的一分子,這種「拯救地球免於災劫」的新理想主義,與「解放全人類」其實相輔相成。 無他,如全球人民不再(督促其政府)通力合作,認真保護環境及停止過度開發資源,地球難免遲早陷入災劫,人類消失。而此種新的理想主義,亦最終會觸及資本主義的無限利潤追逐,不停生產消費的根本問題。事實上,佔全球人口三分一的歐美人士,享用全球三分二的資源,然後批評被剝奪的「落後」國家環保意識落後其實十分偽善。先進資本主義國家要深刻反省其現在極度浪費的生活和經濟模式,擔當更多「改變」責任,乃責無旁貸。

的確,在資源有限的大前提下,亦有可能令極端民族主義滋長。為了爭逐有限資源,以本國國族優先作號召,亦是一種危險趨勢。而一旦這種民族主義盛行,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發生亦不可避免。因此,抱什麼態度紀念二次大戰至為重要,是反省戰爭對人類的禍害(戰勝國也需要反省戰爭的禍害),還是借機宣揚民族主義?而大事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的中共,為的不是反省戰爭的禍害,而是為了緊握政權的需要,要大閱兵耀武揚威,宣揚危險的民族主義。

「中國共產黨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中共為了鼓吹民族主義而不惜歪曲歷史,中共為了鼓吹民族主義而不斷向日本翻舊帳。實情是沒有日本侵華,中共或曰中國的「革命事業」可能早被國民黨粉碎。西安事變後,蔣介石答應與中共共同抗日,令逃避國軍追剿的中共有休養生息及藉抗日擴軍的機會(中共主要是口頭抗日),而毛澤東在延安不斷告誡同志:不要愛蔣介石的中國,不要為蔣介石的中國賣命。多年之後他還曾親口向到訪的日本前首相田中角榮致謝,說了日本侵華有助中國革命的話。因此,這次中共搞抗日閱兵特別難看的原因就在此。

如果中共信守承諾,革命推翻了獨裁反人民的蔣介石政權之後,建立的是真正人民當家作主,執政者向人民負責,受人民監督的民主政權。毛澤東的不要愛蔣介石的中國,不要為蔣介石的中國賣命的說話才算有價值。現在去了一個獨裁反人民的蔣介石,換來一個更獨裁,更懂得駕馭/勞役人民的毛澤東(現在習近平好像很想模仿毛澤東吧?),去了一個國民黨黨國, 換來一個共產黨黨國,然後再搞民族主義,任何有「進步思想」的人也會鄙視之。

最後要說的是,如果中共在大閱兵要耀武揚威,要顯示每年投入幾千億的軍事實力,要藉此顯示「強國夢」,不正正就是給予日本右翼最佳藉口,安倍要通過新安保法案,其中一個藉口就是中國的軍事威嚇。當中共口口聲要日本政府反省,甚至不禮貎地要求日本天皇謝罪時,有否想想耀武揚威的反作用?因此,說這種順便(或者其實主要是)威嚇本國人民(為了閱兵而無所不用其極地騷擾禁制北京市民!)的民族主義把戲,是對反安保的日本民眾的「背炍」也不為過。

One response to “反安保與中共閱兵

  1. 通告: 「日本是個政治冷感的國家…」 | 正本清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