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茂波事件與所謂香港價值

民陣七月廿八日又搞踢走陳茂波及梁振英的遊行,距七一僅數星期,關心政治的市民會否疲於奔命?

陳茂波東北發展涉利益衝突,近日傳媒及社會熱烈討論,不用灰記再重複。身為發展局局長,上任前東北發展諮詢已講了好幾年,不會不知自己做了發展局局長便要主理東北發展。一個稍為對自己有要求,或稍為顧及公眾形象的人,斷不會疏忽自己是否有實際或潛在利益。換言之,他在接任發展局局長前,就應該認真考慮如何處理自己/太太擁有東北土地,以釋除公眾和社會對其有否利益衝突的疑慮。然而,他卻是在接任後,直至九月才向梁振英「申報」土地的事。

如果是一個對自己有操守要求,或顧及公眾形象的特首,他一定不會如梁振英般,當沒有事,由陳茂波暗地裏自行善後(而這些善後,卻令陳茂波的利益衝突更水洗也不清)。無他,因為梁振英也是對自己操守不甚了了,喜歡走「精面」的人,他如何處理自己僭建的事,已充分顯示他是一個不足取信的人。對著兩個對不知操守為何物的高官和特首,申報制度形同虛設。老實說,在對政治人物操守稍有要求的民主社會,他倆早就被趕下台了。只有香港這個半吊子民主自由社會,才有如今如此不堪的局面–官員厚頻無恥,賴不走,卻沒有民主機制趕他們下台。

這裏還要補充一下,建制派工聯會的黃國健,被電台主持問到是否認為陳茂波涉利益衝突時,竟然要電台主持拿出證據來。黃國健這些「工人貴族」,自從中共走資,「殘民以自肥」後,便把「公義」、「廉潔」…等抛到九宵魂外。自己主理東北發展,自己/太太擁有東北土地,如此明顯的利益衝突,只有鴕鳥把自己埋到沙堆才看不見。當然,香港官員如何貪腐,如何利益衝突,相比大陸的貪官仍是小兒科。可能黃國健看慣了大陸的貪腐和共產黨「隻手遮天」,覺得香港人「小題大做」吧。但由小貪可變大貪,特首、官員的其身不正,可以很快蠶食得來不易的廉政。

除了墮落的建制派如黃國健,灰記也要對香港一向盛行的走「精面」價值說兩句。陳茂波如果作為一個會計師,他和他太太的行為可能被很多香港人認為有「識見」︰二十年前知道大地產商在新界囤地,便懂得買一點地等候發展。還懂得以租約形式租給村民,以防有人「佔用」荒廢土地,然後進行逆權侵佔,的確是「醒目仔」所為。至於大財團如何走「精面」避稅,如何「巧取豪奪」,身為會計師的陳茂波及測量師梁振英應該也清楚吧。

這種走「精面」心態不但商場流行,公務員亦不甘落後,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二十多年前擔任較低級公務員時,就曾被「揭發」用公司名義買賣樓宇(詳情已忘記),目的是避稅。也許陳太當時這樣做不算犯法,但連高官也避稅,會給平民百姓甚麼訊息呢。至於如麥齊光般,利用了官員的租津,然後買樓收租,享受不合法的雙重福利的官員相信也不只一兩人。換言之,香港這個高度商業社會,一直以來只推崇懂「搵錢」的醒目仔女,而漠視其他價值,演變成今天社會上的所謂「精英」進入政府操守問題多多,香港人也應反省。

當然,外國民主社會的官商勾結及貪腐也不是罕有。日本、韓國經常爆發「黑金」醜聞。美國的財金官員與華爾街的金融機構千絲萬縷的關係,如何為減少對金融機構監管而出力,放任公融機構利用投資者的金錢胡亂冒險,最終造成華爾街「爆煲」,然後由公帑埋單,都是資本主義的陰暗面。而資本主義的核心,追求無限利益,在全球貧富懸殊、糧食危機、生態災難一天比一天嚴重的今天,實有重新檢討的必要。

香港七、八、九十年代發展神話破滅後,會否令更多「覺醒」,即使沒有個人利益衝突,這種對弱勢的生活權利的剝奪的盲目發展主義,只會益及大地產商和擁有大批農地的原居民地主(劉皇發囤地數萬呎,政府以遠高於收農地的呎價收地,也是一種利益輸送,不過,主流傳媒暫時不感興趣)?將是香港不會繼續「沉淪」的「關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