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攝自《蘋果日報》

攝自《蘋果日報》

「雖然長期潛伏在美國,隨時聽從祖國召喚」,這是前中國乒乓名將莊則棟臨終前六天,為友人在美國出生的子孫照片上題的兩句字。而莊與前妻所生的兒子一家亦居於美國,他臨終前亦趕來與他見最後一面。

但凡年紀稍長的人,都應該聽過這位三屆世界冠軍的事。他除了球技了得,樣貌亦可以用cute來形容,也許因為如此,「不幸」被毛澤東太太江青看中,於「文革」時期提拔為國家體委主任。莊最令人印象深刻是中共搞乒乓外交時,利用「出神入化」的球技與美國球員交流,吸引全世界的目光。不過,雖然他有功於中美建交,但「文革」結束後,鄧小平他們要清算「四人」,他作為「文革」時的「當權派」,自然不能倖免。也許基於他在世界體壇的知名度,而鄧小平時代的黨內鬥爭畢竟比毛時代「文明」一些,少了一點「你死我活」的腥風血雨,莊只是失意而沒有受到更大的迫害。莊則棟於1987年還在鄧小平批准下與日本人佐木墩子結婚(這就是「共產」中國的荒謬,一個人連結婚的自由也沒有)。

莊與日籍太太沒有子女,如果有子女,一半是日本人,一半是中國人的子女如何理解「隨時聽從祖國召喚」呢?而在中日關係緊張的今天,他臨終又會否和佐木墩子談起中日矛盾,要太太「反省」呢?

還是回到那句「雖然長期潛伏在美國」,真是可圈可點的一句。不知像他那樣,把在美國長期居住看成長期潛伏的中共黨員/幹部有多少?「潛伏」這兩個字很有冷戰和間諜味道,看來在「文革」官運亨通的莊則棟,似終擺脫不了毛派的敵我意識,不管他的兒子可能已入籍美國,也不管他的第二任妻子是日本人。而照片上友人的一對子孫,相信在美國長大後應該是英文好過中文的Americans,要他們體會莊老臨終的「苦心」,恐怕是強人所難。

不知道美國中情局有否留意這兩句字?如果他們如中共一樣「敵我意識」,把這兩句字上綱上線地解讀,將移民美國的中國人都看成中共的第五縱隊,再來一次麥卡鍚主義式「獵巫」,那麼莊則楝不是害了在美國的子侄嗎?幸而當今世界人權越來越受重視,相信即使美國政府有人要迫害華人,當地會有人基於正義感,出來捍衛華裔美國人的人權,美國要倒退到一九五零年代白人至上年代恐怕不容易。

再回到「祖國的召喚」。今時今日,即使生活在中國,越來越多中國人都開始質疑「隨時聽從祖國的召喚」這類說話。無他,何謂「祖國」?還不是聽中共的召喚。問題是中共憑甚麼要人家聽它的召喚?當年的確令不少理想主義青年「聽從祖國的召喚」投入政治,願意受中共的使喚,但經過幾十年的「社會主義」實驗,不提首三十年中共如何勞役人民,為了追趕那些假大空的政經指標,迫害數以百萬計人民,人為餓死數以千萬計人民。今時今日中共專制如昔,雖然經濟有所發展,但得益的卻主要是官商。不但如此,祼官,即家人移民外國(美國是其中最熱門地方),不能見光的資產轉移外國,自己留在中國繼續藉權力尋租,有甚麼風吹草動便去「潛伏」他國,這種現象亦十分普遍。連中共官員對自己的統治都沒有信心,還甚麼「聽從祖國的召喚」,這不是廢話!

除非這句話的含意是要推翻,或溫和一點,改變中共的一黨專政,「祖國」不再是中共壟斷的中國,這才多少有點意思。連結前面的「雖然長期潛伏在美國」,則海外民運分子也可以利用這兩句字作「號召」了。是否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飽歷政治風霜的莊則棟,臨終前是否意有所指,還是不脫對中共的愚忠,還是說中了中共官員,包括裸官們的「阿Q」心理,胸懷「祖國」,心在美國?真是天曉得了!

不知怎的,莊則棟臨終的「肺腑之言」,令灰記想起早前中共新舵主習近平的公開講話,即是「中國共產黨要容得下尖銳的批評」那句話。網上一五一十部落有人為此寫了「中國執政黨為甚麼容不得批評」,以作回應。文中提到習在跟黨外人士舉行座談會時說︰「 中国共产党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党外人士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真实反映群众心声,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希望党外人士的批评能帮助中共查找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帮助其克服工作中的不足。」

習的這些話,令灰記想起五十年代,毛澤東要「反右」收拾民主黨派前的話,內容幾乎一模一樣。那時候是一九五七年,中共專制的真面目已露得七七八八,即是中共建政前與民主黨派達成的共識,如聯合執政,人大是最高權力機構,由普選產生等,都是一紙空言。即便如是,一些「天真」也好,還有多少「鬥志」也好的民主黨派人士,抱著希望中共這次真的「洗心革面」,真的容得下尖銳批評。但說真話的結果當然慘淡,數十萬人被打成「右派」,民主黨派從此成了真正的政治擺設了。而當時的中共是「如日方中」,仍然得到廣大的群眾擁護。

「这些意见和批评严重动摇了中共统治的道义合法性,极大刺激了意气风发的毛泽东。据毛的私人医生回忆,“毛这步棋估计错了。最后毛几乎一天到晚睡在床上,精神抑郁,患了感冒,把我叫回来。睡眠更加不规律。毛感觉上了民主党派的‘当’,自信心受到极大挫折,因此毛准备狠狠‘整’民主人士。”由此拉开了轰轰烈烈、影响深远的“反右运动”,经此运动后,中共的政策重新回到以政治挂帅,强调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路线上来,政治路线从此严重左倾。这些变化为之后的“大跃进”、“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埋下伏笔。而党外人士在经历过从“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到“引蛇出洞”的骤然转变,各党派参政议政不复1950年代初期的热情,在政治生活中不敢发声,造成这些政党进一步的边缘化。」(「中國執政黨為甚麼容不得批評」)

很多都是「老生常談」,要永遠正確的先鋒革命黨,和平後不想轉型,「依靠」的是自己永遠走在人民之前的「先鋒性」、「正確性」,當然還有國家機器和槍桿子,怎會認為「落後」甚至「反動」的黨外人士/民主黨派(因為「先鋒」的、「進步」的已經加入了共產黨)比自己更有真知灼見,怎能讓這些人分享權力。久而久之,一個專制的官僚集團便根深柢固,再無糾正機制了。

問題是今天的黨外人士/民主黨派,不是垂垂老矣就是被收拾得不再敢有主見,習要他們尖銳相信他們也尖銳不起,足見習說這些話也是應酬一下外界的改革呼聲。而在互聯網發達的今天,人民(不是民主黨派)早已不甘於當聽黨的話,跟黨走的「群眾」。其實每天在互聯網上有無數對中共尖銳的批評,只要中共不再監控屏敝互聯網,要有多尖銳的意見都有。同理,如果中共不再違憲掌控/壓制傳媒,不再違憲以言入罪,無需習的提醒,對中共的尖銳批評簡直無日無之。問題是中共錯過了太多的轉型機會,到了今天只能靠監控、靠維穩延續政權,又怎能天天面對人民尖銳的批評。

「倘若它可以被尖锐的批评,如果这种批评又是大规模的,这极有可能动摇其所宣扬的绝对正确的政治路线,必然引起民众对所代表的先进性产生广泛地质疑,而批评尺度的放开,更会让民众知道更多隐匿在宫廷黑幕中的权力勾当,民众就会产生强烈的被欺骗感和被剥夺感,到那时,面对一个错误百出且劣迹斑斑的政党,民众凭什么要让它永远盘踞在执政党的位置上呢?……

新浪微博上一位名叫@沙狐隆美尔 的网友说:一直觉得“要容得下尖锐批评”这句话本身就很搞笑。如果容不下尖锐批评,你想咋滴?难道还打算肉体消灭不成?你容得下也得容,容不下也得容。天赋人权,我说什么怎么说是我的自由,拍马屁你听着,尖锐批评你也得听着,大不了装没听见,但是少扯什么容不容得下,给你点“面子”你还真当自己是饭桶了?

正如这位令人尊敬的网友所言,当初老毛都不敢让党外人士继续批评,为了收拾烂摊子最后不得不以党国领袖的身份食言自肥,自打耳光也要压制住越来越尖锐的批评。因为毛心理清楚,倘若事件持续发展下去,他的政党和共和国将面临一次极为严重的合法性危机。一向以共和国缔造者和世界革命领袖自居的毛尚且不敢真正面对批评,遑论一个依靠父亲祖荫上位的新君!」(「中國執政黨為甚麼容不得批評」)

從「雖然長期潛伏在美國,隨時聽從祖國召喚」,到「中國共產黨要容得下尖銳的批評」,不知世界經歷了多少巨變?中國社會經歷了多少巨變?也不知中國人改變了多少?相信越來越多人會思考這迫切的問題,因為十四億人的問題最終是世界性的問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