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貨客政治

成為最近中港矛盾焦點的內地水貨客,有多人被捕,部分被判囚兩個月,部分被遣返。法官是以違反逗留條件,即非法在港工作而判被告入獄。灰記不知那些「反蝗」人士如何看待這次審判,是否覺得大快人心?灰記以為,這些倒霉的水貨客是特區政府「政治秀」的犧牲品。正如鄭大班在其快將倒閉的數碼電台的評論,走水貨是很普遍亦存在灰色地帶的活動,以往不少香港人坐飛機運東西往來台灣等地區,現在不少在香港開小店的東主親身或託人前往韓國或日本買貨回來賣,他們都是以旅客身份往來目的地,做的是走水貨的活動,卻沒有聽說過當地政府以違反逗留條件而將他們拘控。

再說何謂非法工作,一個內地律師或其他專業人士,拿的未必是商業簽注,他們替內地客戶來香港辦事,或來香港開工作會等,是否非法工作呢?又如大班在電台節目所言,為何到尖沙咀名店掃名牌貨的「富貴」水貨客又不是打擊對象?香港政府的執法除了是應付反「中港融合」人士,似乎亦存有階級偏見。

當然,上水水貨客的「惡行」, 例如搶購日用品,影響當地居民日常生活;在上水鐵路站佔用行人通道,大量貨物放在火車車卡造成的滋擾等,facebook已有很多人齊聲「聲討」。與「反蝗」、「反雙非」類同的語調再次出現,其中那句你不是住在上水,你不會了解我們每天面對的痛苦,這些話很無敵,沒有人能反駁。因此,一些社運人士眼見中港族群矛盾不斷升溫而感憂慮,說了一兩句諸如請不要針對弱勢等的說話,便引來反內地人士的猛烈抨擊,而文化導師陳雲那句「左膠」當然大派用場。

不過,灰記只想問一下這些反內地人士,香港人一直引以為傲的不是「自由經濟」嗎?雖然現在大部分產品,無論貴價名牌,到平價日用品,都是在中國大陸生產,但一旦運至香港便有「品質保證」,這是香港制度的優勢。香港今天仍能吸引內地客來「瘋狂」購物,是值得慶幸的事。 當然,新界北市民會認為灰記在說風涼話,所謂「針唔拮到肉唔知痛」。但千萬不要忘記香港「自由港」的稱譽。雖然在金融和地產霸權壟斷經濟下「自由港」或「自由經濟」是名過於實,但自由買賣,交易等也算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吧。如果水貨客真金白銀買貨回內地,不涉及偷和搶,為何如此受非議?需求增多帶動供應增多這些經濟定律是否已不能解決上水居民的日常所需?至於利用港鐵大量運貨,對其他乘客造成滋擾的問題,港鐵絕對有責任和能力處理。消極的如禁止携帶超過若干數量和體積的物品,積極的如設立指定載貨卡。在水貨客未自律和未能接受規範之前,警方多派員監察及維持秩序也屬份內事。

需知道,自由買賣的意義在於買賣雙方基於自由意願的交易,除非貨主設限,否則政府不能以行政手段限制貨主出售多少貨品給同一買家。至於說走水貨是走私活動,需要打擊,但香港作為自由港,無可能限制旅客携帶物品離境的數量。要打擊走私倒是深圳羅湖海關的責任,概內地要對入口貨品徵收關稅,如果看見有人携帶大量物品入境,不管是否內地人,也應檢查一下,是否超過了送禮和自用的數量要打稅。如果深圳海關秉公辦事,照道理可以大大遏止走水貨活動。是否深圳海關也與這些走水貨集團串通,還是港元疲弱,水貨打了稅還是有利可圖,則不得而知。

無論如何,如果認為內地集團式走水貨對上水居民生活造成嚴重影響,利用粵港機制要求深圳海關打擊集團式走水貨活動就是了。只是港府以前愛理不理,現在忽然把走水貨上升至要北京關注的「大事」。這次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訪問北京,獲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接見,其中一個議程竟是林鄭匯報打擊水貨活動的情況,真是小題大做。正如曾在港府工作的資深傳媒人劉細良在《主場新聞》寫的「林鄭貶低香港地位」所言︰

「…非洲旅客在深水埗楓樹街做苦力搬布疋、尼泊爾旅客在灣仔酒吧睇場及內地女子持旅遊証件在旺角賣淫,每日都在發生,何曾需要由政務司向尼日利亞、尼泊爾駐港領事及中聯辦匯報商討執法問題。即使過往跨境走私、犯罪、出入境,也是保安局與深圳或廣東省公安廳層面磋商已好足夠。

…上水水貨客是什麼性質問題,是持旅遊証件人士違法工作,一個警方分區指揮官及一個入境處主任已可解決的執法問題,現時不單止由政務司掛帥,更要北上向中央官員滙報,煞有介事地磋商合作。香港是否出了大問題?」

其實從歷史看,庶民到處努力鑽營,尋找生計所發揮的能量,並非完全負面,也對人類文化交流,全球共融有一定的貢獻。全世界都會找到這類移民聚居地所形成特色社區,唐人街、日本城、小印度…等,這些社區內有必定有非法移民及黑工。而很多時因為經濟或政治原因,這些移民社區往往成為右翼組織及政客攻擊的對象,統治者亦往往樂於「分而治之」。

香港的南亞及非洲「特色」,也是一群移民(當中有非法入境者)、水貨客等為生存而奮鬥而逐步形成。內地人來港找生活則是香港歷史很重要部分(如果不是最重要部分)。當然,今天香港中產社會已經成型,主流價值對「販夫走卒」、來自農村的「落後」文化,不管是來自南亞、非洲,還是來自中國內地,都會以異類/異者看待,輕則調笑或投以憐憫目光,重則賤視。

近兩年,不少港人對中共進一步干預香港內政,「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岌岌可危,感到憂心,甚至憤怒,中港矛盾的激化。不幸的是,部分香港人把這些憂心和憤怒轉移為對內地人的反感,灰記自稱左傾,對這種人民vs人民的現象感到痛心。個別自由行旅客/水貨客/雙非孕婦舉指「不文明」、或對香港市民生活造成嚴重不便的,由於「形象鮮明」、「行為具體」,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但所謂寃有頭債有主,現在破壞香港自治的並非這些內地水貨客,或是早前的自由行旅客和雙非孕婦,而是香港權貴和內地權貴的利益結合體。

就以這次水貨客事件為例,特區政府和林鄭月娥的處理手法,是加強了自治,還是矮化了自治?

10 responses to “水貨客政治

  1. 今次港府「殺」有介事,似有抽水之嫌,都係攘外為名,安內為實,與內地打保釣牌不遑多讓,應不難看出實為同門,若非「空洞」便是「無當」。

    但「中港水貨」實是很獨特的課題。首先,中國特色的內地貨品很多時是很「要命的」,於是香港的品質保證,不會食壞人,就讓內地人趨之若騖,直是「要貨不要命」的地步。

    其次,與一般港人走日韓水貨不同,因很多時別處真的有「本地人優先」的想法,或者根本是出不同產品線,再者根本你去買的就是他想用來賺外匯的,正正是他的「強項」、「多多到滿瀉」。

    例如新西蘭的羊羊產品,奶類製品,或者去澳洲農場吃大塊牛排。在沙地,一樽水可以貴過一樽石油,你在當地油站入油,當然無所謂,但會唔會俾你狂掃食水?當地人用水都勒住喇。

    但香港發生甚麼事呢?香港的父母要擔心能否買到奶粉,但你發覺藥房是越開越多!(多到其他只涉本地人消費的商店就難有一席之地!)但就算開藥房的向代理要貨都要「限購」。仲成世界?

    況且,所有私人市場的 private goods, 其前設都是共用了 public goods, 如公共空間,行人路,街鋪,以至公眾治安、醫療,或其他商品服務。甚至快餐店也逼爆,麥記、郊野公園都成借宿之地,這一切其實本地居民都硬食。

    這等情況是嚴重影響港人生活,若單靠「深圳羅湖海關對入口貨品徵收關稅」、「粵港機制」來打救香港人,就真抓不著癢處。保障本地人的福祉,就是本地政府的責任。

    限制「集團式走水貨」?額頭無作字架!就算閒閒地幫小區街坊買,或者幫姨媽姑爹叔伯兄弟買,都唔少野喇?

    港府真係咁勁,索性好似煙仔咁,每人每月最多帶一罐奶粉出口,仲要報關,違者充公,仲要收押!你會覺得無法理基礎無可能?須知奶粉是BB的staples, 等於「大米」,香港不是存在很久有對米業的管制嗎?因大米曾幾乎是無可替代也影響社會安寧的貨品!

    匆匆寫來,頗覺雜亂,但又無可奈可,請諒!

  2. I beg to differ. The problem now is it does seriously affect the livelihood of people in Hong Kong, and to be blunt, free market doesn’t trump all.
    A government must always implement measures to protect the local people first, but this is often forgotten in the name of the so called free market.
    I do agree it’s all a show and our government is looking a scapegoat instead of coming up with a long term solution.

  3. 如果本地居民買不到諸如奶粉等必需品,政府當然要處理。約一年前,不少家長向電台投訴買不到奶粉,然後奶粉批發商也出來回應。此後是否改善或更惡化?如果真的惡化至增加供應也解決不了問題,政府當然要介入。本人不反對限制必需品的出售數量,以確保本地居民生活不受影響,本人也不是自由市場的信徒。不過,看來梁政權和民建聯「合作」做秀,說深港兩地會合力打擊兩地的水貨客,表面上是解決了問題。因為中港水貨客都有機會受檢控(深圳海關說香港水貨客第三次你發現走私便要受檢控,可判監半年)。只是沒有內地政府的積極「配合」/幫助,香港甚麼也做不成的「魔咒」只會越來越牢固。

  4. 其實佢只要用行政手段做(檢控阻街、港鐵把好關),問題便不會激化。現在又請示又合作咁,政府真係好做 show feel。

  5. 有網友說:
    「那些內地「旅客」,來港時不帶行李卻帶拖車仔,過關後直接去上水晉科中心及/或劍橋廣場工廈取貨(留意:是取貨,不是買貨),然後又直接坐東鐵過關回深圳交貨收酬勞,有的一天還可以往返數次。
    你認為這樣的 「旅客」 (水貨客),還可以當他們是持旅遊簽證正常來港觀光消費的 「訪客」 嗎?」。

    不是買貨而是取貨,這是水貨客嗎?

  6. 中国应该限制Hk人入境的数量,看看深圳火车站前的罗湖商业城,和周围的商铺地产吧,完全是被HK人炒作起来的。HK人大包小包的到深圳买书,邮寄包裹,给深圳当地人的生活造成了困扰。

    其实HK人给深圳很多地区的居民生活都造成了困扰很多年了。建议中国应该平等对待HK,例如和欧洲联合起来,打击HK的逃税天堂的损中国而利己的金融经济活动。要求HK调整中国产品的限制,例如香烟等,否则,要对HK进行相应的经济制裁。

    关于双方往来人员,中国应该对HK按照人口比例对等设限。例如,中国每年2千万人到HK,应该依据2千万/14亿的比例,对HK 700万× 2千万/14亿的人口进入大陆设限。

    总之,应该根据,对等,平等的原则处理与HK的关系,否则HK人以为和中国的交往,是中国占便宜了,而这显然是荒谬的。

  7. 很奇怪像你這樣一些左傾人士平日經常反資本主義,認為自由經濟只是騙人的玩意
    到水貨客問題出現時竟然用「自由經濟」來為中國水貨客護航?

    自由經濟早就成為一塊為維護既有利益或立場而設的盾牌。
    遇著最低工資、買家印花稅,就搬出自由經濟來反對;然而遇著免費電視牌照事件,一個二個就突然變成保護主義者了,所謂「惡行競爭」、「降低電視節目質素」此類荒謬的言論一一出台。

    水貨客是實際存在的、需要解決的問題,民生無小事,平民百姓不關心「工人無祖國」的左翼理想,只希望自己生活幸福和有尊嚴。

  8. 簡單回應,左傾亦有很多種,並非統統都是經典馬列主義者,必定迷信國家計劃經濟。第二,資本主義的問題不是「自由經濟」,而是經濟壟斷,財富集中在財團手中。本人作為左傾者不會反對,庶民自力更生的「自由經濟」。作為左傾者,必定會同情基層、移民(「非法」及「合法」的)、勞工(包括黑市工人)。這些基層和庶民的分化,是統治者和經濟壟斷者樂見的現象。

  9. 回John,

    其文中思路有不通之處,如:「限制港人入境」,是無視大陸在人口、面積、容納力與港截然不同。中國有能力,包攬全世界很多的生產,(所有麥當奴用的蕃茄醬多是中國出的),香港絕不能。

    深圳地價高,相信是中國樂見的,這是特區嘛。限制香港人員,現在也是應該了,若早二十年這樣做就是笑話,沒有香港的技術、人材、資金,開放政策從何說起?
    「打击HK的逃税天堂的损中国而利己的金融经济活动」,這是應該的!何止逃稅,這根本是貪官的黑錢。若不是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中國如何集資,如何套戥風險?若果真打擊之,則可望加劇中共內部危機,當可促進中國之民主化。

    可笑的是,若以為中國是「宗主國」,不佔香港便宜,難道它在倒貼?各省、各市,難道同樣是「中央垂憐」?那錢從何來?若是有某些地方補貼,那豈不是對那兒不公?中央不佔便宜,也不應吃虧,否則豈非愧對全國同胞?

    總的來說,文章很多不是,但卻帶出訊息,凡交往都是對等的。就如大陸官員說的東江水,不賣給香港,那可如此好賺?香港不向中國買水,也許早就要搞化淡廠,不利用錢省麻煩,這就說明中國大陸無益香港,香港無益中國大陸!那些「同胞一家親」、「擁護祖國統一」,趁早就別說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