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九日的隨想與感嘆

灰記欲在這天感想一下,或者說「內省」一下。灰記的好友投票完畢後說,「超選」她最沒有投白票,而是投給了民主黨,理由是真的不想民建聯再坐大,雖然不喜歡民主黨,甚至反感民主黨鼓動民粹,但畢竟民主黨代表一定的價值,與民建聯有所不同,在與民建聯之間,只能選擇民主黨。灰記說為何不早點提出這論據作討論,也許灰記也會buy這看法。

灰記早前「大條道理」寫過自己投白票的原因,回想起來,也許真的掛一漏萬。特別是反國教運動所凝聚的一種唇亡齒寒,反專制極權的團結心,一種久違了的公民在捍衛自由、公義的價值時,所顯示的包容互助。將這種心態放諸其他事情,包括與反對專制極權進一步滲透硬政治有關的立法會選舉,是順理成章。好友對灰記說,也許多晚在政總公民廣場集會反國教,那種氣氛令不知不覺影響了她,到了投票站思前想後,最終不投白票,也許這就是在反專制極權面前,要更顯示包容互助,包括對那些令人不滿意的「泛民」政黨/人士的包容,因為政治現實是退無可退。如果相信除了街頭/民間社會的抗爭,議會政治還有丁點兒作用。

灰記在此刻只能說,不會再介意別人批評投白票不智,只希望「泛民」的支持者,或曰反對建制的朋友,無論是否投了白票,能夠彼此尊重對方的理念和立場,往前看。但灰記預期立法會候選人/政黨,會就「超選」白票事件互相攻擊。不過,灰記真的有一個不切實際的想法,「泛民」不同派別會在中共及港共政府面前變得「成熟」,學習廣場上包容互助的精神,在重大問題上團結一致,不要再指罵誰是偽民主派,誰是中聯辦打手。此刻,無論選舉結果如何,灰記都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面對中共/港共強大權力,支持民主自由的人只能以更團結,更包容互助的心對付之,再互相抨擊,再內耗是極不爭氣的事。灰記也要多作反省,多了解堅持原則之餘,包容互助的真諦。

說起包容互助的「發源地」公民廣場,自然要提到梁振英早一天修訂政策,撤銷推展限期,學校「自主」的回應,客觀上,一定程度上打亂了留守廣場要求撤回國教的部署。即使有人批評大聯盟說撤退就撤退的決定太倉卒,沒有向廣場參與者好好交待,對參與的市民也許不夠尊重。facebook上就有人批評市民不是揮之則來,呼之則去。大聯盟似乎沒有繼續engage反國教市民的後續,至令人擔心整個運動在撤出廣場後,如何推展到社區、學校,而不是隨時間逐步消失。灰記覺得這些憂慮和批評都有一定道理。但灰記以為,也許有更漂亮的方式,更好的部署,但現階段撤出廣場不失明智。因為現在梁振英表面讓步,的確奪取了輿論主導權,勉強在廣場「死撐」下去,可能弄巧反拙。

當然,也有人對撤退很不以為然,例如一向以來都是「革命樂觀主義」的黎則奮就是其中一位。他在facebook留言強烈批評撤退的「失敗主義」。

「停止佔領政總絕對是重大政治錯誤。為山九仞,竟然功虧一簣,讓誠信破產的梁振英之假讓步輕易得逞。特區政府最害怕的就是群眾力量,大聯盟竟然自動棄兵曳甲,不但令民氣潰散,無法進一步加強對政府壓力,更令梁振英政權得以苟延殘喘,大大挫折民主運動的銳氣。沒有革命的理論,便沒有革命。如果運動只停留在反對國民教育而看不到硬推國民教育是共黨治港企圖操控港人意識形態的重大政治任務,與打壓言論自由、深圳殖民香港同城化和操控政治選舉,實同出一轍,都是一國兩制敗壞、港人治港消亡的表徵。最重要的是,佔領政總是全港各界自發支援行動的軸心,如今自毀長城,不啻是大大滅了群眾的威風,打擊民眾的自發性,實情何以堪?」

灰記不敢說手Q仔黎則奮的分析完全沒有道理,也許大聯盟不應當晚立刻撤退,但要把反國民教育發展成反梁振英運動,以及如何轉化,則是否如Q仔所言之輕易,灰記不敢說。特別是梁振英的假讓步現在不容易反駁得清楚,也不容易證實,這是梁振英或其背後獻計者「惡毒」之處,這也許是大聯盟表現「進退失據」的原因。另一「功虧一簣」原因可能部分家長並沒有想到要堅守下去,部分參與市民也沒有這心理準備,要再堅持多一星期?兩星期?相信大聯盟未必沒有考慮過堅守下去的option。

看看一些支持撤退的說法,也不一定毫無理據。

「重整‧發展 ﹣ 佔領不得不停
.by Kum Yan Ting on Sunday, September 9, 2012 at 2:06am ·.

病得不輕,但當聽到佔領終結的消息,不得不寫寫自已的看法。佔領行動不得不終結,因為必需換上新的抗爭方式,原因包括:

1. 參與佔領人數在星期五已到高峰,今天人數沒有再增加了,而預計星期日、一會大幅下跌,因為第二日要上班上學,如果繼續,會被政府利用人數大減的事實來說明大眾滿意讓步,支持自由推行國教科。

2. 這運動已經沒有 upside,只有 downside,例如人數大減、議題散亂等。如果佔領沒有突破點,就再難利用佔領行動的成果來施壓。由上星期開始,由學生絕食到教師等無限期絕食,然後有老兵加入,都是 talking point;人數不斷上升,每天都有令人振奮的數字,而星期五的十二萬人更是令人眼前一亮。可是,佔領到了這個關口,能夠用來宣傳的 news 沒有了,佔領可能只會成為一個殘存的運動。事實上,佔領運動也脫離不了 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 的定律,熱情會減,而帶動群眾的方式都開始技窮,與其等待 downside 來臨,不如在高峰終結,更換抗爭形式。3. 學民思潮的學生開學,相信部分已經開始面對家長的阻力(因為擔心),而活動的規模亦很難在這種狀態下持續下去,因此如果運動有下行風險,不如及早結果,先休息一會、重組,以更好的狀態及方式號召、抗爭。他們已經帶來了奇蹟,這一點我們千萬不要忘記。4. 梁振英這一招會令不少對事件不太了解的人誤以為已撤回,而佔領行動的口號、內涵未必可以對準「新方案」。過去在國教科的討論上已累積了大量論述,令行動有一定基礎,現在論述已追不上事態發展,繼續佔領反而會令參加者迷失。運動需要理性作支持,否則只會成為烏合之眾,現時只有休息才能再打好基礎。5. 從這兩天開始已聽到不少傳聞,說政府會派人搞事。雖然這傳聞可信性不高,但如果佔領行動只能持續而沒有突破,缺口就會愈來愈多,政府也愈來愈找到缺口搞亂佔領行動。今天搞事的地方與次數都上升了,再下去行動者會愈來愈難應付。不要忘記,負責運動的很多都是中學生,要面對這個規模的運動已經是超負荷,如更要面對一些有計劃破壞活動的人,一來對他們太高要求,二來很容易出事。簡言之,若佔領出現明顯的疲態才終止,一切都太遲了。我說的不是人疲累,而是指活動沒有新意(已出現)、人數急降(明天很可能出現)、議題散亂(已出現,例如很多人問是否已撤回)。可惜的是似乎一切都終止得太突然,參加者相信會理解但會感到迷惑,也會感到可惜。也許,這次運動的結束欠了一篇動人的演說,也欠了令參加者期待的一個願景。我不認為大聯盟被打亂了陣腳,倒是很明智地選擇停止佔領。處理手法是不夠完美,但這也是人之常情。

我相信大聯盟會迅速公布新的抗爭方法,我也只能這樣期待。事實上,就算沒有新方法也不能繼續用一個死的方法。如果今日不停,明天人數跌四至五成才停,那是更大的危機。我們現在可以做的是保持自己心裡那團火,更理性地思考,以更好的自己與陰險的政府作長期抗爭。

最後,不厭其煩地說,這運動是香港的奇蹟,就算今晚終結了,這奇蹟仍然繼續。在下一個運動,由我們來繼續。再見!」

無論是否同意大聯盟的策略也好,把撤退想成幕後的陰謀操縱,除非真的有真憑實據,實在不能亂說。特別這樣說對學民思潮和家長關注組也是一種不尊重。希望Q仔好好反思。為何灰記如此說。看看這則留言︰

「剛剛收到消息,放棄佔領廣場並非學民思潮和學聯的意願,而是受默認共產黨員葉國華眷養的職業搞手主催的建議,家長政治經驗淺薄,加上身心疲憊,所以輕易就範。經一事,長一智,來日方長,我對黃之鋒高度讚賞,極具信心,他日捲土重來,運動一定可以再闖高峯。」

這則留言發表後,曾經在葉國華資助的Roundtable工作過的林輝,廣場的義務司儀「對號入座」留言說︰「Q仔, 我敬重你係前輩, 但請你說話為自己負責任。我由 Day 1 到 Day 10 都冇參與過大聯盟任何會議, 今日決定撤退時我身在家中。而我理解在大聯盟決策會議中並無任何一個你所形容的人, 你這是嚴重的失實。」而Q仔留言回應︰「林輝,我知你沒有參加會議,並非指你,如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我願意道歉。但不管誰人主張,都是政治錯誤,都要批判,儘管在個人層面上,我完全體諒個人的限制,這亦往往是政治運動艱難的地方。」

看來Q仔在林輝作出「抗議」作出了讓步,只是灰記一向尊重的Q仔,輕易發表未經證實的消息或者「說話過了頭」,已經引起很多不明廣場「真相」的人,對撤退的決定上綱上線的攻擊,把廣場凝聚起來的包容互助心也一拼「攻擊」掉,這是灰記最大的慨嘆。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九月九日的隨想與感嘆

  1. 我初時也覺得應去投白票,但梁耀忠、馬嶽的論點改變了我:若不投票,就有「被代表」的風險,平白將影響力付與自己不認同的人。所以也去投了「超席」。就算對某些泛民的「密室政治」反感,也只能取 lesser evil, 勝過造就建制加速赤化工程。

    我認為撤出廣場是正確的。畢竟,這反國教的光譜,可能有:

    反國教以抗赤化,捍衛自治
    不想受「奴化」教育
    不要「國民教育」
    不想獨立成科
    不想課程偏頗
    不想倉促推行
    不滿硬推手法

    再走下去,會否分化?會否挺得住中共種種滲透打壓破壞,各樣骯髒手段?反正官民雙方也要回回氣,再找回著力立足點。

    宋高宗與前金議和,袁崇煥望與後金議和,兩者全不相同,一是偏安苟且,一是養精蓄銳,關鍵是掙回來的時間如何好好把握。

    這次又見證了新世代互聯網突破專政之威力,但能否成功也仰賴大眾是否仍重視核心價值。也許多少有點幸運成分。停下來,也避免揭盡底牌。到底民間潛藏的公民社會底氣有多厚,土共你只管猜猜吧。

    「狡猾狼狼」把責任卸給學校。在校本條例下,在資源調撥下,辦學團體有不唯命是從?若「皆有學校所決」,那還要教育政策嗎?若一間學校辦國教,一間不辦,那肯辦的那間,難道政府不會承擔其開新學科的開支嗎?

    到時候,家長一是拒課,一是用腳投票。辦學這一行,一是要「客源」,一是要「財源」,家長,政府各執其一,且看鹿死誰手。

    但願不要害死教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