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婚姻/家庭的政治

「自己人」上載

在facebook上赫然看到有人上載一個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政治廣告,有團體(大部分看似教會/宗教組織),包括以保守的「道德看守者」姿態出現,經常針對同性戀者明光社個人聯署宣言,要求政府及立法會候選人明確支持維護家庭及一男一女婚姻的政策。灰記第一個感覺是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明明香港主流價值和政府政策都是明確維護「家庭」及一男一女婚姻的制度,很多社會及福利政策都以一男一女婚姻所產生的家庭為優先考量,申請公屋便是一例;社會都只認可一男一女婚姻所產生的家庭,所謂核心家庭。當然實踐上未必能符合明光社的標準,離婚收場或家庭問題多多則是另一回事。

既然絕大部分都植入了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及家庭意識,為何要煞有介事地發宣言要維護明明絕大部分都不會不遵從的制度,好像這制度瀕臨崩潰?或者有人會說,一些性小眾團體亦會公開要求立法會候選人支持同性戀權益,且並非今天的事,這些團體/個人只是為了捍衛現代一男一女核心家庭價值,作出反擊吧了。

問題正正在於此。同性戀組織希望爭取立法會議員支持,冀改善他們受歧視的處境及爭取與主流異性者同等權益。因為香港仍「落後」於很多先進」地區,同性戀者仍未享有與異性戀者相同的權益,兩年前立法會通過修例,把家暴條例涵蓋至保障同性同居者,亦曾惹起明光社等保守勢力激烈反對。換言之,同性戀平權運動,刺激了保守力量的神經。

宣言一開頭借用《世界人權宣言》的第十六條,「家庭是天然和基本的社會單元,並應受到社會和國家的保護。」因而把此無限發揮,以達至反同性戀的目的。

「…近年來年青一代對於家庭的信念每況愈下,婚前性行為年輕化,兩性關係漸趨隨便,離婚率高漲,性放縱蔚然成風,道德意識日益薄弱,家庭凝聚力不斷下降,現時的婚姻制度及家庭價值面臨重大衝擊,政府必須落實推動家庭友善政策,並謹慎處理任何可能動搖家庭結構的政策和法例。

最近,有社會人士及團體再次提出就同性婚姻及會帶來逆向歧視的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我們同意社會上不同信念的人皆應尊重對方的基本權利,和平共處,並反對任何歧視行為,但我們亦必須小心,不能為保障一部份人的權利,卻犧牲其他人的權利,甚至造成骨牌效應,動搖整個社會賴以健康發展的基本單位──家庭。…」

第一段指摘社會道德壞,破壞「家庭核心價值」,跟著便把離婚率高等「社會問題」與性傾向歧視立法牽扯在一起,並危言聳聽指不能為保障一部份人的權利,卻犧牲其他人的權利,甚至造成骨牌效應,動搖整個社會賴以健康發展的基本單位—-家庭。

這完全是混淆視聽的講法,現代社會離婚率高有極複雜的原因,並非簡單幾句男女關係隨便、性放縱蔚然成風可以解釋。這些「衛道」之士,其實不願看到社會的演進,即從前婦女經濟上完全依賴男人的時代已經過去,女性經濟自主衝擊傳統男權社會,包括家庭制度。傳統那相夫教子,把婦女束縛於家庭的做法已不合時宜,如何建立男女平權,重新互相分工的家庭制度,或建立更多元的社會單位,是一個很艱深及遲早要面對的課題。

至於同性戀平權的「巨大破壞力」,其實只是這些「衛道」之士不能接受社會形態多元的「托詞」吧了。宣言發起團體/個人打茅波,只借用數十年前的《人權宣言》,卻故意略去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去年通過的性傾向平等法案,即同性戀者與異性戀者擁有同樣權利,補充了過去《人權宣言》未能涵蓋的範圍。如果「衛道」之士真的完全尊重聯合國對人權的看法,為何故意把聯合國與時並進的做法忽略?關鍵還是「恐同」,對同性戀充滿誤解及歧視。

中華民國立法院還未通過同性婚姻(此法案於2003年由陳水扁政府提出),但台灣社會對同性戀的「包容」勝過香港,未知是否與台灣民主化有關。(紀大衛照片)

如果根據聯合國精神,同性戀和異性戀同樣是人權,那麼維護同性戀者權利為何會犧性其他人的權利?承認同性婚姻會犧牲甚麼人的權利?這完全是說不通的。其實平權運動涉及資源再分配,既得利益者/保守勢力必然反對。同性戀者和其他弱勢社群如少數族裔、 婦女以至傷健人士等,走出來爭取自己的權利時,都會有人以這樣那樣的理由去反對他們爭取平權。以往很多大男人反對女性出來工作,怕她們「學壞」,不再「安份守己」,這些說法現在還站得住腳嗎?少數族裔不是被標籤「次等/劣等」民族,不應享有平等權利,這些標籤現在還站得腳嗎?傷健人士簡單如坐輪椅者爭取乘坐公共巴士權利,到現在仍然有人認為要特別照顧他們,會犧牲其他乘客的利益,例如「浪費」時間,這樣說得通嗎?社會要進步,要包容和多元,要真正和諧,大家都要付出代價,不能為了既得利益,就要某些族群永遠被剝奪權益,包括被歧視。道理就是如此簡單。

所謂逆向歧視,犧性其他人的利益,只是不能容忍一男一女結合所產生的家庭制度外有不同的家庭/社會單位模式吧了。以泛道德包裝的intolerance,還是intolerance。

灰記不希望這個宣言是「衛道」之士要發起的政治運動,逼迫立法會候選人表態反同性戀權益,以及反對有別於一男一女的核心的家庭及生活狀態,如單親家庭,如獨身主義,如選擇不結婚等。果如此,只會被崇尚保守價值觀的建制派所利用。換言之,是替建制派拉票。因為泛民,特別「激進」泛民,一般都比較支持弱勢,包括同性戀者權益。譬如長毛梁國雄、何秀蘭等,就是其中少數旗幟鮮明地支持同性戀者爭取平權的候選人。灰記相信他們基於信念與原則,不會受「衛道」之士及建制的宣言攻勢的「困擾」,其他泛民候選人為了選票而就範,則不可逆料。

無論如何,灰記對發表《宣言》的群體/個人的「愛心」表示極度懷疑,作為宗教團體及人士,如果沒有包容體諒之心,只愛跟自己一樣模式的人,這種愛實在缺乏宗教情操。不單如此,這種因愛之名的分化,只會令社會不同族群的矛盾加深,只會令社會變得狹隘及倒退,只會被政府及建制派所利用。

2 responses to “維護婚姻/家庭的政治

  1. “宣言發起團體/個人打茅波"是他們常用的慣技,對信眾洗腦,也對同志有洗腦的 效果。有同志教徒問我,他作為同志是否做錯,是否罪行,我聽着心都碎了。看,這就是那些人做的好事。
    只希望政客能真做到照顧弱勢群體,否則社會只會回到石器時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