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三里塚

政府於幾年前提出興建第三條跑道後,惹來很大爭議,除了附近環境再遭嚴重破壞外,跑道的效益一直成疑。後來,一些前政府中人,如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兩名前民航處長林光宇、樂鞏南相繼質疑第三條跑道是否必要,令政府越來越覺理虧,處處躲避外界的質詢,如大陸空域限制,珠三角上空已非常擠迫等死結問題。

是次繞過立法會的做法,顯然也是因為理虧,而不是不夠票通過的問題。因為在建制派/保皇黨護航下,已經夠過半數贊成票,加上經濟上信仰新自由主義的民主黨,其立法會議員單仲楷比建制派更「進取」,公開為第三條跑道護航,必可通過。
說來也「奇怪」,這邊廂單仲楷處處為第三跑道,連政府繞過立法會也沒半點批評,而建制機會主義者田北辰,「乖巧」地質疑政府未來十年庫房少收五百億這麼大件事,也不讓立法會審議,是說不過去。一些建制議員嗅到今時今日民意不一定一面倒支持任何基建項目,懂得先「立此存照」,反而理應對政府更警愓的民主黨卻表現得比建制派更建制,無怪民主黨越來越不能令人信任。

如果政府不打芧波,立法會審議期間始終要面對民間團體及一些反對議員的質詢,政府仍有很多出醜機會,以現在政府的低落民望及越來越多市民看清「盲目」發展主義其實是中港官商合謀搶錢的把戲,隨時會引發大規模抗爭行動。為免夜長夢多,於是政府快刀軟亂麻去馬。這是它的如意算盤。

不過,如此一來,這個本已毫無誠信的政府,更令人鄙視。而曾經「泛民」,曾經學者的張炳良,如今與「港共鷹派」梁振英同流合污,為了戀棧權位,甘願替現屆政府霸王硬上弓,不理程序公義的施政作風當爛頭卒。而原是梁振英支持者的林超英,無官一身輕,先警告梁振英不要動郊野公園一條草,現在為了港人整體利益反第三條跑道,果真諷刺。

林超英在其Facebook留言批評政府不尊重法律,是「壞孩子」︰「…首先是不尊重法律,「經濟發展」也要守法,法治是香港的根基。(灰記按︰因現在環評報告還在司法覆核階段)…」

林超英批評梁振英政府不尊重法治,時事評論員黎則奮更把政府架空立法會看成違憲行為。三月十九日《蘋果日報》評論版刊登其題為「強推三跑  架空立法會」的文章。在文章中黎則奮大聲疾呼︰

「如果被公然剝奪僅有財政監察權力的立法會也默不作聲,欣然接受,那麼立法會可以休矣,應該解散,是否全面普選產生,已經無關宏旨。……機管局根本無權決定保留未來十年的盈利,行政會議未經立法會同意,亦不能單方面拍板決定。作為立法會議員,包括立法會主席,不管任何黨派,有關決定根本公然剝奪立法會按照《基本法》第七十三條賦予的權力,如果不堅決反對,就是失職。因是之故,需不需要興建第三條跑道已非問題關鍵,也非爭議要點,立法會應先行提出司法覆核挑戰有關決定,阻止機管局在行政會議的認可下非法挪用屬於庫房的公帑。」

黎則奮的說法有一定道理,問題是建制/保皇派佔主導的立法會,以保皇為目的的建制議員,包括主席曾鈺成,怎會為了立法會的尊嚴與梁政權對著幹。不過,聲稱為民請命的「泛民」議員,應該義無反顧聲討政府的違憲行為,不惜對薄公堂。最終是否要由人大釋法,把立法會僅有的財政監察權力也摘掉,變成赤裸裸的大陸式行政霸道,而港人是否再無奈地接受人大胡亂釋法,則是後話。

回到林超英的留言︰

「其次是霸王硬上弓,空域未解決就興建跑道,意圖將來藉『米以成炊』來脅逼內地交出所需空域,是竉壞的孩子所為,將來會惹來嚴父的教訓。

三是所需空域直接衝擊隣近機場的生存空間,硬搶空域表達的是『大香港主義』和『香港優先』的想法,跟反水客運動參與者無異,破壞香港與隣近城市的關係,破壞珠三角地區各地合作互利的基礎,將來香港不可以再期望鄰近城市給予支援或配合,單打獧鬥對香港經濟的長遠發展,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四是假如所需空域拿不到手,三跑廢了武功,像廣東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淪為「擺設」,到時千億港元倒了落海,破壞了海洋環境而沒有任何好處,偷雞不成還要蝕渣米,吃苦的是市民,得了甜頭的人則逍遙快活。

現在不知道應該為搶奪空域成功還是失敗祈禱,因為成功香港會死,不成功也死!」

留言最「刺激」「本土派」神經,相信在第三段,把政府官員『大香港主義』、『香港優先』與反水貨客行動者掛勾。而他如此「體諒」內地的立場,相信亦被眾多「本土派」歸類「大中華膠」。公平一點說,「本土派」主張與中國隔離,現實不現實另一回事,無論與鄰近廣東城市配合(即所謂融合)還是競爭,「本土派」都反對。

換言之,反水貨客行動者與政府至少有一點分別,即儘管前者可能是「憤世疾俗」的「破壞者」,但沒有林超英眼中與大陸關係如「父子」的情結,而把後者說成「竉壞」的孩子,其實亦有點簡化,蓋現在大陸政商利益集團在梁振英上台後加緊入侵香港,第三條跑道這頓大茶飯,又豈止純粹香港的事。

大陸更多是建成用不著的大白象工程,甚至是幾乎空無一人的鬼城,這種硬件思維與官商利益掛勾的操作,讓推土機壓碎無數民意,讓官商意氣耗盡民資民膏。而根據資本主義邏輯,貪得無厭而糾纏不清的中港官商資本,也不會放過香港,無孔不入地進行盤剝。

換言之,香港政府不會不惜為了空域而與鄰近城市「反面」,今時今日的香港亦沒有這樣的「本事」。甚至可能北京向香港暗示,你落實興建第三條跑道才跟我們談空域問題也不定,張炳良不是說2007年已與內地達成協議嗎?身兼機管局董事局成員的民主黨議員何俊仁亦開腔幫政府解說,謂空域問題大陸方面口頭亮了綠燈。因此,香港政府絕不是竉壞了的孩子,而是逐步與大陸看齊的官商勾結、行政霸道的利益共同體。

面對越來越明目張膽掏空香港庫房的中港權貴大茶飯,香港市民別無選擇,只能起來抗爭。

說到這裡,灰記想起三月下旬開展的香港國際電影節,裡面有日本傳奇紀錄片導演小川紳介幾部有關三里塚抗爭的電影。稍為對日本左翼/抗爭歷史有興趣的人,大都知道成田市三里塚的農民不滿政府未有諮詢他們的意願,便決定在該處興建新的機場–成田機場,觸發長達十多年的抗爭。而小川紳介決意與當地農民同甘共苦,從農民的角度出發,由1968至1973年,一共拍了六部三里塚的抗爭紀錄片。

三里塚抗爭揭示官商合謀的高速發展,如摧枯拉朽般摧毀傳統行業,犧牲最弱勢貧困農民的利益。這種資本主義運作方式,不論在當年的日本、今日的香港和中國都一樣。三里塚抗爭雖未能阻止成田機場興建,但當地農民持續頑強的抗爭,也令日本政府被迫縮小機場的規模,以及放棄興建第三條跑道。

而香港人亦正面對第三條跑道問題,香港人實有必要如三里塚的農民一樣say no,若香港政府一意孤行,應效法三里塚的農民,搞一個香港「三里塚」抗爭。

香港三里塚也許能成為本地另一個抗爭運動的高潮,它結合了反對香港政府施政越來越向大陸的霸道作風看齊、反對「盲目」發展主義/硬件思維(機場負荷問題還有很多可用腦去解決的空間)、環保、公帑的妥善運用、反中港權貴掠奪香港資源、反中港過度融合(現在機場增加的航班主要是服務來往大陸二、三線城市的旅客,這並非一個國際航空中心應走的方向)等,中產以至基層,左傾還是右傾,都有參與抗爭的理由。

大家準備了沒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