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熊

IMG_9463劉夢熊發出哀鳴了︰

「因為我亦是一個人,有七情六欲的。雖然我以天下為己任,但如果個人方面受太多委屈時,我自己亦覺得,我可以不做任公職,但我必須做一個有尊嚴的人。……

有時我覺得有些事做太過份,踐踏我做人的底線,損害我的尊嚴,甚至有些情況威脅到名聲上、政治上、經濟上對我的打壓……」

曾被稱為梁振英「頭號打手」的劉夢熊,終於撕破面皮,在港大出席完活動後,向記者發表簡短講話,雖然口口聲聲說依然支持梁振英「依法施政」,也否認跟梁決裂,但對梁振英的怨憤溢於以上的說話中。

這期《陽光時務週刊》以劉夢熊做封面,結果賣斷市要加印。內容是劉「揭發」梁振英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曾承諾當選行政長官後,會委任他當行政會議成員,但當選後違背承諾,說他「口才太厲害」,恐不能遵守行會集體保密制的規定。又說梁曾承諾只推薦他給當時的中聯辦主任彭清華,作為全國政協常委「候選人」。後來有人把梁振英推薦另一位的信件的副本給他看。當他質問梁振英時,梁說是那位人士寫好了推薦信,要求他簽字的。最終劉亦取得梁的推薦。

以上是有關他個人利益的部分。不過,很多議員,包括「西環契仔」謝偉俊已指出,梁振英在宣布參選後,如真的有承諾當時積極替他助選,並擁有投票權的劉夢熊,當選後會給他利益,表面上已可構成賄選行為。不過,如果這種兩人私下口頭交葛,要證明誰講大話,恐怕不大可能。但無論如何,香港是法治社會
,廉署一定要介入調查。問題是廉署的上司是梁振英,能否秉公辦事,確是極大考驗。

另外,劉夢熊指梁所說有兩位專業人士和一位律師(而梁當時是說兩位律師及一位測量師),曾檢驗其居所,認為沒有僭建,其實並沒有人上過他家檢查。換言之,是梁振英虛構出來。他說當時向張震遠建議,必須交這三人出來,以證梁的清白,但張震遠對他說不可能,因為全是虛構的。

張震遠發書面聲明,指劉的說法與事實不符,梁曾披露過兩名律師的名字,另一測量師則因為已過世,為免其家人傷心,沒有透露其名字。張震遠表面上反駁了劉的說法。問題是測量師才是最關鍵人物,梁振英由始至終都拒絕測量師的名字。至於說因為避免其家人傷心,理由實有點牽強,如梁所說屬實,於有關特首誠信重大問題上,梁振英怎也會說服其家人讓他透露名字。劉夢熊的指控如果屬實,那個測量師根本不存在,是梁振英無中生有,刻意隱瞞公眾和立法會,是極其嚴重的操守問題。

只是,在建制派把持的立法會,只要一天中共要保住梁振英,沒有獨立人格和政治識見的建制派議員都不會倒梁,因此「泛民」再提權力及特權法傳召劉夢熊和梁振英解畫也罷,再次彈劾梁振英也罷,都不可能成功。因為即使最終中共要換馬(看來不會是短期的事),死要面子的共產黨,即使如何不滿梁振英也好,一定會讓自己有個體面的下台階。問題是香港人是否仍甘於無力,甘於接受現實,任由中共操控的小圈子政治繼續劣質化,繼續當圍觀者?

而劉夢熊把這種中共操控的選舉說得非常赤裸。他披露了三月初政協上京見中共未來領導習近平的一些「內幕」︰

「後來習近平在散會離開時再次和我握手,當時他身邊有王光亞。王光亞向習介紹我說︰『這位是我們的大筆桿子劉夢熊!立場堅定,旗幟鮮明!』我一聽到後,就知道中央是定了梁振英,因為如果我站錯隊,中央是想唐英年,那我這麼大力撐他就是立場上的錯誤!他(王光亞)說我『立場堅定,旗幟鮮明』,就是中央已經定了梁振英。所以我在散會後立即致電梁振英,報告他好消息。

3月11日晚,在釣魚台國賓館,賈慶林宴請我們港澳委員,當時馮華健大律師坐在我身邊,我跟他說如果今天的主賓席裏,支持梁振英的董建華有來,支持唐英年的廖暉沒出席,那就大局已定。結果廖暉沒有來。……」

又向《陽光時務》記者說他如何落力向北京有影響力的人舉薦梁振英︰

「劉夢熊曾表示,他2010年已決定撐梁振英選特首。2011年底,唐英年和梁振英開始投入競選工作時,劉就透過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習近平的一名近身高層智囊,向習近平推薦梁振英。『那時我常常密切跟他來往,去北京跟他見面。』劉不願點名的高層智囊,據本刊調查得知,他曾在1992年起與另外兩人一起合署筆名『皇甫平』,發表支持改革開放的系列文章,引起巨大反響,後曾任曾慶紅政治秘書,十七大換屆後,經由曾推薦給習近平。」

看到劉夢熊沾沾自喜的大談自己令梁振英當上特首的功勞時,大家會否感到不對勁?只要中共最高層決定誰當特首,那些所謂選委,大部分便要乖乖站隊,隨北京的旨意投票(不過,這次投票,千二票當中梁振英只是拿到689票,是低票當選,顯示部分建制派也不滿北京出爾反爾,找一個凶狠的地下黨來當特首),還是早已習慣了這種幕後運作,「中央之手」的政治現實,變得麻木,繼續容忍這種黑箱政治操作及其衍生的惡果劣化下去?

如果劉夢熊所言屬實,他絕對是活該的。所謂帶眼識人,劉夢熊是瞎了眼。

如果劉夢熊真的如他所說要做一個真正有尊嚴的人,就應讓「大徹大悟」,與廣大市民站在一起,與這個沒有資格當特首的人劃清界線。但為何還說要支持一個他口中「真是言而無信,不知誠信為何物」的人繼續當特首,誠信不是做人最基本的原則嗎?他不是早應該在立法會就梁涉及僭建的誠信問題,要求他交待,「泛民」議員提出不信任動議,以至彈劾動議期間,「大義滅親」,揭發梁振英?為何至現在才「揭發」他,「揭發」之餘還要說「一批二保」?

梁振英施政報告的不堪,民生問題無解決的意願和良方,連被視為「梁粉」的社協主任何喜華也說對施政報告失望。而房屋問題胡亂出招,公營房屋不止沒有一套改革宏願,以應對大部分人,包括很多中等收入人士也住不起私樓的結構性問題,連競選時說要把上屆政府五年興建七萬五公屋的計劃提早完成的承諾也沒有兌現。最重要是梁振英沒有解釋競選時的最重大承諾,即扶貧和解決市民居住問題,為何不能兌現,好像說過的都不算數,只懂成立委員會和繼續研究、研究,其無信無能無方表露無遺。

如果劉夢熊所言屬實,再加上梁上台後的霸道行事作風和如些不堪的的施政報告(劉夢熊亦大肆批評),為何仍然對他有期望?這不是愚不可及,就是還有所圖。而劉能牽涉進特首小圈子選舉的幕後交量,並且是把梁推上特首位置的其中一個得力者,當然不是一些愚不可及的普通市民。

劉在《陽光時務》爆料後,接受電視訪問,承認受廉署調查,並指是早前在電台加大力度批評梁振英用人不當後,於一月初被捕接受調查。一月廿六日《蘋果日報》引述消息人士,指劉夢熊在被廉署調查後曾往北京向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求救,但對方說無能為力。這傳聞是否屬實,不得而知。換言之,劉的大反擊,似與被廉署調查有關。

有評論說劉夢熊把事情擺上枱面,在中共眼中是添煩添亂,只會對自己更不利。亦有人認為身為全國政協的他,與中共官員交手那麼多年,不會不知道分寸,不會愚蠢至「自殺」,必定另有內情。而劉當副主席的東方明珠是做石油生意,石油生意怎會少得了大陸的權貴,這次事件據聞有某外國領事館高層被調回國。換言之,廉署介入了分分鐘屬「國家行為」的「黑洞」,當中可能涉及大陸官商千絲萬縷的利益,殊不簡單。

在中共和香港人心中,劉夢熊的確是一把「神經刀」,有時給人敢言印象,與那些對中共唯唯是諾的人有所不同。正如他在《陽光時務》所言(不知是否有所誇大)︰

「……我在兩周前,連續寫了兩篇文章為朱承志鳴寃叫屈,譴責湖南當局將揭露李旺陽死亡真相的朱承志,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我連續寫了兩篇文章發聲,結果湖南當局決定免於起訴,改為監視居住六個月。……

兩年前,我為趙連海鳴寃叫屈,在四份報紙登了全版廣告,『非法的法,無罪的罪』,當時中央也有人說我離譜……後來,陳光誠,我又連續寫文章為他辯護……陳克貴被判刑,說他故意傷人,我又抨擊,你基層政權的暴徒,三更半夜潛入民居,是違返憲法的。…..

甚至三年前,薄熙來唱紅打黑,當時他是當紅炸子雞,我連續寫了五篇文章,抨擊他的唱紅打黑崇毛。……」

但在香港事務上,其「左」的強硬立場,如抨擊反國教,把高舉龍獅旗的人說成港獨,都見其緊跟主旋律的建制派作風。難道他這次是「垂死掙扎」,就是要突出自己「開明」,支持改革的一面,所以特別提到梁振英曾說過與「泛民」是敵我矛盾,指摘他不懂大局,是「極左派」。即使最終被廉署檢控,也要與梁振英一拍兩散?

無論如何,看來這哀熊的「政治生命」會完結,即政協委員的位置也不保。但他的爆料也有不少「啟示」。問題是香港人看後是無力感更大還是義憤更大?灰記當然希望義憤更大,義憤當然不是為劉夢熊叫屈,因為他是活該的,而是更看清中共之手及小圈子黑箱操作的無窮禍害。灰記不會天真至認為一人一票選特首便能解決所有問題。但如果香港人不奮起打破這個小圈子官商政治黑箱,香港的政治困局,香港的墮落將無日無之。

One response to “哀熊

  1. 絲絲入扣。這場宮闈鬥爭,比起二月河寫康熙皇朝的諸子奪嫡,更為峰迴路轉,幕幕驚心動魄。也側面印證了,如對中共仍有寄望真愚不可及。

    但有志氣的仁人志士不必怕,金庸小說飛狐外傳名句:「大丈夫只怕正人君子,豈怕鷹犬奴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