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未雪」現象

港鐵漠視誤闖軌道唐狗的安危,在唐狗未獲救回月台前讓火車駛過軌道,結果唐狗被輾斃,唐狗死後由愛護動物人士改名「未雪」,有沉寃待雪之意。此事由於有人拍攝到當時情況,放上facebook,引起不少網民的不滿,認為港鐵救「未雪」不力,令牠枉死。

這宗罕有的「人為意外」,引起巨大反響,一些港人把向港鐵抗議的行動提升至「捍衛香港文明」的高度,甚至借題發揮,說香港不能再受大陸人「染污」,必須區隔云云(有朋友在facebook分享在旺角火車站聽到某「本土」團體成員的說話);亦有評論乘機把港鐵的「差勁處理」打成「香港的沉淪」,即所謂「大陸化」的結果,並把「未雪」的枉死,與港人的「扺抗運動」扯上關係,「狗狗『未雪』事件,象徵文明的香港向非文明的中共國迅速滑落。但香港人不應放棄。五區公投,罷課,佔中,泛民一致投反對票,對未雪的回響香港人須表現出我們『未甘心』,未甘心成為待輾斃的狗狗。」(《蘋果日報》8月23日蘋論「對未雪的回響是我們未甘心」李怡)。

不知是否因為有人把事件與大陸扯上關係,大陸官媒《環球時報》亦「不甘寂寞」,撰文評比一番,指部分香港人為一只流浪狗少題大作,甚至稱之為「狗萃主義」,「不少媒體在評論此事時,都提到甘地所說的“一个國家的文明程度,看他怎樣對待動物”。這是動物保護主義者特别愛引用的一句名言。毫無疑問,如何對待動物,可以反映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但雙方並不是绝對關係。相對而言,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根本要看他怎樣對待人類自身,並不是動物。……

香港長期作為英國殖殖民地,很多觀念深受西方影響,一只流浪狗之死,閙出這麼大動靜,這件事發生在香港可以理解。但同時也要看到,香港社會中也有很多人覺得,這些愛狗人士“小题大做”了。

近年來,動物保護主義的觀念在内地社會大範圍擴散,一些人逐漸走向了一種極端,被譏諷為“狗粉”的群體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意志堅定,為爭取“狗權”不惜和其他人爆發衝突,内地的舆論對現象進行了大量討論,但未有定論。……

必須認識到,動物保護主義涉及文化、文明、宗教、論理、人權、生命、動物權等等種種暫時人類還有找到答案的複雜問題,人類對此的爭議還將會繼續下去,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群體最後尋到的答案一定是不相同的。

可以想見,伴隨著摩擦和爭吵,人類對動物的保護會越來越細緻、規範化。但有一點應該明確,那就是,對動物權的保證必須建立在人類的的生存權和發展權基礎之上,否則就是虛偽的。只有人類各方面的生活越充裕,對動物的保護才能越到位。比如香港是發達社會,可以有更多條件包容“狗萃主義”,但在内地,如果“狗萃主義”盛行,它造成的成本和代價將更大。」(《環球時報》「9萬港人抗議流派狗之死,是文明體現嗎?」  評論版編輯撰文)

先不談一些香港人的借題發揮,凡事「中港矛盾」化, 也先不談官謀「誤解」部分港人,包括灰記不滿港鐵管理層的原因,並不是港鐵「意外輾死狗隻」,如果「未雪」是在無人發現的情況誤闖路軌而被輾斃,相信市民不會有如此大的反應。官媒的一些觀點,值得討論一下。

灰記不知為何直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官企及有錢人到處搶購資源及貴價貨的中國,要在世界事務有發言權和影響力,在保護「弱者」權利問題上,其官媒忽然如此謙虛。中國人不是因為生存問題去吃狗肉,去吃熊掌,去生吃馬騮腦及種種野生動物,這點《環球時報》必須搞清楚。不但如此,而且為了「美味可口」,還有濫殺/虐殺動物的惡劣傳統,為了狗肉好吃,殘忍地用棍打死狗兒,為了熊掌好吃,殘忍地要活活生高溫燙牠的四隻掌,為了取熊膽,亦以殘忍的方法飼養,還有生吃馬騮腦的傳統,諸如此類,都與生存權和發展權沒有任何關係。不知官媒怎樣看呢?希望官媒不要訴諸文化及民族差異,這樣即默認中國人特別殘忍,為 了口福甚麼也做得出。

中國之有動物權益倡議者出現,恰恰證明中國有客觀條件進一步「善待」動物。可能動物維權人士面對太惡劣和根深柢固的傳統,他們的為動物權益奔波行為,那怕是要求人們不吃狗肉,不要殺狗,也被視為「極端」也未定。

當然有人(包括官媒)會說,無論西方人和中國人都吃肉,都殺生,講動物權益是否很矛盾,很虛偽?這的確是一大爭議,灰記仍是肉食者,也算是動物被大規模屠宰的幫凶。而且,為了配合「市場需求」、大規模生產,動物被屠宰前要被注射這樣那樣的荷爾蒙,以催谷其生長等,每日每天都有無數動物被殘忍地催谷,屠殺,我們只是眼不見為乾淨。

但正如鼓吹「動物倫理」的台灣著名學者錢永祥所言,大家唯有「推己及人」,無論豬、牛、羊、雞、鴨、鵝……都有感知,都能感受痛楚,第一步盡量減少牠們死亡的痛楚,可以的話,少點吃肉,一步一步來就是。而貓、狗既已成為人類的「伴侶」,不要對牠們施虐,更不要想到去殺害牠們,應是最起碼的文明要求吧!

而無論如何不同的民族,如何不同的文化群體,印度教徒如何膜拜牛,伊斯蘭教徒如何視豬為污穢不堪,不再濫殺/虐殺動物,不再虐待動物,不再令牠們受不必要的痛苦應該是起碼的文明共識吧!

至於「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根本要看他怎樣對待人類自身,並不是動物」,《環球時報》這樣說不是打開缺口,邀請人們對大陸惡劣的人權現況暢所欲言,給罵中國不文明的人更多彈藥嗎?灰記不打算在這裡乘機大肆「抽水」,因為在這博客寫得已夠多了。

灰記反而想多了解大陸這群為動物維權的人會否受官方打壓。總之,他們對動物的關愛絕對值得表揚,就如大陸其他維權人士、上訪人士、抗爭者都應該受到表揚和道義聲援一樣。

而無論爭取/捍衛動物權還是人權,無論香港還是中國大陸,都必然與官方、公管機構,以至老闆階層的「管理哲學」發生衝突。要知道人類歷史發展都今天的資本當道,人仍未能擺脫其桎梏,即人類只是生財的工具,資本財團的「奴隸」,不能因為那些「落後」國家和粗糙「社會主義」國家的惡劣人權狀況,我們這些「先進地區」的「工奴」便可自我感覺良好。

資本講求的是生財的效率,一切阻礙生財的效率都被視為「阻住地球轉」。就以香港最蓬勃的建築業為例,無數為基建及地產商賣命的地盤工其實是冒著生命危險工作,早前有線電視就曾報道過,一些大承建商為了造出零工傷意外的「好成績」(因為有工傷意外會被扣分,扣得多會被暫停投標政府工程),但凡有工傷,都會威迫利誘受傷工人不報工傷,「私下了斷」。有些無良承建商,甚至欺騙不懂中文的南亞裔工友簽紙「承認」自己不小心在別處弄傷,卻一文不給,令該工傷工友苦不堪言。

而官方當局雖制訂此「工傷扣分機制」,卻只依靠承建商的自律,自行申報,擺明官商合作交差了事。無他,如果依足法例以及官方指引執行地盤安全措施,成本必定增加(包括時間和人手等),而無論私人發展商還是政府部門,都是外判責任,由大承建商層壓式分判責任,為了節省成本(而節省成本是為了有咁多賺咁多),犧牲的往往是工人,包括他們的安危。

香港作為「先進城市」,為何勞工保障如此原始,如此走過場的不文明,卻很少惹起全港市民強烈反響?這是香港根深柢固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迷思,連很多普通打工仔女都認為要「效率至上」,「經濟至上」,少去考慮「高效率」是為了甚麼,「經濟發展」是為了什麼,人是「經濟發展」的目的還是工具。

如果人的價值也被如此扭曲,動物的權益則更不在話下。

這次港鐵撞死狗事件,引起十萬網上簽名抗議,數百名市連同數名泛民立法會議員往地鐵總部抗議,令港鐵高層不得不作出道歉及承諾檢討。是否表示愈來愈多市民對香港長期奉行的「效率至上」的管理主義有所質疑?倘若當日港鐵願意全力搶救「未雪」,但東鐵線要延誤二十分鐘,甚至半小時或更長時間,會否惹起更多市民的不滿,抗議港鐵當局為了一隻狗兒妄顧市民利益,妄顧經濟捐失?

facebook上流行一個說法,有「內行」人指,港鐵在訓練車長時,如遇到路軌有動物,並不是要求車長緊急殺制,而是盡量小心駕駛。換言之,如果該動物不懂得躲避(港鐵不是說過以為「未雪」躲在月台底安全才開車嗎?),就算牠不幸了,不知實際情況是否真的如此?又有人說,當日在場聽到港鐵員工說,一隻狗啫,不知是否屬實。

不過傳媒報道,「工聯會屬下的鐵路工會聯合會權益主任黃源活表示,當有事故時中央控制室一般會為在場員工訂出處理時限,如超出時限仍未處理好,員工亦必須離開路軌並向控制室匯報,研究下一步跟進。黃源活指暫時不能掌握今次事發時的情況,但員工處理的大前提是要確保動物不受傷害,亦不會為盡快恢復通車而簡化處理動物的程序。他期望社會上的討論可以回歸理性,例如討論如何更關愛動物權益。常務副主席何振邦嘆事件令前線員工感到壓力,網上激進抨擊亦令人感到人不如狗。」(《經濟日報》8月25日)

工會代表認為港鐵不應該公開道歉。

不過,從facebook上片段所見,港鐵員工的表現,似乎顯示他們對該唐狗的安危不大關心,或者沒意識到牠繼續留在路軌十分危險。工會代表所說,「不會為盡快恢復通車而簡化處理動物的程序」,究竟是什麼意思?《經濟日報》曾於意外發生後訪問任職東鐵站務主任的香港鐵路職員工會副主席郭志強,他指根據港鐵指引,有人或動物闖入路軌範圍,站務主任必須馬上按動緊急掣,暫停列車行駛,並由職員將其帶離路軌;當人或動物離開路軌後,職員必須來回檢查路軌一次,確定無人或動物,方可重啟列車。

根據郭志強的說法,看來這次執行程序沒有依足指引,即在沒確定該唐狗是否離開路軌後便重啟列車,港鐵的確犯錯,管理層向公眾道歉有什麼不妥?至於是否員工受管理層壓力而「犯錯」應該調查清楚。工會不去質疑港鐡管理層的效率主義、官僚主義,反而遷怒於愛護動物人士,遷怒於「未雪」,是否這些親建制的工會也成了官僚主義的一部分?

灰記覺得部分工會代表/會員有「令人感到人不如狗」的感覺,可能是「一隻狗啫」的潛意識反應,一個尊重/ 愛護動物生命的人,斷不會說出這樣的話。而很可能就是因為這種潛意識,令「未雪」的安危得不到應有的重視。

灰記真的不想陰謀論看事物,為何屬親建制的工聯會如此輕視動物生命,即使其屬會會員有人不是刻意導致「未雪」被輾死,也是嚴重疏忽,難道一點內疚也沒有?為何聽不見一個親建制議員發表過任何批評港鐵妄顧生命的説話,為何只有泛民議員發聲,香港官方呢?難道在香港官方、港鐵高層、親建制團體眼中,「效率」真是比生命重要,因此,「未雪」只是一隻「阻住地球轉」該死的狗 ?

這種思想邏輯再推展下去,那些持有違官方/財團建制的「效率、發展觀」的人,都是「阻住地球轉」的人,這種思想邏輯再推展下,香港會變成怎樣的社會?

最後,再想到錢永祥的話,他曾於接受大陸學者崔衛平訪問時說過︰「動物倫理學若是能提醒人類,對於『非我族類』如動物者的感受有所意識,便將是一件極大的教育成就:人類的道德敏感度將可望提升,對於『異類』的包容能力將可望擴大。不必諱言,今天我們對於其他人類的感受不是已經習于麻木了嗎?對於其他異己人類的包容不是早已經不耐煩了嗎?有鑒於此,動物倫理學這種道德教育的重要,就不言而喻了。」

One response to “也談「未雪」現象

  1. 《環球時報》用錯字了,不是萃,是粹(借用民粹一詞)。大陸人的文化水平真是低得嚇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