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不是「左膠」

零五年持單程證來香港照顧患病丈夫的六十四歲內地婦人孔允明,不幸來港不久丈夫去世,被趕離公屋,走投無路之下申請綜援,因未住滿香港七年(零四年政府實施是項限制),而被拒。她不服,在志願機構協助下尋求司法覆核,最終上訴至終審法院勝訴, 終審法院五位法官一致裁定,居港七年才能申領綜援的規定違憲。

孔女士勝訴的新聞於十二月十七日上午發布後,惹來不少人很大的反應,包括一些灰記也認識的人。最典型的是「我地納稅的錢點解要益呢班人」、「鼓勵多啲大陸人嚟香港攞綜援」、「十幾億人點養呀」…。有人以「香港最黑暗的一天」來形容這次裁決。有編輯室傳來要求釋法的聲音。至於法庭裁決的理據,這些批評者一於少理,鮮有人從判詞內容著手,大多是情緒式,假設性地渲染判決所帶來的影響。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回應法庭的判決,說會尊重終審法院裁決及不會尋求人大釋法。十二月十七日,理應是香港法治光輝的一天,法庭獨立於任何政治和社會壓力,從人道主義/人權和政府的行政權力,作出了他們認為合適的平衡。可是,莫名恐懼和仇視,蒙閉了好一部分人的眼睛。正如好友所說,很多香港人不脫功利(即使新移民申領綜援只佔政府每年總開支的百分之零點二,即使裁決令每年綜援開支增加十至十八億的小數目,也看不過眼),所謂核心價值亦然,法治的結果不合他們的心意,便是垃圾。

法庭的理據,不少網上傳媒及有心人已上載,不再重覆。灰記在此只強調幾點,第一終審庭說,這次裁決不會令其他居港七年才能享有的福利和權利解除限制,相反,法庭批評政府以很多權利都是居留七年的永久居民才能享有,於是零四年把申領綜援的限制,由居港一年延長至七年,並不恰當。因此,那些很多永久居民才享有的權利,很快被新移民看齊的講法,其實是製造恐慌。

很多人說西方國家的移民也不會即時獲得政府救濟。《蘋果》十二月十九日的報道,舉出幾個西方國家的限制,全都是居留兩年可申領救濟,並沒有規定他們要成為公民後才能申領救濟。香港零四年以前是居留一年,相差並不太遠。相反,改為七年,即有資格成為永久居民後才能申領,是非常苛刻。

政府強調綜援是最後安全網,是不能解決自己生活的人的一種基本保障,即並非任何人都可以隨便領取,必須經過嚴格的資產和入息審查。其實如果出現所謂濫用的問題,是社署把關不力,因為騙取綜援是犯法的。

再者,以往有跟進綜援新聞的記者都會知道,由於香港沒有退休保障,原本作為最後安全網的綜援,便成了很多一生勞碌,老來卻沒有足夠積蓄過活的長者「退休保障」,所以領取綜援最多的是長者及傷殘人士,佔六、七成。其餘是單親家庭,最後才是失業者。但這些數據已不能說服對新移民抱有嚴重偏見的香港人。

一向信奉「自由經濟」,並非「左膠」的蕭若元便在視頻《最新蕭析》為法庭的判決說了一些公道話。「一個人千多二千的綜援金,不會令人發達,任何人都不會不惜犯法去拿這二千綜援金。」「不少新移民綜援是單親家庭的婦女所需要,因為她們要照顧家中的小孩,不能外出工作。如果外出工作,獨留兒童在家是犯法的。」

當然,仍然有很多香港人不接受這些事實,對他們而言,那些在香港找不到對象的基層男人,特別一些上年紀,到內地結婚就是「活該的」。他們也不會正視,越來越多與內地女子結婚的人已經是有學歷及一定經濟能力的男人。總之,就是不歡迎來港團聚的港人內地子女及其配偶。管他人權不人權,和內地人有任何關係的就不是人權。

老實講,灰記現時充滿無力感,看著非理性情緒把這社會完全撕裂,非此即彼,看著恐懼、偏見肆虐,好像已沒有擺事實講道理的空間。在中共以強權破壞香港的一制前,香港的一制好像已經支離破碎,面目糢糊了。

廣告

20 responses to “法庭不是「左膠」

  1. 新移民綜援是單親家庭的婦女所需要,因為她們要照顧家中的小孩。

    以上,既已離婚,無籍口再「團聚」。何不回老家?在港賴死目的昭然若揭。

  2. 灰記不必太灰心, 就是卡梅倫也如是。這是走民粹調子必然之事。

    卡梅倫:不歡迎無貢獻新移民 | 蘋果日報 | 兩岸國際 | 2013122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1220/18559601

    融樂會當年judicial review, 要求所有學校開放予ethnic minority, 結果主流學校大罵,收開小數族裔的學校也罵,少了客路呀!只有一兩個校長會話,這體現了公義。人之常情嘛。

  3. 零五年持單程證來香港照顧患病丈夫的六十四歲內地婦人孔允明,不幸來港不久丈夫去世。

    “去世" 和"離婚"是不同的。

    “賴死"? 這是合法香港居民呀,最多只可說,何不回老家?是否意味著內地更差?起碼有公平正義,不用怕城管的棍棒,少了貪腐。

    所以,這是法治的"優越性",無理由希望香港退步至跟內地同步,去降低吸引力。

  4. 卡梅倫繼承戴卓爾夫人的新自由主義,反移民一點不出奇。
    承閣下貴言,現在少數族裔的求學問題較受關注,希望是反映時代的寸進。
    不過,依那些「反蝗」人士,他們現在會說不會歧視少數族裔,只是針對「中共殖民」。其實對新移民的偏見由來已久,只是今天因為中港矛盾去到一個瘋狂的境地。

  5. 取了單程證便在大陸失去了戶籍。來了香港就是香港人。我不反對香港爭取單程證審批權,但單程證目的由殖民地時代開始都是給港人內地子女和配偶有秩序來香港。這是香港和大陸的歷史淵源造成的。我父母都是大陸來的,只不過碰巧我在香港出世,我有一個家姐在大陸出世,便成了很多人口中的「蝗蟲」。香港人可以完全切斷大陸親人的血緣嗎?

    香港出生率全世界最低,以港人的子女(只不過他們在大陸出生而已)作為主要補充,很合乎邏輯。我不知道為何那麼多香港人想不通。

  6. 『“賴死”? 這是合法香港居民呀,最多只可說,何不回老家?是否意味著內地更差?起碼有公平正義,不用怕城管的棍棒,少了貪腐。』

    香港是好,那為何不叫非洲挨餓的人都過來?內地條件差不等於我們無條件接收他們。香港政府不是善堂。

    他們來的原意是「團聚」。如果離了婚何以不回家?你有看到新聞,孔允明是喪偶,但其他大部份例子是離婚。

  7. 『取了單程證便在大陸失去了戶籍。來了香港就是香港人。我不反對香港爭取單程證審批權,但單程證目的由殖民地時代開始都是給港人內地子女和配偶有秩序來香港。這是香港和大陸的歷史淵源造成的。我父母都是大陸來的,只不過碰巧我在香港出世,我有一個家姐在大陸出世,便成了很多人口中的「蝗蟲」。香港人可以完全切斷大陸親人的血緣嗎?

    香港出生率全世界最低,以港人的子女(只不過他們在大陸出生而已)作為主要補充,很合乎邏輯。我不知道為何那麼多香港人想不通。』

    請別強行斷章取義,以下文章講得好:
    http://hk.news.yahoo.com/幫新移民爭福利-多就是好-225633211.html

    節錄一段:

    不少新移民來港後生活陷入困境,但社會福利不是「人有我有」,社會對弱勢人士予以照顧,其他人願意付出,是基於社會關懷,資源的分配不是要人人平均分享,也不是「攤開手掌就要俾」,亦要考慮對整體社會是否公道。
    資源有限,外國通常區分公民與非公民,公民享有福利明顯比非公民多,社會共識優先照顧本土公民,是國際公認做法。對一般居民與已入籍公民可享不同福利的制度,西方重視人權國亦採取此做法。

    =======================================

    新來港人仕屬非公民,英美澳加也如是。這是基於對社會公道。

    盲目給予是為不智。

    此文所言什為中肯,籍得一眾共產主義者參考。

  8. 關於戶籍問題你甭擔心:
    http://www.iss-futian.com/news_show.php?id=12253

    1)問︰拿了香港身分證後發覺自己不太適合在港生活,想恢復大陸居民的身分資格,怎樣辦?
    答:內地居民獲批單程證來港定居,須註銷內地戶籍及交回內地居民身份證,才能領取單程證。來港後,如欲恢復內地戶籍,須向原居地的公安部門辦證中心,提出辦理申請恢復內地戶籍手續;如獲批准,會獲通知前往領取「准予遷入證明」,辦理入戶手續。申請人經本港邊境的管制站辦理離境手續時,可以向入境處職員提出欲放棄香港居民身份,交還香港身份證,職員會代為登記資料。

    只是,香港好食好住,唔使打工有飯食(遲啲有公屋)。什少聽到有人會回去。
    所以話,老公死咗,無人無物都要賴係香港。

    快啲接非洲啲人黎啦,佢地日日乽餓死人架,乜你咁無同情心!反正稅唔係你交,難為每日朝八晚十果啲人交黎俾果班_蟲食呀。朝八晚十果班人抵死架,新移民唔返工果啲人就應份既,返工太辛苦佢地啦,點照顧子女!

  9. 好多新移民在大陸都有屋的,旣然在港冇屋住及冇收入,可以返老家,這樣更符合他們的利益。

  10. 西方國家近年政策均向右傾,反移民聲音不斷,正正是早年左翼政府無節制移民政策沒有考慮社會代價和後果而爆煲的正常現象。對於空說包容理性的左翼人士,對不起,對於普羅大眾而言,你們只不過是站在象牙塔內自以為清高說風涼話而已。

  11. 這件事主要源於港人 (部分) 仇視或不接受內地人。本來已經不想見到他們,現在還要「分錢」給他們,對港人來說很難接受。此判決算是來得不合時,除了會增加中港矛盾,亦會影響法治在某些港人心裡的地位。我最反感的是,很多人連判辭怎樣說也不知道,指責法官或說要改《基本法》。

    對「看著非理性情緒把這社會完全撕裂,非此即彼,看著恐懼、偏見肆虐,好像已沒有擺事實講道理的空間。」這一段很有同感。

  12. 數量是很關鍵的 , 97後已經有80萬新移民到港 , 超過香港人口十分之一 , 不要忘記香港面積只有1100平方公里 , 比深圳市還要小 , 上海市比香港大5倍 , 一個系統承載量是有限的 , 超過了臨界點便會突然崩潰 , 如果新移民只有幾萬人 , 很多現在爭論的問題會自動消失 , 正如雙非初時每年只有幾百人 , 港人根本不覺是問題 , 但去到每年四五萬 , 出生率甚至超過本港 , 引發的一連串矛盾 , 現仍在發酵

  13. 但有一奌很多人都忽略或故意忽略,那八十萬新移民絕大部分是港人妻子/丈夫和子女,他們本應是香港人口的一部分。

  14. 同意這種壓迫感是實在的。一些問題是政府本應去面對,政府不做事,民眾就歇斯底里(無貶義, for want of better word)式自救。氣氛似SARS期間淘大住客漏夜拖篋走。

  15. " 但有一奌很多人都忽略或故意忽略,那八十萬新移民絕大部分是港人妻子/丈夫和子女,……….."

    又回到那個老問題了 , 團聚一定要在香港嗎 ? 特別是這二十年間中港的社會狀況變化了很多 , 大陸的生活條件也不差呢

    另一個問題是 , 成年人要跨境結婚生仔 , 將會遇到什麼問題 , 是早早可預料吧 , 自已是否也要負上責任呢 ? 不要事後用親情來要脅整個社會 , 為你埋單 , 這種狀況是你個人的選擇啊

    在外國就算是家庭團聚的移民 , 也有嚴格的條件和數量限制 , 家庭團聚這個理由 , 也不是可凌駕其他因素的 , 所以不會產生超乎人口比例的移民數量 , 好似香港幾百萬的人口卻收了八十萬 , 更嚴重是現狀繼續下去

  16. 全世界的文明社會都不會限制公民的外國配偶及未成年子女移民當地的。道理就是如此簡單。八十萬人當中未成年子女佔大部分,這些港人子女,原本就是香港人口增長的一部分。

  17. 所以我說數量是一個關鍵 , 如果以香港的人口比例計算 , 美國有三億人口 , 就會有三千萬的移民 , 這是不能容忍發生的 , 會引起很多社會政治問題 , 他們一早就會修改移民法 , 香港會有這種問題 , 是歷史和地理因素做成 , 外國沒有的 , 香港要有自已的解決辦法

    這些境外的港人子女 , 第一負責任的 , 應是製造這些子女出來的港人父母 , 他們自已製做的家庭問題 , 沒有什麼道德理由 , 要其他人埋單 , 而且這些家庭 , 在大陸團聚有什麼問題呢 ?

  18. …..八年前,李伯聽從親友建議,申請恢復其香港人身份,終於達成願望,與姓冼(六十九歲)妻子終獲批單程證來港定居;至○二年,兩夫婦再成功申請家鄉的三子一女來港,包括長子、次子、三子及五女,其餘子女則仍居於內地。來港的四名子女又再各自申請家庭成員來港。最近兩月,三名媳婦、女婿、六名女孫、四名男孫及堂姪夫婦與姪孫,合共十七人亦先後獲批單程證來港團聚,一時間廿三人逼爆村屋。…..

    http://the-sun.on.cc/channels/news/20070831/20070831033029_0000.html

    簡單地說 : 一個疑似港人(當時已經63歲),申請恢復港人身份,之後將大陸全族申請來港,只係八年,就成功申請左22個﹗其中仲九唔搭八咁包括埋「堂姪夫婦與姪孫」

    香港的畸形單程証制度的所謂 " 家庭團聚 " , 可以用外國的 " 全世界的文明社會都不會限制公民的外國配偶及未成年子女移民當地的。" 作支持理由嗎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