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抗命白皮書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忽然於六月十日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明明白白的說中央政府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有權向特首發出指示,對香港制訂的法律有監瞖權。人大擁有《基本法》的修改權,包括特首和立法會選舉方法。法官是「治港者」的一部分,所以必須是「愛國者」,審案時要識做。北京有權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等等。

北京對香港有管治權這些說話,近年從京官及北京代理人口中都聽過不少,不過,有系統地以白紙黑字寫出來,以政府報告形式出現則相信屬第一次,故效果相當「震撼」。不少人「驚覺」原來「一國」可以任意凌駕香港這一制,《基本法》的保護傘作用原來如此脆弱。所謂「回歸」只換一支旗,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是謊言。

前一天,身兼全國政協常委的九倉主席吳光正在股東大會後的記者會忽然大談政治。此舉相信是香港的財團富豪接受中共的號召「發聲」,為中共的鳥籠政制護航,說護航也未必準確,因為這些生意人實際上是現存不民主政制的既得利益者。所以很樂意要港人接受有篩選的假普選。

有趣的是 ,吳光正還對五十年不變作出新「註腳」。他說五十年不變並非只是馬照跑,舞照跳,而是政治權利也不變,還質問港人,港英時香港人有否政治權力,完全漠視《基本法》規定的邁向雙普選的條文。他「語重心長」的告訴,或曰警告香港人,「香港50年不變,𠵱家已過咗16年,仲有34年,唔係好多,好自為之!」想不到第二天,中國國務院實際上已宣布沒有50年不變這回事。

當然,作為相信有權主宰自己命運的香港人,也不會buy五十年不變,但改變應屬香港人的內部事務,包括爭取真正的雙普選,包括爭取一個比較公平合理的政治經濟制度,減少貧富不公。只可惜香港人這些樸素的訴求,被認定搞事,甚至扯上外部勢力,中共及香港建制誓要全面打壓。

例如早前,新華社香港分社前社長周南接受訪問,對香港佔中運動指指點點,說甚麼佔領中環危害香港法治,有人圖謀奪取香港的管治權,中央不會容許香港變成顛覆基地,有必要時會作出干預云云,都是企圖恐嚇一下一些膽小的香港人,疏離一些怕事的香港人的大合唱。

周南曾經代表中方參與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的談判。八九民運被中共血腥鎮壓後,當時表現同情北京學生的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因害怕被嚴厲整治,出走美國。中共派周南接任分社社長,整頓當時同情大陸民運的本地左派陣營,標誌中共對港政策的轉趨強硬。周南就是其中一個強硬派京官,在後過渡期與末代港督肥彭角力。

「六四」之後,香港人對中共政權有很大抗拒。雖然很多人明知肥彭來搞局,明知他提出的是短命的民主改革,亦明知英國人違背了與中國秘密達成的過渡安排協議,但肥彭提出的政改方案,讓更多香港人能參與香港事務,令代表較多市民的民主派在立法局有合乎比例的議席,嚮往民主的香港人沒道理不收貨。其實當時劉慧卿提出全面普選立法局,只差一票便通過,倘通過,九七前的香港民主之春可能更精采。十七年後,劉慧卿已無當年之勇,對普選態度轉趨「務實」。

香港人爭取民主普選,其實就是希望可以抗衡一下家長式專制的跋扈,無論「九七」前或後。是否外國陰謀,香港人會很理性務實地看。如果可令香港人當家作主,參與監督和管理的權利大增,管它是否外國陰謀,一概歡迎,例如九五年的肥彭政改方案。如果令香港人的自由空間萎縮,管它是為了「民族大義」,例如零三年的廿三條立法,一於反對。

事實上,香港百多年來由英國統治,中共四九年奪取大陸政權後,要「長期打算,充分利用」香港,香港不成為中外政治勢力,以至間諜活動中心才怪。但九七後外國勢力撤退,識時務而向中共獻媚者大增,中共憑藉宗主國的方便,加上經濟實力大增,要影響滲透香港比以往前所未有的容易和方便。而灰記懷疑,殖民地的風光不再,心甘情願當不光采「外國走狗」的人還剩多少?此消彼長之下,九七後外國勢力在香港的影響力究竟有幾大?正如熟悉中共的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在中共發表白皮書之後說,外國勢力干預是中共的心魔,實情今時今日現實未必如此。

至於把香港人一些「現代化」/自由化的思維亦看成外國勢力滲透,香港人只能說一聲唔好意思,鬼叫你中共49年唔收番香港,俾英國佬「培養」出一班喜愛外國事物的香港人(其實,香港人保留相當多華人傳統,這些傳統當然有好有壞、但中共激進地毀滅所有中國傳統文化,卻從沒深刻反省),而家你一廂情願地要求香港人識做,當你中共心目中的「愛國者」,即聽話的順民,實在難為了港人。

問題依然是,除了船堅砲利,近現代西方的政治、社會、文化思潮,即所謂軟實力,席捲全世界,是資本主義到處擴張的發展邏輯。這些思潮,包括批判西方資本主義的思潮一併影響世界。中共原本是透過蘇聯接受西方的馬克思主義,起初的共產黨員都是城市知識分子和工人,後來以毛澤東為首的「農村本土派」逐漸取得黨內主導權。但即使如此,毛澤東也因為要依靠蘇聯的支援,不得不聽命,至少是選擇性聽命斯大林,反映資本主義/現代化及由此衍生的反資本主義/現代化,對全世界「落後地區」的影響。

中共至少在六十年代與蘇聯鬧翻之前,不會視蘇聯是干預中國內部事務的外部勢力吧。五十年代中國人稱蘇共獨裁者斯大林為爺爺,蘇聯援華專家享有無上特權,中共都不視為「喪權辱國」。

換言之,是「邪惡」的外國勢力,還是「兄弟國」的友誼之手,只是壟斷政權者的壟斷話語。中共今天因為香港人要爭取真普選而提出佔中,不同官階的官僚,退休的,未退休的,以至大大小小的建制「精英」,工商大賈,都爭相出來惡言相向,一言以蔽,是不喜歡,或害怕挑戰壟斷權力,外國勢力是否真的存在,都只是藉口吧了。

至於顛覆基地,這是香港的光榮傳統,當年如果沒有這塊清廷魔爪不能伸到的地方,孫中山那群革命黨人可能很快被抓去殺頭。當年中共搞革命,不知多少共產黨人利用香港作逃避國民黨追捕的haven。現在,香港仍能進行一些大陸禁止的活動,例如組黨結社,每年的六四悼念活動,一些在大陸禁制的言論仍可在香港發表等。這是香港最珍貴的傳統,豈容隨便抹黑。

其實,在一些先進民主社會,「顛覆」/「叛國」等罪名越來越被人詬病,有些國家在人民壓力下進行法律改革。譬如顛覆政權一早已經不是甚麼罪,因為每次選舉都有可能和平顛覆政權,即執政黨倒台,這是人民抉擇的結果。至於「叛國」,一般平民百姓何德何能「叛國」,口頭上說「叛逆」說話絕對是法律所容許。

香港人要公民抗命,爭取公民提名/反對有篩選的假普選,即使觸犯法例,也是香港自治範圍的事,由法庭去處理,但卻被周南說成外國勢力要奪取管治權的陰謀,「這個佔中口號的提出,就是不合法的,就是危害香港這個法治社會的。這就說明了,香港的這些內部和外部的反華力量,其中的一部份人,是圖謀篡奪對香港特區的管治權,這是不能被容許的。」而白皮書更公然要求法庭體會「國家利益」去判案,只能說明這是中共政權的反人民反歷史潮流之冥頑不靈。

事情發展到今天,香港人應該有充足的心理準備,大家將要近距離面對一個獨裁的黨國政權,任何獨裁者對自由的保證都是假的,它千方百計要剝奪人民的自由才是真的。正如在香港當訪問學者的大陸學者滕彪,不惜冒回去被秋後算帳,家人被牽連風險,在維園六四晚會所言︰

「我必須告訴全世界:

25年過去了,但屠殺並沒有在1989年結束。以運動的名義,以法律的名義,以維穩的名義,以國家統一的名義,殺人從來沒有停止過。
隻身當坦克的王維林被人間蒸發了。更多的「王維林」被判處死刑。從被槍斃的所謂六四暴徒,到莫名其妙死於勞教所、看守所、監獄和各種黑監獄的訪民和囚徒,從翻越雪山的藏族逃亡者、和平抗議的維族婦女、法輪功修煉者,到拒絕強拆的公民、抗議污染的市民、拒絕強制墮胎的孕婦,從孫志剛、力虹、李旺陽,到夏俊峰、曹順利、果秀洛桑。

鎮壓也從來沒有停止。六四政治犯苗德順已經被關押25年,他經常被毒打、關禁閉,至今還在監獄服刑。我們的生命裡,包含了1989年的苦難。每一天都有爭取自由的人們失去自由。從王丹、陳子明,到高智晟、劉曉波,從秦永敏、劉賢斌到伊力哈木、許志永。

從去年3月到現在,被捕的人權捍衛者已經超過300人。中共壓制民間社會,已經從穩控模式升級到清洗模式。他們抓記者,然後抓替記者而呼籲的記者,然後為抓替記者而辯護的律師,然後再抓為記者辯護的律師的辯護律師。但是就像香港人喊出的口號一樣:You can’t kill us all。 『今天不站出來,明天站不出來!』就像李旺陽生前所說:『就算砍頭也絕不回頭』!

對遺忘的反抗沒有停止,對壓迫的反抗也從來沒有停止。在殘酷的鎮壓之下,公民維權運動發展起來了。維權律師,公民記者,獨立作家,街頭活動家,站起來的人越來越多了。就像參加完今晚的燭光晚會之後就要趕回大陸的中國人一樣,向你們致敬!

因為我不斷推動維權運動,不斷發表反動文章,十多年來,被停課,被吊銷律師執照,被軟禁,被綁架,被關押,在被關押期間,秘密警察們氣急敗壞地罵我、打我,但我絕不後悔,也絕不後退!

因為退無可退。」

而他提醒香港人也是退無可退︰

「……沒有中國大陸的民主化,香港人絕對不會有真正的普選。香港的新聞自由、宗教自由和各種自由也會被慢慢地滲透。
我們必須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

我們也期待有一天,讓愛與和平佔領天安門!
就像1989年我們所做的那樣!

那一年發生了兩件事—和平的八九民主運動和慘絕人寰的『六四』屠殺。
再來一次八九!但絕不要再來一次『六四』!」

因此,心還未死的香港人,六月廿二日公民投票的意義變得更重大,就是向白皮書說不,向撕破臉皮的獨裁者說,你嚇不倒我們。這樣做暫時沒有半點風險,這樣做,也是對大陸願意冒險維權,爭取民主的人的鼓舞。心還未死的香港人,前面的難關重重,風險也越來越大,但還有退路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