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關鍵少數」?

跟很多朋友談起這屆立法會選舉,不少對那所謂多出來的一票如何投大傷腦筋。曾參與「五區公投」的選民,絕大部分(包括灰記)都是不同意民主黨走進中聯辦,也不認為增加超級區議會議席增加民選成份。本來,灰記和很多朋友都打算投白票,以示反對這個不倫不類的超級區議會。但忽然有人「提醒」「關鍵少數」的問題。

經過政改爭議,去年民主黨沾沾自喜,說為港人帶來突破,與民協馮檢基一起抛棄其他「泛民」盟友,聯同建制派投下政改的贊成票,「關鍵少數」是否名存實亡?「提醒」的人非因馮檢基在這次選戰抛出「關鍵24票」的競選口號,而是在思考「關鍵少數」對推動香港政改是否還有作用。如果「泛民」沒有三分一的否決權,未來一六年立法會選舉及一七年行政長官選舉,建制派會聽從中共/中聯辦的安排,投下贊成票。換言之,中共可以為所欲為。

如果建制派擁有超過三分二議席,一六年立法會選舉安排會是怎樣?現在很難說。不過,中共/中聯辦絕不想立法會議席邁向普選,至少希望盡量拖延。所以,在沒有少數否決權的「壓力」下,不大可能會出現地區直選代替功能組別的改革。最多是增加「超級區議會」議席,代替部分傳統功能組別議席。至於增加多少席,很難說。這個「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表面上可以全港一人一票選出,但前提是她/他要成為民選區議員,由十五名民選區議員提名,中間是有篩選的。而把區議會和立法會兩個功能完全不一樣的議會混在一起,本身就是荒謬。而中共/中聯辦及建制派因為區議會「小恩小惠」及地區性質,利用龐大的資源,佔有絕對優勢。

這個選舉的模式,對中共/中聯辦/建制頗為合用,一來有他們佔頗大優勢的區議會,在提名戰可以佔很大優勢,二來有全港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假象。這種A貨民主大概是現政府用來敷衍普選訴求的最佳「武器」,正如很多人都預期一七年的特首選舉會是高門檻的提名人數,以排除不被中共接受的候選人,然後再在中共可接受的候選人中全港一人一票選出一樣。

至於有「關建少數」,情況會是怎樣?「泛民」大概會提出地區直選可以替代功能組別,否則會否決政改方案。中方會透過港府還價,既然民主黨提出了「超級區議會」方案,多加若干「超級區議會」議席代替功能組別議席就是了,民主黨到時可以如何回應?如果民主黨要求三十五席功能組別全變為「超級區議會」,以現在區議會的議席分佈,大大有利於建制派,大大有利中共拖延普選,亦為中共「政改走前一步」背書,那麼這「關鍵少數」又有何關鍵?

除非民主黨和民協以及其他「泛民」,無論溫和、激進,一起「企硬」,向功能組別選舉說不,即如果沒有真正意義的邁向普選,沒有分區直選代替功能組別選舉,而且不是象徵性的幾個席位,而是至少一半,便必定對政改投反對票;一七年特首選舉的提名門檻不能高於今屆,甚至要求市民可以提名,例如一千人提名可成為特首候選人。而這已是非常保守的要求,倘若民主黨和民協不肯向選民承諾,選民又為何要聽他們,尤其馮檢基的告急呢?

說起馮檢基的告急,這個搞了十多年「又傾又砌」,經常左搖右擺的一人黨小團體,特別參加中共另起爐灶的臨立會最為人詬病。今時今日在民主運動的作用越來越萎縮,現在大聲高呼「泛民」要團結,要「關鍵廿四票」,但競選口號又是「理性反暴力」,和建制派沒有兩樣。如果他真的在意「關鍵廿四票」,就不能排斥激進民主派,至少宣傳上不能和建制派一般見識。更重要的是,他要向選民說清楚,這次「關鍵廿四票」在政制改革上承諾了甚麼?而且還要發誓不會再違背承諾,這樣或許支持「五區公投」的選民或會再想一想如何投票。

但現在無論民協和民主黨,告急之餘,並沒有提出一六一七年的政改立場,整個「泛民」也沒有共識。民主黨似乎比較有「自知之明」,暫沒有提出「關鍵廿四票」,其黨主席何俊仁接受《蘋果》時,提出「泛民要團結」,並謂跟中央就政改談判的過程有完善的地方,「吸取上次經驗,將來傾法可以團結更多人參與,消除大家不必要的猜疑。」即暗示民主黨會主導政改談判,而不是與其他「泛民」共同製訂政改綱領及談判策略,這不是真正的團結整個「泛民」,而是要吸納部分同聲同氣的「泛民」。更重要的是,民主黨的競選政綱提出反對中聯辦治港,但一年前不是他們偷偷走入中聯辦,他們的主席何俊仁揶揄當時的特首曾蔭權在政改問題已沒有影響力/話語權嗎?今天的局面,難道民主黨沒有半點推動作用?

至於,馮檢基則因為真的選情告急,只能訴諸「關鍵少數」,期望「顧大局」的選民的眷顧。然而,馮檢基或傳媒所提的「關鍵廿四票」,其實是空口號。如果民主黨和民協不認為自己在政改一役違背承諾,在沒有「泛民」共識下與中共秘密談判,投下政改贊成票,則證明「關鍵少數」對民主黨和民協而言,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如果再有民主黨和民協在內的「關鍵少數」,他們隨時又會為了「突破」政改「困局」再次與中共和建制共舞。

 所以思前想後,灰記還是決定告別民主黨和民協,「超級區議會」議席投白票,以示抗議,直選投其他非民主黨/民協候選人。當然,這樣的話,很大可能「關鍵少數」不保,但如果「關鍵少數」是空話,是民主黨一黨與中共的談判的籌碼,這個「關鍵少數」又有多大意義?說到這裏,灰記又想起已故民主黨元老司徒華曾說過,當年撤回廿三條並非因為超過五十萬人上街的民眾力量,而是自由黨改變投票意向。灰記在這裏要說,是民眾的壓力改變了自由黨投票意向,下一波的政治改革,民眾的壓力能否再起關鍵作用?也許這次選舉結果,可見端倪。

One response to “告別「關鍵少數」?

  1. 通常係一件污,兩件穢,既已開頭說了一次大話,再來一個又有何難?因此「關鍵小數」仍是講得通的:這可保證在關鍵時候,再一次發揮「密室政治」的作用,再一次為拖遲普選立汗馬功勞,再一次出賣香港民主。
    拖吧、拖吧,俾心機拖,就一直拖到中共權鬥不斷、內外交困、危機爆發,說不定拖到中共倒了台香港仍未有民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