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今日西藏,明日香港」

據報十一月九日,安多(青海)熱貢有上萬中小學生和僧侶遊行示威,中共的軍事和准軍事部隊進入高度戒備狀態。(互聯網照片)

灰記把西藏扯上香港,原因十分簡單。西藏的情況似乎不斷惡化,三年來,自焚的藏人七十幾個,但西藏人的困境得不到外界的足夠重視,至少遠遠及不上香港。灰記作為一個「國際主義」者,看到這個情況,感到十分憂心,而西藏人面對的政權,正是香港人所面對的宗主國政權,這一點理應把西藏人和香港人拉得更近。只是有多少香港人基於「共同命運」而關注到西藏人的處境?

香港青年高舉港英龍獅旗,青海的藏人學生更勇敢,把五星旗降下,升上西藏原來的國旗,雪山獅子旗。(自由西藏照片)

早前facebook有人留言,「今日西藏,明日香港」,顯然是因為西藏和香港情況不斷惡化而有感而發。香港目前還保有若干程度的自治和法治,但最近中共官員和前官員利用有年青人高舉殖民地 龍獅旗大做文章,說甚麼港獨抬頭,然後又一輪警愓外國勢力利用香港反華反共等,然後那個視法治如無物的中共地下黨員,前律政司司長,現任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不斷發炮,要香港法官體會中共的「立法精神」,又說五十年不變不代表法制不變,簡直就是「駭人聽聞」。

《基本法》訂明香港原有法律制度不變,香港行的就是英國普通法,如果改變法律制度,即是向大陸黨大於法的現實低頭,一國兩制亦宣布完結。但現任特首,也是盛傳中共地下黨員的梁振英,以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對梁愛詩的狂言不敢哼一聲,證明香港的行政機關已經越來越「貼近」中共,一國兩制的確岌岌可危。而西藏的真正自治,在一九五九年達賴喇嘛流亡印度後,已經宣布完結。但西藏人作為一個民族,一個原本自成體系的國家,比香港人更有資格高呼「中國人滾回去」。

究竟還要有多少藏人自焚,才會令統治西藏的中共正視問題?可能中共覺得現在正高度重視西藏問題,所以要加強「維穩」,即加強監控藏人社區,打壓任何抗爭活動。

中共十八會議開幕前後,青海黃南州同仁縣兩天內有兩名年輕藏人自焚。十一月九日自由亞洲電台報道︰黄南州有數千學生和僧俗藏人共上萬人星期五舉行示威遊行,要求中國政府改變現行對藏政策,讓達賴赖喇嘛返回西藏,並實行民族平等權利,給予西藏自由。

犧性者之一為23歲婦女旦真措,她有一個六歲女兒。另一位犧性者是18歲的格桑晉巴。一位不願透露姓名参加青海同仁示威活動的藏人在示威現場向自亞洲電台台說︰「來自青海省黄南州州府同仁縣的黄南州民族師範學校、黄南州民族高中、黄南州職業技術學校、同仁縣民族中學等多個學校為數龐大的學生星期五當地時間凌晨五點開始展開了遊行示威活動,大家都高呼『語言自由、讓達賴喇嘛返回西藏、藏人要團结一心』等的口號。」

雖然有大批警察,但阻止不了示威,示威者前往黃南州黨行政中心和同仁縣政府請願,然後再度聚集在隆務寺度母廣場,追悼自焚亡者,還特為達賴喇嘛尊者健康長壽、永駐人間,念誦了《長壽祈願文》。」另外,位於青海省西寧市的青海民族大學近千名學生當晚為所有自焚亡者舉行了燭光悼念活動。他們向所有為民族自由事業献出生命的英烈們表達深切哀悼,並虔心念誦祈禱文,為自焚亡者進行了祈福。

BBC報道,十一月初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皮萊曾發出呼籲,敦促中國政府允許獨立的人權觀察員進入西藏,了解發生這些自焚事件的深層原因。但中國共產黨在西藏的高級官員星期五(11月9日)在北京參加中共十八大期間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這樣的調查不會發生。

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向巴平措在十八大西藏代表團會議上說,他希望人們到西藏來觀光或旅遊,但是對某些活動並不歡迎。向巴平措說,有人「認為西藏有什麼問題,人權問題,這個問題,那個問題……,盛氣凌人,要搞調查,等等等等……。」他說,「以這樣一種形式提出來進西藏,恐怕我們覺得不合適。」

他發表講話的同時,正值青海的示威活動。中國當局把發生自焚事件的原因歸咎於達賴喇嘛。同時參加中共十八大西藏代表團會議的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常委、區政府副主席洛桑江村說,「境外的藏獨勢力、達賴集團以犧牲別人的生命來達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洛桑江村在看著講稿發表講話時還說,「我們認為,這是違背人類共同的良知和道德的,不僅達不到其罪惡目的,而且必將受到嚴厲譴責。」據國際聲援西藏組織報告,十一月初的六天內經有7名藏人自焚,出現了比以往更高的事發頻率。

把西藏人透過自焚抗議中共的統治,說成「達賴集團」背後策劃的「陰謀」,這是中共慣常的說法。但所謂「物先腐然後蟲生」,內因永然是事物變化的主因。換言之,那麼多藏人自焚,證明中共治藏的失敗。不過,對於今日「財大氣粗」,「國力強大」的中國共產黨政府,怎會隨便認錯,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呼籲只能被當耳邊風。中共不罵聯合國干涉中國內政已算客氣了。

但這個表面強大的政權,卻是矛盾非常,其即將卸任的國家主席及共產黨總書記胡錦濤,在其黨十八大開幕演講中,憂心忡忡地提到,要整治腐敗,否則會有「亡黨亡國」的危機。每次聽到共產黨領導說這些話,灰記心中都不期然想起三個字,「真無賴」。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倒台,怎麼就會亡國?你共產黨倒台,為何要詛咒中國人忘國?老實說,如果中共真的願意改革(這是很多中國人的期望),接受人民真正的監督,逐步開放黨禁報禁,那麼共產黨在資源及歷史優勢下,還是有機會繼續執政。在台灣的中共「難兄難弟」國民黨,已經示範了政權倒台並非世界末日,可以捲土重來的例子。

只是中共仍然是封建殘餘,這種黨天下的觀念與以往朝廷家天下的觀念只是五十步笑百步。以往朝廷更替,在「忠君愛國」思想下,舊朝臣民不願當「亡國奴」要一死表示忠心,這種愚忠已被有現代思想的中國人揚棄。既然人民不應該盲目順從/愛護朝廷,為何共產黨又要人民盲目順從/愛護共產黨,否則就是不愛國?這就是香港人和西藏人都反對中共的「愛國教育」的根本原因。

共產黨要中國人,包括香港華人擁護他們「千秋百世」,否則就是「亡黨亡國」,原來並非中國人的西藏人,雖然自一九五九年後便被中共殖民統治,不斷被灌輸「愛黨愛國」教育,但作為一個長期存在的民族,幾十年的「社會主義」和中國人統治,不能消滅他們「根深柢固」的民族認同。中共的「老祖宗」之一列寧,至少就口頭上捍衛民族自治和自決,當年蘇共爭奪俄國政權,也曾呼籲平等對待不同民族,要在平等基礎上成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最重要是每一成員國保留自由退出聯邦的權利。當然,列寧建議民族平等時已身患重病,後來奪得蘇共政權的大獨裁者,中共曾十分依賴的另一「老祖宗」斯大林,把這些蘇共曾確認的文件視為廢紙,搞他的民族壓迫去了。

列寧的確有先見之明,當一九二二年,斯大林未全面掌控蘇共前,為大俄羅斯擬好了《俄羅斯蘇維埃共和國和各獨立共和國的關係》這個文件,不僅建議把烏克蘭、白俄羅斯、阿塞拜疆、格魯吉亞和阿美尼亞五個少數民族獨立國併入俄羅斯共和國成為五個「自治體」,還提出各自治體的最高當局必須接受和執行俄羅斯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在國防、外交、外貿、財政、糧食、勞工、經濟這七個方面的決議。這個方案,五個少數民族共和國有三個反對。

當時列寧在高爾基市養病,看過此方案後,大為生氣,痛罵道:「那個格魯吉亞人(按:指史太林)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俄羅斯惡霸,大俄羅斯主義者,實質上是個壞蛋、獨裁者,一個典型的帝俄官僚,……完全忽略了我們在這個問題上必須對少數民族採取寬鬆政策──寧可過於寬鬆而絕不能過緊,因為對少數民族而言,沒有對被不平等看待更令他們反感的事。」(列寧當年如何看待少數民族問題 練乙錚)

可惜那些非俄羅斯的民族,要忍受六十多年的民族厭迫,到了蘇聯於九十年代初解體後,才能體現列寧所提倡的民族權利,紛紛成為獨立共和國。

列寧說得對,「沒有對被不平等看待更令他們反感的事」,今天的西藏人深深感受到的就是民族的不平等。他們所愛戴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退出政治事務前,不斷提出西藏真正自治的訴求,是比中共「老祖宗」列寧所建議的民族政策謙卑得多。當然功利主義的中共,會覺得斯大林實際執行的民族政策,即大權在蘇共中央,所有民族自治都是徒具虛名,更適合自己的胃口。在他們心中,毛主席從一九五零到五九年,「長達」九年能容忍西藏有一個葛廈政府,忍受達賴喇嘛在西藏人心中「至高無上」的地位,而不是「毛主席是全國各族人民心中的紅太陽」,已算「仁至義盡」了。

中共曾經有過「糾正」民族政策偏差的機會,八十年代,自由派胡耀邦當總書記時,曾糾正「過左」政策,在鄧小平容許下,中共代表與達賴喇嘛的代表談判。八十年代中還允許達賴喇嘛的代表回到西藏。原本中共的如意算盤是,西藏經過中國二十多年統治,以及八十年代開始的寬鬆及大量補貼政策,可以令「藏族人心回歸」,令達賴喇嘛的代表「知難而退」,不再作出「不切實際」的要求。偏偏西藏人不領中共的情,代表所到之處,藏人奔走相告,齊集訴苦,訴說對達賴喇嘛的思念。經過這次,胡耀邦的治藏政策被批判。八十年代末,中共派「劊子手」胡錦濤入藏,血腥鎮壓西藏人的抗爭,比「六四屠殺」還早。

同是殖民統治者,中國人習慣了東方的專制主義,不懂得列寧所說「寧可過於寬鬆而絕不能過緊」,英國人經過「反英抗暴」及七零年代的社會運動,也懂得派麥理浩搞新政,懷柔懷柔香港人。胡錦濤的血腥治藏反而令他扶搖直上,被「太上皇」鄧小平賞識,成為過去十年的中共總書記。而過去十年,中共無論治藏還是治港,都是「胡蘿蔔加棍子」,而且棍子越來越來擔當重任。西藏早已成為准軍管地區,而早前駐港解放軍習,也模擬如何鎮壓香港「騷亂」,加上京官和中共香港的附庸不斷攻擊香港制度和司法獨立,令很多香港人擔心自治將不保。

而中共的過緊政策,只會令西藏的民族反抗活動越來越激烈,亦令香港人越來越像「少數民族」。說香港人越來越像「少數民族」的並非灰記,而是熟悉中共的著名政論家練乙錚。他近期的文章「談護照國籍——論港人成為少數民族」,也是有感於中共官員近期惡形惡相的罵「港獨」,提醒官員此舉有害香港,應該停止,勸喻他們應多討論,香港人對「中國」的疏離感和排拒意識到底到了什麼地步,為何如此,如何挽回。

他在文章警告中共,近代史上的同種族分離運動,如美國獨立運動、中共當年成立蘇維埃政權、今天的台獨等,都是既腐朽又兇殘的當權派逼迫出來的,無一例外;外來勢力縱有,亦不過是推波助瀾的次要因素,只不過當權的往往倒果為因,把分離意識說成是由外力支配,一面逃避歷史責任,一面繼續腐朽兇殘。

他引中共的「老祖宗」斯大林比一九二二年更早的對民族的見解︰

「斯大林於1913年,即俄國革命前四年,發表〈馬克思主義和民族問題〉一文,對『民族』這一概念給出完整定義,是為馬列理論中的第一次【註】。當時的情況是,沙皇治下的帝國邊疆地帶,出現多個民族主義運動,俄國社會民主黨(俄共前身)必須就現象提出看法。然而,斯大林這個理論直接指導了中國大陸解放之後由中共推動的「少數民族識別」工作,因而具有現實中國意義。斯大林強調,『民族』不是『種族』,也不是『部族』,同文同種的,也可以是不同的『民族』;相反,不同的種族,最終也可以結合成一個『民族』。他替『民族』這個概念給出的定義,包括四個必要條件:一、有統一的語言;二、有清楚定義的地理範圍;三、有共同的經濟生活;四、有處於同一文化基礎上的穩定的共同心理特徵。」

近來不少人提出「香港自治運動」、「城邦論」等,看到練先生的文章,會否受到鼓舞?了解多了西藏人的堅忍不拔,那麼多人願意為民族自由而犧性,是否會有更多香港人敢於想像「香港民族自治」,以至「自決」,並為此付出代價。

再回到練先生「列寧當年如何看待少數民族問題」的結語。

「四九年中共建國,國體有異於列寧當年締造的蘇聯,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少數民族政體以『自治區』的方式出現。有這個分別,是因為毛澤東等人知道,如果採用列寧的蘇聯模式,讓少數民族組成獨立共和國加入『中華蘇維埃』而保留退出的權利,則這些共和國有被史太林『撬走』的危險。對新中國成立『自治區』的做法,史太林不便反對,因為當年他正是此模式的倡議者。

列寧主張給少數民族共和國平等地位和獨立的權利,得到成員國廣泛擁護,蘇聯因此順利成立並有很強向心力;史太林反此道而行,蘇聯卻被少數民族唾棄,最終解體。這個歷史教訓,迷信中央集權的中共視而不見,一味把蘇聯解體的原因說成是西方搞顏色革命離間的結果,十分可惜。」

不知胡錦濤之後,在「亡黨亡國」前,有否有魄力及遠見的中共領導,能夠順應民意,不再迷信中央集權及專制統治,避免「亡黨亡國」的生靈塗炭,「造福」中國人和「少數民族」?

廣告

12 responses to “也談「今日西藏,明日香港」

  1. 2010年同仁县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公报:藏族68882人,占74.39%;回族3864人,占4.17%;土族9737人,占10.52%;撒拉族1377人,占1.49%;其它少数民族763人,占0.3%。
    ============================================================
    一万学生? 呵呵,还能再无耻点吗? 何不吹嘘是一千万呢?

  2. 原來並非中國人的西藏人,雖然自一九五九年後便被中共殖民統治,不斷被灌輸「愛黨愛國」教育,//
    ===================
    一些港灿竟然如此之无耻, 不要脸吗? 西藏省代表参加蒋介石的国民大会算什么? 外国人在中国的国民大会投票?

     //1946年11月5日,一再推迟的国民代表大会终于在南京召开了。出席大会的西藏代表是代表团官员5人、西藏驻南京办事处新任官员5人,共10人。班禅堪布会议厅的代表是:仲且·诺云、计晋美、拉敏·益西楚臣、次仁顿珠、何巴敦、宋志书。甘南藏族代表中还有黄振清、青海代表有格西·西饶嘉措、西康达吾寺的代表莫马群则等。西藏代表团团长土登桑培被安排到主席台上就座。

      国民大会最后通过了《中华民国宪法》,明确规定了西藏的地位,指出国民大会要有西藏地方选出的代表参加,在立法、监察等机构内要有西藏代表参加。同时,还明确规定“西藏自治制度应予保障”。会议结束后,国民政府安排西藏代表团到上海、杭州、北平等地参观游览。1947年春西藏代表团返回西藏。//
    ==============================================================

    这尼玛能算外国吗? 一些港灿们为了政治,为了意识形态,简直是丧心病狂啊,一些港灿们是不是也准备丧心病狂的自焚了呢?

  3. 中共在1949年后,错误的采取了FOLLOW原苏联的做法,对本国公民大搞民族身份识别,并根据公民的民族身份的不同,对公民给予不同的政治,司法,行政,福利待遇。
    还悍然将新疆省,察哈尔省,绥远省,热河省,宁夏省,广西省,西藏省用当地的某个族群的族名冠名,这2大恶政,才是现在新疆,西藏两省民族问题的根源。

  4. 让我们看一看美国的情况。按2010年美国人口普查的统计,美国拉美裔占美国总人口的16%,非洲裔占13%,亚裔占5%,白人占64%。美国有如此大比例的少数族裔人口,尽管有时会出现族裔冲突,但却几乎从来没有过民族分裂主义运动。究其原因,就在于它采用了一种民族融合的模式,而不是民族区域自治制。由于美国的族群没有被分隔成不同的区域(至少没有法律确认的区域)

  5. 二、民族理论的认识盲点

    1、民权与地权的混淆——区域族群政治割据
    中国的民族自治理论存在的一个很大的认识误区,即是将“尊重民族权利”与划地而治联系起来。
    这种自治理论不仅在实践上是被证明是不成功的,在理论上也有问题。从理论上看,在一个统一的国家中,本应是各民族共同拥有统一的国土。那种将一个区域民族化的做法,实际上是一种区域族群政治割据。将“民族权利”问题理解为“地权”问题,必然导致那种排外性的分离倾向。应当将“民族权利”问题理解为“民权”问题,而不是“地权”问题。争取民族权利,不应当是争取在一个统一国家中的区域民族特权,而应当是争取各民族在无论哪个区域一律平等的公民权和其他“民权”。

  6. 民族分离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理论观点就是认为某一民族拥有对某一地区的所有权。虽然,民族地权意识的形成有其历史的原因,如某一民族是在历史的某一时期以其土地和人民加入到一个国家中来的,因而有“这是我的土地,我应当是这里的主人”的意识并不奇怪。然而,一个民族既然加入了一个国家,成为整个国家的所有人之一部分,却又认为自己对某一地区有排他性的所有权,这显然是一种区域族群政治割据。

  7. 、区域民族割据和区域民族特权违反当代普世价值和现代行政理念
    那种要求限制人口向某一民族聚住区域流动,要求该地区的事务由其居民中的某一民族决定,而不是由该地区所有民族共同决定的主张,显然是与当代世界的普世价值相背离的。这种以某一民族的区域割据排斥国内统一市场和人口自由迁徙,以某一民族的区域特权代替人人平等的“住民自决”原则,和按民族来划定行政区域等主张,即便搬到那些被民族分离主义者推崇的任何一个西方国家中,也是不符合其“普世价值”和现代行政理念,而不会被接受的。

  8. 逐渐淡化区域的民族特征,使民族概念与区域概念逐渐相分离,逐渐消除民族的区域地权意识和区域特权意识,逐渐与当代世界通行的行政理念接轨,即逐渐取消按民族来划分行政区域的体制,从而逐渐消除区域民族分离主义赖以存在的条件。
    在政策上,可以考虑如下几点:
    1、以政策倾斜鼓励内地人口向边疆地区流动。
    2、以政策倾斜鼓励边疆少数民族人口向内地流动。
    3、以地区倾斜政策取代民族倾斜政策。
    4、以鼓励消除民族分别的优惠政策取代鼓励保持民族分别的优惠政策。
    5、增强内地与边疆地区的市场经济联系。
    6、调整行政区划,设立新的省份、直辖市、或经济特区,从外延上缩小原有的以区域民族化为特征的行政区域范围。

  9. “文化多元化”是西方左派知识分子和政客鼓捣出来的,这个提法似乎很有政治正确性,美国作为一个民族文化大熔炉,更是不容置疑。但文化背后有价值,价值的高低之分是显而易见的。美国以尊重和保护个人权利为核心的“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价值,就跟极权国家宣扬的“群体主义”(collectivism)高低立判,甚至是对立的。在美国,左派提出“文化多元化”,实质上是有意贬低美国的以保护个人权利、市场经济、资本主义等为标志的主体文化价值,或者说变相降低美国价值。

      美国左派高喊“文化多元主义”,把所有文化都等量齐观,这就像把沙子跟珍珠摆在一起喊“物质多元化”,其实就等于把珍珠的价值贬低了。表面看,这好像是慷慨,是对其他文化的欢迎,但实质是给“沙子”鱼目混珠提供了可能。美国今天的价值混乱,都可以从这里找到原因。

  10. 现在的文明,富裕,科技发达的美国,显然是欧洲各族裔群体大融合的结果。
    如果是英族自治州,德族自治州,法族自治州,瑞典族自治州,爱尔兰族自治州,意大利族自治州,波兰族自治州,匈牙利族自治州,中国人族自治州,阿拉伯族自治州,突厥族自治州州,俄罗斯族自治州,马来族自治州,菲律宾族自治州,京族自治州,印度斯坦族自治州,孟加拉族自治州,祖鲁族自治州。。。。这样的脑残的中国式民族区域自治,现在的美国一定不会是一个富裕,文明,科技发达的美国。

  11. ///達賴喇嘛,在退出政治事務前,不斷提出西藏真正自治的訴求,///

    印度人大癞的所谓真正的自治是什么内容? 就是族群区域分割,在所谓的大藏区,限制非藏族中国人前往定居,生活,学习,就是他所谓的大藏区,必须是藏族居民占人口多数。
    可2010年的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如果他所谓的大藏区包含青海省,那么,他所谓的大藏区内的居民中,现在已经是汉族居民占人口的大多数了。

    只要不是弱智,也都会看得出来印度人大癞的所谓真正自治,会导致什么结果。

  12. 印度人大癞所谓的大藏区内,有1000万左右的汉族居民,比藏族居民多几百万人口,是不是这些汉族居民可以要求成立汉族自治区? 限制《大藏区》内的非汉族居民的人口增长?
    举凡到过大癞的大藏区:即青海省,西藏省,和四川省西部,云南省西部和甘肃省的几个所谓藏族自治州的人士,都会了解到当地的汉族,回族居民,对藏独,藏民族主义,藏种族主义的憎恶与反感的,而这些汉回居民是不是可以要求限制藏人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