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大媽」與「極左」政治

「『大媽』是指年齡介乎四十幾到七十間的大陸城鎮女性,特點之一是有表演慾,愛在廣場跳舞唱歌;二是有穩定的收入和較強的購買力。儘管青春不再,她們卻『不信鏡』,依然留戀年輕歲月時唱紅歌跳交誼舞時代。而且樂於『獻醜』,或以醜為美。大陸有人稱她們是『擾民大媽』,但她們毫不在乎,越是人多的地方,她們越是安上喇叭大唱大跳。大媽經由新移民傳來香港,將會成為香港大陸化的一個標誌。你能忍受香港出現這樣的城市標誌嗎?」

名政論家李怡在其《蘋果日報》7月7日的短評專欄,也呼應一些本土「激進」右翼人士最近一連串的「趕大媽」行動,委婉地為他們的行動提出「理據」:「大媽經由新移民傳來香港,將會成為香港大陸化的一個標誌。你能忍受香港出現這樣的城市標誌嗎?」因為不能忍受,就要驅趕她們離開公眾視線,差不多等同「我睇你唔順超,我要你消失」,這是否很危險的思想?

這令灰記憶起在海外求學時的「極左」心態。其時灰記與當地毛派共產黨人過從甚密,對「社會主義」中國和毛主席有過短暫的迷信。1979年,中國著名民運人士魏京生,因為刊出大字報《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點名批判鄧小平「文革」復出後搞獨裁,因而得罪老鄧而以「反革命」罪被判刑十五年。 灰記的不少同學聽到這則新聞,都批評中國當權者專制不人道,打壓異見。當時灰記雖然覺得刑期有點長,但因為受毛派思想影響,認為魏京生鼓吹「資產階級自由主義」,思想「反革命」,所以受「社會主義」中國「法律制裁」亦屬「罪有應得」,結果被一名來自菲律賓的同學批評違反人性。

灰記回想,「攻擊領導人,攻擊社會主義的『反革命』分子必須消滅」(鄧小平比毛澤東已比較「文明」,毛澤東時期,現行「反革命」隨時會性命不保)」,與「我睇你唔順超,我要你消失」,這兩種態度其實「異途同歸」。所謂「極左」分子,以「最革命」自居,自以為永遠正確,覺得自己有權清除所有「革命」障礙,包括活生生的人,說穿了就是極權思想。那些「趕大媽」的「本土主義」者,亦雨傘運動活躍分子,不,他們不屑叫雨傘運動,要叫雨傘革命。換言之,他們以革命者自居。他們當然不是「極左」分子,因為他們自命反共。但他們對待「異己」的心態,與「極左」分子卻極為相似。

當然,那些「趕大媽」的人會反駁,我們無權無勢,我們只是勇武,還要遭到警察不公平對待。但灰記會問他們,第一,人家沒有為非作歹,只是唱唱歌,跳跳舞,你走去「踩場」的「盲動」,令藍絲和「黑警」有機可乘,輿論亦會覺得你們到處挑起火頭,引起社會混亂而更傾向警方強硬執法。再者,萬一你們的思想態度成了社會的主流價值,萬一你們「建國」成功,握有公權力呢?

當然,那些「趕大媽」的人又會說,現在香港好危急,敵人殺到埋身,還講那麼多「大愛包容」、「開放多元」。灰記還是要問,萬一你們的思想態度成了社會的主流價值,萬一你們「建國」成功,握有公權力呢?

亦有論者如劉細良,把大媽與梁振英政權及新興親政府勢力的政治墮落掛勾,因而也暗示「趕大媽」有理:「香港人對呢種唱紅歌大媽廣場舞唔接受,係正常反應,尤其在公共地方,點解本地樂隊賣藝就得,大媽就唔得,香港人會懂得分辨。因為大媽、廣場舞、唱紅歌、數字人、曬馬、黑幫、土豪劣紳,係聯成一缐。」(《大媽政治》6月9日)

大媽其實很多都是持單程證來港與丈夫和子女團聚的新舊移民。在大陸成長的新舊移民,很多都認同中國,投票傾向投建制派(當中可能不少是黃絲帶、本土派的父母),這是事實。但她們也認同香港是自己的家,正如四成投票給建制的人也會認為自己是香港人,只是政見與雨傘人、黃絲帶不同,這也是事實。隨便把大媽與很可能是來自大陸的公安或解放軍,即數字人,黑幫和土豪劣紳掛勾,殊欠穩重。無他,即使如何獻醜,如何以醜為美,即使如何賣弄「劣等」的大陸紅色文化(其實她們也有唱Beyond的歌曲和台灣的懷舊歌),如何令人厭惡,大媽只是在公園,在行人專用區表演是行使表達自由,香港人最珍重的基本權利,是否應受到尊重?你覺得她們討厭,咪行開啲囉。況且,可能真的有部分市民好欣賞她們也不定。何謂「開放多元」,就是不被社會主流認可的東西也可展示。

可能有人又要重提大陸移民是中共「殖民」論調,即大媽和很多近二十年透過單程證來港的大陸移民一樣,是中共「殖民」的「尖兵」,不能掉以輕心。灰記不會反駁,因為不知道內裡實際運作情況。但每日150個單程證配額則訂明絕大部分是給予香港永久居民在內地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也是事實。雖是由內地公安批出單程證,但精神則是與國際人權公約相通,即一個國家/地區的公民與配偶及需照顧的未成年子女團聚的基本權利不容剝奪。那麼,為何要由中國公安批出單程證?因為中國是一個限制其國民出入境權利的國家,如果不是如此,港人內地配偶及未成年子女可能可以更快來港團聚。所以一些香港人要求港府取回單程證審批權,應該明白其意義並非不讓港人在大陸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來港,而是杜絕大陸公安貪污造假。

至於為何不能限制港人在大陸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來港?這等如不能限制港人在加拿大、在英國、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來港一樣,因為如果這樣做就是違反已在香港實施經年的聯合國人權公約,法庭一定會判政府敗訴。所以一些比較「積極」的提法是協助他們早點融入香港社會。當然,現在香港社會撕裂,不知是「極左」還是「極右」,總之是強硬派的梁振英政權還繼續推波助瀾,鼓吹「人民鬥人民」,唯恐天下不亂。「本土派」是否亦樂意照著梁政權的劇本行事?

凡事都有取捨,不能輸打贏要。近年因為中港矛盾激化,每提到大陸,很多香港人,特別「本土主義」者都充滿厭惡和對抗情緒,視之為劣等文明,劣等社會,並以香港文明、國際化、達到世界先進水平而自豪。而現今的所謂文明、國際化、世界先進水平是怎麼一回事呢?還不是講求尊重人的基本權利,講求法治精神,珍重表達自由(精粹是珍重自己的表達權利外,亦有義務維護不同/相反意見者的表達權利),多元開放等。如果因為自己覺得好危急,敵人殺到埋身,而輕易忘記自己引以自豪的文明、先進和國際化,其實只會重蹈中共「極左」與極權的覆轍,香港亦只會加速淪為劣等文明和劣等社會。

5 responses to “「趕大媽」與「極左」政治

  1. 但每日150個單程證配額則訂明絕大部分是給予香港永久居民在內地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也是事實==> 筆者真係天真及離地, 去下一樓一同餐廳酒樓, 識下D所謂 “香港永久居民在內地的配偶", 100%是假結婚來香港搵食的, 而真正的 香港永久居民在內地的配偶, 尤其70,80後果D, 我識得好多, 80%都是住在深圳!

  2. 大媽只是在公園,在行人專用區表演是行使表達自由,香港人最珍重的基本權利,是否應受到尊重?你覺得她們討厭,咪行開啲囉。<——她們是霸佔了公共地方 , 別人冇得用呀 , 而且用擴音機做成嚴重的噪音干擾 , 想避都冇得避呀 , 你知道屯門公園的問題幾咁嚴重嗎 ? 這是公德的問題啊 , 你卻偷換概念 , 說成是表達自由 , 再套一個什麼香港核心價值之類的理由 , 真係服左你了。

  3. 要團聚 , 回到大陸也是可以的 , 人要為他的結婚行為負責 , 中港婚姻會遇到什麼難題 , 是事先知道的 , 自已選擇的後果 , 不能由別人埋單找數 , 這是常識 , 「人權」兩字 , 實在太濫用了 , 成了不負責任的人的遮羞布。

  4. 之前,我的看法是這是品味問題,只涉個人自由 (你喜歡江南style 係你自己的事)。
    只可以講,品味不敢恭維,不過要郁佢又極敏感,畢竟就算佢跳秧歌舞、甚至背誦毛語錄都唔犯法。(當然你要出手有你自由)

    但睇完劉細良文章之後,我改變睇法︰你不能較視這群人,一有蛇齋餅糉即時就可組織起來(在大陸已訓練有素)

    大媽政治
    //大媽參與政治,早在反東北集會中出現,之後佔領期間就去將軍澳工業村阻止蘋果出紙,政改落區時幫手造勢。
    大媽作為一種政治工具,肯肯定唔係源自香港本土,係內地輸入。
    內地真正借大媽搞政治乃「重慶模式」,薄熙來最先認識廣場大媽的政治潛力,推出唱紅打黑,用文革一套群眾宣傳方式為重慶模式造勢,唱紅歌活動甚至曾殺入香港大會堂。
    大媽唔係無知婦孺消閒活動,乃文革政治文化復活,香港人冇得包容。

    內地大媽係文革成長一代,五十年代中至1966年文革開始出生的,小學中學時代鬥老師搞革命,全國串連,人生理想是去天安門接受毛澤東檢閱,冇知識冇文化,但懂政治。呢種文革集體愚昧,香港人見識過//

    練乙錚: 大媽的梁特.退聯的時義.Caravaggio的岑敖暉
    //為了「上層工作」進行順利,讓決定向當權者表態交心的某些人士不太尷尬,特府要做的工作,便是調動中產 及基層當配角搞配合。首先,必大力爭取民意,動用龐大人力資源搞成百上千的街站及商場攤位宣傳政改。上周四特府安排在美孚由大媽演唱革命歌曲撐「袋住 先」、梁特與林鄭同台唱雙簧落力演出的那幕戲,可說是在中產屋苑開了一個頭。然後,再推出大量公私錢銀配合各種使得上「蛇齋餅糭」的民政事務活動,務求營 造出遍地開花般的熱鬧氣氛,不亞於當年各界慶回歸。….//

    放是反東北、政改、反對光復、特首落區護航撐場、反佔中、堵蘋果,即時有人,好駛好用。

    如果他們真有自己相信的、真有自己理念,無問題。問題好多時他們是「認錢唔認人」。
    Back to basic, 他們有權喺度玩,但係亦有必要提醒大眾,佢地未必只係在 have some fun咁簡單。

  5. 搜尋資料時,路過見到此篇文章,倒是嚇一跳,一貫離地思維式文章,抽空現實社會所有情況,只搬出幾個道德價值,甚麼尊重人權、講求法治,就否定本土派所有行為,最後補上幾句「照著梁政權的劇本行事」、「只會重蹈中共「極左」與極權的覆轍」,暗示本土主義等同與協助中共行事,行文用心之卑劣,世間罕見。

    當日佔領馬路,你這群人參與其中,此事確實阻礙不少人生計,豈不是破壞了法治嗎?不是妨礙了其他人交通及謀生自由嗎?任何事情,左膠做就是光明正確,本土派做就是「令香港加速淪為劣等文明和劣等社會」?

    幸好此等廢文只在此飛機場流傳,觀者稀少,否則貽笑蒼生,絕非美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