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揮之不去的「大陸成分」

聯合國會於五月八日在在瑞士日內瓦就香港落實《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進行聆訊,社區組織協會早前舉行記者招待會,表示會派員出席聽證會,並向委員反映香港新移民備受歧視,政府沒有具體滅貧政策等,要求聯合國敦促港府修訂《種族歧視條例》,保障新移民。這一則新聞,引起不少網民留言抨擊,內容不外是指社協這些社工「縱容」、「包庇」新移民「搶福利」,如果政府被迫修例,後果不堪設想。有些留言更以陰謀論看社協的行動,認為進一步助長大陸「殖民」,「裏應外合」,香港城邦自治更難保云云。

在未討論這些近年「困擾」無數港人的中港矛盾前,灰記要提一下,這個所謂聽證會,並非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聆聽香港非政府組織的訴求,而是香港官方代表向人權委員會報告落實《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的情況,委員有疑問會提出質詢,非政府組織代表只能旁聽,沒有任何發言權。非政府組織如果要遊說委員,應該是之前已透過書面向相關委員作出遊說。

灰記年前代表記協跟一些團體及泛民政黨一起「參與」聽證會,人權委員會負責的委員只是在午飯時候,抽了半小時在會議廳外給我們這些香港非政府代表講幾句而已。大部分時間我們都在旁聽,最多只能在會議空檔打游擊找那些委員講兩句,說政府官員講大話,委員有否興趣聽是另一回事。整個過程其實相當「屈辱」,因為是官方遊戲,民間團體完全沒任何正式參與,更遑論有影響力。當然,香港雖「貴為」發達社會一員,但人權、勞工、文化政策落後,不用非政府組織,聯合國一些較有心的委員也會經常批評港府落後,敦促落實人權法的內容。

現在回到「正題」,中港矛盾白熱化,自由行旅客一些「不文明」行為,成了內地官方媒體、網民和香港網民互批的焦點。而來自大陸的新移民,久不久就會成了scapegoat。灰記也有一些新移民朋友,他們也訴說感受到本地人歧視/仇視的眼光,加上生活於基層,無處可逃,覺得很沮喪。

可能有人會怪責社區組織協會,現在風頭火勢,還走去聯合國「告狀」,刺激香港人,加深族群矛盾。但灰記對這些看法不以為然。社協作為協助弱勢的團體,貫徹始終,當年政府立種族歧視條例時,社協已提出要把新移民納入,成為受保障的族群,眼見新移民受歧視/仇視情況越來越嚴重,不惜忤逆主流民意,到聯合國申訴,是勇氣之舉。即如九九年居權爭議,當大部分市民對那批因人大釋法而失去居港權的港人在內地子女投以厭惡眼光時,個別民間及宗教團體不惜忤逆主流民意,堅持協助這批港人內地子女爭取公義,亦屬難能可貴。

說起移民,非單程證的移民大致有以下幾類︰1)少數在港工作的外國人(通常是歐美日韓人士)住滿七年可申請永久居留權(做家務助理的南亞婦女便沒有這樣的權利),他們不少都是來工作幾年,未必有興趣長期留港;2)一些香港南亞裔人士如回鄉結婚生育,基本上可帶同配隅及子女來港定居,要申請也不複雜;3)主要為大陸人的優才和專才,透過輸入人才計劃移民香港,他們可以帶同配偶和子女一起來港工作和生活,住滿七年有居留權;4)一段時間主要是大陸人的投資移民計劃,買六百萬以上的樓可定居,現已取消。

大部分香港的新移民都是透過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名額,由大陸移居來香港。根據入境處資料,配額分配如下︰「60個分配給持居權證子女 ,30個給分隔兩地十年或以上的配偶(即〝長期分隔配偶〞)與隨行子女 ,以及60個給其他類別的申請人,包括分隔兩地少於十年的 配偶與隨行子女、內地無人撫養而需要來港投靠親屬的兒童、來港照顧年老無依父母(即在港沒有其他子女)的人士,以及在內地無人供養而需要來港投靠親屬的長者。」換言之,單程證的目的是讓港人在大陸的配偶及子女有秩序的來香港生活。

單程證的出現,是因為中國是一個限制人民出入境的國家。一個印度裔、美國裔、日本裔的香港人,只要配偶和子女有香港簽證(或免簽證),便可帶他們來香港生活,申請定居,毋須甚麼單程證,住滿七年便可成為永久居民。當然,這些外籍香港人可能只佔香港人口兩、三個百分點,並非補充香港人口的主要來源。補充香港人口的主要來源,除了香港出生的嬰兒(八零年代開始便一向偏低),就是來自中國大陸,與香港人有著極密切關係的這些持單程證人士。

稍為涉獵一下香港歷史都會知道,香港從古代到近代英治,主要人口都是來自中國大陸, 所謂原居民,不就是宋、明,以至清代由中國大陸南移的一些客家人,還有就是不被朝廷認可的水上人家,蜑家人。英國殖民統治香港,香港人和大陸人自由往還,充滿流動性。大家的身份隔閡並不明顯。1949年共產黨席捲中國,走親蘇路線,受東西冷戰影響,香港這個兩地人民可自由往還的自由港,終於在五十年代實施邊境管制。在香港和在大陸出生的命運從此有了「天壤之別」。

那個年代香港聚居二百萬人,當中有不少是逃避內戰及共產黨統治的人,這批人小部分是資本家或有點錢的人,大部分都是國民黨基層或普通百姓。灰記的父母都是在49年中共建立政權後來香港,屬被稱為逃避共產黨統治的「難民」,灰記就是「難民」之後,不少第一代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都是「難民」之後。灰記之所以在香港出生,是因為灰記的「難民」父母是在香港認識。可能有不少「難民」有父/母、兄弟妙姊妹或子女留在大陸(灰記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叔叔、舅父和姨姨都在大陸)。五十年代開始,因為東西冷戰,中國被圍堵及封鎖,不少「難民」與中國大陸的親人相隔。

六十年代又有另一次「難民」潮,這次是逃避餓荒及政治迫害,人數以十萬計。「難民」當中,可能有部分來香港尋找親人,更多是為了走投無路來到這裡(灰記童年父母經營一所公寓,接待過一批又一批來自家鄉的偷渡客)。那時香港的經濟不算好,但香港社會普遍同情這批「不速之客」,向他們送水送食。當港英政府要遣返部分「難民」時,有不少香港人沿途相送,甚或阻擋遣返的「猪籠」車前進。這批能留港的「難民」,很多來自廣東,沒有多少學歷,即使有也不被承認,除了部分找到香港的親人,很多都是隻身來港找生活,六十年代香港輕工業開始起飛,他們就是廉價勞動力。

然後「文革」結束,七十年代末很多大陸人透過申請或偷渡,告別這個「共產主義」實驗失敗的國家,他們當中有不少是東南亞華僑,五、六十年代因為當地排華(例如印尼)也好,為了「革命」理想也好,為了「認祖歸宗」也好,一批又一批的東南亞華裔青少年到中國大陸讀書,或「貢獻祖國」。這批包括「歸國華僑」的新移民,大部分都在大陸成家立室,來到香港從頭開始,由基層做起。他們在香港稍為安頓以後,便想著大陸的家人,但那時候單程證制度未確立,家人能否來到香港,生殺權在大陸公安手中。往後的居權爭議,都是由此而來。

灰記想講的就是,由四九年到現在,除了原居民及戰前大陸移民、戰後「難民」之後及其下一代,一些南亞及歐籍人士,香港的人口組成主要都是不同年代的大陸難民/偷渡者/逃港者或合法來港者,以及他們在香港或大陸的配偶和後代。至於為何是大陸?不帶「有色眼鏡」便十分容易理解,「異族」通婚通常都比較少,香港華人與華人通婚是常規,華人在本地找不到對象,如果要成家立室,很自然到大陸找對象。

現在離九七已十七年,居權爭議亦過去,但這個單程證制度依然是規管著香港人在大陸的配偶及在大陸出生的兒女來港的制度。要知道,基本法廿四條規定中國籍港人在香港以外所生子女擁有居港權,這群港人子女嚴格來說不是「移民」,而是一出生就擁有居留權,如果他們在加拿大、馬來西亞、英國…出生,可以馬上來香港生活,在大陸出生就要向公安申請單程證才能來香港。至於配偶移民,全世界大部分社會,特別民主社會,都不會阻撓,拖延本國公民在外國的配偶及需照顧的兒女移居本國。香港人在大陸的配偶就往往要等上多年才能來港定居。

灰記說了那麼多,無非想指,由於歷史和文化淵源,香港人口的「大陸成分」無可能抹殺,就算有香港人開口閉口說大陸人是支那人,但都不能抹殺香港人都有支那人成份。而無論「大陸成分」還是「支那成分」,都絕不等於「中共殖民」。不排除中共在九七前後,部署一些人員「滲透」香港,正如可以肯定早在「解放」前,中共已開始在本地「培植」「地下力量」,不少土生土長,甚至讀番書的港大學生都是他們的「培植」對象,今天貴為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等就是中共「培植」的港大精英。

因此,把大陸新移民一概看成「中共殖民」,是無視歷史和現實,無視大陸很多民眾也不滿中共政權的現實,灰記就認識不少痛恨中共腐敗,不喜歡大陸生活沒安全感的新移民。至於說新移民「搶福利」,與「綜援養懶人」一樣「似是而非」,無視綜援是需要審批的最後安全網,並非人人有份的禮物。無視一人千多元一個月的綜援金不會令一個有手有腳,有能力就業的人放棄工作和尊嚴。無視很多厭惡性的基層工作都是新移民擔負。

事實上,領取失業綜援人士佔綜援人士的比率很低,六成是長者綜援,其餘很多是單親家庭,因為婦女離婚要獨力照顧子女,不能外出工作而領綜援。這當然是值得關注的「社會問題」,但一個聲稱發達城市,聲稱國際文明都會,是否就是回以一句「鬼叫你要嫁香港啲老伯、窮鬼」或「冇人叫你嫁嚟香港」(這些單親綜援人士不少是嫁來香港的大陸女士)?如果香港人因為種種原因要跟大陸人結婚,子女在大陸出生,是否就只能換來一句「冇人叫你返大陸結婚」或「要家庭團聚不一定要在香港」?

灰記一向支持香港真正自治,甚至歡迎提出港獨議題,支持爭取香港有權審批移民,但絕對不同意以狹隘「排外」的心態去談港獨,去審批移民。而香港政府確實有權審批來港家庭團聚的外國移民,及透過輸入人才計劃的大陸及外國移民。亦即是說,香港政府原則上是有移民審批權,現在只剩下單程證審批權。如果港府真的可以拿回單程證審批權,是否要改變它的目的,為何要改變它的目的?如果單程證再不批給港人大陸配偶,是否違反人權法?(一個香港人與一個外國人結婚,港府可以按程序批准她/他來港,一個香港人與大陸人結婚便不能來香港,講得通嗎?)基本法講明中國籍港人在香港以外的子女有居留權,他們總要有途徑來香港吧。

好了,有人認為香港需要一個自主的人口政策,不能無限制地輸入人口。問題是香港嬰兒出生率長期嚴重偏低,需要補充人口。港人在外地(主要在大陸)出生的嬰兒是很自然和合理的選擇,他們能及早來港生活及接受教育,就很容易融入成為香港的一份子。

再說,香港一些人現在常掛在口邊的「文明」,批評內地人一是財大氣粗,一是舉止不文明,不守秩序、隨便讓小孩隨街大小便等。其實這一切的不文明及髒亂,離香港並不太遠。港人的財大氣財,在八,九十年代肆虐,那些咀臉不會比現在的大陸土豪好看多少。香港六、七十年代,很多小孩在公共屋邨的溝渠邊大小便,以至大便,排隊打尖也是常有的事,直至八十年代仍然隨街棄置垃圾。灰記不是說要「縱容」小孩當街大小便的行為,也清楚彈丸之地的香港的承受能力有限,不能無限制地接待不管來自甚麼地方的旅客。香港人可以要求甚至鞭策政府正視承受力的問題,但不應該利用一些大陸人因為來自「鄉村」的一些不合城市規矩的行為「大造文章」,去激化兩地人民的矛盾,甚至殃及大陸來的新移民。

灰記始終認為,對香港自治與「文明」的最大威脅,來自中共的專制霸道;來自越來越「共幹化」的特區領導層;來自那群為了一己之私,「媚共」的後殖民「高等華人」及其「富二代」(大家還記得三月香港富二代李家誠在北京充當爛頭卒,罵港大有關特首與政府民望的民調不公正,「反中亂港」,要給錢其他大學搞自己一套民調的「霸道與無知);來自生活腐化,思想「極左」的傳統「左派」, 把焦點放在一些大陸旅客的「不文明」舉止,以至來自大陸的新移民,不去直面那些擁有財力及公權力的中港精英權貴,逐步蠶食香港人文價值,香港一制較文明進步的價值,是一種奇怪的錯置。

 

 

 

 

 

 

 

7 responses to “香港人揮之不去的「大陸成分」

  1. 當然係揮春之不去,依家所謂港人子女,好多係超齡子女,己經四五十歲,喺大陸已經結晒婚有晒子女家庭,到依家先批佢哋落嚟,要同家人分離重新適應香港生活,等佢哋滿七年後再申請家人落嚟,沒完沒了…
    我親眼見就有最少三個呢啲case, 其中一個仲做係阿嫲級,準備申請佢老公,子女同個孫落嚟…

  2. 「大造文章」,去激化兩地人民矛盾的是大陸官媒,大陸官媒反指香港人不文明有心理病啊 , 香港的主流傳媒都被收編了,香港人那裡有物力財力去「大造文章」,只剩下一些網絡的噪音吧

    " …..如果香港人因為種種原因要跟大陸人結婚,子女在大陸出生,是否就只能換來一句「冇人叫你返大陸結婚」或「要家庭團聚不一定要在香港」?….. "

    那種種的原因 , 是個別香港人的私人理由啊 , 為什麼不為自已的行為負責呢 ? 這對其他香港人公平嗎 ? 而且你始終提不出一個合理的理由 , 「家庭團聚一定要在香港」? 現在中港的社會狀態和六七十年代完全不同啊

    “……香港六、七十年代,很多小孩在公共屋邨的溝渠邊大小便,以至大便,排隊打尖也是常有的事,直至八十年代仍然隨街棄置垃圾。……"

    謬誤是把不同年代的標準來比較 , 要比只能同代同地方橫比 , 今日你在香港亂拋垃圾 , 也不能用六、七十年代的狀況為自已開脫 , 否則ICAC " 貪湯 " 的行為 , 相比於六、七十年代 , 簡直是小兒科 , 為什麼社會公眾會深惡痛絕呢 ?

    便溺的行為 , 如果同代異地比較 , 放回大陸 , 是正常的 , 香港人也不會批評另一個地方的風俗 ( 據調查超過八成的大陸人認為隨地便溺可接受 ) , 但大陸人在香港便溺 , 不是一兩宗 , 而是大規模發生 , 達到破壞香港衛生文明的程度 , 這才是重點 , 文明風俗 , 香港也是幾十年努力得來 , 能眼白白讓它消失嗎 ?

  3. “…..由於歷史和文化淵源,香港人口的「大陸成分」無可能抹殺,….."

    如果「大陸成份」的說法是基於歷史和文化淵源 , 這個「成份說」實在太廣泛太含糊了 , 那受「漢文化」影響的周邊國家 , 都會被「套實」, 日本韓國越南等等也逃不掉 , ABC , BBC ,CBC等黑眼睛黃皮膚的都有可能是「廣義中國人」了

    如果從人的行為價值觀的角度看 , 香港人與大陸人有差異 ( 用 " 差異 " 這個字眼 , 否則又變成 " 歧視 " 了 ) , 當這種異質人口 , 從大陸大量移居香港 , 而香港又實際沒有審批權的 , 客觀效果同「殖民」有何分別呢 ?

    數量是很關鍵的 , 97後已有近百萬的大陸人 , 用各種方式來了香港 , 而且仍然繼續中 , 門檻愈來愈低 , 如果比較西藏新疆的例子 , 便很清晰 , 原有的宗教語言風俗不保 , 因為人口結構改變了

    香港是廣東話正體字受威脅 , 各類社會職位換了大陸人 , 留意在香港的大學畢業的大陸學生 , 去了那裡呢 ? ( 他們特許畢業後可留港就業 , 7年後便有居留權 , 是 " 香港人 " 了 , 又可申請大陸家族來港 ) , 種種政策配合 , 這算不算「中共殖民」呢 ?

  4. 「灰記客」的各位讀者:不經不覺,灰記已在博客筆耕五年,又寫下五百多篇文章,將平日在新聞工作上未能盡說的,轉移至這私空間傾吐。灰記用心挑選了博客內的半數篇章,並加以編整成書 —-《灰記 思索大時局(篩選版)》,並於下週日(5月11日),下午3時,於1908書社舉行新書發佈會。屆時更邀請了兩位傳媒界的資深工作者杜耀明先生及潘達培先生與灰記對談。誠邀大家出席!詳情請瀏覽: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25025107585192/?fref=ts

    如有查詢,可聯絡出版社「進一步多媒體」2555 6335 / sforward@netvigator.com

  5. 不知你所謂的“大規模發生”是多大的規模?每年來港旅遊的大陸遊客有多少,多少人隨地便溺,比例是多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