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停火後

image

以巴暫時停火,但全球愛好和平及關注巴勒斯坦人命運人士,都不認為暫時停火解決了問題。加拿大多倫多十一月廿四日下午二時{香港時間廿五日凌晨三時,就有約五、六百人,包括來自不同反以色列政府、支持巴人自決的組織代表、學生、市民,到市中心以色列領事館對示威。他們高嘁「以色列滾出去、巴勒斯坦自由」、「反對以色列種族隔離政策」、「內塔尼亞胡你會看見,終有一天巴勒斯坦會自由」…….在遊行前不同團體的代表,包括同志團體及安大略工會代表都有上台演講。

一位來自阿富汗的代表,除了發言支持巴勒斯坦人外,也提到其家鄉阿富汗被美國佔領。她是一位在加拿大長大的阿富汗人,但並沒有全盤接受西方傳媒對阿富汗的描述,即美國及其西方盟友,到當地「解放」阿富汗人於「野蠻」傳統回教勢力,如塔利班。但在80年代蘇聯佔領阿富汗時,就是美國向這些「野蠻」回教勢力,如塔利班提供援助。與阿拉發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敵對的哈馬斯,以前不也曾受過以色列資助,以分化巴勒斯坦人嗎?總之,這些勢力在不同時代有不同形象。昨天是解放力量,今天則是恐怖組織。

image

另一名來自當地巴勒斯坦組織的代表批評土拿大政府的以巴政策,指總理哈柏緊跟美國偏坦以色列。加拿大削減對巴勒斯坦的人道援助,其援助很大的比重被巴勒斯坦當局用來武裝警察,以對付來自巴勒斯坦內部的反對聲。當然,加拿大和美國一樣,不會援助加沙,因為加沙由哈馬斯控制。但西岸被形容為「溫和」的巴解法塔系阿巴斯當局,對自己的人民一點不溫和,對反對及改革的聲音打壓不遺餘力,亦繼承了阿拉發的無能與腐敗。

加沙的哈馬斯據稱比較關注加沙的低下階層,也曾為加沙窮人做過一些實事,所以幾年前的自由選舉勝出。不過,哈馬斯在打壓異己則與阿巴斯無異。早前面書有人發放了加沙青年改革宣言,就批評了哈馬斯打壓反對聲音不遺遇力。逮捕、刑訊和監禁,是很多敢於發聲的青年每日面對的現實。而以色列的封鎖和攻擊,在佔領區肆意侮辱巴人,把每個加沙青年都看成恐怖份子。加上國際社會的冷漠和偽善,這一切令他們難以再忍受下去。加沙青年所反映的是很多受壓迫民族都面對的雙重壓迫。而唯有他們在這些雙重壓迫中解放出來,世界才有真正的和平。不過,這些真實的聲音,很少在西方的主流傳媒可以聽到。

image

而加拿大的主流傳媒亦偏坦以色列,新聞的調子永遠是以色列為了防衛和安全,向巴勒斯坦的「恐怖襲擊」報復。但以這一輪以色列攻擊為例,早在十一月八日,以軍在佔領區殺害了一名在踢足球的青年,卻沒有傳媒報道這宗恐怖襲擊。 至於巴人在以色列「種族隔離」政策下,每日面對的壓迫和生活困境,則更不會是主流傳媒的關注點。香港主流傳媒也好不了多少,通常都是「假平衡」,以巴各打五十大板。但以巴並非對等勢力,各打五十大板的「平衡」報道永遠有利壓迫者/強者,對受壓迫者/弱者殊不公平。其實這種「假平衡」一早已有取向。以色列的濫殺永遠都用上「空襲」、「軍事行動」等的中性名詞,而巴勒斯坦發動的一定是「恐怖襲擊」。

這次停火對美國和以色列來說可能只是一種公關活動。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揚言若對方破壞停火,會展開更猛烈攻勢。這意味以色列會藉機殺砉更多巴勒斯坦人。因此全球抗議以色列暴行的浪潮不會就此沉寂,無他,以色列的狂轟濫炸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但他們幾十年來的殖民政策,不斷佔領巴人土地,圍堵、害裂和封閉越來越萎縮和分散的巴人社區,近年連人道救援也因為以色列封鎖進入加沙的海路和陸路,才是普通巴勒斯坦人每日面對的暴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