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貝澳「淪陷」說起

中港矛盾停不了,如果嫌導遊被不願進入商店購物的內地旅客毆打,或此類旅遊糾紛司空見慣,貝澳營地被內地人「入侵」而「淪陷」更引起「敵愾同仇」?

的確,無論以「入侵」或「淪陷」來形容內地人在香港的活動,都是煽動性語言,是小報行為。只是香港最有影響力的報紙,往往是小報作風,無論是親政府還是反政府,都不離「唯恐天下不亂」的風格。

言歸正傳。灰記不是大自然的喜好者,郊遊偶一為之,野外露營則屬同童年往事。現在踏入灰色年齡階段,由於好友的啟發,也覺應該多接觸大自然。的確,香港這個超擠擁城市,卻有著相當面積的美麗郊野,而且交通方便,相當「神奇」。無論灰記如何反殖,英國人愛花草、愛郊遊,促成歷代港督保留很多自然風光及郊野公園,不讓它們成為香港政府及地產商的發財功具,誠然是一大德政。

大嶼山除了機場、東涌市鎮及幾個旅遊景點如大佛、迪士尼公園,大部分地區仍保留郊野及鄉村模樣,是香港的重要後花園。有人雖然在市區工作,但仍每天舟車勞頓,趕搭夜班船或火車回到銀礦灣、長沙、塘福、貝澳…,為的就是後花園的寧靜氣氛及清新空氣;每逢周末和假期,大批都市人會走到大嶼山(或其他離島),享受平日難得接觸的山和海,以及小鎮獨有的風情,這是香港的生活和文化的一部分。

只是,這種生活和文化正面臨改變。灰記沒有留意的貝澳營地,原來是港人透透氣的一個勝地,近來也因為內地旅客湧至而受關注。灰記看到報紙以「貝澳淪陷」形容這宗事件,除了覺得煽情誇張外,亦疑問外來旅客是否有權享用一些康文署管轄的設施,例如基於本地公民優先享用資源的原則,很多體育設施必須香港居民才能享用。不過,灰記不知這個貝澳營地是否香港居民才能享用,果如是,不論是內地還是外國旅客,都不應在此紮營。如果沒有明文規定,則不能說內地旅客入侵。

灰記上網查看,康文署沒有對使用貝澳營地作出明文規定,但從一些網誌得知營地採取先到先得方式,入營要登記。不知這些內地旅客有否遵守規矩。況且,規矩必須有人執行才成,先到先得的意思,是除了先到者可以選擇自己心儀的地點,也意味遲來者有可能因為營地滿額而不能享用。問題是康文署有否盡責執行這些規定。

老實說,灰記對一些內地人「不文明」的舉動,雖然不會覺得理所當然,但也不會如一些「反蝗」者一樣,充滿排斥情緒,以專捉內地人不守規矩的「痛腳」為樂,「睇睇強國人又乜乜,強國人又物物」,facebook上不時出現這些貼圖。因此,這次貝澳事件,灰記並不知如何看待。不過,一位一向對內地人不算「敵視」的朋友,談起這次貝澳事件,也忍不住說理解香港露營人士的憤怒,「尖沙咀、旺角、銅鑼灣充斥著自由行也由得它,因為是旅遊區,但人家老遠走到貝澳,就是希望遠離都市煩囂,包括自由行帶來的煩囂。為何連他們想靜靜享受一下大自然的最後權利都被剝奪。」說得理正氣壯。

灰記再看看報道,有香港營友說自從有內地人入營以後,試過帳篷不見、到處有人大小便、說普通話的比本地話多。有人把營地當酒店,白天到市區觀光購物。九月三十日本地營友與內地人發生口角後,有三個本地人和外籍人士的帳篷被破壞。加入了梁振英行會的平機會主席林煥光說過門也是客,應該對內地人多加包容。灰記反而覺得香港政府和旅遊局實有責任對內地旅客多作「溫馨」提示,解釋香港的規則和文化,希望他們也懂「入鄉隨俗」。

其實,內地人入住營地,把營地當酒店的問題,早在七月已有報紙報道過,當時有區議員「揭發」事件︰

「…除了少數長期在貝澳康文署營地紮營留宿的外籍人士,不少內地旅客貪圖營地設施齊備,設有公眾浴室、燒烤爐等,且只需簡單登記便能免費、無限期入內建營逗留,令營地瞬間變身「免費酒店」,內地人在營內晾曬衣物、濯洗蔬菜等亦不受干預,對他人造成滋擾,並引起爭執的情況屢見不鮮。離島區議員黃福根指出,在大批旅客長期佔用營地下,港人失去自由享用的權利。

他表示,康文署普遍對轄下措施訂立具體的使用指引,若市民在郊野公園範圍內生火或在非露營地點中紮營,均屬違法,須面臨被檢控及罰款的風險。但現時康文署未有在貝澳營地實施對紮營時間的限制及規管不當行為,令營地成為『三不管』地帶。

他會向康文署反映現時條例存在灰色地帶,如晾曬衣物、強佔營地等情況嚴重,甚至對其他營友造成滋擾,不排除向區議會遞交立法建議,促請署方訂立清晰「使用營地指引」,仔細列明「違規」行為,讓管理員及營友有例可循。

康文署回應指,根據一貫的安排,營地使用者可以先到先得的方式在營地紮營,並不屬違法。而且,營地使用者需在每周的清潔日離開營地,因此不存在霸佔營地的問題,加上現時的貝澳營地亦未有滿額的情況,故此毋須執法,但署方會繼續留意營地的使用情況。」(頭條日報)

不知道康文署是否認為貝澳的情況仍可接受,不用作出處理?其實康文署只要採取一些行政措施,便可以把情況控制。例如清晰劃定營地界限,不准在非指定地點露營;如發覺因為內地旅客的關係,本地人享用營地的機會大減,應該採取行政措施,保障本地人享用營地的權利,包括劃定只供本地居民享用的營地。老實說,灰記一向討厭官僚干預市民日常生活,但內地的確有部分人不懂「文明」和規矩,不懂自律,暫時只能訴諸公權力予以規管。

但康文署會否做嘢,及時處理營地違規問題,還是待矛盾升級,反蝗人士帶頭示威,高叫「中國人滾回中國」後,才再由梁振英或林鄭月娥出來公布貝澳營地改善措施?

老實說,各地雖有不同文化,但時至今日,一些世界性規矩是共通的,例如守秩序排隊、不隨地吐痰/抛棄雜物、吃過用過的東西執拾好、不在公眾地方喧嘩…相信不少內地人也自覺遵守這些「普世規矩」,對內地人的一些「劣行」,他們一樣感到「痛心」。灰記也乘機「告誡」一下香港人,香港人真的很守規矩嗎?現在郊野很多地方以至一些泳灘,到處可看到膠樽、鋁罐、紙包等雜物,看來不全是內地人所為;坐地鐵湧車廂,爭坐椅的也有很多是本地人;大聲喧嘩,旁若無人的,也有不少說本地話,並非純粹內地人所為。

灰記仍是那一句,日常生活的公德心及公民責任的建立是一個過程,灰記到過深圳、廣州,不覺得深圳和廣州地鐵的秩序會比香港差很遠。所以,香港人比內地人怎樣怎樣那種「文化優越感」大可不必。反而香港人珍惜一些習慣了的生活方式,不應受到外來騷擾,這種卑微訴求,實沒有不支持的道理。這些卑微訴求,不單是享用郊野營地,也包括一些睦鄰的舊式社區,無論在新界還是在市區。而對香港一些生活方式,一些港人越來越珍惜的睦鄰關係、小店舖文化、庶民自力更生的生活方式,破壞者不是內地旅客,而是發展至上,賺錢至上的思維,這種思維每個香港人都有,都應該受到清算。

3 responses to “由貝澳「淪陷」說起

  1. 有理走遍天下,處處是吾鄉。電視主題曲「抉擇」:「收起往時夢,解開心惆悵。讓那海和山,助我尋遍,天涯各處鄉!」
    文化衝擊本應是契機,鑄造新的精神面貌。存菁,知庶民自力之可貴;去蕪,不再惟利是圖,珍惜守望相助的舊香港。
    「闖一番新世界,挺身發奮圖強,再起我新門牆,勝我舊家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