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the People

FARRAJ「我是人民!」有點像「我要當家作主!」是當今政治正確的人民呼聲。「主權在民」,這應當是正確無誤。但正確無誤卻好像只能活在紙張上,或大家所稱之理想。

雨傘革命/運動之後,又一批香港人「覺醒」,據說年青一代尤甚,"I am a Hongkonger,沒有人代表我!",這可是「我是人民」的另一種表達?改變,改變,改變,我是人民,我要當家作主,一代又一代政治活躍者的呼喚……

I Am the People不是現實,卻是希望與現實貼近、共舞的紀錄片(今年國際電影節的電影)。當今數碼攝影機幾乎人有一部,充當可留下記憶和歷史的銳眼。童年在埃及首都開羅生活的法籍黎巴嫩人Anna Roussillon 的第一部電影,講述遠離11年初「埃及革命」發源地開羅的小村落,一些農民從「埃及革命」爆發後到14年夏年的生活和思想變化,或沒有變化。

不在政治火山口上,沒有政治領袖、活躍分子的專訪,全是遠離政治紛爭的基層農民。最投入政治的是主角Farraj,幾乎不用Anna問問題,隨時隨地都會發表政見。從11年到13年他的政見亦發生微妙的變化。他與鄰居,甚至太太和大女兒不同,透過電視,還專誠選擇非官方的半島電視台,充滿期待地看著革命「基地」 Tahrir Square 多次萬人空巷的場面,以及隨之而來的政治變化。

「穆巴拉克鐵腕統治埃及三十年,我們沒有自由,沒有撰擇,我們要改變。」Farraj和廣場上,以至亞歷山大港及其他城市無數示威者,不論親穆斯林兄弟會、左翼人士、民族主義者、婦解分子一樣,渴望轉變。但轉變要代價,示威者與軍警,以至示威者與示威者之間的暴力衝突,導致最少846人死亡,六千人受傷,90所警署被縱火。 這一點香港最「勇武」的示威者也難以想像。

埃及人的不滿,千頭萬緒, 包括警方暴力、緊急狀態令、腐敗、沒有自由選舉和言論自由;也涉及經濟原因︰失業高企、糧食價格飛漲,以及工資偏低。示威者最主要的訴求是結束穆巴拉克統治及撤回緊急狀態令、自由與公義、一個向人民負責的文人政府、政府如何管理國家資源必須徵詢人民的意見等。

專制vs民主,高壓vs自由,還有民生問題。香港雨傘革命/運動,也期望一個真正自由的選舉,可以打破社會的不公,香港人也面對通漲、大部分人工資追不上生活水平,政府只聽命中港權貴,懶理平民百姓生活空間等的問題。分別是,香港是號稱國際都會的發達社會,埃及仍是發展中國家。

Farraj的村落,亦面對石油氣不足、不時停電、低收入等問題,幾十年沒有改變。就像美歐所支配的北非和阿拉伯世界的「國際秩序」沒有改變一樣。Farraj也曾對著Anna批評美國關心的不是民主和公義,而是利益,看看他們如何縱容以色列趕絕巴勒斯坦人,看看他們對沙地阿拉伯的專制和侵犯人權視若無睹,只要符合美國利益,管他是否獨裁法西斯政權,一樣是美國盟友。伊拉克、黎巴嫩、伊朗、叙利亞、也門…沒有美國不染指的地方。

Farraj應該是一個埃及民族主義者,除了不喜歡美國介入,也對埃及幾千年的文明感到無比驕傲。他在Anna細訴埃及以及伊斯蘭文明曾經領先世界的歷史。這是很多發展中國家人民對抗美帝國主義的思想武器,但很容易被統治階層利用。看看中國的民族主義憤青和香港「愛國」人士的表現便能充分體會!

美國在「適當時刻」抛棄「用完即棄」的盟友,軍人迅速介入,踢走同是軍人的穆巴拉克,暫時執政的仍是軍事最高當局,憲法懸空。埃及人只能寄望軍事當局承諾的自由選舉。Farraj亦期望埃及擺脫軍人統治,「由納沙(Nasser)到沙達(Sadat),再到穆巴拉克(Mubarak),每個都是軍人。我們要的是文人政府,各部門的主管都由文人擔任。軍人應該回到軍營。」他渴望這次是真正的自由選舉。

「真正的自由選舉」,這句話應該憾動很多香港人,比埃及革命/阿拉伯之春遲了三年的雨傘革命/運動,爭取的不也是不受限制的自由選舉,所謂「真普選」。那個講大話說歪理成癮的香港特首梁振英,說只要根據當地法律和制度實施的選舉就是「真普選」,但Farraj不會同意梁振英,「埃及的選舉是笑話,無論你投票給誰,結果都是軍事當局屬意的人當選。」只有基層鄉村「普選」的中國也是如此,只有共產黨屬意的人才能當選。香港連埃及也不如,政府建議由一群中共的傀儡揀選了候選人,由香港人一人一票背書,願意硬食的話,也許以後有「優化」的虛幻承諾。

Farraj熱衷政治改革,以香港928後的語言,他應屬黃絲帶,但除了只有四、五歲的兒子如影隨形,他的妻子、十歲左右的大女兒,以至鄰居的一位大嬸,都不是他的知音者。大嬸也許代表了「沉默的大多數」,誰執政都一樣,生活不會有改變,所以誰上台她都擁護;妻子有沒完沒了的家務,沒有興緻談論政治,女兒抱怨家務繁重多於政治現實。提起為政治理想而自焚的人,童言無忌的她還帶點「冷血」,說不如來我家的火爐自焚,試試這裡的悶熱。原來她每天其中一項主要家務就是燒著大火爐,讓媽媽可以焗麵包。

當穆巴拉克於12年帶病接受審判時,Anna問她應如何處置這位軍事獨裁者,她想一想說,希望他死去,他於埃及已無任何用處。女兒似乎以期望穆巴拉克之死,呼應父親渴望擺脫穆巴拉克所代表的舊政局。

然後,埃及果然迎來Faraj所想像的真正自由選舉。然而,總統候選人只有兩個,一個是與舊政府關係千絲萬縷的前總理沙非(Ahmed Shafik),另一個是與穆斯林兄弟會關係密切的莫斯(Mohamed Morsi),因而被認為是宗教狂熱份子。一心要擺脫軍人統治的Farraj沒有別的選擇,只能投票給莫斯。「莫斯是文人,他不屬穆斯林兄弟會。我不會投給舊政權的人。」

12年中的投票日當天,Farraj特別穿起西服,把頭髮打理得貼貼服服,迎接他期望的重要時候。也許香港也有過類似的重要時刻,香港人也曾在立法會選舉大舉投票給泛民,寄望泛民能帶來轉變。

結果莫斯以超過六成選票,成為超過半個世紀以來的第一個文人總統。Farraj為自己的選擇而高興。但這位埃及人民的選擇,上台不久便民怨四起,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之餘,也惹來埃及由世俗國家走向神權國家的疑慮。「他是人民自由選出來的,我們應該相信他,他的任期有四年。」當示威再次出現,Farraj一再在Anna面前為自己的政治選擇辯護。

Anna也不掩飾其政治取向,特別對神權國家的極端疑慮,不時流露對莫斯的不信任。Anna也非過慮,1979年的伊朗革命,起初自由主義者、共產分子等都參與了推翻親美的獨裁國王沙列維,結果迎來另一個以阿拉之名,把伊朗社會一下子拉回中世紀的神權領袖高美尼,自由主義者和共産黨人同遭迫害,大批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流亡。直至今日,伊朗仍然由伊斯蘭長老監控著。

有一刻,作為伊斯蘭教徒的Farraj好像被Anna迫至牆角,於是對她說埃及是發展中國家,是民主初班,這也是很多發展中國家對來自發達國批評的自辯。

影片有一段時間,Farraj埋首農務,期望改善灌溉,又貸款買入磨麵粉機,替村民磨麵粉賺錢,又用水泥裝修新房間,迎接第四個孩子的誕生。在似近且遠,疑真似幻的政治期盼的同時,現實是他要努力為自己的家庭打算。

事實上,莫斯上台後,石油氣供應繼續短缺,停電問題沒改善,不過,埃及也沒有變成神權國家,一切好像沒有改變,人民怨氣持續。最後,他與幫忙他裝修新房間的朋友一輪爭論後,承認莫斯不濟事。

影片其中一個最大的twist︰當Farraj不再當只看電視的旁觀者,第一次帶同唯一的政治盟友四、五歲小兒子,到村落所在的城市參與政治集會,就是反莫斯的示威。他沒有堅持己見,由投票支持莫斯,最終走上街頭反對這位文人總統。「如果人人都反對他,他一定有些地方有問題。」

其實Farraj也算做了一次民主示範,自由選擇不等於正確選擇,只有獨裁者可以永遠正確,因為沒有反對聲音。只是埃及的民主舉步維艱,仍然走不出美國幕後干預,軍人介入的「宿命」。

影片結尾是Farraj看著電視,另一個軍事強人,與美國關係密切的艾斯斯將軍( Abdel Fattah El-Sisi)發表演說,宣布人民驅趕莫斯落台,再次暫停實施憲法,還號召人民於當個星期五走上街頭,擁護他領導的臨時政府,還高呼人民萬歲。而影片拍攝完成後幾個月,艾斯斯將軍在2014年的大選勝出,埃及再次由軍人執政,Farraj和眾多示威者的政治訴求再次落空。

影片中,Farraj曾充滿自信的說︰「現在我們學懂了,有甚麼事就佔領廣場,不怕政府不聽我們。」這些說話是否變成了民主的咒語?在神權國家和軍事獨裁之間,如何走出第三條路?埃及和阿拉伯世界的人民還要走多漫長的的道路?

民主道路一點不容易走,阿拉伯世界如是,香港也一樣。阿拉伯之春改變不了美歐支配的政治秩序,兩傘革命/運動改變不了中港政商黑箱作業的格局。「現在我們學懂了,有甚麼事就佔領廣場,不怕政府不聽我們。」不管這是民主的咒語還是座右銘,不管人民是否再次被政客利用,除了集合起來,體現自主意志,人民還有什麼可依靠?

2 responses to “I Am the People

  1. 在香港 , 有一個細路女喊 , 打爛一塊立法會玻璃 , 就已經大驚小怪 , 要劃清界線 , 同埃及相比 , 實在差得太遠了 , 同中國廣東普寧相比 , 一出手就堵塞高鐵站鐵路 , 也遠遠不及 , 所以香港雨傘革命失敗 , 是必然的 , 港豬以為唱唱歌 , 行行企企 , 就爭取到權利 , 爭取到自由 , 太蠢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