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台/島「痛症」

類似的劇情應該發生過好幾次。香港的「保釣」船隻駛近釣魚台/釣魚台/尖閣諸島,必受日本保安船隻監視、攔阻,甚至發生碰撞,結果都是弱小的「保釣」船隻遭秧。間中「保釣」人士能夠登上小島,甚至插上五星紅旗,最終還是被日方驅趕。這次香港「啟豐二號」到達釣魚台附近,與監視的日方艦隻發生碰撞,船身損毀嚴重。而日本新聞網8月15日報道,有七名船員士於香港時間四時三十分登陸尖閣諸島,日本保安人員正抓捕。

而中國官方《人民網》對此亦有報道,題為「專家解讀︰此次保釣人士為何能成功登島」。文章開首報道,五名保釣團體人員被沖繩警方以「非法入國」罪「逮捕」。然後以引述媒體及訪問日本華僑報人的形式,「解讀」保釣人士為何能成功登島。

「…據悉,两岸三地保釣船此前多次計劃登上釣魚島,均遭到日方阻撓。此次保?船在進入釣魚島海域後,即被日本海上保安廳9艘巡邏船包圍,並遭到多次衝撞。

此前媒體曾分析,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船如果决心阻攔保釣船登陸,是完全有能力的。此次"放水",意欲何為?

日本新華僑報總編輯蔣豐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認為,此次日本方面採取相對讓步的做法,背後有更大的陰謀。目前有報道指出,香港保釣人士被島上的上的日本海上保安人士逮捕,表明日本的海上保安人員已先期登島,日方實際上突出強調了對釣魚島的實際控制。另外,日本海上保安廳用示弱的方式向國民釋放訊息,今後日本國內呼籲自衛隊守衛釣魚島,或者進駐釣魚島的聲音會越來越高。

蔣豐認為,保釣人士成功登島後,如何妥善處理事件後續是兩國政府要考慮的問題。一方面要保證保釣人士的安全,另一方面也要明白這件事是象徵性的,不應該讓此事影響中日關係大局,如何避免走向極端,是中日两國政府都需要考慮的重大問題。…」

讀賣新聞照片

不知大家看了《人民網》此則借助別人的口的「解讀」有何感想?灰記以為,「解讀」的「核心主旨」或曰潛台詞就是「勸喻」「保釣」人士不要再「輕舉妄動」,其實是不想中國政府一再尷尬。

而日本政府對待「保釣」人士歷來如此,這次並不例外。《人民網》貼上日本《讀賣新聞》的照片顯示,兩艘日本海上保安廳艦隻左右夾擊「啟豐二號」,看起來是夾著那只細小的船隻,跟對付過去保釣船隻(主要是香港船隻)態度差別不大。而8月16日《蘋果日報》引述有份跟隨「保釣」人士到釣魚台的鳳凰衞視記者蔣曉峰報道︰「保安船正在不斷地鳴笛,試圖要靠近,最近的距離差不多只是10米、20米的這個樣子。如果不發生刮蹭的話,日本人有可能試圖來登上我們這艘船隻來進行執法的工作。」

《蘋果》續報道︰「到下午4時許,離釣魚台3海里,日艦不顧一切撞向啟豐二號,令船頭嚴重損毀,駕駛盤也被撞毀,要靠電腦導航。保釣人士用一早準備的磚塊擲向日艦還擊。日艦又派出多隻快艇試圖強行登上啟豐二號,但都失敗。啟豐二號與日艦且戰且走,艱難地慢慢駛向釣魚台。

下午4時半,啟豐二號直駛到釣魚台的淺灘擱淺,日艦由於吃水深,反而再無法阻截。七名保釣人士跳下海,邊高唱國歌,邊涉水搶灘登上釣魚台,到岸上撿釣魚島石塊,以宣示主權。但島上原來早已佈滿了40至50名日本警員在戒備。」

以往「保釣」船隻也曾埋岸/擱淺,有保釣人士成功登陸,例如零四年中國「保釣」人士就曾成功帶同五星紅旗上岸。不過,大多數情況是基於安全理由,「保釣」人士放棄登陸。這次是否日方「放水」,以達至陰謀很難說。事實上,阻撓「保釣」船隻最力往往是中國和台灣以至香港政府,香港海事處就曾成功阻止香港「保釣」船隻出海,這次「啟豐二號」出海亦曾受香港水警干涉。

總之,同時聲稱擁有這個小島主權的中、日、台三方,以日本政府最「認真」,長期派海上保安廳艦隻巡邏,「捍衛主權」。當然,由於小島離沖繩相當近,日本佔有地利。但小島離台灣也不遠,只是台灣只求自保多於一切。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強國」,則經常一句「中日大局」而不作為,甚至禁止民間任何「激烈」行動,如到釣魚島「宣示主權」。這是為何香港這群「痴情」的「保釣」人士不斷要延續這「 宣示主權」的劇情的背景。

根據最新消息,14名坐船到釣魚島的包括兩名記者及來自港、澳和廈門的「保釣」人士,全部被日方拘捕,陸續帶往沖繩那霸。中國外交部正在緊急聯繫日方,就事件提出交涉。 日本外務省事務次官佐佐江賢一郎,晚上傳召中國駐日大使程永華,提出抗議。 日本首相野田佳彥回應事件,表示要根據法令,嚴正處理。中國駐日大使館人員聯同港府入境處亦派員到那霸,協助被捕人士。消息稱,被捕人士會被強制遣返。

「保釣」運動源自七十年代初美國華人留學生,不滿美國把沖繩、尖閣諸島(釣魚台/島)一併「交還」日本,起來抗議。美國最終表示對尖閣諸島主權誰屬不抱立場,但實際上日本把沖繩及尖閣諸島接受。而當時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和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美日的「私相授受」,都採取「忍讓」的態度。中國大陸更曾多次表示應暫時擱置釣魚島的主權爭議,以免影響中日關係。

當年風雨飄搖的國民黨蔣介石政權,雖然被美國「出賣」,失去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但仍然要依靠美國;而剛取得聯合國席位的「社會主義」中國,為了對付由「社會主義」老大哥變成「社會帝國主義」的蘇聯,密謀與美國修好。改革開放後,更需要日本的投資及援助,釣魚台/島這塊小土地變得不重要。

美國華人社會的「保釣」運動,亦激發香港人的民族情緒,青年學生自發「保釣」。當中當然有香港傳統「左派」藉青年港人萌生的民族意識宣揚親中共的「大一統」思想,不過這種民族意識亦後來演化成要求殖民政府改革,甚至反殖的學運/社運,有其歷史意義。但時至今日,灰記對釣魚台/島,南沙/西沙群島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這些說法十分保留。

這些無人居住的島嶼,自古以來都是三不管地帶,極其量是主權有爭議的島嶼。老實說,如果不是發現海域潛藏能源,主權的爭議未必會如此「激烈」。現今世界無可避免逐步一體化,這些無人地帶,如果發現利益,各方如何磋商「公平」分配利益,同時要盡力保留飛島魚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生態,這些機制應逐步建立。

亦有人,包括四十年曾參與「保釣」運動的人如莫昭如認為,類似釣魚台這些只有飛鳥棲息,應該屬於飛鳥,屬於大自然,人類國族的紛爭不應影響小島的寧靜。只是,現代社會民族主義仍興盛,這些「浪漫」看法,不會被掌權者及社會主流接受。

中日兩方都站在民族主義立場看這個小島,中國民族主義者指摘日本挑起釣魚台事端,例如由強硬右翼人士石原慎太郎任市長的東京都,提出「購買」小島,跟日本右翼軍國主義勢力擴張有關,並指摘美國是幕後黑手,利用這些島嶼主權爭議,慫恿其「附庸」國日本、菲律賓,甚至越南等,挑起爭端,一旦爆發衝突,便能測試中國的軍力/國力。

美國要發揮影響力,甚至要圍堵中國,都是可能的事。冷戰時期,由日本、南韓、台灣、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等美國「友好」國家所組成的圍堵線相當明顯。當年北越和越共戰勝美國,打開「社會主義」缺口,是美國的一大恥辱。至於越南和中國這兩個「社會主義」兄弟反目則是後事。美國偏幫日本也是事實,口說對中日領土爭議沒有立場,但四十年前卻把日本人稱的尖閣諸島「歸還」日本。現在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亦稱小島為尖閣諸島,叫中日雙方克制,不要作出挑釁行為,暗示維持現況。但現況就是日本實際上把小島的海域納入日本領海,由海上保安廳艦隻執行巡邏任務。換言之美國的無立場是有立場,是暗撐日本。

冷戰結束後的今天,這些國家向中國說不是否就是聽命於美國,甘心幫美國人當打手?就以越南為例,曾經擊退美國人的越南會是美國的「附庸」嗎?儘管灰記一向討厭美國霸道,但認為這些中國民族主義者如此說,其實也是看不起這些國家和人民,總之跟中國有領土糾紛就只是因為有強大的美國在背後慫恿,因為美國不願看到一個強大的中國。總之其他國家和人民就沒有他們獨立的想法,例如真的對越來越強大的中國有可能企圖支配地區事務的憂慮。而這種「大國思維」再加極端民族主義其實有一定的危險性,就是希望中國人有朝一日取代美國人,而不是希望世界秩序可以平衡一點,大國與小國的地位平等一點。

中國政府對日本的忍讓,看來也是「現實主義」考慮,因為美國暗撐日本,對軍力獨大的美國有所避忌吧了。至於中國政府是否也是一種「大國思維」,暫時還是「韜光養晦」,待大國完全崛起,勝過美國才算帳?

釣魚台/島的確是中共和中國政府的「痛症」,特別今天中共政權只能售賣民族主義,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論,偏偏感染民族/愛國意識的民眾眼光光看著中國聲稱擁有主權的釣魚島,「執法」的日是本政府及軍方人員,被「執法」的是中國人,而中國政府除了口頭抗議,沒有任何意願「行使主權」。雖然預期日本政府很快釋放「保釣」人士,但把五名登陸者當罪犯看待,鎖上手扣,是再次對中國人的侮辱,也再次顯示中國政府「捍衛主權」的「缺席」。

以共產國際主義起家的中共及其境外組織,四十年前曾透過「保釣」運動,鼓動香港以至海外華人的民族意識,從而「誘導」他們認同「祖國」大陸—中共政權,卻意想不到四十年以後,有此後遺「痛症」。

中國官方英文環球時報為了替中國政府「捍衛主權」不作為「解圍」而寫道,Meanwhile, Chinese need to be clear that China cannot retrieve the Islands now. This would mean a large-scale war, which is not in China’s interests.(現在中國民眾須明白,中國不能收回那些島嶼。因為這樣意味大規模戰爭,這並不符合中國利益。)

不但如此,還要把香港「保釣」人士的自發努力說成背後有中國政府支持(Chinese society needs to understand that grass-roots activists for Diaoyu are being backed by the State. )

還說官方雖沒有公開支持「保釣」人士登陸釣魚島,但不代表他們是獨自行動,他們安全登陸釣魚台及最終安全回歸,都是中國國力的體現(While there is no open official support of the activists landing on Diaoyu, that doesn’t mean these activists are acting on their own. Their safe trip to Diaoyu, and eventual safe return, are both the result of China’s national strength. )

諸位看到中國官方傳媒的「解釋」,又有何感想?是否「認真」一點對待自己聲稱擁有主權的地方就一定引起大規模戰爭?為何西南沙群島之爭,中國態度強硬得多,「宣示主權」認真得多?是否中共緣於中日戰爭令中共有喘息機會,因而對日本有特殊情意結?而相信香港「保釣」人士不會感受到「國家」對他們「默默的支持」。其實一直以來,中共極力壓制大陸的民間「保釣」運動,台灣政府亦然。近年香港政府亦多次阻撓「保釣」船出海,這次「啟豐二號」能夠出海,連船員都感到有點意外。

諷剌的是,大部分香港「保釣」人士都是「老反共」,並非中共心中的「老愛國」,如「阿牛」曾健成、古思堯、羅就。這些人士屬「邊緣」人物,平時即使希望吸引傳媒目光也沒人理睬,這次忽然成了「左中右」報章頭條的「壯士」、「勇士」,也道盡傳媒「跟紅頂白」的特性,以及中共及港共實用主義至上的思考方式︰九月九日立法會選舉即將來臨,即使這些「老反共」經常到中聯辦「搞事」(抗議內地不公事件),現在也要忍一忍,順應一下香港人被鼓動起來的民族情緒。於是乎原先對「保釣」不聞不問的民建聯等建制派,紛紛到日本領事館「抽愛國水」,相當難看。

有評論提醒,港府最終讓「啟豐二號」出海,而「保釣」人士亦完成登島的「壯舉」,掀起全港傳媒的民族主義熱,這對反國民教育運動並非好事。這點大家不能掉以輕心。

無論如何,這些「保釣」人士並非「聽教聽話」的民族主義者,他們回到香港必受大批記者包圍採訪,會說出中共和建制不中聽的話,例如批評中國政府沒有協助他們的「保釣」行動,甚至批評內地打壓民間「保釣」行動等。而「保釣」活兒也不會停止,因為在這些「真正」的民族主義者心中,中國必須「恢復」行使對釣魚台/島的「主權」,才會罷休。對中國政府來說,釣魚島依然是久不久會發的「痛症」。

附錄︰安徒的《勇士凱旋,反思保釣》

One response to “釣魚台/島「痛症」

  1. 灰記對「釣魚台自古是中國的」有保留,我是贊同的。因為頂多會說中國較早知道有此島,甚至命名,但你不去「占領」它,就很難把發現當成擁有。中國人從來不好此道,你看鄭和去了那麼多國家,最多只望建立聯繫。如中國強勢時,視日本、韓國如藩屬,也只是「更緊密關係」矣。或者中俄簽尼布楚條約,已是十分認真的一次。

    聽過「慈禧太后把釣島賜給臣屬」這一證據,但這當證據也很牽強,西太后昏瞶,就算她說過賜給某人,這隨口說說,也多不會花功夫肯定主權在中國才說這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