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要反黨國教育,如此這般的簡單

九月四日晚上九時半後,政總仍聚集大批市民。(獨立媒體照片)

說穿了,中共/港共並非不滿香港人沒有國家觀念,其實絕大部分香港人都「愛中國」,他們不滿的是香港人的「反共」心態。有同行在facebook貼了中共第二代強人鄧小平的「愛國」定義,反映中共一黨專政下的強人所難︰

「有人說不愛社會主義不等於不愛國。難道祖國是抽象的嗎?不愛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的新中國,愛什麼呢?港澳、台灣、海外的愛國同胞,不能要求他們都擁護社會主義,但是至少也不能反對社會主義的新中國,否則怎麼叫愛祖國呢?至於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下的每一個公民,每一個青年,我們的要求當然要高一些。」─《鄧小平文選》第2卷392頁

其實擁護/不反對「社會主義」是假,擁護/不反對中共才真。因此推行國民教育的目的是要香港的下一代認同黨國的中國,因此香港人就有萬二分理由反對國民教育。

反國民教育運動,在梁振英政權堅持繼續三年限期內陸續要推行,何許何從?因為整個建制的機器已啟動,進行「反攻」,抹黑反國教運動的操作陸續有來。除此之外,就是加緊「鼓勵」「識做」的辦學團體/學校,推行國民教育,期望時間越久,反國教的聲音漸微弱,造成既定事實,三年後全面執行。無權無勢的市民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堅持以不同形式抗爭,在廣場,在社區,在學校,期望有朝一日把國民教育「拖下馬」。

反國教運動現在仍有聲勢,繼九月一日四萬人集會後,政總於九月三日開學開工日,高鋒期聚集了八千人,九月四日晚人數更多,八人繼續堅持絕食,政總空地正名為公民廣廣,證明反國教的人並非如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所言,是一小撮人。也正因為被號召到政總的人絡繹不絕,梁振英和林鄭月娥也不得不多次出來「應酬」。但除了亳無實質和誠意的「對話空間」,一切可在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委員會討論的空話外,看不到有特區政府有任何讓步。蓋這個委員會毫無實權,只是向梁振英政權提意見,當中大部分是「自己友」,反國教學生和家長們加入委員會豈非「自投羅網」。

「滿臉春風」的林鄭,於九月四日還向絕食不適入院的何芝君「抽水」,說何是她的中學學長,大家在同一天主教學校,「我們受的教育都是培養我們有獨立思考能力。亦要求我們有一定的品德,無論對於個人、家庭、社會都要有承擔」。然後乘機為國民教育護航,「事實上我聽到我們有一定的共同點,透過這科目教導我們年青人,培養我們年青人有我剛才所說,有何芝君女士與我所擁有的德行、關心社會、及獨立思考能力,明辨是非的普世價值,我想沒有人反對。」

然而能言善辯的林鄭卻被其巧言出賣,她和何芝君都是在殖民地時代受教育,既然殖民地教育都能培養出林鄭所說的人才,又何須現在強推國民教育。況且,九七後已有德育及公民教育,當中有很多認識中國的內容,不是已足夠了嗎?看來強推國教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也許直到九月九日選舉日前,政總仍是傳媒焦點,但看來要短期內迫令港府撤回國民教育再討論的可能性較低。而在政府拖延策略下,如果只靠傳媒的報道,反對聲音將會很快轉弱。

幸而九月四日一群青年學者發表成立「青年學術界支持撤回國民教育方案後援會」的宣言,為運動打下一支強心針,亦為日後持久的抗爭/不合作運動注入新的動力。宣言亦一針見血,揭露梁振英政權「玩弄」學生、家長,蒙蔽公眾的劣行︰

「…面對社會各界的強烈反彈、以及青年學生和平、理性、愛護香港的自發行為,政府依然以偷換概念的政治手腕、對社會各界的意見及建議聽而不聞,例如以「本年不 強制」掩蓋「三年必強制」的謊言、諉過請願者「激進」的標籤、以「邀請中」為由,強加請願者於有既定立場(而無撤回方案職權)的委員會內蒙蔽公眾……等 等,均令學界搖頭嘆息,難作為下一代楷模。我們對政府種種蒙蔽公眾的言行,感到由衷反感和憂慮。我們認為,政府這種態度和管治模式,是輕蔑學術界的知識及 香港市民的智慧,而且會進一步分化社會。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假如我們於此聯署聲明中列上「梁振英(邀請中)、吳克儉(邀請中)、胡紅玉(邀請中)」,這 是否理性討論?假如無權無勢的香港青年身體力行指出上述安排的虛偽,也被扭曲為無禮;那身處管治架構高層的官員訴諸謊言及修辭術,難道才是香港管治的核心 價值?…」

他們除了要求撤回現有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方案,及要求「保證相關指引不以建基於族群認同的『情感認同』作為前設的教學目標,亦不設任何形式的任何評核」,還要求「保證新方案符合國際學術界對Nation(民族)、State(國家制度)、Party-state(黨國)等各種概念的基本共識及定義」,也是針對現在方案以黨代國,或黨隱藏在國家中的「危險狀況」。

更可圈可點的是宣言暗示對梁振英打擊報復的憂慮,但為了愛護香港及下一代,必須挺身而出。

「我們齊心深信,現在絕不能沉默。所以我們選擇走在一起,為我們相信的核心價值發聲。我們珍愛香港,既擔心下一代接受偏頗的教育,更擔心下一代如何在這種毫 不理性、且充滿詭辯與謊言的管治下生活。我們絕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在我們深愛的香港社會發生!聽其言觀其行,我們對向現屆政府公開表態的後果不無憂慮,但我 們一致認為,面對不尊重知識、習慣以修辭術施政的政府,我們必須實踐知識人的基本責任,以實際行動捍衛香港的理性精神,承傳其最珍貴的核心價值。」

「左報」抹黑反國教大聯盟。互聯網照片。

這邊廂青年學者們反對偏頗的國民教育,那邊廂建制力量為國民教育保駕護航而不惜繼續抹黑學民思潮和家長關注組。除了大公、文匯,亞視亦出擊,在其時評節目《ATV焦點》,把學民思潮形容為「破壞派」(現在把「泛民」由「反對派」進一步定性為「破壞派」)在立法會選舉的一粒棋子。而「破壞派」則是配合外國勢力「搞亂」香港。這個完全「生安白做」的偏頗節目播出後,通訊事務管理局一日內接到過萬宗電郵投訴,相信是一個紀錄。

合眾力量上載

《ATV焦點》觀點與「左報」極類似,原來亞視老闆王征找來了前《大公報》執行總編輯雷競斌當副總裁,主管時事節目。《ATV焦點》在這位紅人主理下,成為評論式節目。其實類似的謾罵,早在七月底大遊行前,已由「左派」元老吳康發砲。facebook又再上載了他的「國民教育問題已被政客騎刧」,這一立場如今成了建制傳媒的統一口徑。吳老和「左派」謾罵反國教運動是「反對派」勾結外國勢力的搞作,不去反省一黨專政下的「國民教育」,其實是黨國教育,教學生黨國不分。正如「左派」過來人程翔所言,「左派」從來沒有反省自己的「愛國立場」。

說到這裡,灰記忽然想到facebook上流傳的一張舊照片,是中共機關報《新華日報》1945年社論有關民主的部分,指摘國民黨反動派阻礙民主進程︰「國民黨反動派御用文人說,中國不能搞民主,一搞就亂。這是反動派為鞏固統治而說的謊言,按中國人民的素質,實行民主後,中國不但不會亂,最終會富強起來,超過英美等老牌民主國家。」

當年中共反對蔣介石的「一個黨、一個主義、一個領袖」,但中共建立政權六十多年後,卻跟隨國民黨反動派的後路,繼續一黨專政,不知中共的同路人吳老大肆抹黑反國教之餘,有否撫心自問,當年追隨中國共產黨,為的是甚麼?為何只反國民黨的黨國主義,不反共產黨的黨國主義?而現在台灣的國民黨已放棄黨國主義,吳老等「老左」又情何以堪呢!

所謂「屁股決定腦袋」,吳老其實並非對中共府腐化墮落一無所知,也曾寫文感嘆大陸官場的貪腐的潛規則。但因為始終仍然「熱愛祖國」,仍然享有「國家」(其實是共產黨,當然用的是公帑)給予的退休待遇,當然最可能是「擺脫」不了的組織關係,「關鍵時刻」便必須為黨效命,流露中共同路人渾之不去的黨國意識,敵我意識,即反對中共就是反華的那一套。

幸而不少曾經跟共產黨走的人,回復「個人自由」,覺今是而昨非,為了香港而仗義執言。他們包括程翔和練乙錚。他們的文章是對「左派」抹黑的最有力反駁。

程翔在《信報》寫了「以提倡愛國主義為目的 國民教育有錯嗎?」,道出中共提出「愛國主義」之「迫不得已」。作為信奉馬列主義的共產黨,本來應以國際主義為行動原則,所謂工人無祖國。而程翔在文章亦提到,中共直至1994年才擬定《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要全國認真貫徹實行。他說1991年蘇聯東歐集團全部崩潰,對中共造成極大震憾,「社會主義」的合法性成疑,於是要研究對策,並作了報告。

「…在蘇聯崩潰後,如何面對全球民主化的趨勢呢?報告提出:

“在反對"和平演變"的戰略中,應重點突出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強化人民國家民族利益的觀點。我們必須現實地承認過去的意識形態至少在相當一部分群眾中號召力已經很低,強化老式的意識形態教育往往引發的是逆反心理;同時,中國國情的特殊性和愛國主義又僅具有一般意義上的說服力;而中華民族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在今天這個時代,恰恰能夠為普通群眾提供倫理層面和精神層面的終極價值皈依"。

從以上可以看到,中共之所以提倡"愛國主義",完全是為了延續其"一黨專政"的統治,而不是要真心彰顯中國文化。它是要塑造一種新的意識形態來取代被人民唾棄的馬列主義…」

程翔認為這種「愛國主義」教育完全為了一黨之私,香港市民無必要奉陪。

「…對於中共為延續其"一黨專政"而推行的"愛國主義"教育,與其叫"愛國教育",毋寧叫"愛黨教育"。事實上1994年通過的《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就把"愛國主義"等同"社會主義"。它是這樣說:"愛國主義教育必須突出時代特徵。。。。在當代中國,愛國主義與社會主義本質上是一致的,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新時期愛國主義的主題"。既然愛國主義等同社會主義,那麼當然就要服從中共的領導了。
 
《中國模式》裏很多的論述,就是反映了中共上述的種種見解,稱之為"愛國教育",簡直不知所謂,稱之為"愛黨教育"則極之貼切。」

因此,《中國模式》的出現並非偶發,而是中共聯合港共,在「後港英」政府的配合下(之所以稱為「後港英」,是因為曾蔭權、林鄭之流的前朝高官,不脫殖民地精英心態,但積極配合中共進一步操控香港的「國策」),一系列的「改造人類心靈」的工程。因此,無論梁振英和林鄭,以至建制陣營如何「軟硬兼施」,一方面把國民教育說成學校可隨意自行決定如何推行(但實質指引內容鉅細無遺地要求跟隨),另一方面不斷把反國教運動抹黑。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強推這個黨國教育,延續一黨專政。作為支持民主的香港人,那有不抗爭到底,反對到底的道理。

廣告

One response to “就是要反黨國教育,如此這般的簡單

  1. 政治、經濟、傳媒、教育,下一站你估係邊瓣?

    撐開去講下亞視。
    亞視的開拓,本就是要增加一些「言論友好」的平台,以達文宣目的。自「無死錯人」事件,梁家永、譚衛兒離開後,劉瀾昌安心「把酒當歌」,國企廣告大客絡繹不絕,染紅就不再遮遮掩掩。

    初時無咁礙眼,亞視焦點前身有「主播天下」,主持人揀一些熱話,chit chat 幾下,軟性新聞加娛樂,初時都幾好睇。甚至「我要做特首」、「香港百人」、「亞視百人」都覺學到野,不抗拒。

    但危險處就在其「不知不覺」….

    那個「感動香港」開初是講比如某粥店東主早上免費請老人家吃粥,少女組送糖水去探露宿者。慢慢它會訪問高永文、鐘逸傑、盛智文。細心一看「反對派」一個都無。

    最駭異係梁振英當選後有段節目宣傳短片,全程十多秒係梁振英大特寫,他出席某次「感動人物」頒獎禮,但他當時既非主禮又非vip。咁樣挖番出來播,宣傳緊乜?

    當「主播天下」變成「亞視評論」,評述員就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整個時段全是新聞剪輯,觀點又係「環球時報」feel :

    講釣島時警告日本不要玩火。
    講新界東北發展就話在一些反對者口中,農業忽然如此重要,它佔香港經濟總量多少呀?香港吃重是金融業、地產,發展是硬道理,合理賠償就已足夠。

    所以好多野開初係無問題,尤其是大眾睇到實之時,「個台紅色資本買左,怕唔怕呀?」但當個個都唔再怕,以為無野,散晒水,就係佢做野之時!個陣就怕都太遲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