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和日麗的星期日

facebook上,有同行留言道,在風和日麗的星期日,被困在密封的辦公室,一點不好受。灰記大有同感,特別想起不定時,長時間的工作,要嗎就是為了替財團資本家賺取超級利潤而賣命,要嗎就是為了替財團資本家宣傳賣命,繼續延續賺錢至上、人人為己的「自由經濟」意識型態。特別香港這個「自由經濟」的「奇蹟」,人們更是要被調較至畸形地「熱愛」工作,好像爭取標準工時、全民退休保障等,都是伸手拿福利的「懶人哲學」,卻不知以地產金融為首的財團資本家才是利用傾斜的制度的「伸手牌」。但願香港人能開始醒覺,不再視「福利主義」如洪水猛獸,甘心當「自由經濟」(實質地產金融壟斷)的奴隸。

正所謂「吊頸抖下氣」,在風和日麗的星期日,灰記前往觀看香港對朝鮮的東亞盃足球外圍賽。為了避開奏國歌的環節,灰記刻意遲到。在前往大球場的路上,聽到了朝鮮的國歌,感覺比較有氣勢及「動聽」。當然灰記不會因此而對朝鮮政權多一分好感,坦白說,當今世代仍然有父傳子的政權,實在太不可思議了。至於那首《義勇軍進行曲》,不關乎作曲和填詞者,而是除了中共政權違背建政前種種承諾,獨裁貪腐更甚於當年國民黨外,更要其在港的代理政權威迫利誘學校要擠壓學生對這首歌的感情,令灰記更不願意為這首歌而站立。

在風和日麗的星期日,香港隊沒有創造奇蹟,以零比四大敗於朝鮮,顯示香港足球與亞洲強隊的真正差距。不過,完場後二、三千香港隊的支持者,包括灰記,站立向香港球員鼓掌致意,感謝他們全力以赴及表現出一定的反抗能力。灰記還要向那位韓國籍的港隊教練金判坤致意,感謝這位外國人為香港足球作出的努力。在無能也無心的政府,在可能有點心但腐敗無能的足總,在一些無知自大亦自私的球會老細所編織的足球圈勉力而為,最終贏得要聽球會老細話的球員由衷尊敬,真箇是要嘔心瀝血。

不過,灰記向教練和球員致意之餘,更感香港球壇的絕望。一個客籍政權(主要聽命於中共和權貴,並非民意授權),不會真正為主體港人謀福祉。既然坐擁萬億計儲備和盈餘,及無數官地,也不願為香港人的基本居住和退休需要打算,對足球這些玩意的需要視而不見便理所當然了。看看大球場和旺角場長年差劣的草地狀況,便只知道這是一個只知石屎建築,不懂林木草地護理,以發展石屎森林,地產金融打拼的政府,如何徹底使人不存希望。而這種食老本的短視作風,註定推動不了需要長期投入,默默耕耘的足球運動。

因此,在風和日麗的星期日,「長毛」梁國雄議員於《明報》世紀版寫了「拉布完了,拉布萬歲」,鞭撻這個把四十萬長者當人質的無良政府,也順便鞭撻建制和泛民議員。

「且讓我們回顧一下這些異議、非議、建議民建聯:資產申報上限應由十八萬六千增加至三十萬;自由黨:資產申報上限應為五十萬;工聯會:不設資產上限;工黨:不設資產上限;民主黨:不設資產上限;人民力量:不設資產上限;『社民連』:不設資產上限;『街工』:不設資產上限;『民協』:不設資產上限

粗略計來,立法會內連那些無黨派議員在內,有逾四分之三人反對政府「長生津」撥款建議!而且,所有異議者都希望梁振英政權能與人為善、高抬貴手、不要硬闖,以策萬全,提議當局將追溯期鐵定於十月一日,讓長者毋須因從長計議而少拿追補之津貼。然而,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大家殊不知道梁振英正是藉追溯期做文章,挾受惠長者為人質。

此後,形勢急轉直下,工聯會首先封嘴,民建聯翻臉變臉轉軚,保皇議員亦迅速歸隊,在中聯辦的指揮棒下表演『勤王大合唱』。」

民建聯、自由黨、工聯會也罷,聲稱要「對抗」梁振英政權的「泛民」及人力,除了明知自己是少數,投反對票除了「立此存照」外,對政府並沒有實際威力,卻不想想其他方法,盡量給予政府壓力。現在畸形的議會,多數市民支持的「泛民」,在一半議席是小圈子的功能組別的「對沖」,淪為少數,以投票對決必輸的情況,要「有所作為」,便不能「循規蹈矩」,行禮如儀。這就是為何越來越多市民投票給所謂「激進」派如「長毛」等的原因。他們看到議會的荒謬,與其看建制派做橡皮圖章,規矩「泛民」繼續規行矩步地當「反對派」,不如選幾個人入去搞局。

不談長者那可憐的二千二元特惠生果金要資產審查是何其荒謬,不談民間倡議十多二十年的全民退休保障,可行性高及相當謙卑的三千元退休保障,只談「泛民」政黨所提出的免資產審查。明知投票必輸,怎樣向利用議會手段向政府施壓?想來想去,拉布是可行的手段。但「泛民」主流可能守規矩守慣了,對拉布這樣符合議會程序的武器也不想用。當然主流傳媒對的拉布的抹黑,市民對拉布的意義的不了解,令這些被主流民意牽著鼻子走的政客不敢拉布。況且拉布要出心出力,這些議員也許壓根兒不想「浪費」自己的「寶貴時間」。

灰記感到奇怪的是,除了規矩「泛民」,先前信誓旦旦要以拉布搞抗爭的人民力量也鳴金收兵。於是,特惠生果金事件最終只有「長毛」一個人孤軍作戰,成了主流傳媒眾矢之的︰

「…然而,既然功能團體議員肆虐,大部分議員已唾面自乾,自食其言,政府自然成竹在胸,儼然奴隸總管,鞭撻豬仔議員,命之蓋上橡皮圖章,唯一可以阻止這部忤逆民意的投票機器者,就是曠時廢日、長期抗爭的拉布行動!在親共喉舌攻訐抹黑,保皇議員詆譭斥責,泛民主流割蓆疏離之下,我除得人民力量仗義支持,及三數有心同事私下勉勵之外,一時之間,頓成眾矢之的,雖然不乏爭取全民退保之同志以及民間社團之聲援,以致相逢道左的陌生市民鼓舞,在立法會裏,令我不覺想到魯迅先生的一首詩:『寂寞新文宛平安舊戰場兩間餘一卒荷戟獨彷徨』

當年他夾於國共兩黨操縱的文壇中,不過對良知負責,堅持做人的原則,就要眾叛親離,內外夾攻,今日立法會為權貴操縱、惡俗播弄,早已喪失為民鼓興呼的膽力,泛民諸君憂讒畏譏,優柔寡斷,小風小浪,尚不敢揚帆出海,他日惡浪滔天,又談何乘風破浪。」

如今,特惠生果金在政府「打茅波」下獲通過。連提高資產審查至三十萬,多惠及一些貧窮老人也沒有。正所謂「神仙過海」,以後要迫使政府搞全民退休保障更加渺茫。「泛民」在特惠生果金「無心戀戰」,在風和日麗的星期日,民主黨號召市民上街反梁振英,結果只有不足一千人參加,動員能力真是弱得驚人。不知這是否跟民主黨以瑣碎的技術理由,如其副主席單仲楷說梁振英的不誠實是在當選前發生的蠢話(又是要命的循規蹈矩),不願第一時間支持彈劾謊言特首梁振英有關,因而受反梁市民杯葛?因為民間反梁行動陸續有來。

談起「泛民」的循規蹈矩,落後於形勢,也許和香港人一向認命、短視、惜身的作風有關。facebook上有人轉貼星期日《明報》安裕日記的「五賊」,提到韓國由專制獨裁走向民主,人民需要付出代價︰

「那天在電視上看到劉霞接受美聯社記者訪問的影片,空洞洞的房子裏一個剃了光頭的女子獨自在哭。那是情感抒發的嚎啕,壓抑兩年的感情在四個外國人面前猶如缺堤般一瀉而就,站在我旁邊看電視的年輕同事輕蔑地說了一句『這個政權』。相比今天的南韓,中國以及香港的民主路遙遠得多,但連曾經下令軍隊屠殺示威者的南韓都能夠享受民主,實在沒有理由會對自己失去信心。南韓的今天是長年的民主運動積累而成,沒有即食民主快餐,也沒有不流一滴汗就一蹴而就。」

韓國的民主化,當中有血腥鎮壓、酷刑、自焚、監禁等血的代價。香港人未必要如韓國人般付出,但連利用議會規則全力跟逆民意的政府抗爭也不願意,何來付出更多的抗爭呢。現在香港有個不合作運動,人人可以參加,就是交稅時少交十元,以表達對毫無誠信可言的梁振英政權不滿。少交稅的代價不會很大,但灰記不知道是否會有很大效果。但這只是開始,相信民間不同的抗爭方式會陸續有來。最重要是香港人要逐漸改變認命、短視、惜身的作風。在政治抗爭如是,在足球抗爭如是,因為民主無即食麵,足球也沒有即食麵。

在風和日麗的星期日,灰記胡扯了。

廣告

3 responses to “風和日麗的星期日

  1. 或者香港會比肥彭講中「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裡。」

  2. 英國舊主子該熟諳港人個性吧。畢竟,港人性格,包括惜身,與英治也有點關係。殖民時代真太幸福了,爾等可俾心機搵銀,政治呢D dirty work 等我地去搞。殊不知是本末倒置,主菜當甜品,以為是可有可無。

    有次學校家教會有選舉,老婆懶得投票,我就數落她:「政治冷感是一種奢侈,只是某時某地才可負擔。香港現時卻沒有這條件讓你去安心去政治冷感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