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不必愛,支持港台員工捍衛言論自由

獨媒照片

獨媒照片

港台被整肅,或曰「陰乾」,擾攘多時。政務官鄧忍光年多前以外行人入主港台後,似大力執行政治任務,最終令部分節目員工及署理助理廣播處長施永遠不滿,近日爆出鄧忍光粗暴干預節目內容,並要求施永遠承擔部分政治任務等,引起社會關注。

三月十五日,港台員工與鄧忍光開大會後,鄧忍光、施永遠及工會主席麥麗貞分別接受大批傳媒採訪。鄧忍光除了比之前在立法會收歛了一點,並為令員工感到不安表示歉意,但一再否認執行政治任務及打壓新聞自由。施永遠則繼續明言他和一些同事都感受到政治壓力,並說立法會或政府成立有傳召權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很願意作供,進一步透露打壓的內情(公民黨已表示會提出成立委員會,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港台事件)。他進一步表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只是為了保障自己說話負上法律責任,也是保障鄧忍光,因為未必是他對,可能他也有錯,最重要是陽光下大家暢所欲言,由公眾及委員會評斷。麥麗貞則透露員工很多激烈的質詢,鄧忍光的解釋未能釋除疑慮,雙方對話變成各自表示,部分員工仍深表不滿。

鄧忍光涉嫌打壓港台員工及干預新聞自由,近幾日已傳媒多作報道,灰記只舉兩例,可反映這位政務官如何輕看新聞自由,以及港台作為公共廣播機構的角色。第一空凳事件。事緣反國教運動期間,《城市論壇》曾希望邀請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及行政會議成員胡紅玉出席節目。據其監製謝志峰接受傳媒訪問時指,當節目製作人員致電有關新聞官口頭提出要求時,新聞官表示兩人都不會出席節目。謝說很想他們出席,於是著製作人員正式以電郵邀約兩人出席,兩人沒有回應,即沒有正式拒絕出席。於是謝決定在節目進行時放上有兩人名字的空凳,希望觀眾知道曾邀請兩位負責處理國教事件的主要人物。而鄧忍光則在立法會指員工對空凳事件有三個前後矛盾的解釋。

灰記覺得空凳很有抗議味道,抗議如此重大事件,有關的最高層官員不願出席節目面對傳媒及向公眾進一步交待及接受質詢。作為傳媒一份子,灰記覺得如此做實無可厚非,甚至認為有GUTS,因為很多官員面對敏感議題都是縮頭烏龜,不肯接受採訪或出席論壇節目作詳細交待及接受質詢。官員如此做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亦反映他們只把傳媒作為宣傳工具,即是只能讓他們正面宣傳政策,任何有爭議性的政策或負面的事情都逃避向公眾解釋清楚,或當面接受質詢及批評。

而作為政務官的鄧忍光,心態和很多官員一樣,其他傳媒對官員不客氣也罷,港台作為政府部門竟然「作反」,簡直不可「饒恕」。灰記亦不排除鄧忍光受壓力,要向《城市論壇》的空凳大興問罪之師。無他,反國教事件不但令中共不滿,亦令梁振英政府面目無光,負責推行的吳克儉更成為笑柄。在政府如此「不堪」的情況下,《城市論壇》還要「落井下石」,令吳克儉及胡紅玉尷尬。於是在電郵上寫關注此舉令缺席者尷尬。相信若不是因為主要官員不願出席被放空凳,鄧忍光不會如此「上心」,但灰記也相信,如果不是因為主要執行官員在如此重大事件缺席,也不會放空凳。換言之,政務官鄧忍光心中只有高官的榮辱,沒有公眾知情權及港台作為準公共傳媒的言論自由(放空凳抗議是傳言論自由一部分,是否令缺席官員尷尬無關痛癢。在很多民主社會官員被批評被侮辱司空見慣。鄧這種心態根本不適合做傳媒人,不能勝任港台總編輯。

至於鄧忍光稱沒有說過「令官員尷尬」這幾個字,而電郵亦只寫了缺席者,但正如工會主席麥麗貞所言,這是梁振英式語言偽術,概鄧要大興問罪之師,就是覺得空凳令吳克儉這位「尊貴」高官及胡紅玉這位「尊貴」行會成員不爽。

第二是希特拉事件。新一輯《頭條新聞》曾考慮模仿網上流行的《希特拉最後十二夜》人物,最終沒有這樣做。其實網上利用希特拉最後十二夜》片段惡搞多次,其中一次是以連希特拉也不能停止訂閱有線電視,諷刺訂戶如要停止訂閱有線電視是不可能的事,另一次是以連希特拉也買不起樓,諷刺地產霸權,證明利用希特拉諷刺時弊,不一定令人聯想納粹的滅絕人性行為,更不是違反甚麼國際慣常做法,反映這位政務官的無知。而最令灰記震驚的是他要製作人員「思想交待」,令人聯想大陸共產黨要向黨交心的作風。在在都反映鄧忍光是一個徹頭徹尾執行上級意旨的官員,因為梁振英遠比曾蔭權更接近共產黨作風,更敵視新聞自由,這位年青希望上位的官員,加倍落力在所難免。

而根據有份一起構思節目的《頭條新聞》主持吳志森在《陽光時務週刊》的文章,構思希特拉角色只是「靈光一閃」,他本人亦認為「角色很難發揮,而且都是負面人物」,最終大家同意改為利用西遊記人物諷刺時弊。豈料只因為監製曾在鄧忍光主持的編輯會議提過希特拉的初步構思(而當時鄧差不多毫無反應,只著製作團隊小心處理),後來卻被鄧忍光發電郵追究這被放棄的構思,更上升至「國際關壑、猶太人反怠、以色列抗議等」的高度,譴責施永遠把關不力,質問構思來源,要製作團隊一步一步交代「思想過程」。(見《陽光時務週刊》「施永遠拒執行『政治任務』被降職 港台恐成無公信力的爛攤子」)
只綜合以上兩點,作為作風強硬,只知高官榮辱的政務官鄧忍光,作為對傳媒運作及新聞專業無知的鄧忍光,繼續擔任廣播處長只會令香港電台繼續「沉淪」,淪為名副其實的官台。

除了鄧忍光缺乏傳媒專業操守及觸角,其誠信亦備受質疑,除了被懷疑仿傚梁振英利用語言偽術作不盡不實的陳述,還傳出他擅自修改會議文件,可能觸犯公務員守則。《信報》金針集寫道︰

「……本版同文紀曉風早前披露,署理助理廣播處長施永遠被處長鄧忍光要求「孭啲政治任務」,又揭出鄧忍光曾批評《城市論壇》放空凳事件令官員尷尬,以及要求下屬交代構思新一輯《頭條新聞》的「思想過程」,而最新的一個「其身不正」之罪名,就是涉嫌篡改會議紀錄。紀曉風提到『港台策劃小組曾討論是否需檢討《製作人員守則》對空凳做法的規範,會後未有一致意見,但後來會議紀錄通傳予總監級以上人員,與會者卻發現,明明對修改《守則》未有定案,但會議紀錄竟寫成『會議同意』修改《守則》,禁止再放空凳」。筆者分析,若鄧忍光所作所為屬實,即表示他公然違反《公務員守則》,實屬專業失德。《公務員守則》清楚列明,「公務員必須據實闡述事情和相關事宜,如有錯誤,須盡快更正。』現在鄧忍光先是涉嫌未有「據實闡述事情」,把會議上未有定案的結論,寫成「會議同意」修改《守則》,此為不盡不實。再者,若然這是錯誤,他沒有「盡快更正」之餘,亦沒有向公眾清楚解釋,雖然他曾企圖為事件解畫,但亦不是正面回應多個指控,只是帶大家遊花園,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有關行為是否屬實,此其一。其二,《公務員守則》指出:「公務員必須按政府政策和程序行事,並須為其履行公職時作出的決定和行動,以及公共資源的運用負責。」鄧忍光沒有按政府的程序,如實報告會議情況,涉嫌篡改會議紀錄,亦沒有為其作出的行為作澄清或解釋,此為不負責任也。……」

換言之,若一切屬實(部分已由其被曝光的電郵證實,如關注受訪者尷尬),鄧忍光是否適合繼續擔任廣播處長,以至公務員,惹人關注。正路是成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正如施永遠所言,對鄧忍光也是公道的做法。而灰記相信如在西方先進社會發生如此荒旦的事,當地議會必定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跟進事件。但香港畸形的政制,畸形的議會,即建制派在較低代表性下佔議會多數議席,註定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建議會因為泛民屬少數而被否決。

灰記對這群建制/保皇議員搖頭。無他,港台是否受政治干預,關係公營廣播是否運作正常,是關乎公眾利益的重大事故,必須查個水流石出。如果建制議員相信鄧忍光是無辜的,正路是贊成引用權力及特權法,傳召有關人士作供,找出真相,還鄧忍光一個清白。但偏偏他們總會想出十萬個不合理的「理由」拒絕如此做。在很多關乎公眾利益的事件,這些建制議員都拒絕尋求真相,因此,灰記只能猜測,建制/保皇議員明知要追究到底的話,通常是政府一方理虧。

facebook上有人發起「我愛港台,編輯自主」、「我愛港台,新聞自由」、「不要鄧忍光」的行動。灰記以為,愛港台大可不必,但要求鄧忍光下台/離開港台,支持公共廣播,捍衛言論自由則屬份內事。而整治港台,打壓言論自由則是中共插手香港內部事務的重點之一。因此,灰記雖不愛港台,但港台是否被整被「陰乾」,借用施永遠三月十五日的發言,關乎香港「核心價值」是否進一步受損,聲援堅持言論自由的港台員工是應有之義。

廣告

2 responses to “港台不必愛,支持港台員工捍衛言論自由

  1. 不如八卦猜想一下鄧忍者的前途。我想應該跟愛好民主的葉太情況相似。葉太好民主,葉公好龍。如果係「辭職、深造、翻叮」這三部曲,相信老板接受、忍者高興、公眾無言(以對)。這就解釋了,為何「三剎位」總肯做。

  2. 佢大不了調職,唔會辭職。但港台仲未完全馴服,而鄧忍光又願意做爛頭卒,唔會咁快調職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