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怪「龍獅傳人」 ,只怪中共傲慢

香港自治運動照片

為甚麼如此介意那幾面龍獅旗,中共的港澳辦前副主任和前主任為何對高舉龍獅旗的年輕人要咬牙切齒?那位以「左」(實質是右,因為思維同中港的資本家一樣,反對增加福利 )見稱的前副主任陳佐洱,把舉龍獅旗上升至港獨高度,實在抬舉這面旗幟。「近年的確有港獨勢力抬頭,並像病毒一樣蔓延得很快,是毋庸遮遮掩掩的事實,要提高警惕,嚴正應對。」(香港電台網10月24日)

跟著10月25日,前港澳辦主任魯平在《南華早報》發表文章,指鼓吹港獨是傻瓜,沒有內地支持,香港只是一座死城。然後再過幾天又說,"Those who do not recognise they are Chinese should look at what is written on their passports or they should renounce their Chinese nationality."(那些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應看看他們的護照寫的是甚麼,或者放棄他們的中國國籍)。

魯平的第二次說話,是否衝口而出,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第一,持有外國護照的香港華人相當多,沒有20%也有10%,第二,相信他們大部分不會認為自己不是中國人。只要稍為了解一點香港歷史,也知道為何那麼多香港人擁有外國護照,就是對中共的恐懼和不信任。就是香港人普遍對中共的恐懼和不信任,英國人才會為了「光榮撤退」跟中共談判,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就是香港人普遍對中共的恐懼和不信任,「老謀深算」的鄧小平才會提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來安撫香港人。

事實上,灰記就有不少持外國護照的香港朋友,大談如何反日,如何保衛中國國土。這些人講起「保家衛國」時「義正辭嚴」,但談起統治中國的共產黨時則「咬牙切齒」,那麼魯平會否認為這些人「數典忘宗」,不認中國人?老實說,當中共的高官不斷把財產轉移外國,把子女送往外國做外國人時(即將就任國家主席和共產黨總書記的習近平,至少有兩個姊姊及一個弟弟移民澳洲和加拿大),魯平(自己的兩個外孫女是美國人),以至陳佐洱有甚麼資格罵高舉龍獅旗的人。況且,現在「去國」的內地人不斷增加,不少中產人士對中國政治及社會前景沒信心,移民或送兒女到外國讀書,已經成為一個熱潮。前年有五十多萬人移民外國。去年,美國就有八萬七千名中國移民成為永久居民,比前年多萬幾人(紐約時報)。不知魯平會否罵這些人不配當中國人。

說回龍獅旗,你說高舉龍獅旗的人很天真,很淺薄,美化殖民時代的一切也好,他們好歹也出於愛護自己的居地。這群人可能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樣,沒有「能力」或不想移民他國做二等公民,香港是他們唯一的家,但眼見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越來越像謊言,中共的粗暴干涉香港的內部事務時,緬懷一下英國人統治的日子,也屬人之常情。要知道,這群「龍獅傳人」大多二十多到三十多歲,成長於香港最「美好」的時代,那時期中國要搞改革開放,統治者比較謙虛,覺得中國落後於世界,要好好學習,而香港正是最近可供學習的地方(現在中國企業借助香港這個金融中心,在港大量集資,中共卻越來越不懂得謙虛)。那個時候,香港受惠於中國改革開放,同時香港資金亦對經濟陷於崩潰邊沿的中國相當重要,當然香港(以至其他地方)資本家剝削大陸工人,到今時今日仍然被關注團體詬病。那個時期,英國人的統治也比較順應香港的民意,九年免費教育,廉政建設,長遠房屋政策的訂立,牛步的代議政制提上議程…。

六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出生的香港人,對港英麥理浩改革前的高壓統治,香港社會貪污腐敗的黑暗面較少認識,因而對英國殖民統治懷有好感,至少不反感是很正常的事。正如前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所言,高舉龍獅旗的人只是出於對現狀的不滿,顯然比較公允。事實上,對香港現狀不滿的大有人在,高舉龍獅旗的人不滿香港的法治自由和「文明」倒退,也可能不滿現在年輕人出路狹窄,看不到前景。

其實很多香港人和「龍獅傳人」一樣,都看到法治自由和「文明」倒退,包括灰記。只是如灰記這類被「龍獅傳人」的導師陳雲批評為「左膠」的人,不會把香港的「敗落」完全推卸給「內地同胞」。灰記最近與一位同行傾談,他訪問了其中一位九月撐反國教而絕食的社運老兵,該六十多歲的老兵,除了批評陳佐洱魯平他們不了解港人的想法時,也為香港人的缺乏「國際視野」而嘆息。

在他看來,這種曾經推動他參與社會的「國際視野」十分重要,當中包括對所有外來人士的包容,不應歧視「較貧窮」的南亞人和非洲人,更不應排斥內地人。他說曾親身體驗過內地旅客的友善,就是被讓坐,這是內地一些人受到「文明」感染後的轉變。況且也不見得香港人就一定「文明」守禮,他就見到過很多香港人不願讓坐給有需要人士。他說,即使純粹從實用主義角度,越多內地人受「文明」、法治自由等「普世」價值的影響,對香港越有利,所以應該歡迎他們來香港體會「文明」、法治自由的價值。至於那些「副作用」如醫院床位、日用品被搶購等,可以透過行政措施處理,最重要是不要把對中共的不滿發洩於普通內地人身上。

有趣的是,這位曾在七零年代相當活躍的老兵,向記者同行展示了他們當年的思想武器《70年代》雙周刊,其中一期的封面是一大面的米字旗,不過,米字旗上卻有一個小孩撒尿,反叛和抗議的味道十分明顯。這位社運老兵說,當年他們反殖,反港英政府,為的是希望改革身處的香港社會,現在回想起來,也不得不讚賞英國人的政治智慧,首先英國人沒有因為他們侮辱英國旗捉拿他們,反而眼見香港社會不滿越來越大,派麥理浩來施行新政以作懷柔,雖然不脫改良主義,但好歹推動現在香港仍繼承著的廉政建設、公屋福利、免費教育等。

如此看來,中共高官不但沒有英國人的幽默感,也缺乏英國人的政治智慧,不單如此,香港的「極左」(其實是「極右」)人士如劉夢熊等,見到龍獅旗好像天要塌下來,中共江山快要不保一樣,說甚麼禁龍獅旗和趕快立23條等,真是貽笑大方。不過,無論陳佐洱和魯平的批判,以至劉夢熊的狠話,都反映中共有一鼓勢力要把香港看成需要加強「維穩」的地方,如果成了中方的主流意見,對香港的法治自由和「文明」將會是一大災難,香港人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One response to “莫怪「龍獅傳人」 ,只怪中共傲慢

  1. 我記得03年遊行後不久中共也唱過一陣港獨論,無非是扣“分裂國家”的帽子混淆視聽轉移視線,這次不過故伎重演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