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碼頭

碼頭的辛酸照片

碼頭的辛酸照片

葵涌貨櫃碼頭工人罷工已踏入一星期,這個貨櫃碼頭超過一半由李嘉誠名下的和黃壟斷,而負責運作的公司是和黃旗下的國際貨櫃碼頭,把工作外判,逃避員工福利及強積金的責任,是資本主義全球化下最典型的運作方式。

不過,冤有頭債有主,和黃壟斷香港貨櫃碼頭,在大陸以至全球不同地區亦擁有貨櫃碼頭,十多年來不斷賺取豐厚利潤,但在不人道環境長時間工作的碼頭工友的薪水,卻十年來不加反減,工作24小時薪酬千二元。這樣不公義、不合理的情況,李嘉誠這個大財閥卻以外判手段企圖推得一乾二淨,實在令人齒冷。

香港一向推崇「自己靠自己本事」的「中產精英」自私心態,工人團結一起,以抗爭方式爭取權益,一般難獲主流社會認同。主流傳媒報道工潮時亦往往特別強調對市民生活的影響,如巴士工潮及國泰工潮等;對香港整體經濟的影響,如紮鐵工潮及此次貨櫃碼頭工潮等。連日來主流傳媒已放出罷工影響貨櫃碼頭運作,長遠削弱香港物流競爭力,令貨主轉到其他港口運貨,例如鹽田港,影響數萬物流從業員的生計等。但想深一層,香港的競爭力是否一定要建基於剝削最基層員工之上?轉到其他港口如鹽田港,原來也只是益了佔壟斷地位的李嘉誠王國,況且有消息指鹽田港其實已用盡。

這些似是以非的影響論,客觀的效果就是分化,很多不明就裏或中了「自己靠自己本事」毒太深的市民,必定怪責工友自私及沒本事,不顧別人需要,不顧香港整體利益。「呢行咁辛苦咪做囉,冇人用槍指住你做架。東家唔打打西家。」這些心態可能仍佔主流。但這些說話在幾十年前香港經濟起飛,製造業興盛,財團壟斷/霸權還未如今天這樣嚴重,小販小店舖仍未被趕絕,可能還有丁點兒道理。但現在工種越來越少,基層工人的選擇越來窄,不靠團結抗爭取回勞動成果,別無他途。

不過,要團結抗爭,單靠工人及工會已不能對付財雄勢大的財團,如果沒有足夠的外來支援力量,包括財力的支援,難以支持工友一直撐下去。無他,所謂抗爭,包括罷工的抗爭,都是透過長時間癱瘓所謂日常秩序,令對方因不能再承受由此帶來的損失,例如對政府而言,就是社會失序,政令不行,有倒台危機,例如對資方而言,則是龐大的經濟損失,對方不能不作讓步。但現在大財團/跨國企業處於「強勢」的全球化時代,即使在工會力量較大,勞工權利較受保障的西方社會,以罷工作抗爭方式也往往遇到親財團政府利用法律瓦解之,更遑論工運未算活躍的香港。

香港勞工法例落後,基層工友以至一般受薪階層缺乏職業保障,即使組織了工會,由於集體談判權於97年後,被建制派(包括工聯會)佔絕大多數的臨時立法會所廢除,令工友透過組織向資方爭取合理待遇的途徑也大打折扣。其實,香港工人以至工會一點也不「激進」,特別建制派的工聯會視「社會和諧」為首要任務,工人的合理權益則可隨時被犧牲,比較敢於為勞工出頭的是獨立工會職工盟及街工。而由於失業缺乏保障,香港工人為保飯碗,一般都極為忍讓,忍受長工時及惡劣的工作環境,非迫不得已,都不願意起來抗爭。這次貨櫃碼頭工友罷工,願意深入了解的人,都能夠在互聯網上了解他們為何忍無可忍︰超長工時工作,24小時工作十分普遍,飯鐘只有十多分鐘(如果希望享有其他受薪階層一小時吃飯時間的,要向工頭申請,有誰願意冒險申請)。那些負責在吊車內操作的工友,整天起碼十二小時在車上,吃、大小二便都在車內,聽起來都令人覺得「有冇搞錯」。而由於經常休息不足,工友出現疲態,很容易發生意外,輕則手腳受傷,重則沒命。總之一句,血汗碼頭。

就是因為扺受不了長期沒加人工,再加上長期惡劣的工作環境,數百名不同工種的外判工才起來罷工。他們卑微的加薪要求,實在值得任何打工仔女的支持。facebook上有不少聲援的帖子,灰記的同行也有不少同情聲音,畢竟前線記者始終是打工仔女,與最高管理階層意識不同。一個名為「碼頭的辛酸」的專頁,短短數天,已有萬多人讚好,鼓勵了工友的親人留言︰

「親人講感受︰我係機手老婆,每晚老公回家都會向佢了解罷工情況。當我問起佢哩幾日如何處理午膳時,佢突然眼濕濕咁同我講,深水埗明哥送左d 飯盒支持佢地,而派飯盒果位大姐仲反問我老公"飯盒夠唔夠熱",好使佢第日再作調整,我老公連忙回答,"盒飯好(溫暖)"!我聽完都好感動,或者係其他人眼中,會認為有一班無賴,一個月逗萬幾蚊人工嫌唔夠,仲賴死碼頭阻住香港經濟發展,影響有關行業既運作等。但當哩d 利益有損自己時,我相信你地都會埋怨,都想有機會去爭取屬於自己既權利。請你們,跳出自己既框架,諒解碼頭工人,支持碼頭工人!!!」

而在市民、學生、不同團體的聲援及出錢出力下,截至四月三日,籌款百四萬,支援物資亦源源不絕。灰記不期望社會主流意識一朝改變,但希望這顯示越來越多市民「覺醒」,揚棄「自己靠自己本事」的「中產精英」心態,認識工友街坊團結互助的重要。

壹週刊 fans club

壹週刊 fans club

回到「闊佬懶理」的李嘉誠,以及聲稱薪酬與他無關的國際貨櫃碼頭董事總經理嚴磊輝。facebook有人呼籲杯葛李嘉誠王國,不再光顧任何與李氏有關的連銷店。而那位李嘉誠的「爛頭卒」嚴磊輝,被最新一期《壹週刊》 揭發可能至少是兩家外判公司的董事,而和黃集團亦至少間接和直接擁有兩家外判公司的股權,換言之,和黃及嚴磊輝至少不能逃避作為部分外判工僱主的責任,必須回應工友所言十年沒加人工,薪酬不升反跌的訴求。嚴於四月七日開記者會指《壹週刊》報道失實,但沒有回應是否外判公司董事。

其實,香港勞工法例保障極有限。即使和黃及嚴磊輝以僱主身份拒絕工友訴求,甚至解僱不肯復工工友(現在他們已透過某外判商的管工打電話要求工友復工),工友告上勞資審裁處得直的話,頂多賠償一點錢事件便了結。只是李嘉誠及和黃不想給人不良僱主的形象吧了。但諷剌的是,李嘉誠及和黃的刻薄形象,透過這位嚴磊輝的「真人騷」更「活靈活現」。

現在嚴磊輝表現仍強硬,工人的訴求會否獲得合理回應很難說,關鍵仍是更多市民道義、以及物資、財政的支持,令輿論轉向,迫使現在仍不作為的香港政府介入調停,和黃及嚴磊輝迫於形勢願意走到談判桌或迫令外判商談判。如果這次工友能成功迫使國際貨櫃碼頭讓步,可能也只是勝利的一小步,前路仍是艱巨,改善葵涌貨櫃碼頭比內地鹽田港更惡劣的工作環境,更長的工時可能就是下一個艱難的目標。而如果工友最終能成功爭取改善工資及工作條件,對全港市民都是一個喜訊,至少證明香港人不再容忍惡劣的工作條件及與勞動投入不相稱的工資,至少證明香港人開始從「自己靠自己本事」的「中產精英」意識型態解放出來。

5 responses to “血汗碼頭

  1. 「而那位李嘉誠的「爛頭卒」嚴磊輝,被最新一期《壹週刊》 揭發可能至少是兩家外判公司的董事,而和黃集團亦至少間接和直接擁有兩家外判公司的股權,……」

    This is outrageous. Would ICAC investigat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