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政權流氓

跟隨採訪香港社運人士楊匡「探望」被軟禁劉霞的港媒記者,被長期駐守劉霞居住小區的便衣人員粗暴對待及毆打,引起港人公憤。而最新消息是,楊匡一度被公安帶走,據稱曾被毆打。把人軟禁在家,把到探望別人的人帶走,是很多左右翼專制獨裁政權的流氓行為。

香港記者在內地探訪被粗暴對待已不是第一次,但這次那些不明來歷的人拳打腳踢,無線電視攝影師倒地後仍向他的頭部踢,隨時會造成腦部嚴重受傷,甚或死亡。在編採部的同事們看到電視畫面,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有同事說「有冇搞錯,呢個係乜嘢世界」。

沒有搞錯,這事發生在「盛世」的中國首都北京,發生在聲稱要推動「中華民族復興」的中共,其花瓶議會,人大和政協兩會期間。香港的傳媒機構,包括記者協會、新聞行政人員協會,及被打攝影師所屬的無線電視,都發表措詞強硬的聲明,除了表示憤慨及不能接受外,還要求有關方面徹查及涉事者賠償。一些在開會的港區人代亦紛紛表態表示不滿。不過,平日爭取每一個機會「抽水」邀功的行政長官梁振英沒有即時出來說話,特首辦在記者追問下才發聲書面聲明,表示關注及會了解事件。

灰記多心,懷疑梁振英這個疑似地下黨員仍在揣摩北京的風向,不排除他遲點會出來「抽水」,就如去年內地民運人士李旺陽被自殺,很多港人齊聲譴責,到中聯辦抗議,然後有諸如劉夢熊等的政協發言表示關注,最終令中共不得不下令湖南當局再調查,並由香港中聯辦的官員煞有介事出來宣布,那時梁振英便出來「抽水」,說自己的感受跟香港人一樣,肉麻之至。那次其實沒有人要求梁振英發言,因為畢竟這是大陸政府的「內部事務」。但這次是香港記者受襲,梁振英以至特區政府有關官員不第一時間出來表達關注,很說不過去。

梁振英這邊廂不敢為港人/港記權利發聲,那邊廂,同樣是疑似地下黨員的馬逢國,與田北辰那些港區人代「抽水」討好港人不同,說香港記者採訪要入鄉隨俗,明顯是替大陸當局說話。退一萬步說,即使香港記者這次採訪不符合大陸規定,是否就要遭受暴力對待?馬逢國的說話流露他與中共思維一胍相承,十分可恥。

當然,即使表達了關注,甚至憤慨,最終很可能不了了之。中共「責成」湖南當局「徹查」李旺陽被自殺,最終還不是說李旺陽自殺。那些在酒店監控李旺陽的人員,很可能「錯手殺人」的人,沒有受到法律制裁。這次香港記者受粗暴對待及攝影師被毆也將會如此,涉事的人亦會「消遙法外」。

其實當區公安及隨後到場的兩會新聞辦人員的所作所為,已令人看出端倪。無線電記者鄭詩婷致電報警,公安到場沒有制止那些便衣人員的行為,只是要求記者出示記者證,然後涉嫌打人的便衣人員施施然回到小區。然後記者要求立案,公安只要求記者到公安局,當記者抗議為何那些便衣人員不一起回公安局,公安也沒有理會。而記者到公安局後一度被沒收記者證。而有線記者後來欲到現場了解,被在場的兩會新聞辦人員推撞及沒收採訪證。看來公安旨在針對香港記者採訪。

無他,由因為劉曉波以言入罪,其太太劉霞被非法軟禁開始,這一「維穩」操作本身就是無法無天的行為。那些便衣人員也罷,不明來歷的人也罷,都是中共維穩機器的一部分。而根據有被監視和軟禁經歷的胡佳在twitter說,「香港无线新闻截图中有带头冲击殴打香港记者的便衣样貌,此人来自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国保支队,常驻于羊坊店派出所。今年34岁。其上司叫宋爱欣,是刘霞案专管」,反駁了梁振英其後指打人的是保安不是公安的說話。

中共長期違法軟禁劉霞(以及其他異議人士)是極不光采的事,偏偏香港人楊匡及幾位內地維權人士「不識趣」要探望劉霞,並「成功」在劉居住的小區高聲向劉霞表達慰問,中共的維穩機器自然腦羞成怒。第二天這位楊匡不罷手,聲言要到小區正式申請看望劉霞,還帶記者一同前往,不是再去揭中共的瘡疤嗎?負責監視軟禁劉霞的那幫便衣「受的壓力」可想而之,於是作出極粗暴的舉動,發洩發洩不在話下。

要知道,一個公然以暴力軟禁公民的政權,不會文明到那裏,耍流氓一點不出奇。而那些「不明來歷」的人,與公安局,甚至那個新聞辦人員,都是同一鼻子出氣,都是國家/維穩機器的一部分,要他們秉公辦事簡真就是笑話。再者,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也罷,無線電視也罷,那些港區人代政協也罷,當中聯辦、港澳辦來一句請大家以大局為重,不要再鬧下去,他們會繼續堅持嗎?他們有太多利益要考慮,不會為了原則力爭到底。再說,內地公安、便衣人員粗暴對待,甚至毆打記者已經不止一次,有那一次逞兇者受到過懲處呢?根據中共的思維,懲處逞兇者不就承認軟禁劉霞錯誤嗎?

當然,灰記這樣說並非要香港人見怪不怪,在這個「不文明」地方採訪感到越來越不安全,是很多記者的共識。短期內,抗議聲援受襲記者會陸續有來,但發生事故的地點是中共地頭,他們只要採拖字訣,事情會不了了之。但灰記也看到中共流氓行為的「正面價值」,就是讓越來越多香港人清醒,這個國家由這樣的一個政黨,這樣的一群流氓(那群便衣是流氓,下令軟禁劉霞的中共高層更是流氓)統治,是甚麼一回事,這個國家由這樣的一個政黨,這樣的一群流氓統治,「愛國愛港」、「盛世和中華民族復興」是甚麼一回事。至於會否嚇怕更多香港人,這是另一話題。

2 responses to “面對政權流氓

  1. HK police force is trained psychologically to fight HK citizen to save HK under the current Police Chief. Believe i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