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溫和的西藏人

多倫多西藏人社區的小餐館。

多倫多西藏人社區的小餐館。

自由可貴,這是很實實在在的老生常談。灰記面前的T.S,出生於七十年代西藏一個偏遠的牧區,附近是一個中國軍營。他輾轉來到北美洲的多倫多,失去了故土,得了自由。但他其實並非甚麼政治活躍份子,他和一些同年代、更後期的西藏人一樣,父母出於希望兒子(西藏和很多傳統社會一樣,仍然重男輕女)學習藏文及傳統文化,冒險,包括冒著長時期不能見面的風險,把兒子送到印度西藏人的流亡中心達蘭撒拉上學。他就是這樣,十二、三歲時和幼小的弟弟,在父親帶領下千山萬水投奔達蘭撒拉。

灰記估計那是文革結束後不久的八十年代初,胡耀邦任中共總書記時,統治西藏比較寬鬆的歲月。那個年代,中共的實際掌權者鄧小平亦比較實事求是,願意派人接觸西藏人的流亡領袖達賴喇嘛的代表,他懂漢語的哥哥喜樂頓珠。鄧小平那句「名言」,「除了獨立,甚麼都可談。」T.S也懂得,並不斷重複達賴喇嘛提倡的中間路,說藏人只是要求自治和自由,和鄧小平所說的沒有矛盾。

在繼續T.S的故事前,想回應一些中國民族主義者對西藏自決的批評,第一,在這些人眼中,任何不擁護中國大一統的一都是XX民族主義者,甚至是法西斯分子,卻看不到自己的民族主義,自己的法西斯。第二,他們經常以達賴喇嘛所講的大西藏區來攻擊他胃口太大,說甚麼幾百萬西藏人「霸佔」那麼多土地。但他們卻看不到,原來這些都是西藏人世世代代生活的地區,中國漢人以鄙視眼光所稱的「化外之地」,是自然環境和生活條件相當惡劣的地區。而作為西藏人的傳統領袖,達賴喇嘛沒有理由不理會生活在現今青海和四川的西藏人的訴求。事實上,現在的青海、四 川,以至雲南,有著很多藏族「自治州」、「自治縣」。再加上西藏自治區,就是西藏真正自治的地理基礎。達賴喇嘛對中共也是不斷作出妥協,只是中共不理睬吧了。

再回到T.S。他還記得兒時在西藏上學的一些情景,課室掛上了毛澤東像,還有馬克思、列寧等的肖像。那時還是人民公社年代,他說。他學漢文,也學藏文。他說當時最大的問題是他們一家要勞動賺取工分,用工分來換取生活所需。他又要勞動,很難兼顧上學。而且回想起來,學校學習的,很多是政治宣傳,譬如達賴喇嘛是農奴主的首領,利用宗教來麻醉人民,利用傳統習俗來束縛和壓迫廣大西藏人民,舊西藏政府都是牛鬼蛇神,達賴喇嘛是最大的牛鬼蛇神。

他流露開朗天真的笑容,而這種笑容在充滿計算的華人社會十分罕有。他說現在他心目中的尊者達賴喇嘛,曾幾何時,是童年仇恨的對象。他父母仍然保有西藏傳統宗教信仰,但在那個「革命」年代,只能偷偷點香,甚至不能跟兒子談論任何有關西藏傳統的事情。

「改革開放」後,T.S的父親有「更高」的目標,就是希兒子們學習「真正」的西藏文化,藉著較寬鬆的政策,取得往達蘭撒拉的簽證,悄悄把T.S和他的弟弟偷運出境,到達蘭撒拉讀書。T.S以輕鬆的語氣複述父親兩手空空回西藏時的遭遇(他父親後來曾再回達蘭撒拉探望過他們一次),邊防人員問他兩個小孩去了那裏﹐他說留在達蘭撒拉讀書。西藏當局也沒有懲罸他。

IMG_9388然後,在達蘭撒拉,他的看法開始轉變。他說達蘭撒拉的教育並沒有把你鎖在舊西藏傳統,除了藏文,也學英語及其他現代學科。他中學是在印度人辦的教會學校完成。在他心中,達賴喇嘛並非要回到舊西藏,而是希望西藏人與現代文明接軌。當然,一些「悟性」較高的學生,可以繼續深造藏傳佛學,兩者並沒有必然衡突。而在印度二十多年,最大的體會/得著,是作為藏人社區一份子的身份認同。

問他對西藏前途的看法,他說作為一個有別於中國人的民族,曾經有著自己獨特的歷史及政治、經濟制度,很多西藏人內心深處當然希望獨立。但他亦很現實的分析西藏人現在的處境,了解到中國是不會讓他們獨立,而且中國比西藏強大得多。所以,他認同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即是留在中國換取真正意義的自治。

幼時視為牛鬼蛇神的達賴喇嘛,今日卻是令人景仰的尊者。「達賴喇嘛鼓勵西藏人多學習漢語,跟漢人打交道,因為現實是很多漢人移居藏區,不會離開。漢語是全中國流通的語言,不學好漢語很難有好的前途。」T.S一再提到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

T.S感慨道,正如中間道路所代表接受現實的溫和態度,為何中國政府不理不睬。大家對此都感到納悶。灰記想起對西藏人和維吾爾人都很關注的中國異議作家王力雄的話,專制主義者是不會讓你有真正的自治,因為你們有了真正自治,他們就不能再專制(大意)。

灰記又問T.S,持你一樣想法的西藏人多不多?他想了一想,說大部分人都這樣想。「我們只想多點自由,並非要跟中國政府敵對。」事實上,T.S留在西藏的另一個弟弟,現在加入了當地政府當幹部。不過,他不能將他真實想法告訴他在西藏的家人,每次通話只講家事,怕連累家人。T.S也不否認中國政府對西藏的投入。某一些現代建設也是西藏人需要的。問題是西藏人是被動接受,還是有自主權的問題。當灰記向他提到香港一國兩制的得失,T.S以羡慕語氣說,如果西藏能像香港那樣也不錯。聽到他這樣說,灰記一時無語。

對於已經超過九十宗的藏人自焚,T.S感到很傷感。他並不贊成如此結束寶貴的生命,但這些藏人接二連三不惜犧牲性命,希望換取其他藏人更好的未來,這種無私心態,又怎可批評。而有這麼多人願意以性命來作出呼籲,也反映當地嚴峻的境況。他說能夠改變這情況的只有中國政府。只要中國政府放鬆他們統治西藏的方式,情況會改善。灰記又想起王力雄有關專制主義的話。

十二月十日,來自世界各地的西藏人及支持者,會齊集紐約聯合國總部,要求聯合國介入西藏自治訴求,T.S會和數十名來自多倫多的藏人前往參與。他說如果國際社會繼續冷待藏人要求自由的訴求,中共繼續冷待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只會令西藏人,特別年青一代,唾棄溫和路線,走上激進甚至暴力之路。特別是達賴喇嘛圓寂之後,情勢更不可預測。

每一次談起西藏的情況,總是令人沮喪。T.S說了一個故事,反映了他的開放與樂觀。他說在美國讀大學時,班上只有他和一個來自中國的漢人,這人的父母還是幹部。在美國白種人佔絕大多數的班上,他們因為是少數而成了最好朋友,無所不談,包括敏感的西藏問題。灰記離開後,在乾冷的北風下,細味T.S不帶仇恨的語氣,久違的天真、開朗笑容,更覺今日中共治下西藏境況之令人唏噓。

Advertisements

23 responses to “一個溫和的西藏人

  1. 中国民族问题的根本,就是两大邪恶的斯大林屎样的民族政策,1,民族识别政策;2,民族区域自治政策。
    这两大邪恶的民族政策,根本就是违背不分种族,肤色,血统,人人平等的现代文明的基础。

    中国应该立即废除各类王八蛋族自治区,狗杂种族自治县,混蛋族自治乡。 恢复新疆省,西藏省,绥远省,热河省,广西省,宁夏省,立法禁止除安全,统计机构外的任何公私机构辨识公民的民族身份,保护公民的民族身份隐私。
    停止用公款资助教学语言非中文的学校。

    只有这样,才可以令中国的民族问题逐渐消失。

  2. 对藏裔印度纳粹种族主义分子大癞和他在中国境内的追随者要严厉镇压。严格管理藏裔非中国人入境,对藏裔非中国籍的藏民族主义分子,藏纳粹分子,要立法禁止他们入境中国。

    同时严格管理中国和印度,尼泊尔的边界,严禁藏裔印度人,藏裔尼泊尔偷渡入境,但应该采取措施,鼓励,支持藏裔中国人移民,留学离开中国,以减少中国境内的藏人人口。

    要大力开发西藏省的各种资源,发展西藏省的经济,依托新工业,矿业和其他资源产业,建设新城镇,鼓励,资助扶持内地人民移居西藏省,以降低西藏省藏族居民占全省居民的人口比例,最好仿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西藏省也成立西藏生产建设兵团。

  3. 说道神马世世代代生活在哪里,可现在的世界版图格局和什么世代生活有多大关系呢? 现在的世界各国版图格局,是二战后几大战胜国协调的结果,和神马世代生活在哪里关系不大。

    德国作为战败国,丢掉了很多世代德意志族生活的地方给波兰,法国,奥地利等国。

    中国从满清末期到二战结束,因为军阀割据和国力孱弱,中央政府虚弱无力,历次战争中,丢掉了几百万平方公里世代生活过的土地。

    藏,维民族主义分子想要的所谓真正的,排斥非藏维民族身份中国公民的种族主义自治,只有一种情况下可以实现,那么,就是脏维民族主义分子凭自己,或者鼓动他们的主子西人国家,仿效满清末期之后到二战这段时间的沙俄,英国,美国,日本的做法,在战场上打败中国军队和中国人民,并最好永远对中国和中国人民保持压倒性的实力优势,否则,就只能是妄想。

    大多数中国人民,绝不可能在和平的状态下,同意中国西藏省,新疆省的藏,维族居民,霸占西藏省,新疆省的土地,实行排斥,限制非藏,维中国公民前往定居,生活的所谓《真正的种族自治》的。

  4. 藏人的自焚,其实是以前天津卫青皮的手段,走人家门口一板砖砸自己脸上,别人想拦都拦不住。

  5. 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近日有汉族男子无故掀起1名维吾尔族女子的面纱,引发维族
    人不满,近千示威者至县政府抗议,促当局交出涉桉男子,并发生警民冲突,约50名民
    众受伤。

      镇平县人口约100万人,其中汉人佔约9成4,其馀包括蒙古族、维吾尔族等少数民
    族。香港东方日报昨天报导,镇平县公安局已证实这起事件,但坚称无人受伤,当地社
    会已恢复正常。

      有网民披露,镇平县1汉族男子28日中午因酒醉、误掀1名维族女子的面纱,当场让
    少女的男友大动肝火,与汉人发生殴斗。当地维族人欲按照伊斯兰教的法规,将汉人乱
    棍打死,这名醉汉因受政府保护而逃过一劫。

  6. 一直“揭露、批判”沙甸禁酒事宜的朋友们,您们好: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沙甸人,也是沙甸志愿者的成员,也参加过很多次沙甸的禁酒活动,我看你们“揭露、批判”已经好多天了,我在此代表沙甸全体人民向你们说一声“谢谢,你们有心了”。
      本来我是不想说什么的,但是看你们一直在这里无休止的争论,觉得有必要说明一些情况,让你们和那些真正关心沙甸的兄弟姐妹们明白,沙甸不会做有损伊斯兰的事,过去、现在、以后都不会。
      我也声明,我发帖不是想也不愿意和您们理论什么,我只是说说事实,至于相信与否,您们自己定夺。
      1. 我们从来没有非法闯入民宅:
      在你们看来我们是一群野蛮人,但是我们也懂法,我们历来是先敲门并说明来意得到允许之后才进入非穆斯林的出租屋,让派出所协查,就让派出所监督我们在活动中有没有违法,以便我们时时规范自己。
      
      2. 我们从来没有在非穆斯林家里翻箱倒柜,强行搜查:
      我们的成员在参加活动前都是接受过学习的:在进门之后不得碰禁酒对象家的一草一木、一针一线。
      

  7. 3. 我们从来没有强制性禁止非穆斯林朋友饮酒、吃肉:
      对在沙甸辖区租房内发现饮酒、吃肉的朋友,我们是先交流、善待再交流、再善待,如果是因为腰酸背痛需要喝药酒的,我们用云南白药和他交换,甚至帮他就医。在这里要提一下,沙甸是由西营、金鸡寨、川方寨、冲破哨、团破、团破头、新沙甸、莲花塘、凤尾村几个紧紧相邻的自然村组成,其中在冲破哨、团破居住的就是非穆斯林,但是他们饮酒、吃猪肉我们从不干预,哪怕是他们家离清真寺很近。
      
      4. 我们从来没有想过针对非穆斯林同胞:
      禁酒的对象包括沙甸本地居住穆斯林、外来务工人员(穆斯林、非穆斯林)注:外来务工人员都是居住出租屋,沙甸的房东有对求租户有宣传并让其知道沙甸有禁忌的事宜,如果租住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违规,我们责成的是房东而不是租住户
      
      5. 我们从来没有把那一位违反我们禁忌的朋友强行赶出沙甸
      针对沙甸本地穆斯林的饮酒者我们是各个清真寺相互通告:不为饮酒者办理红白两事:(按伊斯兰的教法:结婚除了有政府部门的证明、证书外还得有阿訇主持的仪式,不然婚姻也被视为无效,死人得通过殡礼仪式才能入土),不过还好,现在沙甸本地的饮酒者已经积极配合了我们的禁忌活动,至少不会在村子里饮酒。
      对于交流、善待N次仍然不尊重我们的外来务工人员饮酒者(非穆斯林、穆斯林),我们会让其自由选择,一,尊重我们,不在我们的村子吃饮我们所禁忌的就可以。如果他从外面喝得大醉也与我们无关,二,离开我们村子,去附近没有禁忌的村子租住。如果选择第二者,我们安排车子帮他们免费搬家,经济困难的租住户,我们补贴一个月租金。

  8. 大漢族沙文主義, 想有和平都幾難, 反正現在中國的版圖, 很多是滿清族打下來的, 漢族的地盤, 不是自古以來就是如此, 走著瞧吧

  9. 呵呵,藏种族主义分子表演的越是极端,中国人民中觉醒的就越多,就会有越多的人给政府压力,让他们镇压藏纳粹种族主义分子,藏民族主义分子。

    对你们HK极端分子也是一样的道理,你们表演的越是极端,见到中国两个字越是表现得像打了鸡血一样的亢奋,中国人民就会越憎恶你们,中国政府就越会对你们采取措施。

  10. 藏裔印度人大癞和一小撮藏民族主义分子,藏种族主义分子叫嚣的种族主义自治,是注定不可能实现的。
    西藏只能是中国的一个省,中国人民没有任何理由放弃西藏省的国土。

    那些藏民族主义分子可以移民离开中国,但想霸占中国西藏省的土地,就注定是大多数中国人民的敌人,除非这些藏种族主义分子和他们的主子们有能力,有意愿在战场上打败中国人民,且要战后永远保持对中国人民的实力优势。否则,在中国西藏省实行排斥其他族群的藏种族主义自治,就不要妄想了。

    西藏省的非藏族居民必将越来越多,藏族居民的人口比例必将越来越低,这就是历史发展的趋势。

  11. 通告: 一個溫和的西藏人 | Info Aggregator (Mirror)

  12. 你们这些极端思维的港灿是被英国白人殖民N代的后代,已经习惯成自然了?急西人之急,想西人之所想呢?
    一直弄不明白,怎么一些极端的港灿们竟然对维毒纳粹,脏毒纳粹,蒙毒纳粹,轮子,印度老驴子达赖这么趋之若鹜呢,后来明白了,你们根本就是西人的垃圾哈巴狗,西人如吃屎,你们必定大骂米饭难吃,狗屎赛龙虾。

  13. JOHN先生,閣下既然如此愛國,那為甚麼會改個夷人名字呢?果然和你的主子們一樣,「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明白明白。

  14. 其實東北幾百萬方里, 都割給了俄國, 你還咀巴上撐什麼呢 ? 不是很好笑嗎 ?
    不如努力點, 學你的主子, 弄本洋護照實在呀 !

  15. 糕富帅”最硬通:男子损坏新疆人切糕被拘判赔16万元

    12月3日,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岳阳公安警事发布了一则消息,村民凌某在购买新疆人核桃仁糖果时,因语言沟通不畅造成误会,双方口角导致肢体冲突引发群体殴打事件。事件造成二人轻伤,损坏核桃仁糖果约16万。加损坏的摩托车和受伤人员共计20万。目前@平江公安天岳派出所将凌某刑事拘留,十六名新疆人员财物得到赔偿并被遣返回疆。
    核桃仁糖果即网友俗称的“切糕”。什么样的切糕价值高达16万?这个问题引起了广大网友的质疑和吐槽。网友@性感玉米称:三轮车拖着的奢侈品,各地火车站随处可见。

    培根培根五花肉肉:一个穷孩子问一个富翁:请问您怎么致富的?富翁说:我小时候很穷,只有一个苹果,我把他擦得很干净,然后卖了,那钱可以买两个苹果,然后。。。。穷孩子说:我知道了,然后再把两个苹果。。。富翁说:当然不是,后来我父亲教会了我做切糕。最精炼的吐槽来自@盘多格:糕帅富。

    日前,“切糕”一词网络爆红,为一众网友所调侃。其缘起于岳阳公安警事的一则通报,通报内容显示,一村民因购买新疆人的切糕爆发冲突,致使一摩托车切糕损坏,被判赔偿16万元。该通告经微博传播后,迅速爆红,成为众多网友调侃对象。

  16. to 和平的风港灿:你的意思,你们港灿人人取英文名字,是因为你们被英人殖民强奸的结果?高见啊

  17. 人貴乎自重。道理個個懂,卻未必會做。人何時才明自生命可貴、自由可貴、和平可貴?二戰冤魂還嫌不多,這裡想講,不是德日等軸心國就是「壞蛋」,多少德日少年橫死,多少條小命因「衛國」之名而斷送!?在別國人眼中他們是侵略者,他們卻自以為是保家衛國。此所為洗腦之可怕、沙文主義可怕、民族主義之可怕,大一統之可怕。

    時至今日,仍多口不擇言之輩,開口戰爭、閉口打仗,真未知其有否見過打仗死人否。若世道歪離,真有此不幸,但願此等宵小義和拳匪,早日慷慨赴義,老頭定必望北遙指,額手稱快。

  18. curioushunter : 生命可贵,自由可贵,你应该去问下那些藏民族主义分子啊。为何要在中国西藏省搞独立运动,搞什么藏种族主义自治呢? 你应该清楚藏种族主义自治的含义吧? 那就是西藏省的藏族居民优先,非藏族居民要被限制。这尼玛的还有自由吗?难道只容许西藏省的藏人自由,非藏人不能有自由?

    你们这些港灿的脑子是不是小时候被驴子踢坏掉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