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與人權

八月四日退休前休假的劉姓指揮官、一些休班警員高調參與為某些團體集會,甚至站台。那天現場確有點超現實,幾個聲稱家長團體、以至休班警員,受到數十警員保護,因為有數以百計,甚至過千反對者近距離與該集會唱對台。

警員「保護」休班警員,是否有違公正執法的原則?休班警員參加政治性集會,是否有違警員操守?不過,解釋權在官方,梁振英、林鄭以至警方領導層都說星期日的不是政治性集會,警方亦不偏不倚地執法。先不說當日參與團體之一香港行動聲稱自己是政治組織,發起人李偲嫣及站台的劉姓前指揮官在場多次抨擊人民力量等政治組織。警察通例訂明,警務人員應避免參加任何影響警員公正執象,或被認為影響公正執法的集會,尤其是政治集會。因此,梁振英和警方都迴避了一個問題,警員參與這次集會是否有損警員公正執法,或被認為對公正執法有影響?答案顯而易見。

七月十四日,部分市民,當中包括林慧思老師之所以辱罵執法人員,就是認為警方執法不公,任由青關會成員擾亂法輪功在旺角行人專用區的正常宣傳活動。而根據人權法和基本法,市民行使表達自由不但要受尊重,而且應受保護。法輪功的表達自由被青關會成員剝奪,警察如果真的公正執法,就要負起保護法輪功免受青關會擾亂的責任。他們當日沒有履行職務其實是失職。而對比八月四日,執法人員保護聲稱家長團體及休班警員不遺餘力,對上台搗亂者驅趕,甚至動用武力壓服搗亂者。警方是否公正執法,不難得出結論。

正如林老師接受訪問時說,如果警方七月十四日如八月四日般執法,便不會出現她和其他市民辱罵警員的事。因此,警方執法不公及縱容前線警員參與影響公正執法的集會,並非梁振英他們幾句說話可以解釋掉。而警方執法不公的現象是在曾偉雄當處長及梁振英上台後變本加厲,特別後者上台後,一些鼓吹「愛國愛港」的組織的粗暴行為往往警方視若無睹,而反對梁振英政府、爭取民主或進行抗爭的示威者,不少被秋後算帳,隔了一、兩年才作政治檢控。換言之,是鷹派警務處長及鷹派特首令以往警方比較持平對待「反政府」示威者的做法全面改變。

而有暴力傾向的「愛國愛港」團體開始活躍,亦是梁振英上台後的事,令人不禁想到,警方執法不公,與這類支持建制暴力團體的出現是否有密切關係。

暴力團體顯然成為梁振英政府(背後是中共)的政治打手,任務是污名化支持民主人士,污名化政治活動,令一般市民厭惡任何政治和示威活動。這一點和當年的殖民統治有點相通,當年殖民政府的教育都是希望「培養」一個又一個只知搵食,政治冷感的人。當年的殖民警察是打壓政治活動的龐大機器。至於今天警方是否已成為梁振英政府(背後是中共)鎮壓異己的工具?有獨立思考的人,包括警員自己下結論吧。

同樣令人憂心的是,八月四日有便衣警員涉嫌暴力對待反對者,打人後被軍裝警員保護離去,以及執法人員涉嫌縱容部分市民(親建制者)粗暴對待反對者及記者。如屬實,警方的公正性便進一步受懷疑。而如果警員普遍感染這種仇視異己,仇視不滿政府人士,並會動用暴力的心態,將是十分恐怖的事。

在此,灰記要回應那位劉姓前指揮官有關警察公民權的講話。要知道,警權過大是長期以來受人關注的課題。九七前,末代港督彭定康搞政治和人權改革,在當年民主派佔多數的議會,通過公安條例修訂。所謂殖民時代的公安惡法受到一定限制。不過,唱對台的臨時立法會,在九七後把不少保障人權和工人權利的法例推倒重來,公安條例亦還原了不少。因此,無論殖民時代以至今天,警察都擁有很大權力,甚麼襲警、阻差辦公等都是刑事罪行。而只要稍為與警員碰撞一下,都可以被告襲警,不少社運人士示威時都曾被告襲警,有些要坐牢。

因此,不排除部分示威人士故意挑釁前線警員,個別警員可能受過委屈,但相信更多對警員的不滿,源自警權過大及執法越來越不公有關。這是特區政府及警方高層受大陸政權影響的政治取態,但其後果則要前線警員承擔。灰記理解前線警員因此而承受巨大壓力,但始終法律賦予警方很大權力,如果說受過訓練及武裝的警員受示威者欺負,相信警方自己也不會相信。灰記反而希望示威者對只是執行職務,並非「與民為敵」的前線警員多一點理解,不要動輒粗口對待,把對方罵得狗血淋頭。這樣對不想「與民為敵」的警員會公平一些,避免把也是普通市民的前線警員推向對立面,亦避免給予政府和警方高層口實,強硬執法。

而面對政府和警方執政和執法不公,有意識的市民除了發聲外,亦應避免落入建制暴力團體的圈套。所謂「以暴易暴」,只會令暴力團體得逞,令一般市民更冷感及遠離政治,令梁振英政府及中共更振振有詞,「市民政治意識不高,民主急不來」或「民主會帶來大亂」。亦會令警方的鷹派更多藉口打壓示威遊行。

灰記也許迂腐,言論自由不能有選擇性。那些聲稱家長會或愛國愛港團體,即使背景如何可疑, 都屬民間團體。如果支持民主的朋友對青關會踩法輪功場不滿,為何又要踩這些團體的場?八月四日,大家可以支持林老師,可以表達對警方的不滿,可以在場作反宣傳,但走上人家講台搗亂大可不必,亦容易予人暴力的口實。所謂即使真理在你手,也不能不擇手段,不尊重不同意見者,這是以往的「革命」者的通病,包括起初充滿理想的中共。

而這種不擇手段、不尊重不同意見者的作風,往往發展成專制主義。這是爭取民主者要切記。

One response to “警察與人權

  1. 話這不是由政治組織辦的,就不是「政治活動」,連幾個警察協會都附和,唔係呀嘛?因為這條例是要保證警隊的中立執法,並讓人也覺如此,「看得見的公正」。假如九七前有人搞「反對中共收番大陸」的集會,相信唔會有警員到場的。因甚麼是政治中立原是很簡單:若翌日有人搞「支持大陸收回香港」的活動,並與警員衝突,如果警員明顯有政治取態,其公正性會被質疑。

    就算警員住將軍澳、屯門,去參加反擴建堆填區,其實都很敏感,雖然這是所謂「民生」的事情。難保有日偉大強國話要在很接近香港搞核廢料處理(例如搞了三五七十年仍是人心未回歸,索性任你自生自滅),那這是民生還是政治,警員涉身太多始終講不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