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天朝、被「和諧共識」吞噬的城市

生活時報照片

美國大選結束,奧巴馬連任成功。香港雖遠離美國,但仍十分關注這個影響全世界的大國的大選,facebook上留言熱烈,《主場新聞》網站不斷更新消息。不少人都對這位黑人總統再度當選感到高興。不過,對一些左翼人士來說,無論共和黨還是民主黨,都是為財團服務的政黨,對內都是延續維護富人利益的制度,對外則都是維持 美帝國霸權的國際秩序。左翼人士Lam Chi Leung就留言道︰

「奧巴馬連任勝利了,可是美國人民也獲得勝利嗎?失業仍然嚴重,金融巨頭和壟斷資本的權勢仍然雷打不通,醫療改革面目全非,在阿富汗伊拉克中東的軍事霸權仍然繼續且不斷擴張。說到底,奧巴馬和他的民主黨跟羅姆尼共和黨同樣都是為美國一小撮追逐無限利潤的資本家階級服務,而人民(包括落後國家的人民)的福祉和權利都得靠邊。更何況,今天的美國民主黨像就像90年代轉向了的歐洲社會民主黨/工黨,更不願推行多少有真實意義的改良了。所謂「新民主黨」跟奉行「第三條路」的歐洲社民黨只會跟右派進一步體齊,甚至比右派更具欺騙性。美國勞動階級何時能夠重拾她輝煌的激進傳統,建立獨立於兩黨的政治力量,走向徹底改造政治經濟結構?前途不易估計,而且這方面也不是重點。認清真正的奮鬥方向才是最重要的。」

這是「典型」的左派觀點,理論上未必沒有道理。相信美國也有「真正」的左派對現在的兩黨制很不滿,美國選舉也是一場花費巨大的金權政治,只有財團和富豪才花費得起的選戰。問題是無奈也好,這始終是美國人民的選擇,左派朋友要說服美國人民轉變,依然「任重道遠」。更何況在「自由經濟」主義者眼中,奧巴馬一個福利主義的總統。《蘋果日報》就有標題為「奧巴馬連任,美國富豪︰我們要革命」的報道,「擔心」奧巴馬要加大對中下階層的補貼。而在很多自由派眼中,在共和黨與基督教右翼走得越來越近的今天,奧巴馬的民主黨會較尊重個人自由,較同情新移民,較善待不同種族,較尊重差異。換言之,奧巴馬當選始終好過右派的羅姆尼,那怕那只是丁點兒的好。

除了一些「正治正確」的左翼批判,奧巴馬連任對很多香港「進步」人士還是「賞心悅目」的事。社運人士蔡芷荺在《主場新聞》就寫了「史上最型仔總統︰奧巴馬閃咭大全」︰

「美國總統大選,作為遠方的家庭觀眾隔岸觀火,只能做花生友一名。既然如此,食花生就食到最徹底,省卻所有政治分析,告訴大家我支持奧巴馬的最主要原因:情願型仔做總統,過多四年養眼的日子,都不要信口雌黃的膠人狼姆尼!

講多無謂,呈上珍藏閃咭……」

互聯網照片

蔡小姐展視從互聯網收集到奧巴馬當選總統後的活動照片,除了「型仔」,他健康親民的形象的確並非每個政客都做得到。除了超過六千萬人投票給他(對手亦只少二百萬票),全國亦有萬計支持者自發慶祝。而看畢他成功連任後的演講和「與眾同樂」的場面,再看中共十八大會議,人民除了完全無法參與揀選共產黨領導(而這些共產黨領導卻要主宰十多億中國人的命運),更因為共產黨要開會而整個國家如臨大敵,不准售賣菜刀,連搖控直升機也不准售賣,造成人民生活上諸多不便,那些被監控的維權人士更被非法禁錮。

而電視直播的中共十八開幕儀式,真令灰記有「想死」的感覺。看見那群坐在鏡頭前的老人家,綳緊面孔,聽到那些像訓話的發言,黑箱作業的政治運作,究竟中共官場離開清朝和古代天朝有多遠?常常有人說中國是「家長式」統治,香港人又愛「阿爺」前,「阿爺」後,再從如十八大這樣的場面印證,中國這個「民族」 真的沒有長大,沒有長大的意思是本應廿一世紀堂堂正正,自把自為的公民社會,卻仍是領導、「父母官」指揮一切的黨國/朝廷天下,人民仍是要「聽聽話話」,要響應「和諧一統」的「子民」,灰記實在以身為中國人感到羞恥,也完全明白為何有香港人不願當中國人。Sorry胡錦濤,做中國人一點尊嚴和榮耀感也沒有,就是因為有你們這班「大老爺」的存在,所以你們擔心的「亡黨亡國」未必是壞事,至少人民有機會拾會做人的尊嚴。

互聯網照片

不單只奧巴馬的照片顯示「帝國」與「天朝」–美國和中國社會的巨大差異,他與一位十歲女孩的通信,也側面反映越來越受天朝影響香港社會「保守落後」的一面。事緣Yahoo News 一位 News blogger 寫了一篇名為"Obama responds to 10-year-old girl’s letter about her two dads"的News Blog,講述奧巴馬如何回覆一位由兩位同志父親撫養的女孩的來信,她因為經常被取笑有兩個父親而感到困惑(節錄)︰

“I just wanted to tell you that I am so glad you agree that two men can love each other because I have two dads and they love each other. But at school, kids think that it’s gross and weird but it really hurts my heart and feelings so I came to you because you are my hero. If you were me and you had two dads that loved each other and kids at school teased you about it, what would you do?"(我想告訴你很高興知道你認同兩個男人可以相愛,因為我有兩個相愛的爸爸。但學校的同學覺得這樣很醜怪很不正常,這令我內心傷痛,所以我找你因為你是我的英雄。倘若你好像我有兩個相愛的爸爸,但同學因此取笑你,你會怎麼辦?)

奧巴馬回信寫道(節錄)︰

“Reading it made me proud to be your president and ever more hopeful about the future of our nation," he wrote. “In America, no two families look the same. We celebrate this diversity. And we recognize that whether you have two dads or one mom what matters above all is the love we show one another. You are very fortunate to have two parents who care deeply for you. They are lucky to have such an exceptional daughter in you."(讀你的信令我為身為你的總統感到驕傲及對國家的未來更有信心. 在美國,每個家庭都不同。我們歡迎這種差異。我們都明白,不管你有兩個爸爸或單親媽媽,最重要是大家顯示給對方的愛。你有兩個深深關愛你的爸爸應感到幸福。他們很幸運有一個像你這樣與眾不同的女兒。)

“Our differenced unite us. You and I are blessed to live in a country where we are born equal no matter what we look like on the outside, where we grow up, or who our parents are," Obama continued. “A good rule is to treat others the way you hope they will treat you. Remind your friends at school about this rule if they say something that hurts your feelings."(差異令我們團結。你和我深受祝福,能夠生活在一個無論我們的外貌怎樣,在那裡成長或我們的家長是誰,都生而平等的國家。最好的規條是推己及人,你在學校應提醒他們這規條,如果他們說一些傷害你感覺的話。)

灰記不能想像胡錦濤以至習近平會說出「差異令我們團結」的話,他們少罵香港人「獨立特行」不夠愛國,少罵舉龍獅旗的人是搞港獨,少說「愛國愛港大團結」等已經很不錯了。灰記更不會想像香港會有一個像這個美國女孩處境的人寫信給梁振英,因為梁振英以至絕大部分公眾人物都不會敢公開認可同性相愛,香港法例上也不容許兩個男人共同撫養孩子。但所謂先進多元的社會是甚麼,最重要還不是接受和歡迎差異,不能因為差異而被取笑及歧視。不是說美國或其他國家已經沒有歧視,而是他們起碼願意透過立法及教育,期望消除因為不能接受差異而衍生的歧視/敵視,而不是要社會對任何事物有一致的共識。

阿平漫畫

更公平對待同性戀者的立法建議已經提出了十多年,但九七後香港好像在開歷史倒車,竟然連何秀蘭議員提出沒有約束力的促請政府盡快就「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者的平等機會」進行公眾諮詢的議案,竟也被保守派把持的立法會否決,這事絕對是國際大笑話。

而民建聯葉國謙所說不希望外國的風氣影響香港華人社會,簡直就是自暴其醜的無知。同性戀和異性戀都是人類情感/情欲的一部分,中國和其他社會一樣,自古以來已有同性戀文化。一些似是而非的論調,如有人提出社會在同志平權課題未有共識,諮詢只會引起爭議,根本就是對民主和自由的扭曲。所謂少數/弱勢權利受保障是民主社會的重要基石,否則只會變成多數人的暴政。婦女、「少數」族裔、殘疾人士等的平權運動都曾引起主流社會的爭議,而正正因為社會不會有共識才必須立法保障她/他們。

看了美國大選,再看中共十八大,再看香港政界如何對待不同性傾向平權,不得不令灰記感到香港這個原本最貼近現代「普世」價值的華人社會,正被冥頑不靈的天朝文化拖後腿,變得越來越「不可理喻」。灰記對帝國沒有興趣,也不想當外國的二等公民,所以只能在情況繼續惡化前,繼續為捍衛這城市所剩無幾的「普世」價值,多元文明,為抗議傲慢過時的天朝文化而發聲,那怕只是極微弱的一把聲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