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港示威抗爭此起彼落中的絮語

喜劇演員上載

facebook有人上載內地保釣和香港反國教的照片作對比,以顯示「洗腦」國民教育的禍害。灰記也屬反國教一分子,這張照片照道理也可以成為反國教的「武器」,好顯示一下國教的禍害,以及香港在未有中共式國教下仍保有的一些「優秀傳統」。

不能說照片反映的不是事實,內地每逢有大型示威,不止於反日,也包括反徵地等維權活動,往往以暴力收場(暴力出現有很多成因,灰記雖然擁抱非暴力,但不會把暴力現像等同不文明。無他,那裏有壓迫,那裏有反抗,暴力不會只來自一方)。相反,香港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文化已成了圖騰。這種有別於全球大部分地區的抗爭行為,香港人十分自豪。但不知怎的,灰記沒有這種感覺,反而心有戚戚然。

除了參考在曾在內地受教育人士的留言,如王丹︰

「中國發生暴力反日行為,外界紛紛評論中國人的民族主義狂熱,我不​能苟同。

我認為,畫面上那些採取暴力行為的人,不能代表大多數中國人。我​相信大多數中國人還是能比較理性地展現愛國主義熱情的。

而那些街頭上的人,其實背景非常可疑。不要說已經有網友揭示出領​頭者有派出所長,交警支隊長,我們就來簡單想想:連一個人在天安​門廣場展示橫幅都可以被迅速控制,這樣嚴密強大的維穩系統,怎麼​可能控制不了暴力蔓延的局勢?當局在背後操縱的痕跡太明顯了。

既然是中共操縱的抗議行為,就不應當把那些打砸搶的人跟大多數中​國人混為一談。」

也看了內地一些網站的懷疑中共背後操控示威行為的報道,譬如《參考》的「网友爆料称中共警察组织了反日打砸抢」

灰記之所以心有戚戚然,是這照片所代表的一種更深層的心態,就是強調兩地差異之同時,那種劃清界線,內地人的「不文明」遠離我們的心理。灰記絕對明白港人在中共強權逐步「君臨」下的焦慮,但這種焦慮把香港人從來把內地人看成「次一等」的意識激化。

灰記並非要批評反國教大聯盟,相反,大聯盟不讓把反國教變成反蝗反內地人的運動,絕對是一種功德。但打從反蝗反雙非所造成進一步的族群分裂,中港人民的關係嚴重惡化(99年由港府帶頭要求人大釋法,剝奪已在香港的港人內地子女的居港權,是第一波的族群分裂。當時港人內地子女成了「過街老鼠」)。所謂 harm is done,反國教的「純潔」尚且惹來不少香港的內地生質疑,認為反國教者誇大其詞,覺得香港以至西方教育也有洗腦成分,關鍵是如何超越,自己不覺是洗腦教育的犧牲品,而是內地的精英,能在激烈競爭的脫穎而出,懂得如何應付政權的愛國操作,譬如陽奉陰違,譬如不受鼓動…。

灰記未必認同這些內地生的「犬儒」心態,但有一點卻是值得反國教者思考,黨國教育固然是明顯的盲目灌輸,甚至非常粗糙,對兒童心理可能是一種扭曲和損害,然而現在很多人認為理所當然的自由經濟,人人為己的競爭和自私意識,未必不是單方面灌輸和意識型態的產物。香港教育被人詬病的地方甚多,填鴨和考試的方式,貽害了多少莘莘學子。有自由左翼人士批評那些身為家長的反國教者保守,只為了孩子不接受愛國主義教育,卻不理香港教育的不濟和禍害,不是毫無道理。

有對中共統治有徹底認識的內地生,深感處於中港矛盾的夾縫中而感到不安。他們希望可以說服那些精英,至少多些從香港的角度看中共的統治,但他們亦受反蝗的困擾。只是那些鼓吹反蝗,鼓吹城邦自治的人,並不珍惜中港民間難得的溝通,看不到中港人民的共同命運,只覺得香港自保高於一切。

內地不乏有素質的人民。方俊生上載

灰記指的是人民vs人民,這是統治者一般而言樂見的情況。當大家高呼反對中共權貴政治,以專制強權干預香港一制時,為何會對直接被這專制強權壓迫的大陸民眾,如此缺乏寬容及同理心。例如把中共治下的人,統統看成被洗腦,完全缺乏任何思考能力的人,甚至以「蠻夷」形容之。這是灰記在一個「研討會」親耳聽到的。說這些話的人以「真正」中華文化捍衛者自居。然而,這些鄙視中共治下中國人的人,其實也擺脫不了大漢沙文主義的語言邏輯,把一切「非我族類」者都看成「蠻夷」。

無論把香港看成「真正中華文化保育區」,或「中英文化融合保留區」,灰記都不感興趣。灰記情願把香港看成有點雜亂,有點不倫不類,但開放、自由,包容彌補一切的不足。這個世界是不斷變動,傳統也不斷在變,保守式自保其實就是默認既有秩序之一成不變,默認既得利益千秋百世。當然,有人會說,面對中共干預香港的步步進迫,除了自保,香港人還可以做甚麼。但如果自保排斥一切,排斥內地人,排斥可以對抗中共更強大的民間力量,這種自保又有多少實質意義?要知道,香港市民當中,有相當一部分來自內地,操不流俐/有「口音」本地話。

而灰記也看不出這種自以為「真正」中華文化捍衛者,在排拒中共同時排拒內地人時,會對民族主義/排外主義有更多的反省。當然他們可以說,要自保當然要排外,不能自保的話,談何包容。但這種極端的心態,會引領香港到那裏?

所以,還是那一句,面對中共專制強權,香港可以完全獨善其身嗎?灰記支持捍衛香港一國兩制,捍衛香港自治,反對香港官商與內地官商的融合計劃,但看不到排斥內地人有何「戰略價值」。因為灰記仍然相信,那裏有壓迫,那裏有反抗,包括內地一些人把官方容許的保釣示威,悄悄變成針對中共政權的示威,而內地有素質的人還多著。至於有人說中國有民主對香港未必有利,灰記只能說一句,凡事不能太香港中心主義!

5 responses to “在中港示威抗爭此起彼落中的絮語

  1. 1) 洗腦
    潛行空間 (Inception)這電影以一個問題做開端:「夢境大賊除了走進別人夢境偷東西,能否倒過來,植入一些想法,去改變人的行為?」
    狄卡比奧初時以為不行,後來發覺是可以的…

    英國佬有無植入一些想法,方便殖民統治?大抵有吧,這是所有政權都希望有的啊!香港社會的功利思想,賺錢至上,專業精英,教育的非政治化,誰說不是呢?
    但是你敢於拋下一切,讀完大學去當個農夫,你絕對有自由這麼做。
    你喜歡在這裡傳播中國文化,或是馬克思主義,適隨尊便。

    而且,英國佬做得高明啊!植入成功,被植(/殖)者也懞然不知,以為這「求功名」是自己的意思,相反,港共搞這「國教」未免太露骨。

    英國佬這一切,也不用你去「陽奉陰違」一番。假如,一個社會,要透過大規模的陽奉陰違,大概也是「大去之期不遠」。

    2) 自保與排斥
    真正的自保,不須排拒外來的一切,反正香港就是國際城市。只要沒有「忘了我是誰」就不會有問題了。其實,指他人為蠻夷也是一種「干預」,其實是恰恰忘乎所以,忘了自己早前勸人,不要淌強國的混水。

    對於保釣,只能說一句,中國不是強國嗎?外交、軍事不是很捧嗎?就讓這政府自己主張吧!若政府保不來,就算「給我槍給我炮,去收復釣魚台」,對內打壓大有為的政府也有本領對外時不小心丟了的。

  2. 3) 對外反日原為對內維穩

    中共背後操控示威行為,這大致是可信的,但動機為何?想增加對日談判籌碼?只怕適得其反。若抵制日貨,則窒礙日本振作經濟自救之途,無疑助燃日本右翼,加速其轉向軍國復辟之途。

    中共素來是一手硬、一手軟、一時放、一時收。對外總是無力的;對內就很有辦法。既抓槍,又抓筆;既利誘,又洗腦。但社會矛盾、貪腐、貧富懸殊,種種問題實在敉平不了。

    反日示威怎亂,怎給日本右翼加油,也不會影響中共統治。面對外侮無力還擊,就在家裡搞搞狂野派對,消消氣,阿Q一番。

    至於是不是有城管,公安「奉命」參與,也無多大差別。眼見他有「群眾基礎」嘛。文革、紅衛兵雖源於毛澤東權術,也要當時中國社會肯附和。網上五毛經常誣衊學者、游行人士,好像凡有反對行為、言論,就一定「收左錢」。反國教前後共有二十多萬人次參與,你用錢收買每人五十蚊都要成千萬,買得來嗎?

    發發脾氣就算了,以後可得乖乖的,這跟蒙古兵、張獻忠、清兵、日寇等攻城後讓士兵屠城找找樂子,是同一回事。

    被嚇倒的可能是在華日資、外資,但在中共國度,預左喇。這種地方是「高風險、高回報」。在世界別處有颶風、地震、核洩、海嘯,在這裡有「巨龍」時不時在抓抓癢就是了。

  3. 通告: 《價格戰爭》及一堆其他 | The Age of Mind Game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