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寫《國情手冊》的人真的相信自己所寫的嗎?

這本《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育手冊》,把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說成世界最美好的事物,真不知編寫的人是否真的相信自己所寫的東西。

這份把中共執政集團形容為 「進步、無私與團結」,並稱美國「政黨惡鬥,人民當災」的手冊,對中共的歌功頌德,超過中央電視台和《人民日報》,因為《人民日報》偶然也會關注腐敗問題,也會講講體制改革。且看部分內容︰

「中國執政集團以服務國家,服務人民 ,管治理念和方向相近,確保政權延續和社會穩定。 確保施政穩定,能有效推動長期政策,延續性強,不致因政黨輪替而大幅改變,造成政策上朝令夕改。 確保國土完整,行政、立法、軍事上統一,解決了自滿清以來的軍閥割據,列強瓜分,黨爭等長期苦難局面。 提升國內各族各地人民,以及海外華人的向心力,促進中國內地與海外華人的團結合互助,對抗分裂活動。 保留中華民族傳統,防止政府成為某宗教、某種族、利益集團的工具,彰顯政府平衡社會各界利益的功能。」

這份宣傳味十足的所謂教育手冊,離「真正」教育究竟有多遠?原來這份替中共宣傳的手冊,由浸會大學當代中國研究所編製,於今年6月份開始由國民教育服務中心向香港各中小學派發。

灰記以為,大學淪落到這地步,為政權塗脂抺粉,毒害青少年,實在令人失語。原來浸大當代中國研究所的主管是「土共」陣營悍將薛鳳旋。這位前港大地理教授,曾經叫對中共收回香港缺信心的香港人跳海,後來有一大段時間沉默起來,不如劉迺強般大肆抨擊「不聽話」的香港人。原來他的研究所悄悄炮製這份內地人看了也會當笑話的中國國情手冊,香港「土共」難道就是最後一批中共的「信仰者」,是因為愚昧,還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看看派發手冊的國民教育服務中心,同國民教育中心一樣,都是傳統「愛國」學校校長,「土共」陣營人士主導,由特區政府付鈔,平時就是「招待」中小學生參觀,「認識祖國」,當然是「土共」所描繪的共產黨領導下的偉大祖國。

灰記也接觸這些「左校」校長,個別可能較開明,會承認中共的錯誤,一些強硬派就前一句中國的今天得來不易,後一句中國國情複雜,必須穩定局面,只有共產黨能做到。因此,他們的黃均瑜、楊耀忠不會認為國情手冊偏頗,覺得正面描述中國政權很合理,只要基於事實。

問題是,即使報喜,手冊連基於事實也做不到。簡單舉一些例子,譬如「確保施政穩定,能有效推動長期政策,延續性強,不致因政黨輪替而大幅改變,造成政策上朝令夕改。」但在五、六十年代中共政策的左搖右擺,明明新民主主義還有一大段路要走,忽然幾年間要大躍進,要社會主義總路線,要搞人民公社吃大鑊飯,搞得人民疲於奔命。

而「文革」更是中共自己也承認的大災難,所謂「國家經濟陷於崩潰邊緣」。災難性的後果是無數「跟不上」朝令夕改的政策的人民,以至公職員,以至社會知名人士受批鬥,甚至肉體消失。灰記並不十分推崇美式兩黨制,就是因為這兩個政黨大同小異,都是為有錢人服務,即所謂資產階級政權,無論外交和內政,政策的變化其實不大,人民希望有大改變,真正以民為本,卻經常落空。但他們好歹也可以選票表達不滿,好歹也可以懲治腐敗官僚。當然,華爾街那群(與財金官員共謀)欺騙人民血汗錢及政府公帑的金融集團,完全不受制裁。這就是金融資本之惡。

「確保國土完整,行政、立法、軍事上統一,解決了自滿清以來的軍閥割據,列強瓜分,黨爭等長期苦難局面。」實情是抗日戰爭勝利後,已經癈除了所有不平等條約,國土完整不是主要問題,問題是國共兩黨打內戰,大家都不能以民主方式解政治矛盾。因此,問題是內戰令生靈塗炭,如果以民主方式解決政爭,可能可以減少很多痛苦。再說,中共不是口口聲聲說蔣介石專制獨裁,即國民黨搞一黨專政,說專制政黨必導致貪污腐敗嗎?中共當時不是口口聲聲推崇美式民主,言論自由嗎?只是打敗國民黨後,已忘記自己許下的承諾。

至於行政、立法,軍事其實就是黨指揮一切的代名詞,與國土完整無關。毛澤東時代的個人獨裁和無法無天,還未被清算,今日依然共產黨政法委指揮法院怎樣判案。正是這種缺乏任何制衡的一元化政治,令到共產黨濫用權力,對民權的侵害不會比國民黨時期少。

正是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今天中共的貪腐肯定超過國民黨時期,最高層的子女、太子幫等,佔據大部分國有資產,中高級官員很多都把貪污得來的錢轉移海外,香港是其中一站。因此說中共「進步、無私、團結」只會貽笑大方,實際中共已蛻變成為一個派系傾軋,縱橫交錯的利益集團。他們與民爭利,強徵強拆土地等,造成每年數以萬計的群眾性事件,有些還非常暴力。

至於說「提升國內各族各地人民,以及海外華人的向心力」,所謂「向心力」就是「少數民族」被漢化,有一些無奈接受,有一些反抗,如西藏人。到現時為止已有三十多宗藏人自焚事件,抗議宗教和文化的不自由,抗議他們真正的領袖達賴喇嘛不能回國。而西藏地區基本成了軍管狀態,何來向心力。

而西藏人被中共殖民的苦難,近年來開始受到一些港人關注,早前舉行過與西藏同行的集會,不少左翼人士都支持西藏人有自決權,而非手冊所言的分裂。「七一」遊行當日,有聲援西藏的攤位,好像是首次於「七一」出現,證明西藏人的命運越來越受一些香港人關注,亦證明手冊所講的向心力,對很多民族來說,並非事實。

至於說到「保留中華民族傳統,防止政府成為某宗教、某種族、利益集團的工具,彰顯政府平衡社會各界利益的功能」,根本就不是事實。中共是以馬列主義起家,以蘇聯為師,甚至可說是斯大林扶植的政治勢力,建黨的目標是打倒中國封建傳統,建立工農政權。中共建政後,以政治強制手段,消滅很多被認為落後的中華文化傳統,「文革」更是以革命之名,消滅中華民族傳統,以至消滅西方傳至中國的優秀文化的高峰,任何人都可以被判「反革命罪」,不少人馬上肉體消失。這種以馬列革命之命的破壞舉動,災難性不比任何宗教,種族暴行為小。

概括而言,中共相對國民黨而言,曾經有過進步的歷史,但就是因為一元化的體制,黨官權力過大,造成災難性後果,令中國人民長期受苦,絕非手冊所言的優越體制。而中共體制內的人,包括溫家寶,也不斷呼籲政治改革,否則無以為繼,這些相信只有浸大研究所和國民教育服務中心的人才會不知道,或裝作不知道。

因此連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也不敢為《國情手冊》背書,認為內容有偏頗之錯。民間對這種一面倒唱好的教材,更不以為然。問題是,「愛國主義」教育已經是香港政府的大計劃之一,至少在中共、中聯辦、「土共」的要求下,《國情手冊》並非只是其中一本教科書,而是當局有意作為示範教材之作。這是崇尚獨立思考的教育工作者、家長、學生,以至市民都必須反對到底的偽劣產品。

而這些偽劣產品,正是這些中共最後「信仰者」會不斷炮製的貨色,誓要把「黨國萬歲」變成香港的「核心價值」。至於他們是否相信自己所寫的,灰記在此也隨俗說一句,「謊言說一百遍就是真理」,也許他們也希望學生們跟他們一樣,令自己相信手冊所寫的一切。

迴響已關閉。