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黑色星期五

梁振英兩年前「競選」特首時,被垂敗(遭中共放棄)的唐英年指,曾於零三年港人群起反對訂立廿三條「國安法」時,在行會講過要出動防暴警察對付示威者。今日「貴為」特首的他終於一償所願,六月十三日晚,在立法會外示威反新界東北前期撥款的千名市民,「見證」那些穿著防暴裝備的警員的舉動。

女子被迫六月十三日晚,立法會外的確曾經出現過一陣混亂。大約八時許九時,當那個為求快刀斬亂麻,完全漠視議會程序和規則,卻又無能兼有利益衝突的吳亮星,濫權不讓議員提問,只限一分鐘時間提修訂不止,還忽然宣布「剪布」,當時在場市民嘩然,有示威者拉開重重阻隔立法會公眾入口的鐵馬,希望衝入已鎖上大門的立法會。然後就是主流傳媒不斷報導的衝擊和暴力。

傳媒只集中「衝擊」場面,其實現場大致平靜

傳媒只集中「衝擊」場面,其實現場大致平靜

這歴時約半小時的混亂,有多名示威者被胡椒噴霧噴中。其間有一名女子被數名防暴警察迫至鐵馬旁,不知她有否被拘捕;亦有一、兩名示威者被大批警察追迫,最後被抬走。而混亂中,有市民在示威區的物資處暈倒,當時負責「嗌咪」的人,呼籲市民手牽手然後擴大圈子,讓暈倒者有足夠空氣,及讓大會的護士入內急救。

然後「嗌咪」者再喊道,麻煩幾名男士不要阻礙救人,如果你們是警員,請掛上委任證,然後協助call白車,如果不是警員,請離開。原來這幾名後來證實是便衣探員的男子,據報曾大聲講粗口企圖衝入圈內,製造事端。後來在「嗌咪」者及市民據理力爭下,他們才不得不掛上委任證﹐及聯絡救護者。因此也不排除便衣當「臥底」,煽動群眾衝擊立法會大樓。有目擊者說,有疑似警方臥底高叫用鐵馬撞爛佢,「被其他示威者喝停趕走,該名人士矢口否認是警員。,更反問示威者『你玩就得,其他人玩就唔得呀?』」而警方派便衣混入示威人群搞事,以製造拘捕和鎮壓藉口,亦是全世界警方的慣技。

然後消息傳來,由於吳亮星做法太過份,數名泛民議員衝上前與他理論,在群情汹湧下,吳亮星宣布休會。在場示威者一陣歡呼聲之後, 現場亦回復平靜,大批市民依然不願離開。大會負責「嗌咪」者亦宣布,會繼續和平集會,直至撤回東北方案為止。

不過,此時警方便如臨大敵,更多警員增援。然後「嗌咪」者向在場人士說,警方將會清場並拘捕留守者,大家衡量所能承受的風險,若此刻不想被拘捕,可以慢慢散去,以後再參與聲援行動。決定留下的,大家手牽手坐在一起。當時幾名立法會議員陳偉業、郭家麒、李卓人、梁耀忠、張超雄,走到人群中,其中「大舊」陳偉業指警方無權在立法會執法,除非立法會秘書處/保安部報警。其後他證實立法會已報警。

在場一名警官不斷警告這是非法集會,警方有理由相信很有可能破壞社會安寧,要求在場人士散去後,警方清場已成定局。當更多警察佈防後,留在示威區的市民大約有三百人,其餘的在外圍觀望或散去。

深夜,張超雄和梁耀忠前後發言,強調三百市民在立法會示威區和平靜坐,沒有破壞社會安寧,沒有清場必要,他們可以作證,靜坐者沒有半點過激行為,完全是和平集會,如果有衝擊的行為,都是剛才的事,警方剛才已處理,現在沒有人想衝擊。又說,立法會示威區是供市民示威的地方,請警方和平散去等。

然後好像是梁耀忠說,我們今晚就留在這裡,你們也要拘捕我們,如果連立法會議員也拘捕,你們便要向公眾解釋,為何要在立法會拘捕立法會議員。

警察1當然鐵定心腸要清場的警方,是不會聽兩位議員的說話。至於如果所有泛民議員都走來捍衛人民在議會外的示威權,情況會否不一樣?很難說,但至少有一定阻嚇作用。正如如果不是大部分泛民議員放軟手腳,不參與財委會辯論,任由吳亮星胡作非為,事態發展也許會有所不同。而立法會淪為警察半監管區,又一「三權合作」的標誌,一些擔任立法會行管會成員的泛民議員防民甚於防洪水的心態,也要付上一定責任。

灰記在此要將一下泛民第一大黨民主黨,以至公民黨的軍,就是你輕率地放棄「拉布」/窮追猛打審議權,這個少數派議員如果不是唯一,也是十分重要的抗爭武器,才讓立法會變成快刀斬亂麻的舉手機器。梁振英上台後,立法會越來越輕視程序公義,在建制派把持下,政府的法案例必通過下,議員審議法案越來越水過鴨背。

這個新界東北發展計劃要動用千億公帑,多過建高鐵,所收400公頃土地中只有6%(34公頃)土地用來興建公屋,然後54公頃用來建低密度豪宅,其餘大部分土地作基建配套等大白象工程,搞梁振英的「中港融合」大計,趕走那些無權無勢的村民和老人院長者,是極其不公義的。

試想想,34公頃土地等於五分一個粉嶺高爾夫球場,政府在新界隨便都可以找到34公頃空置土地建公屋,絕對無必要毀人家園。政府這樣做,是非常暴力,議會這樣沒頭沒腦(其實也不是沒頭沒腦,而是為地產商、承建商等製造一塊大肥肉)的通過法案,也是極其暴力。而這些是殺人不見血的暴力。(要更詳細了解東北抗爭的前因後果,可參看朱凱迧寫的「東北613行動的前因後果」,刊於《明報》周日話題)

有高鐵大白象欺騙公眾的前科,兼且負責推東北規劃的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有囤地自肥( 或益親友)之嫌,現在東北規劃在幾萬反對意見書下,城規會仍未審議,政府便霸王硬上弓,申請前期撥款,圖製造既定事實。泛民議員如果是認真的話,應該據理力爭,全力揭露當中的荒謬,「拉布」也在所不惜,但結果永遠都是小貓三幾隻發言。六月十三晚立法會外出現衝擊場面後,民主黨主席劉慧卿第二日馬上和應建制和主流傳媒大合唱,譴責暴力。雖然她同時指政府是始作俑者,還說希望政府撒回方案,但這些表態缺乏誠意,完全是政客的套話。如果她和她的政黨真的認為東北村民受到不公不義對待,如果她和她的政黨真的認為是在為民請命,就應該配合立法會外的村民,用盡議會內種種抗爭手段迫令政府撤回方案,雖然明知機會渺茫,但民主黨有否盡過力呢?

再說暴力,即使有個別示威者行動比較激烈,凌晨警方的暴力清場又如何?那些坐著等待清場的示威者,如果不是絕大部分,也有很多沒參與衝擊立法會大門,但他們遭受警方極粗暴的對待,有人甚至在警車內被打,被吐口水。當然這些都會永遠成為懸案,警察在警車內關燈打人,受襲者看不到施襲者,即口同鼻拗。因此曾偉雄可以大聲說有投訴會「秉公辦理」。

無論如何警方的暴力遠遠超過示威者的暴力,劉慧卿、湯家驊等「溫和」泛民又怎樣看呢?

說起街頭抗爭,劉慧卿應該也記得自己於1996年12月曾經睡在馬路上,抗議四百人小圈子選特首,然後被警方抬走,還扣留於灣仔警署。六月十三晚大部分示威者是坐在立法會示威區,然後被警員抬走。當日警員抬走劉議員時,還是相當體貼,今日警察抬走示威者時,已經不會再對示威者「仁慈」。

這種轉變,亦是習近平所「欽點」的梁振英緊跟習近平強硬路線的必然結果。現在不論政府、建制派主導的立法會,以至警察等的暴力國家機器(下一個會否是「愛國治港者」的法庭?)都把敢於表達反對意見,付諸行動抗爭的市民看成敵人,把敢於為民請命,議會內外抗爭的議員視為麻煩製造者,立法會會不惜一切盡快通過一些「禍國殃民」的議案,如有反抗,鎮壓的手段則只會越來越強硬粗暴。

六月十日國務院的一國兩制白皮書,然後六月十三日防暴裝備警察出現是一個象徵,標誌這個政府不惜回到殖民高壓時代的警察社會,遊行示威動輒得咎,政治檢控將無日無之,目的讓人恐懼、退縮。

據聞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就「暴力」事件,向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及秘書陳維安「施壓」,要求立法會行管加強立法會大樓的保安措施,防止六月二十日財委會重開會議時再受示威者「衝擊」。(蘋果日報 6月15日)

立法會會內差佬問題是這個政府毀人家園在先,立法會在功能組別把持下的不公義和議會暴力助紂為虐,怎叫受影響的村民及支援者心平氣和?現在立法會在主席和秘書處「識做」下,已經實際被警方接管,林鄭還要假惺惺要求立法會加強保安,實在太矯情了吧!

六月十三日晚至十四日凌晨如臨大敵的清場,明眼人一看也知道是警方借機的「防暴」演習,這當然和佔中有關,但也是一種趨勢。與其說香港變了,不如說香港正在急速倒退。香港政治仍然以維護上層利益為主,由於有新的掠奪者(中資權貴及二線本地財團)加入,對小市民的盤剝會更急速而赤祼,東北發展就是一例。換言之 ,這是殖民統治加入了大陸的「無法無天」元素。而對付抗爭者的手法,則回復殖民高壓時期的手段,或逐步與大陸的高壓貼近(兩者當然沒有必然矛盾)。

六月十三日是黑色星期五,前景確是一點也不樂觀。但灰記還是那一句,堅持一個較公義平等的香港人,還有退路嗎?

3 responses to “613,黑色星期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