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就是太平洋(一)

前面就是太平洋,前面就是遠離陸地,遠離紛爭的汪洋,可能。

土生土長於城市的灰記,對一望無際的大海心存恐懼,也充滿好奇,好奇人類先祖的能耐,能冒著奪命風險穿洋過海,到可以棲身的陸地,找尋新生活。但在以大財團作主導的全球化消費主義的今天,這些想象已所剩無幾。

居住台東都蘭的阿美族,正在慶祝豐年節。

而遠古時代,穿梭太平洋的人類先祖,跟中國人沒有多少關係,其中的南島人,據說很早,四、五千年前,就來到這個東瀶太平洋的大島嶼定居,然後他們一些部落再從這島嶼再到太平洋西岸的其他島嶼,甚至大陸生活。

這個島嶼現在是不少香港人艷羨,較少中國大陸人懂得欣賞的台灣。灰記所看望著的太平洋,背靠就是台灣的東部,還未被發展主義完全征服的台東海岸,是不少南島人,台灣原住民的故鄉。

這個東岸令人「艷羨」的地方真的不少,民風簡樸,自然風景隨處可見,公園草地隨便進出,沒有大閘和鐵欄,任何人可自由睡在草地或木椅上,居民大都講求綠色生活,漁農業生機仍在。更重要的是其對發展主義的抗爭仍持續,希望保有較切合社區和諧,較少消費主義的生活方式。

以反美麗灣事件為例,台東的杉原海浴場原屬公有的海灘,九十年代初已有發展商看中這美麗的海灘,計劃在海灘上面興建一所大型渡假酒店。當地居民持續抗爭,雖然阻止不了酒店的興建,但暫時能透過司法程序,迫令發展商停工。當地人說,反美麗灣事關重大,如果發展商成功令酒店開業,「打破缺口」,其他的發展項目便如雨後春筍,把台東變成如墾丁的「渡假勝地」,被一大批又一批的旅客所吞噬,這是他們所最不想看見的。

反美麗灣令灰記想起香港政府提出的發展大嶼山計劃,把屬於大眾的海灘,私有化給發展商建水療中心,觀光酒店等。大嶼山是香港少有的離島後花園,愉景灣、機場以至迪士尼的發展已大大破壞這個自然大島的生態及恬靜生活,若把島南一帶的海邊小鎮再發展,後果不堪設想。只是香港人是否有足夠意識及決心抗拒這種對香港整體有害無益的財團運作。

反觀台東當地不少人都對自己居住的地方,還有著自己的個性,還未被全球化的消費主義侵襲成功而感到驕傲。例如就灰記所見,台東市雖然有一間麥當勞,一間家鄉雞,一間Starbucks,卻並非當地人的那杯茶,市內小店小舖林立,連一個大一點的商場也沒有。當地人好客風氣也令遊客心情舒暢,特別灰記這類來自精神異常繃緊的香港的旅客,與店東或相遇旳居民隨便寒暄幾句,確實放鬆很多。

而這些人與人之間簡單的互信,在全球化消費主義的今天,已不多見。

最重要的是台東人的「執著」,香港反官商勾結、反地產霸權、反消費主義氾濫的80後也好,捍衛本土者也好,都可以從中獲得啟發。當然,香港的發展主義已經病入膏肓,大部分香港人依然是「發展是硬道理」,不會質疑為誰發展,為何發展,更不會質疑資本主義全球化這頭橫衝直撞的「怪獸」,會「車毀人亡」,受害的還是一般人。

香港的本土反全球化雖然困難得多,但還不是無事可為,除了要反對「發展」大嶼山,回購領匯及兩隧可以是一個抗爭戰場,特別領滙對庶民日常生活的影響,對小商戶毀滅性的打擊,都是打著恢復社區經濟活力旗幟的人需要著力反對的。此外,舊政總西座的保留是另一戰場,民間如能爭取保留西座,挫一下林鄭的霸道銳氣,顛覆一下推土機的邏輯,也是十分重要。

台東人反大型發展,反美麗灣渡假酒店,以至世界很多反全球化的本土運動,說明資本主義全球化這頭橫衝直撞的「怪獸」,其經濟神話逐漸被人識穿,其對本土資源的剝奪及對環境的破壞,令更多人失去「自主」生活,令更多社區解體……,亦逐漸被更多人認識。

因此,灰記雖是旅客一名,卻對台東人的抗爭經驗有不少共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