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鴿」與「人力」之間

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是否越搞越爛?作為選民是否越來越無奈?

不過,即使明知「議會抗爭」效果有限,灰記和大部分支持民主的人,也只能「善用」手中的選票,投向一些相對站得穩、理念清晰的候選人。而灰記自命左傾,對候選人是否站在基層立場發聲亦很在意。

現在不少人談論「泛民」是否崩解/萎縮。有人千方百計勸喻不要「超選」投白票,以免建制派「壯大」…。總之,「泛民」一片「焦急」,其中「泛民」第一大黨民主黨舉起「全面告急」橫額最為「可圈可點」。他們向外宣稱有可能地區直選只剩下兩席,希望支持者踴躍投票。聽到和看到如此呼籲,灰記多少覺得「唏噓」。這個也曾算是民主派的中堅政黨,曾是不少支持民主的選民首選,現在卻為何信心脆弱至此,害怕受選民唾棄。民主黨說,他們「堅持溫和路線」,去年走入中聯辦「談判」,提出「超級區議會」方案,「突破」政改悶局。果真如此,即使不獲支持「五區公投」的「激進人士」「體諒」,至少也不會令支持「溫和路線」人士離棄他們,而他們應屬「泛民」支持者的主流,即使可能近一、兩年較激進/基進的年輕人較多成為選民。

從常理看,無論地區組織,資源及基本盤,民主黨都比其他「泛民」團體「紮實」,即使政改一役失去部分選民支持,也不至每區至少維持一個議席的目標也達不到。當然,作為反對政改方案者,及反對民主黨背棄「盟友」跟中共「秘密談判」的人,灰記也樂見其他「泛民」候選人取代民主黨候選人,令民主黨慘敗。如此一來,可以令民主黨人「深切反省」政改一役,其所作所為對民主運動的「沉重打擊」。只是灰記「客觀」地看,所謂「爛船三分釘」,民主黨應不致「脆弱」至此,贊成他們與中共談判的「現實主義者」應該有不少。民主黨表現如此「悲觀」,可能選舉策略罷了,否則就是對人民,以及自己的政治抉擇完全缺乏信心。

這邊廂,「溫和」的「泛民」第一大黨大叫「告急」,那邊廂,新興「激進」人民力量「信心爆焩」,說要「遍地開花」。過去一星期,在有線的戶外直選論壇,晚晚「曬馬」,在場支持者遠比任何候選團隊為多。如果即場由支持者投票,他們的候選人大概可以人人進入立法會,來個立法會「遍地開花」。不過,現實與論壇會場始終有距離,現實中的人民力量支持者究竟有多少?很快就可知道。

繼區議會選舉,這次選戰人民力量也每多針對民主黨(再加民協)。而這次民主黨亦不甘示弱,展開反擊。最有趣大家互相指摘對方收取建制/中共的「黑金」,民主黨指摘人民力量是中聯辦的打手,人民力量則一如概往指摘民主黨是投共「偽民主派」。

談起由社民連分裂出來的人民力量,這股「氣勢如虹」的力量,始終讓灰記感到「不踏實」。首先人民力量喜在社運「獨樹一格」,不喜合群,只喜別人跟著他們旗幟的「獨尊」作風。今年六月中聯辦哀悼李旺陽示威,先不談黃洋達乘把自己的旗幟拿出來「抽水」,灰記有朋友說站在「人力」大隊附近等候出發,忽然聽到「人力」負責人用擴音器大聲說,現在輪到我們人民力量出發,站在人民力量旗幟後面的全是我們的支持者(大意),她和幾位朋友只是遲來,她看到很多人都不是「人力」支持者,於是唯有急步離開。其次是他們「黨同伐異」、「唯我獨尊」的「霸道」作風,對「泛民」內持不同意見者的謾罵、聲討的力度,往往大於對建制派的批評。

灰記在facebook上看到一篇古治雄寫的文章,名為「在攻訐之中」,苦口婆心希望香港政黨能培養民主風氣,多點理性論政,少點搜括敵人。他特別提到︰

「…我無意批判激進路線,激進可以是有意義或無意義的,視乎其內容而定,譬如社民連和人民力量兩個賣相激進的政黨,本質就非常不同。而激進在當下的社會也許是必須的。問題在於激進背後必須連結着充權,而不應停留在『你信我啦,我幫你X 爆班衰人』,然後由領袖決定攻擊誰的層面上。

政治能由希望和願景出發

我不是反對激進,我反對的是一種由上至下,由領袖指揮如何抗爭、抗爭誰的政治文化,因為這種文化和「充權」的理念背道而馳;我更反對的,是令這種政治文化更加劣質的虛無,除了否定甲黨乙黨這種敵我判別之外,政黨政治應該有更堅實的政治經濟立場,例如對土地政策的看法、對稅制的意見、爭取民主應該走純民間路線,還是學習南非、南韓等地的經驗和建制內的開明派合作…。」

灰記對號入座,認為作者是不點名批評人民力量的作風。灰記未必同意文章的所有觀點,但對作者在此刻對一些香港政壇危險趨勢的洞悉,及對政黨提出善意的批評和建議,相當欣賞和認同。

對於黃毓民和陳偉業離開自己創立的社民連另起爐灶的理由,或無理由,都令灰記想起揮自不去的「父權大佬文化」,無論是繼黃毓民任主席的陶君行,在任亮憲事件沒有「做好」「撐」任亮憲,任由一些黨員出信讉責任亮憲,至令當時「力撐」任亮憲的黃毓民憤怒無名,還是一些有關永久會址、選舉經費以至「五區公投」的錢銀瓜葛,都只看得出黃毓民及緊跟他的陳偉業「錯必定是別人」的「霸道」作風,連當時對事件態度跟他們稍有不同的「長毛」梁國雄,也被他們在網台謾罵。

灰記還記得有人在網台揶揄當時仍是社民連主席的陶君行,說我給他做主席他才可以做主席,我不給他做主席,他那有資格做主席;又說如果不是我找來經費,社民連那有錢運作,一幅社民連黨員要感恩的模樣。最近人民力量的「精神領袖」黃毓民在有線選舉論壇,公開「澄清」人民力量主席劉嘉鴻是他們的最高領導,以「反駁」坊間指劉是「兒皇帝」的說法,再次令灰記想起陶君行被揶揄的事。「人力」標榜自己是新民主運動的選擇,可是灰記看不出「人力」在組織上的民主突破。反而看到更多「群眾緊跟領導」,或者「緊跟教主」的景象。

再者,「人力」的主席劉嘉鴻於去年區選論壇問到,「人力」成員不少是從社民連分裂出來,而社民連的經濟政策在香港眾多政黨之中屬於最左,最貼近基層群眾,而劉嘉鴻本身則是自由經濟的擁護者,怎跟這群新黨友磨合。劉的答案是區選最迫切是狙擊民主黨,人民力量剛成立,黨綱及其他細節待區選後再討論。

可是最近灰記上人民力量網頁查看,卻看不到人民力量的組織架構與其他政黨有何不同之餘,卻沒有任何組織規章。主席、副主席及執委如何產生,職責如何,會員大會幾時召開,決定些甚麼,如何監督執委會,都沒有透露。灰記不是要人民力量跟傳統政黨一樣運作,但作為政治/群眾組織,必定要有一定的組織章程,以體現他們口中所講的民主運作原則。灰記在其他政黨,包括社民連的網頁,都看到黨綱和黨章的東西,唯獨人民力量甚麼都沒有,只在「關於我們」寫道︰

「我們是由前綫、選民力量及普羅政治學苑所組成的政治組織。對於舊式民主運動的 行禮如儀,反對無效,我們早已感到厭倦。去年民主黨及民協杯葛五區公投運動,以至偽政改 方案通過,導致真普選遙遙無期,我們更是忍無可忍。香港的民主運動,受到五區公投這第一 波新民主運動所轉化,現已進入第二波新民主運動──民權運動。

我們要延續新民主運動精神,給選民一個真民主的選擇。我們一邊監察政府,另一邊開拓民主運動的新路線。我們亦會在適當的時機,集結群眾力量,發動和平而理性的抗爭運動,以改變 香港現時不合理的政治經濟體系。

七一大遊行,廿二萬市民上街抗議無能政府;人民力量一連三日發動「反對惡法抗爭到底──天下圍攻立法會」行動,讓我們看見民意飛翔。我們希望泛民的支持者,都能夠看穿表象,跟我 們走該走的路。」

至於黨綱及,政策和願景一概欠奉。最奇怪的是網頁載有人民力量之友/義工申請表格,卻沒有會/黨員申請表格,或如何才有資格成為會/黨員。灰記只能猜想人民力量不想公開招收黨員/會員,至於是否一些核心成員自行招攬,不得而知。公開招收人民力量之友則似很容易明白,灰記猜想因為他們的核心成員要搞遊行示威,要搞競選活動,在在需要大批義工及參加者以顯聲勢浩大,但又不想受黨/會員的制約,可以由核心成員隨心所欲,所以才有如此設計。

政治組織畢竟不是歌迷會、影迷會,灰記相信,除非是黃毓民、陳偉業、陳志全、黃洋達、袁彌明…的超級粉絲,任何欲加入政黨或政治組織,而有點獨立思考能力的人,看到人民力量這個如此奇怪的政治組織,只准人當「人力」之友/義工,必定會三思,不會隨便跟他們一起走。

這種「處心積慮」不讓黨/會員群眾監察,只希望接受群眾簇擁的政治操作,灰記覺得非常危險。幸好聲稱爭取民主的政治組織,除了民主黨和人民力量,還有社民連、工黨、公民黨…,這次立法會選舉,大家不至毫無選擇。

10 responses to “「白鴿」與「人力」之間

  1. “有點獨立思考能力的人,看到人民力量這個如此奇怪的政治組織,只准人當「人力」之友/義工,必定會三思,不會隨便跟他們一起走。"

    佩服, 博主非常眼利, 許多人完全看不到這個紕漏, 而有點獨立思考能力的人亦往往會被豪言壯語或花言巧語迷惑, 放棄了質疑, 放棄了思考.

  2. 問題係,羽翼未豐就先用其他非政黨形式,無問題,自由黨前身也是啟聯資源中心。但「人民力量」已徹徹底底係一個政黨,既有政黨之名,也行政黨之實。就算胡來亂搞如中共也有黨章呀。你能想像一間沒有公司章程的上市公司嗎?

  3.   凡事都要有一個過程吧,如果一年後仍是如此再批評吧。
      「人民力量」成立之初確實只是烏合之眾,「前線」早讓劉慧卿搞散了,「選民力量」聽其名已知沒有甚麼政治企圖,就連陳偉業都有退意。
      「人民力量」走到今天是誰都估計不到的。如果一個月前有人跟你說,「人民力量」有可能五區當選,你可能認為這個人是傻的。估計就是「人民力量」中最教徒的教徒都不敢想像,就連蕭若元都只是要求三席而已,「民主黨」或《蘋果日報》又何嘗想過以「人民力量」為對手。
      回過來說,「社民連」真的像個政黨嗎?最像政黨的貌似是民建聯。

  4. 同意Raymond Chan 的看法,人力不能被視為一個比較完整的政黨。同是黃毓民創立,反而當年社民連就是以政黨形式運作,有黨員,又有執委,—切決策經過開大會才決定,結果被奪權而棄黨收場。人力之友/義工的確不是黨員,他們大多數是香港人綱會員。

    另外,不知是有心定無意,灰記這編文章先用白鴿切入,了九成版位插人力。相信不是末黑(因為這是—個私人blog), 只是覺得問題不是在人力,而是在人力大佬文化的大佬。

  5. 據本人所知人民力量只是一個由前綫、選民力量、普羅政治學院等政治組織組成的鬆散聯盟,並非組織完整的政黨。每個組織派出四名代表出任人民力量執委,再由執委互選出主席、秘書長等職務。 組成成員與人民力量之間財政行政均互相獨立。

    人民力量成立還未夠兩年,在香港更是一個前所未見的創新組織架構,對很多眼界不開思維閉塞的人來說會頗覺混亂,用成熟單一政團的架構標準來與之對比批判,雖然甚為不公但對作者來說也情有可原; 但是對人民力量架構等資料只進行過粗略的搜集,了解粗淺即下「處心積累不讓群眾監察」等評語,映射其「獨裁」,似乎是上綱上線、片面解讀。
    既然是由團體組成的政治聯盟,不像單一政團般接納個人成員、不行會員制是理所當然。但人民力量不行會員制,不代表各組成團體如「前綫」不行會員制;由各團體派出代表更不能說成是無組織不民主。 「不受監督」「緊跟領導」之說實在難以成立。

  6. 其實從第一天絕望中找到幾個組織聯合一起,人力到如今都仍是一個政治聯盟,一個主旨是希望制裁民主黨的聯盟,而且是暫時的階段性的合作關係,而非政黨,這件事黃毓民強調過多次,我記得。它依靠的是現有的幾個組織的成員,如果有意加入人力的,或許是可以通過旗下組織加入?例如選民力量應該是比較封閉的團體,但前線和熱血公民應該都是有開放成員申請的。如果今屆可以有超過三個候選人當選的話,相信人力會有時間和空間重新審視成立政黨一事。畢竟,如果你關心人力,都眼見這一年多來,核心成員疲於奔命,看上去根本還未有機會亦未是時候定下來討論組黨一事。

  7. 灰記可能不識大體,沒有諸位那樣體諒人民力量。但願這種體諒、寬容的心可以發揚光大。回應JOHN,灰記主要也是批評人民力量的「大佬文化」,特別他們的「精神領袖」的「專斷」,若因此而令其支持者感到不舒暢,實屬遺憾。

  8. 沒什麼不舒服的,看到樓上都很平靜地針對閣下的分析進行分析,這樣的氛圍算好的。其實關於政策方面,雖然未有系統的梳理,從兩位立法會議員在立法會內的開會都可以get到,相比起堅稱走基層民生路線的民主黨、工聯會,其實是誰真正在關心基層呢?是誰在爭取生果金入息審查取消呢?我見到的,他們堅持所謂普世價值,即使在選舉論壇,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都不願意說謊來討好選民,包括那位嚴小姐設陷阱逐個問候選人,你是否支持雙非零福利,黃洋達也不願意說謊來爭取所謂民粹票,而是說,我們支持修改基本法。

  9. 「據本人所知人民力量只是一個由前綫、選民力量、普羅政治學院等政治組織組成的鬆散聯盟。」這我也有所問,不過也是最近的事。事緣見到關於麥業成參選立會的報導,才知他退出「人力」。再在網上查看,看到他的退黨聲明,才知道「人力」是由幾個政治團體走在一起籌組的,其中就包括麥業成的「民主陣線」(粗略所知其有親台背景,但詳細不了解)。

    但當麥業成要自行選立法會,「民主陣線」就離開了「人力」。奇怪的是,外人看來也不覺得人力有多大損失,較諸民主黨或之前自由黨甚至「人力」之脫出「社民連」就觸目得多。

    連早前麥業成的義工姐姐仔打來(某曾因亂過馬路找阿麥幫忙,所以留有contact),問我對老麥選立會點睇,都無講佢會退黨呀?

    咁真算我「背」,向來不知人力如此鬆散,以為佢多少有點「堅實」的coherent self, 有自己的 identity. 又不知選民是否都如我這樣「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