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是,革命/ALMOST A REVOLUTION

雨傘運動結束超過半年。這個幾乎香港史上最重要的政治運動,這個企圖定義香港人,定義香港政治制度,香港與中國大陸關係等的大規模群眾運動,相信很多參與者都仍在試圖理解當中的脈絡。

而由「我要真普選」退卻至「唔要袋住先」,也有人認為存在暗湧。六月底前立法會將會就政改方案進行表決,原來泛民議員表明831框架無法接受,必定會否決方案。不過,與此同時,很多有關部分泛民議員會最終轉軚投贊成票的傳聞甚囂塵上,有可能是北京和港府的攻心戰,也有可能部分泛民議員仍有懸念。人大831的所謂框架,不但違反他們自己所定五部曲的程序公義,霸王硬上弓替香港人定下一個完全不可能有真正選擇的「普選特首」框架。現在香港政府在所謂第二輪諮詢後抛出的方案,因為多了一個十分一選委提名便入閘的「毒蘋果」,是否令一些害怕抗命的溫馴泛民有了懸念?他們可以替自己解釋,十分一選委門檻很低,泛民選委隨時能推舉一個他們屬意的候選人入閘參選。雖然出閘仍要至少半數選委投票支持,但每個選委最少投兩票,可以遊說他們投泛民支持的候選人。

「泛民選委仍有機會推舉他們屬意的候選人參選特首」,這亦是政改三人組、高官和建制中人振振有詞的地方。實情是如果這個方案通過,那些泛民便要為推選那一個可以被佔大多數,對北京唯唯是諾的建制/保皇選委接受的候選人入閘而傷透腦筋,因為這些泛民選委人數太少,可能只是1200名選委中的200名, 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能力,何來影響那些建制/保皇選委的意願?因此,如果最終某些泛民議員要自欺欺人(暫時支持「袋住先」的民意佔先)轉軚投贊成票,相信是出於怕從此「冇運行」的怯懦性格,或被威迫利誘等。

有理由相信中共很希望通過政改,一來可以向全世界宣布履行了「普選」承諾,二來可以一併邊緣化泛民等傳統抗爭力量(因為有泛民轉軚,令更多原已對泛民不滿的市民離棄泛民;況且政改通過後,泛民已 沒有了那關鍵少數的作用,下屆立法會選舉傳統泛民必受挑戰,但新的挑戰者未必有力奪取議席,建制/保皇在議會的地盤會更坐大)。不過,果真有泛民轉軚令政改通過(還有曾鈺成備用的那一票),相信很多參與過雨傘運動的人會非常憤怒,七十多天的血與汗,最起碼就是對831框架say no,維持港人面對中共強權僅有的尊嚴。因此,到時會否有人盛怒之下「衝擊」立法會,阻止政改通過,而遭到警方的強力鎮壓,做成流血事件?不敢說。但政改一旦通過,社會會進一步撕裂,抗爭陣營也會進一步撕裂,香港的民主運動有可能轉向低潮,這是後話。

DSC_0925-2

現在要說的是,歷時七十多天的雨傘運動,激情過後,帶給了參與者,以至香港人一些什麼啟示?為何「袋住先」是對運動的背叛?這齣片長三小時的紀錄片《幾乎是,革命》,是前港台資深編導郭達俊和出版人兼作家江瓊珠花了兩年時間合作拍攝的力作。他們所花倍數於主流傳媒工作者的心血,雖是無償勞動,絕不下於主流傳媒的拍攝及剪接以至叙事質素,已經難得。還有最重要是沒有了主流傳媒的框架與限制,基本上能暢所欲言,能在參與者的角度理解事物,絕對是為抗爭者而拍的電影。全片沒有旁述(貫徹江瓊珠以往電影風格),以順序方式,由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所寫的文章講起,過去兩年關心政治的香港人所經歷過的大小事情,包括商討日,三個方案投票,以至622民間公投,七一超過五十萬人上街⋯⋯影片都有著墨,經過拍攝者的整理,觀眾大致可以理解/重溫過去兩年,以佔中為號召,以雨傘運動為實踐的香港民主運動的來龍去脈,是一部很好很完整的教材,值得往社區推廣。

從影片我們看到,戴耀廷,也可能包括很多溫和學者,由對北京有幻想,遲遲不肯「先發制人」,最終831框架出來後那種失落感,那種「悲情」,以擊鼓及削髮明志。雖然有人會覺得佔中三子在做騷,但上了年紀的人如灰記,多少了解溫和學者要走上街頭公民抗命那份無奈。而沉浸於街頭政治幾十年的梁國雄亦坦言想不到中共會做得那麼盡,完全堵死香港普選之路。製作人之一江瓊珠就經常在朋友面前笑說在電影裡「長毛」儼然是戴耀廷的「信徒」。在戴耀廷遲遲未有佔中行動時,江瓊珠曾不止一次問「長毛」為何自己不發起佔中,「長毛」除了說要尊重戴耀廷外,亦點出一個觀察,戴耀廷的佔中呼召,是把一群平常並不關心政治的人拉進來,把政治光譜拉闊,這一點他「長毛」做不到,勉強呼召提早佔中,未必更更多人參與(大意)。

這段訪談令灰記想起九月廿七日深夜(還是九月廿八日凌晨?)當佔中三子在政總大台前宣布正式佔中時,很多青年學生離去,說他們騎刧雙學的包圍政總行動(影片有交待),「長毛」在立法會大門外跪下,請求他們不要離去,否則前功盡廢(影片沒有放上這段)。這段「插曲」好像回應了「長毛」的觀察,戴耀廷儘管開拓了民主「客源」,但也因為被認為過於「溫吞」而得失比較激進,特別是年青的參與者。而過去被認為是激進的「長毛」,努力而徒勞地修補這裂痕。

當然關鍵時刻,市民懂得自發做認為正確的事。九月廿八日下午就有萬計市民趕往政總聲援,警察封鎖所有入口後,便爆發堵路,影片分別捕捉了戴耀廷表現得興奮莫名,以及「長毛」喜出望外的說話:「我昨晚期望市民係飲完茶再返嚟,果然佢地係飲完茶再返嚟。」記不起是否在同一場合,戴耀廷像是半開玩笑,又像是感嘆的說這次要準備坐牢四、五年。灰記後來查一下《公安條例》,發覺非法集結可判五年監禁,暴動則可坐十年,暴動破壞建築物更是十四年,這完全看北京和港府欲如何拿捏政治檢控,例如是否願意看到一些公眾人物因為爭取民主而被監判超過一年,乃至兩年,令這些人成為「悲劇英雄」、「民主象徵」,還是決心讓香港更靠近大陸和新加坡,判它一個三、五年,把反對聲音壓下去。雖然目前為止,由於警方濫捕情況嚴重,法官亦大致能秉持法治。但始終《公安條例》非常嚴苛,而雨傘運動的確妨礙/破壞了「日常秩序」,甚至有過破壞建築物的舉動,因此政治檢控抗爭被判重刑並非不可想像,亦是抗爭者要嘴嚼的現實。

然後警方出動胡椒噴霧、催淚彈,甚至舉旗威脅要開槍。在傳聞警方要出動橡樛子彈後,佔中三子及雙學呼籲市民離去,但大批市民不是留守金鐘,就是佔領銅鑼灣和旺角的街道,然後就是歷時七十多天的雨傘運動。

這次運動,不斷衍生內部矛盾,如「衝與不衝」、「不要大台」、「不要糾察」、「冇人代表我」等,作為忠實紀錄雨傘運動的影片,都會觸及,而這些爭議亦不容易下一個簡單的結論。譬如談到是否需要有統一而集中的組織,「長毛」就堅持有此需要,因為對手是極龐大嚴密的中共,及手握國家機器的特區政府,不是市民的自發性就可以對付之。他認為佔中三子和雙學是這次運動的主導者,但因為提不出有效的行動綱領,給人無組織散亂感覺。但他亦充滿體諒地認為不能苛責他們,畢竟他們並非運動老手,而港人面對的是搞政治「爐火純青」的中共。他反問那些不斷要衝,要打游擊的,若沒有金鐘大本營,甚麼游擊也打不成(大意)。不知怎的,當灰記看到「阿牛」曾健成在金鐘大台高聲說「成日話升級,升去邊呀?升上神枱。」發出會心微笑。曾健成這類八九年被北京民運啟蒙的行動者,堅持信念,現在仍是街頭抗爭的積極參與者,有豐富抗爭經驗。有時三言兩語,便切中要害。不斷要升級可能是盲動,大家準備好了流血犧牲嗎?

話雖如此,當灰記聽到一位反大台的少女説她們這一代是註定被犠牲的一代時,亦深受觸動。可惜影片除了捕捉了現場一些爭拗片段,沒有一個「反大台」的「行動派」人士接受正式訪問,不能了解他們真正的想法。而影片幾位主要受訪者都是年過五十的人,雖然江瓊珠在影片近尾聲,金鐘清場時,不斷追問其中一位受訪者退休教授何芝君,仍沿用以往一套對運動分析的方法是否已過時,甚至在訪談中不惜加入自己感嘆,像是我們這代人其實已跟不上時代的話(記不清楚),顯示江瓊珠很自覺身為年長者有時不自覺「倚老賣老」的通病。不過,觀眾如灰記者,會希望聽到更多「政治素人」、「政治新世代」更完整的聲音。

但這可能是一個觀眾多餘的要求,畢竟影片脫不了製作人的背景和視野,無可能全方位平衡各種觀點,這亦非紀錄片的義務,更完整的反大台聲音,只能期望在另一些作品出現。無論如何,郭達俊和江瓊珠已超額完成了他們的任務,大致把抗爭者的尊嚴,把強權下香港人的無奈記錄下來。亦期待《幾乎是革命》能在社區掀起討論的高潮,豐富香港的抗爭資源。

(影片首映:5月16日下午2時15分@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為社區文化發展中心慈善籌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