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愛港」是獨裁專制的遮羞布,公民抗命是港人的最後出路

京官又提香港不能成為顛覆基地。這次說話的是預料會接任政協主席的俞正聲。他具體說了甚麼?包括「香港不能成為顛覆大陸社會主義的陣地和橋頭堡」;「香港有沒有人顛覆?有呀。跑到大陸來說三道四,姑且不論,動作不斷,這就違反法律了。」;「如果出現與中央政府對立的力量,離心離德的力量在香港執政,對香港不好,對國家不好。」;「你實行搞動作,那是違憲的也是違法的,所以在香港確保有個愛國愛港的力量,在澳門確保有個愛國愛澳力量執政是一件大事。」;「要確保愛國愛港力量在香港長期執政,這是改善香港人生活、經濟平穩發展的關鍵,也是中華民族復興的一件大事」等。

俞正聲香港主流傳媒對俞正聲的說話都以顯著篇幅報道。最「反叛」的《蘋果日報》以「說舉龍獅旗是搞顛覆 俞正聲硬姿態恐嚇港人」作標題;特首小圈子選舉時挺唐反梁的《信報》以「普選特首在前 籲建制派團結 俞正聲︰港不能成顛覆大陸橋頭堡」為題;而貌似中立,適當時刻歸邊的《明報》則寫上「政治局俞正聲論普選特首 抗中央者執政不利香港」。這三份具代表性的報章的標題相當具「啟示性」,尤其《信報》的「籲建制派團結」及《明報》的「抗中央者執政不利香港」,似乎在「迫在眉睫」的普選問題上,中共要香港建制陣營內各懷鬼胎的勢力站在同一陣線,對付可能「奪權」的「泛民」。不但如此,還向全港市民發出「警告」,不能「搞對抗」。而這兩份報紙似亦心領神會,才作出如此「配合」的標題。

不過,對真正民主自治有期望的香港人,則會對俞正聲的恐嚇感到不耐煩,甚至厭惡。因為無論舉龍獅旗也好、實行真正普選也好,都是《基本法》的承諾及保障,都是香港人的公民權利。明明是香港人合法的權利,包括舉龍獅旗的表達自由,包括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最終政治權利,中共官員為何總是要如此竭斯底理的反應?

說穿了又是專制主義思維作祟,包括不能容忍人民自由的選擇,以及反對的聲音。正如不甘寂寞,經常發言酸溜溜的港共老人吳康民替俞正聲「解畫」,「警告」香港人要「識做」,說甚麼中央從來都掌握特首的任命權,即使有普選,亦不是「任我們選什麼人也可」,「如果選出中央不滿意的、不聽話的、反共反華的人,中央不會允許,選出來亦無效」,要香港人在普選前要有「思想準備」(《明報》)。這位老港共早前還說對香港落實普選感悲觀。他當然「悲觀」,他與任何中共同路人一樣,壓根兒不想人民有自由選擇。其實中共奪取政權之後,精英心態與被他打倒的資產階級無異,就是把平民百姓看成「洪水猛獸」,要牢牢抓著政經操控權。因此,中港權貴,包括「地產霸權」,會為阻撓普選繼續合流。

除了精英和獨斷心態,中共已經沒有任何「道德感召」,沒有任何自信。如果有自信就應該相信香港人會「識做」,即使是自由選擇,也會選出他們心中的人選。一個只能靠經濟泡沫及維穩機器維繫,防民甚於防洪的政權,怎會放心讓人民選擇,特別是他們還未完全掌控的香港。換言之,中共不會履行承諾,17年特首的普選一定會設法篩走他們不喜歡的人,換言之,在中共、梁振英政權及建制派把持的立法會操控下,2017年不會有普選。

但作為對民主自由有期望的香港人,中共如此胡作非為,踐踏自己制訂的《基本法》,自己作過的承諾,怎能就此罷休。因此,溫和法學者戴耀廷早前提出「佔領中環」/堵路爭普選,成了很多爭取盡早落實普選熱烈討論的議題,香港政府官員及建制派人物近日亦頻頻表態反對,近日頻頻曝光講解其理念的戴耀廷亦暗示受「隱晦」的威脅,他在網台D100接受訪問時說,「我係感到好辛苦,用番林鄭講法,現時係度日如年。…總之我係感覺到有啲工作進行緊,喺背後進行緊,可能有啲黑材料同抹黑會出現。」「我情緒係複雜的,一定有驚。…但我覺得正義的就會去做,無論結果係點,希望可以爭取香港有真普選。」(摘自《蘋果》)

當然,爭取普選並非戴耀廷一人的責任,任何相信民主自由的人都需要有承擔。戴耀廷的貢獻是以法律學者身份,拋出一個公民抗命,即為了爭取民主改革,不惜以身試法,甚至為此而承擔後果的建議,打破「泛民」主流的「溫和理性」的框框,「功德無量」。至於有人批評他建議的方法屬書生之見,有很多行不通的地方,這是次要的,因為在蘊釀階段,任何參與者都可以完善豐富「佔領中環」行動。關鍵還是自命民主的人,不要執著自己的一套,在爭取「普世意義」的民主制度上「求同存異」,而不是「唯我最真」。

灰記當然不會天真至希望「泛民」能夠從此「冰釋前嫌」,也不寄望「泛民」可以扮演「領導」角色,但「泛民」作為香港一鼓政治勢力及在議會有一定角色,在爭取民主的事業上仍然有一定作用。就以民主黨和何俊仁為例,不少社會「激進」人士都對民主黨願意參與感到不放心,有人甚至陰謀地看民主黨參與只會在適當時候「出賣」民主。誠然,灰記對民主黨在「五區公投」時的表現感到失望,總覺得他們太過依戀議席。但畢竟民主黨仍有一定支持者,而它的支持者不乏是真心相信民主的人。套用中共統戰術語,他們仍然是可以爭取過來的政治力量。特別如果大家認為這次爭普選是「關鍵一戰」,則力量越大越好。

而該黨前主席何俊仁最近的表態亦值得欣賞。他與戴耀廷一起接受《香港獨立媒體》特約記者訪問時,回應長毛梁國雄建議他辭去超級區議會議席,啟動公投時說「『唏,我議員個位根本唔重要,辭職是微不足道』,更形容現已是『決戰時刻』,沒什麼好跟中央傾」。何俊仁並表示會參與堵路︰「今次我哋被捕的話,唔會打官司,亦唔會求情…我預了很多人會進監獄,很多人會失去專業資格。教緊書的人…」「我們的決心好清楚的。所以,為什麼我年初三那天(2月12日)對記者說,會燒區旗犯法抗命:燒區旗係無得唔判我入獄的,你一定要罰我。燒一次唔罰,燒到你罰為止」「政府現在還以為我們是『大』佢。我在立法會上已經好清楚,對住政制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好冷靜平和地說:呢件事係會發生嘅。黃碧雲都說了會參加:『至多咪唔教書囉』。我哋今次唔會急流勇退、上一上就縮」。

為何有此轉變?「與上次討論2012年過渡方案不同,那時還有空間去討論怎樣過渡。今次的是人大已答應了,香港2017會有普選產生的特首,這是中國最權威的機構作出的莊嚴承諾,如果這也是謊言,我們不可能不決裂。上次談政改時還有好多爭論,當時未到決裂的時刻,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空間。」

「他承認,政黨有包袱,因此以個人身份參加最好,『我只是公民的一份子,今次是大是大非』,參與必須超越黨派利益。」

不知道民主黨內有多少人有何俊仁的想法,但無論如何,這次民主黨有人對「激進」爭取民主方式,作出善意回應,始終是進步。不過,這只是初步,公民抗命爭普選最終會發展成怎樣,會否因為一些頭面人物或團體爭奪主導權,或被中方提出一些「甜頭」而運動最終弄至四分五裂?暫時仍言之過早。而正正由於「民主陣營」這邊沒有一個「強而有力」的整合者,反而更需要參與者的成熟與承擔。這點自命民主人士的各位,包括灰記都將受考驗。

回到京官的口術,灰記情願解讀為中共的為色厲內荏。不管如何,關鍵還是多少香港人能顯示不合作及公民抗命的決心,這種決心不但可直面中共的恫嚇,更可為內地的抗爭運動作出「示範」,即俞正聲所說「顛覆大陸的橋頭堡」。借用何俊仁的說話,「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空間」,在中共眼中,只要是決心投入爭取香港民主自由,爭取雙普選,而不是乖乖接受中共任何安排的人,都會成為中共心目中的顛覆分子,只要是決心投入爭取香港民主自由,爭取雙普選的人,一定不會甘於建制派持的議會的例牌程序,不甘於再循規蹈矩的等待,公民抗命是唯一選擇。

至於甚麼「愛國愛港」,這只是中共及港共用來繼續獨裁專制的遮羞布,早就應該被丟進歷史的垃圾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