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與國安法

七一遊行人數銳減,令一些人積極行動者感到沮喪,但「現實」些看,人數銳減亦屬必然。所謂「熱鬧過後的沉寂」,由去年七一超過五十萬人上街,到七十多日的雨傘運動,嚮向民主的香港人投入萬二分的熱情,但結果只能否決政府的「假普選」政改方案。對大多參與過雨傘運動的人這個結果只比通過政改方案稍為好一點,即所謂「條氣順啲」,不至任由中共/建制魚肉吧了。

於是由兩年前戴耀廷提出的「佔中爭普選」運動,以否決「假普選」方案,即原地踏步告終,無論從任何角度看,都不算什麼勝利。兩年來的積極與不積極投入,史無前例的佔領行動,都絲毫不能撼動中共這座最後高牆,七一遊行人數銳減所顯示的失望、失落亦屬正常。

話說回來,這次政改爭議亦應讓很多人「覺醒」,中共是不會承諾一個它不能操控的選舉制度。「最好」的情況可能就是一種「膠著」狀態,中共/建制不能隨心所欲的「改造」香港,「改造」香港人心。當然,「膠著」也是挺累人的,特別是中共的「治港」機器不會讓香港人喘息,就以今年區議會選舉為例,不再掩飾是特區政府和親建制/保皇陣營太上皇的中聯辦,會肆無忌憚的「協調」各地區親建制/保皇勢力,誓要進一步壟斷區議會議席。

因雨傘運動而興起由「社區做起」,立志打入地區議會的雨傘新人必須有心理準備,這是「不可能」的戰役。中共早已督促親建制/保皇勢力有組織地為主要是上了年紀的人登記為選民,再加上多年來的各種地區「康體聯誼」和「蛇齋餅糉」等有組織活動,還有旁門左道的種票技倆,形成親建制/保皇龐大而堅實的選民基礎。目前區議會議席約四分三由親建制/保皇議員把持。相信他們今年的目標是進一步壟斷區議會議席,「趕盡殺絕」「反對派」力量。

反觀這次雨傘運動積極投入的三十歲以下世代,似乎並不熱衷議會政治,約一百萬合資格選民,據報還有三十多萬在七月二日前仍未登記,因而沒資格於今年的區會選舉投票。而登記了的,只有十多萬人在上屆區議會投了票。如果說年青人比較反建制,這對希望立志打入地區議會的雨傘新人是十分不利的消息。

可能有年青人會説,我根本不相信議會政治。老實說,灰記對議會政治也很失望。問題是議會好歹也是其中一個抗爭場所,否則為何要有雨傘運動,要爭取真普選呢!

預期除非年青選民的投票人數激增,才可阻擋親建制/保皇勢力全面壟斷區議會,但要進一步搶奪區議會陣地,則差不多需要「移風易俗」,令一般市民政治意識「大躍進」,並非一朝一夕可達成之事。

因此,可預期很難打破今年區議會親建制/保皇勢力的壟斷局面,如果泛民和新興力量協調不好,對方進一步蠶食區議會地盤一點也不出奇。果如是,明年立法會選舉泛民/新興力量稍有差池,「關鍵」少數不保,中共操控下的親建制/保皇勢力全面掌控兩級議會,政改採取主動,通過特首「假普選」方案以及「香港特色」的立法會普選方案,例如功能組別千秋萬世,或頂多以區議會功能組別代替原有功能組別,令親建制/保皇勢力永遠壟斷兩級議會,永遠維持中共/建制的既得利益。

短期而言,不願做順民的香港人的確看不到任何𥌓光,反而危機因為大陸新《國安法》適用於香港而加重。七月一日,人大常委會通過新《國安法》,除了擴闊國家安全的定義,更進一步鉗制人民的思想與行動外,更首次把香港和澳門,以至台灣也扯進此一法例中。例如《國安法》第十一條第二款規定:「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包括港澳同胞和台灣同胞在内的全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第四十條第三款則規定,港澳應當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

雖然此法例不會在香港實施,但會嚴重影響一些在大陸從事或協助從事非政府組織工作,如勞工權益、環保的團體和個人(而這些個人或團體大多與香港的進步力量掛勾),對大陸愈來愈受打壓的民間社會而言是雪上加霜。此外,一些在大陸工作或做生意的港人,亦會因《國安法》而不敢參與香港的反政府活動。

猶記得被香港親建制報紙及大陸官媒標籤受「外國勢力」影響的雨傘運動,因為由學聯和學民思潮「啟動」,一些學生,不管有否參與運動,只要是學生會幹事,便被拒入內地。若新《國安法》通過後,轉為入境被捕受審,將是很大的震懾。

這並非杞人憂天。前一陣子訪港的台灣作家李昂在一個座談會亦「披露」,中國幾年前通過《反分裂法》後,一些先前高調積極挺台獨的綠營資本家,都不敢再啍聲,害怕在大陸的資產被沒收。換言之,《反分裂法》以至現在的新《國安法》,都是中共用以打壓台灣和香港自主聲音,進一步蠶食台、港的新武器。

新《國安法》通過後,台灣朝野都作出反應,《自由時報》引述民進黨登言人鄭運鵬說話稱,「片面將台灣納入『國家安全法』這種做法完全不尊重台灣人民的感受,民進黨要求政府應該針對這個立法做出嚴正的響應、捍衛台灣的利益跟尊嚴。」

而中華民國前副總統,民進黨的呂秀蓮在巴拿馬與台灣學生及僑領見面時批評,「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一日通過的『國家安全法』是由兩岸和平的假象中透過立法步步進逼,逐步實施併吞台灣的時程。」(BBC中文網)

被視為對大陸十分軟弱的國民黨籍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於大陸的《國安法》通過後並沒有作出回應。台灣中央社則轉述將代表執政國民黨參與明年總統選舉的洪秀柱的聲明,稱大陸新通過的國安法不尊重中華民國政府存在事實,也不能對中華民國有法律效力。又稱國安法把台灣與港澳並列,引發台灣民眾高度疑慮不滿,充分顯示北京仍然没有正確認識两岸應有的政治地位。

不過,畢竟台灣是有實際主權的政治實體,對中共如此粗暴的做法會有一定反響,明年台灣總統選舉,相信民進黨蔡英文獲選機會極高。不過,民進黨執政,一樣要面對大陸一方面「法律」威嚇,一方面利用經濟拉攏無論藍綠的資本家,以求進一步把台灣納入「大中華共榮圈」。當然,民進黨會以更靠近美國來作回應,離不開依賴政治。在此情況下,只能期望台灣民眾了解香港人也面對「共同命運」,對香港人的抗爭多一點關注和聲援。

香港在中國的主權下,在搖搖欲墜的一國兩制下,個別傳媒泛民及記協等一些組織表達仍有自由憂慮外,受北京支配的特區政府不會對新《國安法》有什麼負面的評價。尤甚者,無論一些本土派如何高呼與大陸切割,在大陸《國安法》「主旋律」的「催促」下,未來幾年特區政府很可能為23條立法,一旦法例獲得通過,到時候可能在香港的集會活動高喊「結束一黨專政」(支聯會口號)、「打倒共產黨」(熱血公民口號)、「香港建國」(某些本土派口號)都有可能觸犯法例。不論支聯會還是法輪功,不論熱血公民/本土派,還是「左膠」團體,以至一般不滿政府的市民,自由表達空間將大為收窄。

因此,在嚴苛的政治形勢面前,不同的抗爭團體和個人仍不懂求同存異,繼續互相攻擊,是十分不長進的表現。特別一些本土派應該好好反省,你們一方面攻擊發起七一遊行的「左膠」團體民間人權陣線,另一方面又要在七一遊行隊伍中「插旗」,甚至爭著走最前。你們有否想過七一遊行就好像抗爭陣營的縮影,在同一方向下,各有各做,各有自己的位置,有需要時團結互助,而不是互抽後腿,互相攻訐。

說到七月一日,中共於其黨慶日(中共把七月一日定為建黨日子),透過人大橡皮圖章通過新的《國安法》,非常有象徵意義,就是中共一廂情願的把國家等同政權,即「國家安全」等於共產黨的安全,說白了是為了保障中共「永遠」壟斷執政的權利。這個要把享有實際主權的台灣也囊括的法例,看似十分霸氣。不過,另一邊廂,有傳聞指,中共高層於六月的一次會議,習近平再次提到幹部貪污腐化已到要「亡黨亡國」的嚴峻程度,非整治不可。兩件事合起來很有「外強中乾」的意味。

其實由胡溫時代開始,中共的最高層都不斷叫喊打擊腐敗,整頓吏治,否則「亡黨亡國」。但愈喊打擊和整頓,貪污腐化、分配不公、貧富懸殊等社會矛盾愈演愈烈,習近平上台後亦重彈老調,所不同是習更嚴厲打壓民間社會,打壓維權及異議聲音,打大老虎算是觸動黨內既得利益,但亦出於習希望壟斷權力的獨裁思想。現在不但社會矛盾尖銳,警民衝突無日無之,黨內矛盾亦異常尖銳,在「和諧」的表象下危機深重。

沒有人會預知大陸何時會出現變局,會變成怎樣。但習近平強硬壓制公民社會和民間組織,由一個他也承認腐敗深入骨髓的共產黨掌控一切,一但政權支撐不住而崩潰,出現內亂的可能性很大。中國內亂,無論香港如何切割,也難獨善其身。因此,香港人「自保」之餘,盡可能協助/聲援大陸的追求進步力量,願意走文明道路的力量,以至抗爭的力量,即使這些力量如何脆弱和渺少,盡量減少不願改革的中共政權一旦崩解所帶來的衝擊,是比較「理智」的態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