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新香港人」

「中港矛盾」、「社會撕裂」,「新移民」再成為「磨心」。話說有市民團體發起「梁振英下台」的公開聯署聲明,當中有針對新移民及單程證審批權的部分。原本有份發起聯署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因為不滿針對/歧視新移民的文宣,與本地的「核心價值」如包容與多元不符,因而退出聯署。在聯署的蘊釀階段,灰記亦看過聲明草稿。本來無德、無恥、無能的梁振英下台是「天經地義」,但針對新移民甚為不妥,令灰記沒有意欲簽署。

不過,資深評論人李怡在其《蘋果日報》專欄為聯署「平反」,並暗示香港並不需要這類新移民/「新香港人」。李怡是大家尊重的一位前輩,其由當年極左立場(替「文革」、「毛左四人幫」搖旗吶喊),到後來「大徹大悟」,對中共專制主義的批評不遺餘力。李怡先生從傳統「左派」過來人身份,至力悍衛本土利益,有目共睹。但灰記與李怡先生,以至一些本土派的分歧之處,就是大家對內地人以至內地新移民的看法。

李怡在其名為《我們不要這樣的「新香港人」》的文章,以當年美國總統卡特與以中國副總經理身份訪美的鄧小平的「內幕對話作開場白,當時卡特提出中國管制人民出入境的人權問題,鄧小平對卡特說十分樂意向美國輸送一千萬中國移民,令這位美國領袖啞口無言。不過,後來卡特在其回憶錄透露他並非語塞,而是向鄧小平提出讓一萬名美國記者入境作交換。當然這種「意識型態」對話不會落實。不過,李怡提出這故事藉以突出,專制社會防範傳媒監督尤甚於自由社會的入境管制。

回到文章有關香港部分,李怡借《大公報》一段有關內地新移民評論,提出他不歡迎這些新移民的論述︰

《大公報》昨天發表評論,為香港需要新移民撐腰,說「香港發展需要新香港人,這是因為香港百多年前開埠,從一個小漁村發展成繁華都市,大量的人口及人才的出現是外來移民,正是不同時期不斷進入香港的這些『新香港人』,成為推動香港都市發展的力量。」文章說香港700萬人口中的四成以上是外來人口,即使過半數香港人在香港出生及成長,大多也是自1945年後由中國內地的新移民後代。按這個邏輯,美國總統當然不應該拒絕1,000萬中國人移民美國啦。……

一個自由社會對於來自專權社會的刁民,有移民規限是理所當然的。卡特對輸出1,000萬中國人自然敬謝不敏。不過30多年前的中國人,公德雖缺,私德還是有的,故那時代來香港的大陸移民,大都能融入香港的價值系統中,欣賞並珍惜在香港享受到的自由和法治。然而,經過這二、三十年權貴資本主義的發展,金錢、權力及二者結合成為大陸社會的唯一價值標準。公德固然蕩然,私德也不存在了。一切能想像的與不能想像的荒唐事情都會發生。……

近年香港接收的大陸移民,有很大機會是一些既無公德又無私德的人。他們當中很多人只求近利而不重視香港傳統核心價值,於是我們看到親共政團的鐵票越來越多,我們看到有種票有種人,我們看到愛字頭團體突然冒現,我們看到梁振英騙民粹的謊言也有市民受落。香港社會的品質越來越不堪,難道跟這些「新香港人」無關嗎?……

把香港的負面現象歸咎於內地新移民,是否有欠公允?灰記倒想從《大公報》對新移民的正面論述說起。故事要從九九年的終審法院居港權案說起。當年整個香港社會對港人內地子女(即李怡所說,那批「沒有公德,還有私德」的新移民「公、私德」都沒有的內地下一代)的反感/歧視,無論建制派以至民主派,包括各大小傳媒,都把他們看成「洪水猛獸」,誓要堵塞他們「大批湧港」的途徑。只有小部分民間團體和宗教人士,頂住壓力,主要是天主教教區,堅持家庭團聚是人權,協助這批居權人士力爭到底。

其中一直有份協助居權人士的孔令瑜,就寫了一篇名為《在香港上演的一場Liar Game》的文章,反駁「反梁振英」聲明對新移民及單程證的誤解。因為聲明發起人,以至很多香港人已經忘記了單程證的由來,是用作中港夫婦、未成年子女、年邁父母等團聚的配額,並非由內地公安胡亂運用,以達至「殖民」香港的目的。

「我昨天就陪一認識多年的朋友去入境處申請身份證。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認識她,當時她的父母已經在香港生活多年,但由於朋友出生時,父母並非香港永久居民,所以一直沒法申請單程證來港生活。九九年一月廿九日香港終審庭的判決,指香港永久居民的子女,可以享有香港居留權,無需限制其出生時父母的身份。當時大部份中港家庭,包括我的朋友,都以為終於可以等到團聚的機會,但後來在同年六月,港府指將會有一百六十七萬人合資格申請來港,香港無法承受,所以決定提請人大釋法,將終審庭整個的判決推翻,我的朋友又再失去了機會。

2002年1月,當所有法律訴訟結束後,她和其他港人內地子女一起接受遣返,返回內地重新開始生活。留在香港的父母,繼續為子女爭取居留權。每個月三次遊行,一次集會,沒有斷過。這個爭取過程,由1999年開始,持續十多年。2011年香港政府才願意利用多年來剩下總共的八萬多個餘額,讓這批含冤受屈十多年的子女去申請。我的朋友去年就是以超齡子女的身份申請,差不多一年後才獲准來港。我知道,她沒有花一分一毫去賄賂內地官員。過去兩年不少曾經爭取居權的子女,陸續透過此渠道申請來港,他們亦沒有支付內地公安部門任何費用。

入境處一直有介入這些申請,他們負責核准申請人在港親屬的資料和關係,存疑的話會要求雙方家人驗DNA。我無意為貪污者說話,亦肯定在單程證的申請過程中有貪污的成份,但提出要求香港有審批權的朋友,我想問香港收回審批權後,大家是否同意,仍然是以家庭團聚作申請的基礎?」

換言之,李怡沒有觸及到的是,聲明把每日150個單程證目為中共輸入「殖民」的「缺口」這一並非基於事實的假設。至於這些李怡心目中次一等的港人內地子女,是否香港社會質素下滑的「元凶」?可爭論的地方實在太多。聲明和李怡都支持港府取回審批權,灰記也不反對。但問題是香港政府和社會上層的權貴階層已經有密不可割的中國因素,如果中共要全面控制香港社會,越來越聽命中共的香港政府高層可以自主嗎?

「如果大家都認為內地貪污問題嚴重,交香港審批可以解決問題嗎?我亦不樂觀!已故的居權家長林道成先生,多年來一直向保安局投訴中聯辦,指其官員直接介入居港權事件,分化家長。林先生指出,中聯辦威脅家長,要求家長停止以遊行請願的抗爭方式,改為去他們的子組織做義工,選舉時協助拉票,然而私底下向他們的子女發單程證。這些投訴持續了接觸近十年,保安局仍然沒有處理投訴,家長們向傳媒投訴過,向廉署投訴過,之前亦有去信曾蔭權,但一直石沉大海。多年來港府沒有任何政策去協助這批家庭,求助無門,就令貪官有機可乘。」

灰記不想反駁李怡新移民「質素差」的說法,也不想糾纏他反駁香港內地畢業生聯合會主席耿春亞,替內地人踎在地上的文化辯護的話。倒想提醒大家,那些處於香港上層和專業界內地「新貴」(他們透過優才專才或投資移民計劃來港),因為是既得利益者,可能比一般來港家庭團體聚的新移民更認同中共/大陸體制,更不想及不用融入一般香港社會。灰記及朋友親身認識,或聽聞不少來自基層家庭的內地新移民,如何自力更新,努力融入香港社會,對內地貪腐專制深惡痛絕。這些新移民是否「一文不值」,是否中共的棋子呢?

孔令瑜的文章結尾說︰「自己人打自己人,自己人去分化自己人,讓窮人鬥窮人,這才是真正的社會分化,撕裂社會呀!這些衰野一直都是由建制派和香港政府去主導,不少新移民因為怕再被攻擊,很多時都有口難言,有苦自己知,我們即使不能夠幫忙改變現象,但亦請別再在傷口上再洒鹽了,可以嗎?」

至於李怡和聲明發起人所言,沒有審批權,施君龍這樣的罪犯也可以移民來港。灰記不知道施君龍是否已經取得單程證,但只想說,施君龍和不少居權人士都是人大釋法的犧牲品。當年入境處是縱火案還是失火案?這群血氣方剛的絕望人士到入境處說要自焚,最終讓成悲劇,有入境處官員及居權人士慘死,施君龍等亦受到香港法律的懲罰。

灰記再次重申,贊成香港取回審批權。施君龍千錯;萬錯,罪有應得,由居權案所引發的入境處的悲劇,反映一個香港主流社會不肯承認的事實,香港人容不下這群港人子女。如果說香港社會撕裂,九九年香港人不接受這群他們心目中的「窮親戚」已埋下種子。今天反梁振英又再把矛頭指向他們,實在有欠公允。

2 responses to “「新移民」/「新香港人」

  1. 灰記再次重申,贊成香港取回審批權。

    希望其他為新移民爭取福利的社運人士,也持同一觀點,香港取回審批權後,後果便由自已承擔,會迫大家務實處理問題,參考其他地區如何審批移民,情緒性的對抗可以舒緩

  2. 取回審批權是必要的,因為要設定人口政策,包括就業,就學,醫療,住屋,甚至社會福利等! 沒有任何國家或地區可以無限地接收外來人口的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